中共酷刑:地环、地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向民众讲真相,这本来是行使正当的公民权利,也是在维护民众的知情权。可是很多法轮功学员却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在劳教所、监狱等黑暗的场所,中共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地环、地锚就是其中两种残忍的刑具。

地环这种刑具,是在地上固定一个铁环。可是一旦警察心生歹毒,将其它刑具与地环结合着使用,或变着花样使用地环时,那么受刑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痛苦可就不是语言所能形容的了。

一般情况下,恶警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这种酷刑时,通常是把双手铐上后,再铐在地环上的。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至大连看守所。其间,看守所王姓所长先后两次把她铐在地环上,第一次十天,第二次四十多天。地环打得很紧,使她头抬不起来,腰直不起来,手脚几乎铐在一起。

这是一种最简单的铐地环的方式。比较常见的还有,就是把法轮功学员锁在地环上的同时,再施加其它酷刑。

黑龙江省鹤岗市东山区法轮功学员周兆祥,二零零五年初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恶人将他铐在地环上实施酷刑。一群犯人围着打他,他被铐在地环上长达两个月,手被铐住,双腿再被一米二的铁棍支开,一只手铐脚上,站不起来,躺不下,长时间这种姿势,周兆祥所承受的痛苦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还有一种锁地环的残酷方式,那就是将人背铐着锁在地环上。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修炼者潘本余,被绑架到北安监狱时,因他坚持不懈地控诉害死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监狱一心想将他弄死,杀人灭口。恶警将他关在小号迫害七十多天。在小号内他被戴上背铐穿地环,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被迫害得尿血、吐血。因为双手是被拉背铐锁在地环上的,造成胳膊不过血,手腕、胳膊上的肌肉都烂了,膀子骨缝里长出了肉芽,疼痛难忍。最后给潘本余将械具卸下时,他双臂仍是被锁的姿势,已经不会动了。血压高压六十,低压三十,整日昏迷,随时可能死去……

被酷刑演折磨致奄奄一息的潘本余
被酷刑演折磨致奄奄一息的潘本余

而恶警如果稍将地环改动,受刑人的身体就要被迫保持其它的姿势。

江苏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女教师张瑞华,二零零六年她被劫持到江都看守所。看守所所长李兴旺、管教苏晓梅将她关押在禁闭室内,并将她强行按坐在冲水马桶上,两手两脚均锁在马桶边的地环上,前胸几乎贴着腿,弯着腰不能直起。两手肿的象馒头,腰背、前胸疼痛难忍,腿脚发麻。这样折磨了她七十八小时。

从揭露出来的有限的文字中,我们不难看出,恶警这样做时,很可能是将她下身的衣物也脱掉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将这种酷刑和马桶连在一起?显然,连续折磨她几天几夜,这样一固定,就不用考虑人排泄的问题了。这种酷刑对人的污辱可想而知。

地环这种酷刑,在其它地方也被称为“地钉”。如果将地环的方式另加变换,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刑具,那就又变成了另一种酷刑。天津滨海监狱,也就是以前的港北监狱,有种极其残忍的酷刑叫“地锚”,就是由此变种而来。

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在天津港北监狱就遭受过这种酷刑。这种地锚的酷刑是和“独居”结合在一起使用的,所以又叫“独居地锚”。

周向阳
周向阳

所谓“独居”是在禁闭室的大房间里隔出好多小房间,一长排。每个“独居”长三米,宽一米,高约一米六,没有窗户,只有门,阴暗潮湿,密不透光。屋顶挂一灯二十四个小时亮着,地上一侧二米长的地方铺着高约二、三十厘米的木板,另一侧是水泥地。被用刑的法轮功学员仰躺在木板上面,两个胳膊成“V”字形向外张开,因“独居”宽只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铐在地环上,膝盖以下小腿部位和脚悬在水泥地上,坠着脚镣,脚镣是锁在地上的,手和脚没有活动的余度。每天这样被“锚”二十四小时,腰、胳膊疼的难以忍受,着地点的脚后跟都要被硌烂,这种痛苦远远超过高压电棍电击造成的伤害。“独居”里一般有三个刑事犯作包夹,不停的折磨被“锚”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狱警在“独居”外面听着,如果里面没动静,就对包夹犯人说:“还想不想干了?想不想减刑了?不想干就出去。”哪个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果不能让狱警满意,就会受到调换或扣罚分数的处理,所以犯人在这样的压力与减刑的诱惑下,不停的想方设法折磨法轮功学员。

周向阳曾经向家人讲述过被关押在港北监狱遭受“独居地锚”的迫害情况:

“在独居里,我被锚在地上,三个犯人看着我,一个坐在我头上的地方,用力踩着我的手,我的头在他们胯下两腿之间,本身就带有侮辱性质;另外一、两个刑事犯坐在我脚下的地方,不停的给我念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不时的打骂、侮辱。甚至有的犯人威胁说要弄死我,使劲压我的腿,因为小腿一半是悬空的,剧痛难忍。狱警宋学森在独居外面听着,诱惑逼迫包夹不停的想方设法折磨我。使我的承受能力几乎到了极限。从“地锚”上下来的时候,腰一直没有直起来,弯了好几个月。”

在这个监狱还有一种“地锚”酷刑更恶毒。这种酷刑是用铁板制成管桶,将被迫害人的两条腿至臀部象桩子一样直立固定在地上,两腿不能弯曲,再用手铐将人的两只手铐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点都动不了。这种酷刑对人折磨的极限是两小时,而天津市河北区个体业主法轮功学员李希望竟被恶警“锚”了十多小时,到半夜零点,他才被发现已经死亡。李希望被迫害致死的时间就在今年的七月二十九日。

中共的酷刑有多少种呢?该有多残酷呢?我们从一个地环上及其演变出来的酷刑来看,酷刑的多少与每一种酷刑的狠毒,都是与中共的毒性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中共的酷刑就是中共恶毒本性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