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自我观念的障碍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我自幼下肢残疾,体弱多病、骨瘦如柴、脾气暴躁,面色灰暗不善。修炼后,身心受益、体魄强健、为人和善,和以前大不一样。我的变化令同事、街坊邻居和认识我的人都感到惊讶,都知道法轮功好。在此将我这些年来的修炼经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進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走入了正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我進京护法、讲真相,在天安门广场遭到恶警的毒打。他们对我拳打脚踢,后又将我强行拖入警车,送往市郊的看守所。当时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進京护法,所有的看守所人满为患,容纳不下了。他们见我是个残疾人,不接收,就将我扔在监外。我在郊外零下八度的冰天雪地里,苦等关押在监狱里面的妻子(同修)十天十夜。我要求他们释放我妻子,他们不但不放人,看守所的所长、政委吩咐警察、保安:“等他们一倒下作‘无名尸’处理”(另外还有一位残疾大法弟子也在等关押在监狱里面的妻子)。经过十多个严寒的日夜煎熬,每天几乎吃不上东西,可我们不但没有倒下,还安然无恙。连警察都感到惊讶。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啊。

后来我们老家的警察来到北京抓捕我们,将我和妻子劫持回本地,关進监狱。在监狱,恶警唆使牢头狱霸将我打成重伤,胸部剧烈疼痛,难以动弹,还强迫我劳动。被打的伤成这样,他们还将我关進洗脑班继续迫害。师父说:“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不管邪恶怎么猖狂,改变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心。邪恶想送我劳教,因我被打伤,加上残疾,劳教所拒收。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在妻子的帮助下,身体很快康复了。我又投入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行列中。

突破观念障碍 救度有缘人

学法使我明白了,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与我们有缘,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于是我就努力突破自我,清除一些旧的观念和障碍去救度有缘人。

有一位外地生意人,几年来因工作原因,经常来我这里。因此人有外遇,我看不上他,一向不愿与他多说话。有一次,他又来了,我和以前一样,不想多说话。可当时脑子里出现一个信号:“这是我要救度的人。”显然这是师父的点化,我立即重视起来,主动与他讲话。没说几句,便入主题,他不但接受真相,而且激动不已,他说:“终于找到了知己。”他想学法轮功,从我这里请走了《转法轮》等大法的书及《九评共产党》,并且说:“我要回去好好学。”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来了。

一天早上,天气阴沉,下着小雨,一位陌生青年男子来到我这里,坐下后不走。我便生疑:此人莫非是便衣警察?产生了怕心,为了保护自己,我不与他多说话,更没打算跟他讲真相。可他老也不走,这时师父法理在我脑子里出现,我知道他是我要救度的对象。一种使命感促使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接受,还高兴的接受我给他的神韵光碟,而且还退出了邪党。后来他对我说:“我家住的很远,今天一大早,我从家里出来,不知怎的,就这样走呀走,走了很多大街、小道,走了好远好远,不知为什么来到你这里,很想在你这里坐一会儿,在你这里我心里感到很踏实,原来我们有缘啊。”他接受真相后,非常感激离去了。

还有一次,遇到一位青年人,一副沮丧模样,我主动和他说话,话题很自然谈到了社会的黑暗,邪党的腐败,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等。我给他起了一个化名叫“王X”。要他退出邪党保平安、得福报。他听后惊喜的告诉我,他的真名就叫“王X”。他说看来我们的缘份真的不小。他不但接受真相,还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共青团、少先队。接着他告诉我他被人所害,坐冤狱十五年,刚回来不久,居住、生活无着落,想寻短见。我又开导他好半天,他取消了轻生的念头,决定自谋生路。

以上是我这些年来修炼所经历的一些事情。我想说的是,讲真相还真得放下个人的观念,不能因为对某种人有固定的看法而放弃救度对方。让我们共同交流,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救度更多的众生。

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