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孔子论穷通困顺勿忘操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孔子在陈蔡两国受困,住在四面土墙的斗室内,坐在放有《易》《诗》《礼》等经典的坐席上,七天没有粮食,野菜汤里不见米粒,弟子们都面带饥色。

孔子的弟子子路上前问说:“凡是人做了好事的,上天要用福运作回报;做了坏事的,上天要用灾祸作回报。现在,先生积德行、做好事很久了,想来还有不检点的行为吧?为什么您老是处于穷困呢?”

孔子说:“仲由(即子路),来!你不明白,坐下,我告诉你。你认为有智慧的人,都是无所不知吗,那王子比干为什么剖心而死?你认为进谏的话,对方一定都听从吗,那伍子胥为什么被挖出眼睛挂在吴国国都东门?你认为廉正的人,一定被信用吗,伯夷、叔齐为什么饿死在首阳山?你认为忠诚的人,一定会被任用吗,鲍庄为什么肉枯(饿死后只剩下枯骨)?为什么楚公子高,终身没有显达;鲍焦抱着树枯槁而死;介子推登山自焚身亡?总之,那学问广博、智谋深远的君子,却不遇时机的例子,是太多了;岂只是我孔丘呢?

“贤与不贤,在于才能;作与不作,在于个人;遇合不遇合,在于时机,死与生,在于天命。有才能却不遇时机,即使有才能也无用。如果遇上时机,施展又有什么困难?

“虞舜曾在历山耕作,在河边制作陶器,后来很快做了天子,那是他遇上了唐尧。傅说曾背土筑墙,后来解除了筑墙的劳役,马上辅佐天子,那是他遇上了武丁。伊尹原是有莘氏陪嫁的奴隶,背上炊具,调和五味,后来辅佐天子,那是他遇上了成汤。吕望年满五十,在棘津(地名)卖食品,到七十岁,在朝歌宰牛,九十岁时做天子的老师,那是后来他遇上了周文王。管仲被捆起来,粘上眼睛,关在囚车里,从囚车中被举为仲父,那是他遇上了齐桓公。百里奚以五张羊皮的代价把自己出售,为秦伯放羊,被用作卿大夫,那是他遇上了秦穆公。沈尹天下闻名,已作了令尹,却让位给孙叔敖,那是因为他们遇上了楚庄王。伍子胥先前立下许多功劳,后来被杀死,不是他的智谋越来越衰退,而是因为先前遇上阖庐,后来遇上了夫差。那良马拉盐车、受疲困,不是它没有良马的形状,而是世人不能识别它。如果良马遇上王良、造父,难道会没有奔驰千里的脚力吗?芝草兰花长在幽深的树林里,不因为没人欣赏,它就不香。

“所以说,求学问的人,不是为了显达,而是为了在逆境中不萎靡,在忧患中志向不减退,预知祸福的来由,使内心不惑乱。圣人深思熟虑,能独自了解,看到别人不了解和未看到的前景。

“舜也是圣贤,他南面称帝而治理天下,只是因为他遇上了尧。如果让他处在夏桀商纣的时代,能使自己免受刑戮,那就不错了,又怎能居帝位、治天下呢?夏桀杀死关龙逄,商纣杀死王子比干,在那时,难道是关龙逄没有智慧,比干生性愚蠢吗?这是夏桀商纣昏暗无道的时代所造成的。

“所以说,君子应努力学习,加强自身修养,端正品行,等待适当的时机,永远不要丧失志气,放弃操守。”

上面的话,译自汉代刘向《说苑》,不一定是孔子当时的原话,但也说出了一些君子为学的道理,无论顺境逆境,都应坚持自己的操守。

正是:
大哉言乎,孔丘圣人!
论旨也宏,析例也精;
鞭辟至里,入木三分;
勤学不辍,坚修内省;
百折不挠,志在正纯!

(事据汉代刘向《说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