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个菜农,没上过学读过书、没文化。是大法和李洪志师父为开我启智慧,使我能拿起笔。在师父的呵护下,使我稳步的走到今天,真的是难以报答师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我只能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来回报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缘喜得大法。我很相信“缘份”。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用心学法、认字,把师父讲的法一个字一个字记在脑子里,无论什么时候,走路、卖菜我都背。师父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我终于会读《转法轮》了,还有师父各地讲法的经文也能读了。师父给我打开了天目,让我看到一些美妙的景象,鼓励我,使我更加精進。在修炼中使我渐渐成熟起来,在师父十年的正法中,我稳步的、理智的、智慧的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和环境去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

我们都是沾了大法的光

我是一个大家族中的一员,亲朋好友非常多,当然应酬也多,节假日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大家族中谁家里红白喜事都请我们一家人去。先前我想结婚是喜事,我可以去讲真相劝“三退”,那死了人的事情我就不想去,这个观念障碍我。有一次丈夫问我,××家谁死了,你去不去?我想,去还是不去呢?我从没看见《明慧周刊》上有同修在这方面切磋文章(或许有,我没看到)。我重温师父《转法轮法解》,师父说:“修炼的人你可以鞠躬,打佛的礼节的手势,我想比较好。不能给死去的人磕头。”(《转法轮法解 》〈在延吉讲法答疑 〉)师父也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精進要旨二》〈路〉);“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明白了我的重任,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正法需要我去救度这一方的众生。

我去了之后没去做其它的事,只是用这种形式给他们讲真相、讲“三退”保平安,当时就退了三十几人。特别是有几个风华正茂的男子穿着入时,我没有人的观念障碍,主动和他们打招呼,聊天,然后谈到法轮功,讲到我们是被诬陷的,你们是被欺骗的,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在讲到“三退”时,我说:天要灭中共,这是天意!它腐败,它迫害死了八千万中国同胞,又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他们都听着,好象是等着我来给他们讲似的。他们明白了真相,马上都同意“三退”了。是师父把这些有缘的人善良生命引导到我身边来的,谢谢师父一番苦心啊。

有一年我家接连不断的有四处红喜事,六处白喜事。在那段时间里,我利用这个特殊的环境讲真相劝“三退”,效果比较好,每次都能劝退三十几人。神韵光碟我是单独送给他们。并介绍神韵是世界第一秀,很好看、很美。还有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九评共产党》、护身符等,我送给他们,他们都接,有时还不够发。因为我不太会写字,大多数他们都是自己写名字“三退”。丈夫的亲戚很多,明白真相“三退”的也很多,丈夫就说:“你这都是沾我的光,才能退这么多的人。”我只是笑,我想,我们都是沾了大法的光啊!

有一次我亲戚家里的人老了(才死的人),我去那里讲真相劝“三退”,退了六个人。有个小伙子退了团队,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又把自己的名字抹掉了。回到家,我想今天怎么退的这么少?我向内找发现,由于自己心急,讲真相没讲到位,发正念不够纯,被邪恶干扰。特别是使那个小伙子失去了一次得救的机缘,心里觉得很难受。后来我还发现我好象慈悲心也不够,师父说:“这个世界的人哪,都是等着你们救的。”(《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我以后一定做好。

我有个舅侄女她在邪党工作,单位要她入邪党;我有个外甥他们大队村书记要他入邪党,我跟他们讲真相讲“三退”保平安的事,我说你们千万不能入这个邪党,不要一时糊涂,中共邪党贪污腐败越来越厉害。恶事做绝,天一定会灭它。他们都明白了真相不入那个党了。

旅游时丈夫无论带我到什么地方, 东南西北,我走哪做到哪,把身上带的各种各样的资料全发完。我丈夫是搞工程的,我利用他去做事,我和他一起去,他去做他的事,我去做我的事。一次我随他去了部队大院里,也想办法发资料。有时他的车停在路边,我发完资料坐在车里等他,他以为我是来玩的。我就这样长期跟着他出去,他却一点都不知道我是来发资料的,因为我做的比较稳。

回家乡救人

我几次回到我的家乡讲真相发资料,一次都要带好几百份资料,走了大小十一个村子。每到一个村子,各家的狗叫的叫,狂的狂,我发正念,告诉它们我是来救人的,不是坏人,让它们协助我。它们好象明白我的话,就坐门口不动,只是嗡嗡的发闷声。乡下路高低不平,我的脚都打起了泡。我想不能歇息,歇下来再走脚更疼。大热天里,浑身汗水,衣服都湿透了。不管怎么艰辛,我都要把资料发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无论我怎么苦,发完资料走出村子,一条大道在眼前。

有一回同修与我回家乡讲真相,发资料。我们五个同修带有几千份资料,还有粘贴标语。我们分头做。我做到下半夜时,走到一个大水塘边。这个水塘是有一年发大水把堤冲垮后形成的。当时还淹死了几十个人。我脑中一下翻出我曾亲眼看到的那凄惨场景,和那些淹死的几十人的面孔,心里很害怕,深更半夜又没有人又没有路灯,漆黑一团,我全身打颤。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对自己说:“不怕不怕,师父就在我身边。”走过这宽大的水塘,又到了一个村子,我每家每户送,但不随便放,都选择合适的位置。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让每份真相能起到真正救人的作用,何况这些资料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做出来的,我也要珍惜。又走过一个村子,我看不清楚只听见有脚步声,好象有人向我走来,我不理会,继续发,两个男人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发完资料走進门(我在家乡还有房子),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我的心怦怦的跳,觉得后怕,过了一宿人才平静下来。

还有一次由于黑夜里走路不是很熟悉,我一不小心掉進一米多深的一个坑里,我赶紧往上爬,这时我的脚底好象有人托起来,我轻飘飘的就爬上来了。我心里说谢谢师父的呵护。第二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有村民清晨都在看真相。同修有点怕,我说:不怕,我们身上又没有标记,他们又不知道是我们做的。我们只要他们明白真相得救才是目地。在修炼中有苦有乐,有怕也有喜悦。

有一次到湖北红安去发资料还带有各种真相碟子,我们四人先到山上去发正念,路过一个象天河机场的场地,挂满了大小邪党的邪旗,我立掌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立刻邪旗一个一个的倒下,而且还看邪旗倒在地下后的灰尘,还剩下一个大的邪旗,由于自身能力不强,我请师父加持,铲除共产邪灵。这个大邪旗立刻倒下,灰尘都扑起来了。我们发完资料,已经是下半夜两点钟了,回到旅社休息,我看到旅社也是些乱七八糟怪物怪样的东西,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邪恶。我一夜没睡,有位同修走迷了方向,一夜没回来。第二天我们去找她,准备回家,在村子一家门口遇见她,他就在这家门口过了一夜。我们喜出望外。好象久别了的感觉,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在邪恶迫害期间,我讲真相时有人要得法,要《转法轮》的书,在严峻的环境里,我找不到做书的学员,我就抄写《洪吟》、抄写《转法轮 卷二》送给我的一个远房的亲戚和有缘的人。同时自己心性也得到提高,这时我也学会写字了。这全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和能力。我悟到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转法轮》)。

在每逢过年时,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辞旧迎新。有一年大法弟子做了一批对联,我也拿了好多副,送给亲朋好友、街坊邻居。他们连连说谢谢!还剩的我出去送,我把对联一副一副用绳子系好,挂在别人门上,到初一我出门时,我看啊!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回想自己在师父正法的路上,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在魔难中,正念显神威,使我理智的、稳步的、踏踏实实的走过来。但在修炼的过程中,在讲清真相中自己也有做的不足地方,如,我不想跟年老的人讲真相,我跟年轻人无论男女讲得多。所以近一段时间讲真相效果不好,还以为现在人不好讲了,不好救。其实是自己的观念障碍着,阻碍着众生得救。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说,师父讲:“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忽然明白了,是我观念有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还要走好以后的路。不辜负众生的期望。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