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七十岁,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历了十多个风风雨雨的年头,一直坚持不懈的走过来了,为什么能这样的坚定呢?因为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大了,从一个坐轮椅的一级残疾人变成了一个健康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

师父给了我好多好多,心中的感激难以言表。所以我才能在中共掀起的十多年的腥风血雨的迫害中没有倒下,而是更加清醒、更加成熟。

在一次一死八伤的重大事故中,我成了其中的一名幸存者。送到医院后,经检查和会诊,腰椎严重性骨折,做了腰椎钢板内固定手术,手术后成了截瘫,每天坐轮椅。受伤后,面对有病的妻子,未成年的孩子,家中失去了顶梁柱,天象塌下来一样,妻子老小,他们用那无奈求助的双眼,不时的看着我,我的心都碎了,无数次的想到了死。但看到了年幼的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管,我强忍着身心的痛苦,过着欲活不成,欲死不能的日子,真是痛苦极了。

万般痛苦之中我抱着到外地治疗的一丝希望,去过天津医院、天津骨科医院、天津中医院、北京的协和医院、天坛医院、宣武医院、朝阳医院、北京医院、积水潭医院、连同仁医院我都去了,到处求医问药,而得到的是专家们差不多一样的回答:根据你现在的伤情,再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回去加强锻炼养着吧。听了医生的答复,我身上象浇了盆凉水,把最后到外地大医院能治疗的期望变成了绝望,就这样日日吃药,月月输液,痛苦活了好多年。

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养伤在家,无意中看到衣箱上放着两本书,我没事翻了翻,打开一看,第一眼就看见《转法轮(卷二)》〈真修〉这一篇。读完后,我感到很有道理。

过了几天,那两本书还在,我心想,这两本书怎么还没拿走,我就又拿起来看。当时并不知道是孩子想让我炼,我的脾气太暴躁,他们平时都不敢惹我生气,不敢直接和我说,用了这种办法让我看书。

过了没几天,我的耳朵有毛病,到医院住院治疗,闲得没事干,就让家人回家把书取来。正看着,来了一位同事看望我,他一见我看书,就问我:您也修炼法轮大法?我说,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书。刚好同事也在修炼法轮大法,于是他就和我介绍法轮大法,他说,还有五套功法和讲法录像,还有别的大法书,这种安排真是太巧了。从那时起,我就想着他告诉我的话,开始要修炼了。

炼了一段时间,感到腰也不疼了,腿也好象有热浪似的,从此以后,我就更加有了信心。以后我又请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认真的学法炼功。我还参加小组学法和集体炼功,到外地去洪法。身体也在逐渐的恢复好转,那段时间心情愉悦,精力饱满,家庭和谐,我感到非常的充实。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全面打压和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到处是腥风血雨,对大法和师父的恶毒的攻击与污蔑、谎言铺天盖地,真是乌云满天,压的有点喘不过气来,炼功点被取缔了,学法小组被解散了,同修之间很少见面,和市辅导站失去了联系,真是象断了线的风筝没了方向,如同孤雁落在了沙滩,非常的凄凉。紧接着单位又办起了洗脑班,限制了自由,那真是度日如年,苦闷不堪。

三次進京

在打压最严重的二零零零年,我和原来学法组的同修切磋,我们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等着冤死,我们要去北京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

第二天我们组的几位同修一起進京去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广场,找谁说句公道话呢,谁会听我们的呢,迫害大法的中共是不会听我们说的,我们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被警察发现当下被非法关押在广场的公安局院里,大院内已有一百多名同修,还在不断的進着,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个恶警用警棍把一位同修当场打晕了,我们齐喊: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正邪较量着。晚上我们被关在铁窗里,警察对我说:你炼了法轮功,还用拄双拐吗?我当时没有悟到,返回去后,我想北京的警察怎么管我拄双拐呢?分明是师父点化我该扔双拐了,于是我就抓紧学法炼功,加强锻炼行走,离开轮椅, 双拐改成单拐,大拐换成小拐,小拐就变成没拐。

等到第三次進京证实法时,我就成了一个健康人。

盛开的小花

在资料方面,我一直是等、靠、要,别的同修做好了,我去拿现成的。有时拿不到还气的不行,根本没有想到做资料的同修多么辛苦,他们为了救度众生,废寝忘食的做资料,而自己取不上现成的还有怨气在,这是多么肮脏的私心啊!离为他人着想、无私无我的正觉相差多远啊!

在资料紧缺的时候,我也曾想过要自己能做点资料那多好啊!可是在旧势力的干扰下,又想:做资料一旦被邪恶发现是很危险的,自己老了,又没文化,平时对电脑都没多见过,别说摸鼠标了,怎么能做资料呢?算了,所以一直没有行动起来。

经过小组学法,又看了《明慧周刊》上《放下锄头,拿起鼠标》的一篇文章后,对我的启发很大,经过学法后向内找,别的同修能拿起鼠标来,自己为什么不能呢?师父让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那我为什么不行呢?这不是人心作怪,不听师父的话吗?

经过再三的思考,坚定正念,消除干扰,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这朵小花开放了。先买了一台三合一复印机,经过一段时间学练感觉还行,随后又买了电脑。在运作过程中,我先攻克了“上、下、打、刻”四个字:“上”就是上明慧网,“下”就是下载明慧资料,“打”就是打印资料,“刻”就是刻录光盘。

现在每天能上明慧网,阅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应有尽有,太好了,写到这我也希望我们所有的同修,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在家都要上明慧网,明慧网是获得师父讲法和经文的可靠渠道,是海内外同修交流的平台。所以我们都去上一上这个平台,不要被人的观念所阻碍,我们都行动起来,做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救度更多的众生,助师正法,随师回家。

想起自己第一次打印出《周刊》时的心情非常的激动。我现在还能做小册子,打印《周刊》、《周报》,做《九评》等资料。写到这里,我要说一声:谢谢师父!谢谢所有帮助我的各位同修!我做出的资料虽然不多,但可发放到远近各个地方,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近处可送给邻居,远的可送到几千里外的各个地方,因为有个取资料的同修是汽车司机,把福音传到了四面八方。

我们还制作一些真相币救人,我制作的真相币以一元、五元为主,供给同修使用。有一次,我上街上买白菜,两个卖菜的正在说话:现在印法轮功的钱很多,收钱时得注意。听到这话时,我心里咯噔一下,但马上悟到这是个假相,我堂堂正正的掏出了六张真相币递给他们,他收到钱后马上说:这老人是个法轮功,每张钱上都印有字。我接着他们的话茬,讲了花真相币的好处,讲了一阵子真相,最后我说,如果不敢要,我可以给你们换换。他们听了真相后说“行了,行了”,收下了真相币。

我每天傍晚要去街上打牛奶,还替老年的邻居打牛奶,邻居非常感谢我的热心,而我又能多花真相币,几年下来,每天都能花四、五张真相币。有一天,我去打牛奶,卖牛奶的姑娘接到我的钱,一下子把钱翻了过来,说,我猜到就是你,我经常收到这个钱。我就和她讲,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你就按照钱上的印的字念,就能保你平安,生意也好。她想了想,觉得自从收了真相币后,生意和家里都很好,就认同了我的说法。我对她说,谁来花真相币你都收下,找不出去,都给我留着,我拿钱来换。

过了几天,我买奶时问她,她说,您还挺讲信用的,都找出去了,没有存下。后来我又给她讲真相劝三退,给她起了个化名高兴的三退了。现在真相币越花越顺手。

在救度众生的各种项目中,我虽然做的不够多,但是师父还是牵挂着我,最近在我家的菜园子里的豆角叶上,葫芦叶上,铁链环上,窗户框上等处,盛开了许多许多“优昙婆罗花”,有一株、两株单开的,有四、五十株丛开的,洁白的小花开的真是美极了!

这是师父在鼓励着我,我感到很幸福,只有多学法,修好自己,多救度众生,精進再精進,来回报师恩,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