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怀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江泽民邪恶集团非法迫害之后,怀安县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大部份法轮功学员曾遭到过迫害,以下是几个事例:

1、怀安县左卫镇白玉芳被绑架洗脑班迫害

白玉芳,家住左卫镇叶家房村,是一名农家妇女。她修炼前身体不好,还有各种慢性病,把她折磨的非常痛苦。一九九八年白玉芳喜得大法,通过修炼她的身体健康了,家庭也变的和睦了。知道矛盾也能向内找了,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就是这样中共邪党也容不下这些做好人的人。

二零零二年六月初的一天,上午八点左右,白玉芳被左卫镇派出所的有六七个人,将她从家中连拉带拽弄到车上,后绑架到怀安县第四屯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这些人限制白玉芳的人身自由,还逼迫她写污辱师父,诽谤大法的谎言。最后又勒索了六百元现金,非法关押了四天后回了家。

2、霍万英被三次绑架后,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霍万英,一九九七年四月喜得大法。随着自己不断的炼功,致使她身体中的各种病都不翼而飞,修炼后两个月的时间,霍万英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生命真正得到了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江泽民邪恶集团非法迫害之后,一下子霍万英他们没有了集体炼功环境。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向世人道一声法轮大法好,他们六位同修约定好时间,登上了去北京的客车。车刚到前门,就被北京前们派出所恶警绑架,有的遭到他们的毒打。后来派出所警察又把他们转到了驻京办事处,一进办事处就是非法搜身。霍万英被他们抢走了身上仅有的十八元钱,还戴着手铐,被迫坐在水泥地上过了一夜。天亮后,来了四五名本地公安,还有两个女警察,副局长王祥对着霍万英她们胡言乱骂,特别难听。警察抢走了霍万英她们每位同修的钱,劫持她们返回了本地,非法关在了本县的拘留所里。局长王祥又一次指示两个女警察说,把她们带到洗澡间,脱光衣服搜,其中一个女的说在北京不是搜过了吗?后来霍万英看着两个女警察挺难的样子,把仅剩的二百五十元给了他们,又被非法关押到了十七天。公安人员孙占勒索了一千一百元,拘留所二百八十元,左卫镇里勒索了两千元,家人曾为了让霍万英早回家还给过孙占五百元的红包。

二零零二年秋天,霍万英因去亲戚家做农活,却被当地派出所人员绑架到县拘留所。拘留条子上写的是:因出门不请假拘留半个月。后非法拘留了一天,勒索了二百六十元。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也就是九月二十九日的晚上,霍万英又遭到了一次绑架。镇“六一零”成员和镇派出所人员共有七、八个人,他们分别是郭富祥、吴会平、许克明、叶成校、古祥林等,他们一起涌进霍万英家,疯狂的从炕上把她拽下了地,劫持到院大门外的警车上。恶人谷祥林把霍万英和另一位学员铐在了一起,当晚被派出所所长连夜一起送到了县公安局。在公安局遭到了恶警司晓明的暴打,当时恶警司小明的一拳打在了霍万英的前胸部位,使她出不上气来,后来慢慢的才缓上气来。

霍万英的家人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霍万英在拘留所被迫害一个月后,又将她劫持到了沙岭子洗脑班。在那里更是邪恶,他们强迫霍万英看图片,看电视,全部都是侮辱师父和诽谤大法的东西。恶警们使用暴力的手段强迫学员放弃修炼,他们还利用霍万英的家人父母、儿女到洗脑班来,给她下跪,妄图让她放弃修炼。在沙岭子洗脑班霍万英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勒索钱财八百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午,霍万英正在院内做活儿,突然从外面冲进五六个恶人,其中就有恶警司小明,一进门他们就翻箱倒柜的乱翻东西,到最后他们又抢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大法磁带。他们邪恶地说:“就这点东西就完全达到拘留你了。”在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又将霍万英劫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一年。

3、贾文兰被劫持洗脑班迫害

贾文兰,家住左卫镇叶家房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她以前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还有多种慢性病。一九九八年贾文兰喜得大法,通过修炼她的身体康复了,家庭也变得和睦了,遇到矛盾也能宽容忍让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贾文兰被左卫镇派出所的六、七个人绑架到第四屯洗脑班迫害。这些人限制贾文兰的人身自由,在里面让她写侮辱师父、诽谤大法的谎言。贾文兰当时在里面由于被邪党人员要挟,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情。后来他们向贾文兰丈夫勒索了六百元现金,贾文兰被非法关押了四天后让家人接回了家。

4、吴凤仙被劫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吴凤仙被本村陈满河领着镇派出所一帮警察绑架到第四屯洗脑班迫害。当时正是傍晚七点多钟,人们正在做晚饭,路上也不见行人,也许邪恶就是不敢见人,怕人知道,钻空子趁天黑干坏事。吴凤仙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他们让吴凤仙看邪恶录像,听诽谤师父文章,逼写转化书,勒索了五百五十元钱。

5、张义芳依法上访被非法拘留、劳教

怀安县左卫镇大众村张义芳,一九九八年七月七日喜得大法,修炼后身体大变样,无病一身轻,她感到万分高兴,信心十足,每天忙着干完地里的活儿,也不感觉累,回家吃完饭马上就到炼功点学法炼功,那时心情特别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当地政府人员就不允许张义芳她们炼功,也不让随便出门,限制了学员的人身自由,还到学员家非法搜查。没办法,张义芳和其他学员只好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她们几个学员一块儿坐车去了北京西直门。从汽车站下车后,她们分散的走到天安门广场,这时,天安门广场的六、七个恶警向张义芳跑来,绑架她们上车,一直劫持到北京办事处,马上又给当地柴沟堡公安局打电话。很快副局长王祥赶到此处,一进门就大骂脏话,先强行搜身,把她们六个学员带的钱他全抢走了,共计一千多元,后劫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每天吃的鸡狗不如的饭菜,里面好多老鼠粪,过着黑暗生活,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勒索两千元钱,大队长又扣押了一千元现金。

同年十一月十三日,张义芳又一次来到北京证实法,到广场她马上打开横幅,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一窝蜂的向她冲过来,把她绑架上车,直奔柴沟堡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两个多月,又将她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

6、赵新德被多次绑架与洗脑迫害

赵新德,一九九六年一月份走进大法的,通过学法炼功,他的多种疾病都好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赵新德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心里很不是滋味,觉的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想不通。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赵新德和几个学员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去证实法。他们还没到天安门的时候,一名警察好象看出他们的目的,就把他们绑架到专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下午把他们用大卡车劫持到了北京郊区的县城看守所,进行非法迫害。他们开始绝食抗议迫害,警察就给他们每个人灌食,被非法关押了四天。一天晚上,这些警察用囚车将赵新德和几个学员拉到了北京市郊野外的公路旁,推出囚车。他们又冷又饿,虽后找到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第二天起床后,赵新德与哈尔滨的一名同修商量决定再次进京证实法,他们打车又到了北京,他俩到了天安门呆了一会儿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就在同时过来两名恶警,把他们俩踢倒在地,然后推上警车,又把他俩绑架到北京郊区的县看守所。晚上非法提审时被拳打脚踢、戴手铐、罚站下蹲等手段迫害。又被非法关押了四天后回家。

回家后非法骚扰一直不断。有一次晚上,村委委员赵义德和乡政府赵海德越墙进院,私闯进了屋。当时,赵新德与家人已经睡了,他们就打电话向乡政府报告情况,当时把赵新德的老母亲吓坏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早晨,乡公安局四名恶警开着警车将赵新德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回家。

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早上,四名恶警闯进赵新德家,又一次将他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七天。后又劫持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继续迫害。

7、周富果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党人员就三天两头到家不断的骚扰。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周富果刚从地里做农活回来,饭没来得及吃,衣服也没有换,当地邪党政府人员与警察就闯进家中,将周富果绑架到第四屯洗脑班。在那里三天不让说话,去厕所都有人跟着,洗脑,叫写决裂书,踩师父的法像。回家时还被勒索了五百五十元现金。

8、乔玉福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人民币二百八十元。二零零五年八月份,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七天,被勒索人民币四百元。

9、西湾堡乡安瑞芳、赵桂兰、王变梅遭迫害

西湾堡乡大法学员安瑞芳、赵桂兰,二零零三年五月因外出讲真相,被西湾堡乡派出所所长王振礼发现,非法拦劫,然后又呼来怀安县派出所警察。四、五个恶警将她们绑架到怀安县公安局,又非法劫持到阳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安瑞芳身体出现呕吐状态,被警察强行送到医院检查,费用二百元自付。安瑞芳的丈夫,从前患有肝硬化,后来因妻子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很好,他也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也一直很好,因妻子被绑架到看守所,过份担心,晕倒几次,儿子想让母亲早点回来看护父亲,请客、送礼两千多元,也没能如愿,安瑞芳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放回家,勒索钱物五千五百元,家中的大法书籍被恶警抢劫一空,安瑞芳回家没几天丈夫就离开了人世。

大法学员赵桂兰同时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回家,被恶警抢走大法书籍,勒索钱物五千五百元现金,西湾堡派出所恶警伙同村干部经常骚扰赵桂兰,因过度紧张赵桂兰患上了乳腺癌,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恶警还去她家骚扰,赵桂兰同年十月去世。

二零零三年五月同时西湾堡派出所恶警闯入王变梅家中,直接把王变梅绑架到阳原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回家,勒索钱物五千五百元现金,紧接着又被绑架到四屯洗脑班遭迫害。

10、六十六岁的牛秀花被多次迫害

牛秀花,今年六十六岁, 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邪党开始全面疯狂镇压,每天上门骚扰不断,不能正常的生活。特别在二零零一年邪党疯狂到了极限,把所有知道名字的学员都强行送进所谓洗脑班,牛秀花也是其中一个。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一天傍晚,由本村村委会人员袁俊有带领镇政府人员十多个闯入家中,将牛秀花拽上警车,绑架到第四屯洗脑班,进行邪恶的转化。牛秀花被劫持了三天,勒索五百五十元,邪党政府人员于凤娥直接参与。

同年十月份左右,邪党十六大期间,牛秀花又被绑架到县拘留所半个月,由本村人员陈满河带人去家中绑架走,勒索三百元饭费,连家人送去的一百元的零花钱也被姓严的管教私自扣押。

二零零三年,牛秀花和外甥女去外地发资料,救世人,被恶人举报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三个月,勒索四千元。本镇派出所恶人张清指使村委会又要一千九百元。被非法诬告的当天,由村委陈满河带领“六一零”人员司孝明到家抢走一个录音机、部份大法书籍和一套讲法带,把锁头都损坏了,翻了个底朝天。

参与迫害的人员还妄图将牛秀花劫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后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这些人又将牛秀花绑架到张家口沙岭子洗脑班强行转化。由邪悟者张秀琴做转化工作,邪恶人员李玉根、孟星星随从。还有鲁姓和周姓两个协助,并非法勒索四百多元,围攻了二十多天,勒索了一个月的伙食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9/河北省怀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245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