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给警察们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农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在邪恶的迫害中离开大法,二零零八年在同修的帮助启悟下从新修炼。在师尊的呵护下,勇追猛赶,精進实修,用做三件事的实际行动来回报师尊给予的所有。下面是一次给警察们讲真相的经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我外出办事。在街上遇到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一个警察,向我打听一个人的住处。当时我也不知道,便说我给你打听一下吧,打听到了是谁家的儿子,我就带他去找。他说上车一块去吧,我说道路不好跑车,我领你们去吧,这时又从车上下来一个警察,一同去了。这时我心生一念:今天我遇到警察,我应该救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这样我就随他们一起進了那户人家的门。

办完事出来,走到了车跟前,我说:“你们是警察,这些年应该了解法轮功吧?”这时我发现车上还坐着一个开车的。他说:“你上车来说吧,我不明白。”我心里想:我已经开口讲了,三个人我也要讲,就这样我上了警车。上车后我接着讲法轮大法的好处:修炼法轮功的人,自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好人多了,社会道德提升了,没有人做坏事,你们警察不就省心了吗?我讲了几句,他就开车了,我说:“别开车,我讲完就下去。”他说:“你继续说,我听着,你是哪个村的?”我说:“你不用问我是哪个村的,我是为你好,叫你明白真相,目地是怕你做坏事,不能得救。”

这时我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要干什么,我就不断的加强自己的正念,继续讲下去。他们把我送到镇派出所,我一進门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给我做笔录,我不配合,拒绝他们要我回答的问题。只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世界各国对法轮功的评价和赞誉,讲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当时只有做笔录的警察在场,他说:“我一看你这人就很面善,我要知道你讲这些,我就不让你上车了。我们都知道你们在讲真相、劝三退,但是能上警车讲真相,我很受感动,我是信佛的。”我一听这个生命有得救的希望,我就继续给他讲,并做了三退。接着还给他讲了河北省涿州市警察何雪健遭恶报的事,他不作声,我能意识到他明白了真相,知道以后该怎样做了。

中午,他们把我安排在一个办公室里,当时有三个警察看着我,我就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倒水给我喝,我就一边喝着水,一边讲。我发现有一个警察爱听真相,他不断提出疑问,我就给他解答。找准一个机会,我小声跟他讲三退的事,他说:“我不是党员,只入过团队。”我看出他说的不是心里话,就跟他讲:“你骗我,就是骗你自己,头上三尺有神灵,心里不退没有用。”他听明白我说的话,同意三退。我体会到象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场合下三退,完全是师父安排的。

下午三点左右,他们把我送往市公安局。一路上,我还是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并且告诉开车的警察:你做了一件大坏事,是要遭报应的。他说我再也不做了。我说你真的知道错了,就把我送回家。他说:现在不行,他们(同伙)要打我的报告。

到了市公安局,一上楼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个警察说师父如何如何,我说:“你闭嘴,不要造业。”他就不说了。他们做笔录,我还是讲真相,拒绝回答。办完了,把我送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我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做我应该做的事——劝三退救人。我不承认自己是犯人,犯人吃饭要排队报数,我就对警察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是好人,我不在那里排队。”警察也没说什么。我每顿吃饭时都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喊,有个青年犯人骂我,还想打我。我说,你没有权力打我,打我要造业犯大罪的,我给他讲真相,他明白了。后来他跟我一起喊,他喊法轮大法好,我就喊真善忍好。

我想给两个看门的警察劝三退,因时间短,没有说话的机会,只有说一句话的时间,有一个说了很多次,我看他心里有了变化,最后还是很无奈的对我笑了笑,说:“我不可能。”我意识到他现在的状态能给以后得救奠定基础。

第二天,国保大队来了几个警察又要做笔录。国保头目也来了,表面对我很客气,因多次迫害与我打过交道。我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默不作声。

第三天,我们镇派出所又来了两个警察找我做笔录,当时只有一个警察在场,我认识他,我就给他劝三退,简单几句后,他对我说:“看来法轮功是迫害不了的,我要退党,你给我保密,不要告诉他。”(另一个警察)我给他起了个名字三退了,我感受到他今天就是为自己的生命得救而来的。

接着我要求见拘留所所长,主要是想给他讲真相,救度他,但没有同意。

第四天晚饭,我就到警察吃饭的桌前讲:“迫害法轮功十年了,你们应该明白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宪法》上规定:公民有言论、结社、出版、游行、宗教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是个人的信仰,是公民的权利,为什么被抓?打开你们的心灵大门,扪心问一问,谁对谁错,不一目了然了吗?警察是你们的职业,但你们生命本性的一面要明白是非,不要盲从,否则,要后悔的。”他们都在边吃边听,默不作声,我讲了大约五~六分钟,一直到吃饭结束。

回到监室,我给监室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讲退了四人。有一个,开始我一讲他就把耳朵捂起来,还干扰别人听,后来在我的启悟下,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拘留所里,我每天除了讲真相就是背法。四个整点发正念,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来了,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我不能消极承受。我决定用绝食来反迫害,正念闯出。我对着我的身体和空间场的生命说:“你们都是有灵性的高能量物质,几天不吃不喝没关系,你们要精神起来,配合我助师正法,我修圆满了一同随师父回家。”绝食期间,每到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洗手间窗前向外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机不到,时机一到,善恶全报,每个人都要做出明智的选择!”这样我绝食了六天,于十二月十一日顺利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