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新学员:一人炼功 四代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个二零一一年春天刚得法的八零后新学员,感谢师父给弟子做的一切。在短短的时间里,让我由一个身心都遭受伤痛的病人,又找回了原来健康和开朗的自己。

一、痛苦的开始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二零零九年春天,我生下了可爱的儿子,本以为幸福的生活就此开始,可哪知道这却是痛苦的开始。

生孩子难产,生下来也不喝牛奶,真是急死人,月子里我就开始了全身的酸痛无力,手不能摸水,热水凉水都不能摸,感觉指甲和手是分开的,只要一碰水,双手难受的不知道怎么放好,胳膊、腿、脚、膝盖、腰都是冰凉的,还总感觉有凉风嗖嗖的吹進身体。饭吃不下,觉睡不好,从原来的一百一十多斤,很快降到了不足九十斤。别说干活了,孩子都带不了,天天躺着浑身都酸痛,每次醒来都是胳膊和腿麻醒的。后来就每天是中药调理,每个月近一千元的医药费,我吃了几个月,也没什么效果。婆婆白天晚上帮着带孩子,收拾家务,起初婆媳关系还算溶洽,时间长了,婆婆变的不耐烦了,我遭白眼是好的,后来婆婆一生气,便破口大骂,在外面还天天说她对我怎么好,舍得让我吃多贵的东西,也不用我干活带孩子,一个人想去哪,就去哪。

要是她一个人对我这样我还受得了,还有我那公公更是说起来头大。孩子临生大概半个多月,不知怎么回事,公公股骨头突然没磕、没碰的坏了,我这公公原来是做个体的,一直当老板,使唤别人,觉得别人花他的钱,他总是高高在上的,现在突然腿坏了,挣不了钱了,怕使唤不动别人了,当初对着我天天自夸,如何有本事如何有钱,不怕花钱,现在感觉不中用了,有事没事就撒气,家里也没别人,经常冲我和婆婆喊。

丈夫天天上班,他也惹不起他爸,那时候我们买奶粉和给孩子的其它东西,就已经把每个月的工资都花光了,只能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在家里也没什么尊严,即使丈夫知道我受了气,也不说什么公道话,反倒让我习惯就好了。

我天天待在家里什么也干不了,婆婆也气的没办法,时常说我:看着是个人摆在这,只是个摆设。屈辱的泪水使我多少次想到过离婚,可放不下孩子。

孩子能吃能睡,嘴巴也甜,长到一岁半就会背三字经和好多儿歌,可是肢体总是软软的,快两周岁了也不会走路,石家庄的大医院都跑遍了,拍片子做脑CT,结果说缺钙,走的晚。我家孩子从小一直补钙,别人家没补钙的孩子也没象我家孩子这样。既然医院看不好,后来经人介绍就找那看虚病的给看,我们对那看虚病的是要钱给钱,要物给物。孩子的状况也没改善。

二、转机

大姨和小姨是修炼多年的法轮功学员,以前她们给我讲过关于法轮功的神奇故事,我总觉的和自己离的很远,现在我看清了世间的世态炎凉,感觉什么也指望不上,就象看见救命稻草一样,我开始看《转法轮》,总想快点看,快点看,看不了一会儿,就困了,躺下睡着了。后来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清理身体,没过几天,就不困了,头也轻松了,之后就开始学炼功动作。

我和孩子住在大姨家,我很快学完了五套功法,白天给孩子做训练,晚上孩子睡了,我学法炼功。到大姨家去的时候,是五月中旬,我穿着秋裤外加牛仔裤,也不感觉热,没过半个月,我换上了短裤、T恤,对别人来说这种月份,这样的天气,早穿上夏装了,可我从生孩子后,全身怕冷,冬天睡觉要插电褥子,夏天都穿长衣长裤,就算出汗浑身湿透都不感觉热,经过炼一、三、四套功法,我换上了夏装,能用凉水洗衣服了,脸色也从原来的大病初愈到现在的白里透红,心情也舒畅了。

孩子在训练中心也天天能看到進步,由于我们长期拉孩子一只手的原因,孩子两腿用力不均,出现了长短不一的情况,脊柱一侧骨头凸出来,训练中心的大夫说脊柱变形可以矫正,一侧凸出的情况矫正不回来,可是刚训练没几天,背就平了,又几天能站住了,站立时间越来越长,爬的更快了,没几天,爬着能扶墙站起来,蹲下也能自己站立起来了,对别人家孩子来说,这些都是很正常的進步,对我们来说从牵双手、单手和沿物走路每一项都要持续半年以上。在训练中心的第十九天,孩子就突然自己撒开我的手,走路了,胆子也比以前大了,孩子这样的進步,让训练中心的大夫都没想到,他们说孩子这种情况要训练两个月,才能走路,十九天是个奇迹,每一项的進步也是奇迹。这是我修大法在孩子身上也出现了奇迹。

孩子终于能走路,我们从康复训练中心回来后,婆婆公公高兴极了,公公的腿这段时间也不疼了,原来稍走多一点的路就躺在床上至少半天功夫,现在也没事了,找了个看门的工作,心情也好多了。婆婆说是吃了从哪拿的药,那么为什么以前吃了数不清的药,却没好转呢?我心里明白就告诉她,我炼法轮功,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家里年纪最大的老奶奶,以前也总腿疼,马扎也坐不了,坐下更起不来。近来,她说能坐马扎了,我真高兴。八十多岁的人也受益了。

一家四代人在大法中受益,每天醒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里暖暖的,好幸运,我得大法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