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

目录:

一、引言
二、部份案例
(一)泯灭人性的暴力殴打
(二)摧残身体的野蛮灌食
(三)医院、药物残害人体
(四)凌辱、性侵犯、强奸
(五)无辜女童女婴的遭遇
(六)恐怖的人体器官摘取
(七)滥杀无辜的强制堕胎
(八)无处不在的政治洗脑
(九)其它方式迫害致死案
三、被迫害致死的女性修炼者名单及遗照
四、后记

一、引言

中国,东方古国,也称神州。疆土博大,人口众多,文化多元多彩,五千年的神传文明源远流长。一部历史悠久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公开传授以来,深受广大修炼民众的喜爱。因为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其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社会各阶层有口皆碑。当时中国官方通过对法轮功的调查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据中共官方秘密调查显示,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仅七年的时间,全国至少有七千万人修炼法轮大法。

前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以小人嫉恨之心、独裁者一己之私,利用中共权力,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悍然发动了针对法轮大法炼功人惨绝人寰的迫害。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操纵全国宣传机器、司法机构,栽赃陷害,制造自杀、杀人、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无中生有抹黑法轮大法。声称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

中共军队、武警、全国政法系统,在江泽民提出的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指使下,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酷刑和虐杀。“六一零办公室”的分支部门遍布中国各地,利用监狱、劳教所、医院、精神病院、洗脑班、戒毒所等秘密场所通过洗脑、长期关押、强制劳役、野蛮灌食、堕胎、注射毒针,性暴力,甚至活体摘取器官等手段实施迫害。

从此,中原大地血雨腥风不断,一起起骇人听闻的惨案时有发生。截止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底,据不完全统计,通过民间途径传出消息在全国已有三千四百二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女性学员一千八百六十七人,她们中有工人、农民、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公检法司等各行业的人士。

本文是从明慧网的报道中摘录的部份女性修炼者所遭受的迫害真相,通过这些片段可以窥见到已经浮出水面的冰山。

二、部份案例

(一)泯灭人性的暴力殴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的十二年间,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大面积迫害中使用了各种暴力手段,仅酷刑折磨就有逾百种。

十二年这并不算短的岁月里,有多少个幸福家庭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修炼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暴力侵害,有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被中共暴徒活活打死,折磨时间不等,一个小时,几个小时或持续殴打。这里所列案例是千百个惨案中的小小一部份。

一、赵金华 :四十二岁,山东省招远市人。

赵金华
赵金华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赵金华在去地里干活时,被张星镇派出所抓走,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警察的不断折磨。十月一日晚,警察进来用拳、胶皮棒猛打她,又把她拉到办公室通过手摇电话机过电。他们一边折磨赵金华一边不停地问她还炼不炼了。赵金华昏过去后被送到医院紧急抢救,然后被带回派出所。据说赵金华回来后感到胸闷,右半身麻木。她全身从头到脚都疼痛。小便带血,两腿疼痛并且不能吃饭。她的身体从腰部往下都发紫发黑。警察没有对她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十月七日下午四点,赵金华又昏迷过去,警察把她送到医院急诊室,医生准备做心电图,可是赵金华已停止呼吸。烟台市法医的检查报告证实她除头部外全身多处受伤和淤血,并指出她的死因是钝物打击。

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传出的第一个迫害致死案例。

二、任金焕:女,二十八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湖北房县人。会多国语言,财经能手。

任金焕
任金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任金焕因坚修大法被开除职务,断了生活来源。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被迫依法上访无人接待,只好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和平请愿,被北京恶警非法关押。后被送回当地看守所。在非法关押的二十八天中,她曾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受到灌食、毒打,所有对死囚犯的酷刑都施加到她瘦弱的身躯上。三天后,母亲见到她时,她整个人都被折磨的脱了形,整个面部呈紫色。这期间,当地公安强行在其家中抄走任金焕私人物品。还对其六十多岁的老母施压,恐吓,并将老人关押二天,不给任何食物,强行游街。其后强迫其母亲交两千元钱,说取保候审,却不放人,直至第二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任金焕再次进京上访,随后被抓。四月二十八日家属得到通知,人已被毒打致残,其母被迫交四万元做医药费。五月四日家属得到通知,人已死亡。直到五月十一日公社只好抵押房屋借四万元、派出所又出三万元,计七万元才将骨灰从北京运回老家。

三、赵昕,三十二岁,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商学院)经济学院教师。

赵昕
赵昕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赵昕在公园里炼法轮功时被海淀分局的警察抓捕。几天后,她的家人收到她的“病危”通知。通知详述了赵昕第四、五、六根颈椎骨折,头部有轻伤,左眼青紫发肿,并且呼吸困难。她被送往海淀医院时还戴着脚镣手铐。在医院,她被静脉输液,用呼吸机维持生命。经历六个月痛苦的折磨后,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晚去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北京海淀公安分局恶警殴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送往海淀医院抢救,很快单位及家属接到病危通知。后赵昕奇迹般活了过来,但已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赵昕被害后,她的父母依法状告海淀公安分局,为女儿讨公道、惩治凶手。没想到他们遇到的是各级检察官们一张张蛮横、狡诈的脸,他们对案件均不受理,且不给予法律规定应该给的任何解释。两位老人一次次被野蛮拒在法律大门之外,赵昕的病历也被封存在医院中,不给家属,所请律师也受到了来自中共高层的高压和威逼。赵昕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残酷拷打,只因她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只因她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四、唐铁荣:三十一岁,辽宁新宾县人。在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被恶人强制“转化”、暴打后死亡。

唐铁荣
唐铁荣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唐铁荣等法轮功学员,从早上起来就被恶警指使的打手们酷刑折磨。这些恶人围着她们边骂法轮大法,边用手使劲打脑门,砸后背,还用脚使劲踢腿,逼她们转化,从早打到晚。最后打手们摁着唐铁荣的手写骂师父、骂法轮大法的话,唐铁荣心中极度的难过,凌晨三点左右,唐铁荣想上厕所,可她已起不来了,是几个人架出去上的厕所。

第二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早上,唐铁荣没能起来吃饭,而且已经不会说话了,头直往后仰。在精神被摧残、身体被暴殴后,唐铁荣被人送回家,当天下午去世。

五、苏晶岩:三十八岁,辽宁大石桥市人。裁剪衣服的个体户

苏晶岩
苏晶岩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后,她曾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看守所、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苏晶岩等几位同修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却一去未归。

八月二十三日传来消息,她们三人在讲真相时被恶人发现,马素艳、赵桂琴被警察绑架,分别被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而在大石桥市夏屯的一个水洼里,发现了苏晶岩的尸体。

一位大石桥市金桥分局内部人士(也是苏晶岩冤案的参与者)直言:苏晶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晚,并没有走脱,而是被金桥分局的警察抓进了金桥分局,并问她砬山地区的传单是不是她撒的,而苏晶岩不配合他们的“审讯”,于是警察就对她大打出手。苏晶岩被迫害致死,扔入水洼。

六、李英:年龄未知,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岫岩街个体业户。

李英
李英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李英被公安一处恶警绑架并刑供,四月二日被虐杀。

李英被非法抓捕后,家人找到公安一处要求见人,遭拒。在家人严词指责和抗议下,公安恶警只好答应让见。李英丈夫看到妻子的身上罩着白布,人已奄奄一息,她只说出几个字:“四个警察打我……”,随即死去。经尸体解剖后,发现肩部呈黑紫色,深度达四公分,肾积水,肝发黑,心脏有一个洞向外流血。恶警封闭消息,威胁家人不许说。

二零零三年末,辽宁省抚顺市人大门前,李英的老母亲长跪不起,哭述着女儿被警察抓去两天就被活活打死,浑身是伤。

公安一处的关磊、张涛、许长庆是虐杀案重大嫌疑人。作为公安一处处长,郝建光也罪责难逃。

七、杨海玲:三十四岁,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绞车工。

修炼后的杨海玲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深得同事和街坊邻居的好评,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法轮大法遭迫害后,她把两岁的孩子托付给了婆婆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后多次被绑架,遭多种酷刑折磨。

杨海玲
杨海玲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杨海玲被蹲坑的恶警再次绑架,送密山市看守所十二监室,期间多次遭大背铐、针扎头、胳膊和手,往鼻子里灌、眼睛上涂芥末油;拳脚相加、警棍电击、用啤酒瓶、铁器等物打身体、戴头盔头套、双背铐、用无底的啤酒瓶凸凹不平的玻璃碴对着杨海玲的身体使劲乱扎、头朝下倒控,后背用铁链吊着手铐挂在墙上,胳膊肌腱被严重拉伤,多次被人抬回监室。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共法院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判杨海玲十二年。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身体非常虚弱的杨海玲在监室内静坐调整身体,恶警所长马宝生领着人气急败坏的抓住杨海玲的头发和衣服将其抡倒在铺板上,杨海玲的头重撞铺板上立即昏死过去。十三日下午一点多,杨海玲命在旦夕被抬走,晚上十点家人在医院停尸间的冷藏柜里将杨海玲抬出,惊奇的发现杨海玲的腋下和胸口在冷冻十小时后还有体温,家人到处找不到警察,次日凌晨杨海玲的体温渐渐消失。

八、周彩霞:原内蒙古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

周彩霞
周彩霞

二零零三年正月,周彩霞被中共当局劫持到赤峰市红山区拘留所,同年七月被劫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几日后被监狱长周建华亲自动手迫害致死。

周彩霞生前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酷刑折磨,在图牧吉劳教所女子二中队遭到狱警队长罗某、马某、那某、杨某多次毒打、用电棍电,脸都被打变形了;后又被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迫害二十多天,据悉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赤峰市政法委头子和红山区政法委的头子都曾说过周彩霞不放弃信仰“死路一条”的话。赤峰市“六一零”人员证实:“周彩霞后期自己想活也不让她活了”,并暗示“上边已经定下了处死她”。

二零零三年七月四日,周彩霞被绑架入监狱的当天,监狱长周建华就令犯人强行将她拖拽进监舍,周彩霞的长裤都被拖掉,只剩内裤。恶警周建华用铐子将周彩霞铐上,使得她坐不能坐,卧不能卧。周彩霞以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周建华却继续折磨她,周彩霞手腕的肉都被铐烂,周彩霞就一直被这样铐着。

七月十二日晚,恶警周建华来到监舍,亲自下毒手,拿起鞋子,疯了似的用鞋底抽打周彩霞的脸部、嘴部二十多下,鲜血四溅,恶警还恶狠狠的问:“还信不信,还炼不炼?”周彩霞正气凛然地说:“信!炼!”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恶警周建华暴跳如雷,下令犯人孔凡丽、白金莲、陈斯琴、李凤云将周彩霞连踹带打拖拽出去,吊铐在篮球架上,铐住双手,双脚离地。此时是七月十二日晚十点多。次日凌晨四点,周彩霞被吊死在篮球架上。恶警周建华极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威胁陈斯琴等人不许声张,然后上报材料说周彩霞突发急病死亡。

内蒙古劳教系统的人表示,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监狱系统有“死亡指标”。

九、王玉环:五十二岁,吉林省长春人。

王玉环
王玉环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玉环,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与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警察绑架。王玉环八年内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十多次。她曾在老虎凳上被连续折磨了三天两宿,脚腕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复劈折而断;她被用电棍电击面部至焦糊,被用烟头烤眼球,被用竹棍扎两耳,全身血肉模糊……。她和其他女学员被扒掉衣服,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达二十六天,受尽警察、狱医和男犯的侮辱。

酷刑演示: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死人床)
酷刑演示: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死人床)

王玉环被公安一处酷刑折磨,身上多处被打伤,一只耳朵被打得听力下降,无法进食。几天后又被公安一处非法提外审,头上蒙上了黑罩,拉到了净月潭一树林里遭恐吓,并被吊起来打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回来时已是遍体鳞伤,是被两个人架回来的。然后被带进公安一处为法轮功学员专设的刑讯室,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刑具。恶警给王玉环坐老虎凳,动一动都有生命危险,七、八个年轻歹徒恐吓折磨她一宿,并说刚打死一个法轮功学员已被就近掩埋了。当王玉环被送回后,其内脏全部受损,进食困难,不能独立行走。十月九日晚上,有警察打电话通知家属说:“王玉环吐血,抢救无效,已经死亡。”(据消息,王玉环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就已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去世)。

家属问王玉环的遗体在哪,警察没有告诉家属,只让家属十月十日找相关负责人面谈。王玉环是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采访过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十、史迎春:六十多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生前住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渤海街道。

史迎春
史迎春

史迎春生前以卖菜为生。曾患有牙龈癌、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修炼之后约一个月所有的病症完全消失。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史迎春因向世人讲真相被非法判刑七年,关在沈阳女子监狱。多次强迫转化不放弃修炼,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早七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在车间干活时,史迎春老人被刘科长和女警佐晓艳叫出谈话,让其放弃修炼,遭史迎春拒绝。当晚十一点,高岚就带领黄叶青、杜秀云、吕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圆圆、方莉莉八名犯人,在四零四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凌晨两点,昏死过去的她被拖入水房往身上浇水。凌晨两点多,史迎春老人被送往狱中医院和狱外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过法医鉴定有外伤。

史迎春八位亲属听到噩耗后于当天下午两点半到达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孙刚(男)和王治(女)俩人全权负责处理史迎春后事,家属质问狱警:我们一个月前来看人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心虚的狱方在一百五十多个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才允许家属在殡仪馆见到了史迎春的遗体,人们发现史迎春尸体明显被处理过,她两耳明显青肿,臀部有三处伤口,裤子还沾有血迹,肩头上有牙印。对眼前的这一切狱警只是搪塞、抵赖。

在强行火化单上,狱警恐吓家属写上:对死因无疑议,同意火化,骨灰领回。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