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感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

讲真相过程中的感动

我们在做好三件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苦心安排下,去掉了很多怕心和各种执著心。我们也从被救度的世人的感谢声中、欢呼声中得到了鼓舞和安慰,更体验到了众生都在盼望着我们去救度。举几个例子。

有一次,我去电子市场修电脑,顺便去买一些电话线。我来到了卖电话线的柜台前,说明米数,服务员说要七元钱。我向她还价,她立即就不高兴了说:嫌贵上别人家买去。我说现在买东西,谁不讲价呀,她说根本就没挣你钱。我说既然这样,那你给我量吧。她看我这样一说,有点不好意思了,边量电线边解释说:我家的线质量都是一等的,都是最好的,给你安的头(插在电话上和电脑上的头)也都是最好的,全都保你用的住。我也接过她的话题,顺事问她:你在这里经营几年了?她说七、八年了,我说你身边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亲戚和朋友?她说没有。我说那你知道大法弟子讲的“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她说不知道。我就给她讲:我说共产党太坏了,它象杀人魔一样,从苏联引到中国后就一直在杀中国人。从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到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现在迫害法轮功,它就没闲着。现在它闹到头了,天要灭它了。听到这她说了一句:嗯、就得天灭它了,要不谁也整不了它了。我问她,你是党员吗?她说不是,是团员。我说退了吧,她高兴的答应了。她把装好头的电话线递给我时说:你给五元钱吧!我心里一动,五元钱?刚才她要七元钱,我和她讲价她生气的赶我走,现在我给她讲完“三退”,她自己就降下来二元钱,其实世人在着急等着我们救她们,我们却没有悟到这一点。

有一天,我丈夫看到报纸上登了一条消息,有一个商业街的三层门市房要出售,丈夫让我陪他过去看看。到了那里,丈夫把车停在了一个商店门前,并告诉我说就是这个楼。丈夫去旁边的一个办公室去找房主人看房,我顺便進了这家商店。商店正常营业,但没有顾客,有四个服务员,一个收银员,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那天正赶上沙尘暴,其中一个服务员说:今天的沙尘暴太大了,刮的昏天暗地的。我马上接过来说:这算什么,你们知道吗,将来中国还有大灾呢!接着我就给她们讲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当我讲完,有二个服务员将手臂高高的举起,往上蹦着喊着:“我退!我退!我退!”喊到第三声的时候,又有一个服务员用同样的姿势喊着蹦着:“我也退!我也退!”这时我丈夫和房主人進来了,我们看完房子走出商店,准备离开那里。我一拉车门,听到了一种咚咚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看到刚才喊“我退!我退!”的那两个服务员,用双手敲打着玻璃门蹦着喊:“再见!再见!”我丈夫见此情景问我:“认识你呀?”我摇了摇头,这时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我有一次坐出租车,给司机讲真相劝“三退”后,他在找我钱时多给了我一元钱,而且还在给我找钱。我问他:你要找我多少钱呀?他咧着大嘴笑着说:你不是讲真善忍吗!你不是讲全退吗!说着又把手中的一元钱塞到了我手里,随即咧着大嘴笑着,打着方向盘远去了。我看着手中的钱,默默的站在那里。我无法体验出这钱的份量和意义。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劝“三退”后,他把手臂伸到窗外高喊着:“我从现在开始退出共产党了!”我真是感动。我在救众生,众生也在感动着我。

还有一次我家有个亲戚离世了,而且还出现了很多矛盾。在离开她家时,已是晚上十点以后了,没有公交车了,得坐几站摩托车后才有公交车,我顺便坐了辆摩托车就上路了。可我的心还在亲人离世的痛苦和矛盾中交织着,我的心被深深的带动了。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摩托车已经多开出去三站地了。我忙问:小伙怎么开出这么远来了,小伙说:我想多送你几站,你不就少坐几站车吗。我突然想起来,我忘了给小伙讲真相,他多开出这么远来,是等着我讲真相、劝“三退”啊。我马上说:小伙太对不起了,我光想我自己的事了,忘了跟你说件大事了。他说:啥事?“就是记住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告诉我,他是团员。我帮他退了,并送给他一个大法护身符,他高兴的收下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还看到了同修的神迹。有一次我和一个常人讲真相劝“三退”时,她告诉我她家在农村,现在是给儿子带孩子来的,她说她家那地方的大法弟子到每家每户去讲真相、劝“三退”,她们全家都退了。还有一个环卫工告诉我,他是外省农村的,他老伴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家乡的大法弟子上他家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老伴已经给他退了。还有一个人告诉我,她和丈夫去农村婆婆家,刚進门不一会,就有二个大法弟子夫妇也去了,他们是听说她婆婆家来客人了,赶到她婆婆家给他们夫妻俩讲真相、劝“三退”的。她说她们很感动。我也深深的被同修的事迹感动了。我常常把这些动人的事迹讲给我身边的同修听,大家也都很感动,深感自愧不如。

三十四面真相条幅

有一天同修给了我一卷大法真相旗(条幅),说是别的同修转给她的、是几年前的。我展开一看:啊,太熟悉了!是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我市第一个“法轮大法日”期间,我们用于证实大法、震慑邪恶、救度众生悬挂的真相大法旗。这也使我想起当年一直给我们送大法真相材料和大法真相旗等的那位流离失所的同修的身影,只可惜那位同修在前几年遭恶党迫害入狱至今。想到这些心中沉甸甸的……,更加感到这些大法真相旗的份量。我心中想着:我一定要让这些大法真相旗充份发挥大法利器的神圣威力,去共同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之后,我分别把这些大法真相旗挂到了邪恶的市政府广场的大楼上,邪党的省委大楼上、邪恶新建的市公安局对面的大楼上及恶省高级法院对面的大楼上,和几个区级法院对面的大楼上。还有十几面大法真相旗,我想把她们挂到邪恶的马三家黑窝去。

有一天,我算计着天黑前到达马三家。我和孩子(大法弟子)出发了。还没有出城,我就发现雾气在车前流动着,而且越来越浓,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是干扰,心里还用人念想:有雾挂旗会更安全,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人心、怕心,更没有意识到我是在加强邪恶的干扰因素。刚出城不远我们就被大雾包围了,我们打开双闪慢慢前行,只几分钟的时间,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车窗几乎是一堵白墙,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天气。农村没有路灯,再加上大雾,真是寸步难行。我明白是邪恶在拼命阻挠和干扰我们去邪恶的黑窝挂大法真相旗,我和孩子心中没有一丝的动摇,我们在心中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们惟一隐约能看到的就是路边刷着白粉的树干(我们这里郊区和农村道路两边的树,距地面一米左右都刷上白粉)随着隐约的白色树干的影子我们一点一点的缓行。我心里想着,就是开到天亮我也要把这些大法真相旗挂到马三家这个邪恶黑窝去。转念想这念不对,大法弟子的时间是宝贵的,有师在、有法在,谁也不配耽误大法弟子的时间;邪恶如此干扰,更显它们的无能和恐惧。我们一路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终于在路边看到了一辆大货车,而且还听到说话声。我把车停到了货车前边,孩子下车去问路。雾大的孩子下车就没影了,我只能看到大货车的灯光,听到说话声,其它什么也看不见。孩子回来说往前五十米右转直开。我心里明白是师父让这个大货车停在这里等我们。

我们走了约五十米,停了下来,求师父加持,帮助我们找到方向。这时前方缓缓过来一束车灯光,我知道又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又走了一段路。我看到路边有灯光,好象是住户。我把双闪的警示灯打开,停在路边,向路边灯光走去。原来是个小吃部。屋里有三个男客人在说话。我问他们马三家教养院在那个方向?那几个人说:这天还走啥,出事就完了,找地方住下,明天再走吧。我说不行,我有事一定要走的。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女士,把我领到门外指着右前方隐约的灯光处对我说:那灯光处往前有一个桥洞子,过桥洞子就是了。

我们终于来到了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但我感觉好象進入了一个黑黑的洞里,又有点寸步难行的感觉。我们一步一步的前行着,邪恶在对我们進行最后的干扰和搏斗。当我们把大法真相旗挂完,离开邪恶的马三家黑窝时,大雾散去了很多,连地面上的石头都能看清楚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从某某邪恶区法院门前路过,看到对面楼上的二面大法真相旗还在那里挂着,其中一面的底边搭在窗棂上了。我上楼把搭在窗棂上的那面大法旗放下来,两面旗都垂下来。但经过几个月的风吹雨淋,他们已是伤痕累累,底边中的坠物有的都清晰可见,我对大法旗说:“你们辛苦了!”恶党省委路南楼上的大法真相旗也挂了几个月之久。

在师尊的苦心点化下我走出了魔难

七月末的一天早晨我正在炼动功,听到了一种声音,象是鸣笛声又不象,声音好象就在屋里,我想不可能,也就过去了。晚上回家发现电话机上边的红灯亮了(在这之前,我从没注意过电话机上边还有红灯),电话机错位了,也没多想,就顺手把电话放回了原位。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被一种声音惊醒了。好象是一种长长的鸣笛声,然后是几声短声。夜太静了,我被吓的够呛。我定了定神,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电话机上边的红灯亮了,电话又错位了,而且电话机里边还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明白了声音是来自于电话机,伸手将电话扶回了原位。一晚上响了四次。我也没有多想,就以为是电路出了问题。早上起来打电话给电话局,说明此事。很快电话局就派了二个人来,他们查找了走廊的电话盒和电路,都没有问题。他们认为是电话机出了问题,建议我换个电话机试一试。

我买了一个电话机换上了,电话是不响了,可是在通电话时杂音非常大,有时甚至听不清。而且我的手机里也全是回音,电池总也充不足电,电脑也上不去网了,上去了,下载文件也是失败的,打印机也出问题了,家里常用的小洗衣机也坏了,我开的车,一天不开第二天就发动不起来,就没电了,就连家里天天用的煤气灶也一反常态,打开开关,手按着正常燃点,手放开开关火就灭。更奇怪的是有一天早上我炼完功,发现眼前床边上有一个小卡片,上边有二个字,我拿起来一看是“黑客”。

我真是觉的脑袋有点大,我知道是我这出了问题,我心中没有了底,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感觉到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努力的向内找,多学法,多发正念,来归正和消除这些不正常的状态和现象。

一天我见到了二位同修和她们说了我家电话机和手机出现的现象,她们很为我担心。并提醒我:是不是和国外的亲属(大法弟子)通电话时,话说的太直白了,通话的时间太长了,有没有不安全因素呢?她们告诉我:恶党对国外打来的电话是绝对过滤和监听的,你就是不用直白的语言,他们都能听明白的。那些国安特务是专门研究这个的。而且明慧网前段时间还刊登了一篇大陆同修和国外同修通电话几十人被绑架的事件……你家电话和手机出现的现象不能就事论事,说明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已经不是小事了,你必须重视了。你家里的电话机不要用了,手机也不要用了,换号吧,安全为主……。

经同修这一提醒,我真觉得问题发生在和国外同修通话上,感到了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后背都觉得有点发凉。直觉的邪恶的手已经伸向了我。我立刻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发出最强大的正念:铲除和解体所有参与迫害我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共产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败物,所有变异物质、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并加一念:我不停电话,我也不换手机号码,我是大法弟子,他们为我所用,就是我的法器,灭邪恶的法器,邪恶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它们就只有解体和灭亡的份!我把正念定在这儿,有师父为我作主!几分钟以后,我的身体感觉到暖融融的,好象被一种能量包容着,多少天来的无形压抑没有了,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种踏实、一种力量。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在鼓励弟子。

我增加了学法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并认真的找自己:其实很长时间了,我学法、背法常常犯困,发正念有时心也静不下来,特别是在炼第五套功法时,常常迷迷糊糊,甚至还有睡过去的时候。而且我还发现我还有一颗狡诈的心,非常的隐晦,我从来没有碰过它,总是绕着走。那就是对钱财、利益的执著,而且我还利用这些执著去助长争斗心。特别表现在对我丈夫的弟弟、妹妹花我们家的钱,总是心有不满。丈夫的弟弟、妹妹都下岗,加上身体不好,所以他(她)们的孩子从上初中、高中到大学的学费和部份生活费用,都是由我们承担的。就连孩子、大人有病住院、配眼镜等都是我们付款。这本来是师父为弟子开创的用这种形式证实法的一部份,是大好事。我身边的亲朋好友也都认为我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善待身边的亲人的,我也因此常常受到人们的赞扬,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洪法作用,可是我却常常把这件好事人为的变成不好的事:比如当丈夫向我发脾气,帮我提高心性的时候,我把握不住自己和他争辩起来,我就会把这些事情和盘托出,以此用来压制丈夫,强词夺理,不能真正的向内找,不能用法理要求自己,是一种狡诈的行为。几年了,都在掩盖着这些不好的心,从不面对它。今天终于在师尊的苦心点化下,我认清了它,找出了这些不好的心。

当我背《转法轮》中〈炼邪法〉这一节时,师尊又進一步点醒了我:“因为他追求常人中的名啊、利啊、发财啊,他讲这个。”我一下子彻底醒悟了,我心里放不下的那些名利、钱财,不都是邪法吗。当我同化到这层法理的时候,那些物质一下就没有了,我感到了一种轻松,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轻松。同时我也为自己放不下的人心执著被邪恶利用,给身边的亲人、常人所带来的麻烦而愧疚。就这样在师尊的苦心点化下,我走出了困境,不断的在法中升华、归正。

我身边的一切随之归正了,电脑打印机恢复正常了,手机也没有回音了,洗衣机正常运转了,轿车电池的电也足了,煤气也不灭火了,电话机又换上了原来的,不响了,没有杂音了,总之,一切都正常了。

后来我遇到了一位同修,这个同修告诉我说,甲同修在家里被绑架了。我问为什么?她反问我:你们是不是接触邪悟的人了?我恍然大悟,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与这件事情有关,并非是与国外同修通电话引来的。甲同修、邪悟者我们三个人是一个单位的,我们几乎是同时走入大法修炼的,可惜的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那个邪悟者被恶党绑架后被洗脑邪悟了,而且还当了犹大。我和甲同修在一起常常想起她,很为她惋惜,只是找不到她。今年七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场合,我见到了她,她显的很兴奋,并说她很想念我和甲,问能不能见到甲同修。我打电话给甲同修,甲同修也非常高兴,并让我们去她家。交谈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的话邪悟者根本听不進去。甲同修就给她放有关光盘,启悟她明白的那面,我也一直在心中发正念,铲除她身后另外空间操纵她的邪灵烂鬼。天快黑了,我们离开了甲同修家,一路上我也一直将师父的法理讲给她听,努力的打开她的心结。

几天后她把她们的邪法发到了我的手机上,我没有看立即删掉。后来她又把电话打到我家的座机上,问我看了她发到我手机上的法有什么感想,我说我没看删掉了。她还要说什么,我说:你就别再说你们那套了,我什么都不想听,并告诉她:上明慧网,把师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全看一遍,你就全明白了,那时你再给我打电话。其实我也听说过她出狱以后,曾领着恶警到她认识的同修家去抓同修。可是我们忽略了她身后的邪恶,把情看的太重了,太急于求成了,更没有重视发正念。所以才使邪恶有机可乘。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就让我们按照师尊讲的,都把它当成好事,也确实是好事,在这些魔难的过程中我们更加理智了、更加清醒了、也更加走向成熟了。让我们抓紧这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众生的期盼,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