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文学教授谈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本文的被采访者是中国大陆某高校退休教授,从事文学研究多年,为安全起见,隐去真实姓名,希望读者谅解。

采访者: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
教 授:您好!我也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

采访者:您今年有六十岁吗?
教 授:六十岁早就过去了,我今年七十二周岁了。

采访者:看您满面红光,精神饱满,就象五十多岁的人。您是不是有灵丹妙药呢?
教 授:其实我是因为多年来坚持修炼法轮功才有这么好的身体。在这以前,我身体非常糟,我得过癌症,还做过两次手术。

采访者:这么说您是因为健康问题才炼法轮功的吗?
教 授:也不都是。但是我是因为身体不好才练气功的。一九九二年,我得了癌症,做过两次手术。当时全国气功热,很多老年人都选择练气功健身。我先后试过好几种功法,但是没有一套功法能坚持下去。我总觉的气功应该不只是祛病健身,好象还有背后的内涵。可我不知道那内涵是什么,只是不满足,练练气功并不能感到心安。这可能和我的家庭经历有点关系。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奶奶和母亲都是吃斋念佛的人,我觉的笃信神佛的人善良、恬淡、乐天知命,这样的环境很是让人心安,让人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那种踏实和信赖感。这和我们城市生活的紧张与焦虑形成对比。

那时候我只是有这种感觉,并没有上升到理性上去认识。通过修炼法轮功,我逐渐明白,所谓马列“真理”,无神论的“好处”等等其实都是中共经过六十年执政强制灌输给我们的。我们今天觉的有信仰的人好象怪怪的,其实就是我们生活在中共的党文化中太久了,大多数人有信仰才是社会的常态。在有信仰的人们中,善良、恬淡、平和、知天乐命,他们的道德底线比无神论者要高很多很多,信仰对于社会环境的促進作用不是任何社会运动能够达到的。我觉的我的这种经历对于我能够修炼法轮功有某种作用。

一天早晨练功时,听见背后有人说:“法轮功是高层次的功法。”我心里一动,动作刚一做完,我就直奔法轮功的炼功点。当我听到法轮功祥和的炼功音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煦,好象走進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净化人心灵的乐土。法轮功,这才是我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的功法。这种想法非常强烈,终于找到了我的精神家园,那种欣喜无以言表。

采访者:听您这么一说,印证了我的一个印象,能够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人基本上都不会满足于祛病健身,都讲法轮功有高层次内涵。是这样吗?
教 授:是,确实有高层次的内涵。其实法轮功能够在祛病健身上有奇效,这也是高层次内涵的一个方面。从我们师父讲过的法中,我们懂得了这样的道理:你要想通过练气功好病,你就得重德;如果你不重德,还不如练体操,不好病还耽误时间;一边练功,一边干缺德事还会败坏气功,甚至会招致非常危险的后果。气功能治病,但是必须得有正信,有一个吃苦向善的精神准备。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但这就是高于一般认识层次的道理。

古来的修炼方法中,真修者不会有病,因为他真正去除了一切让你得病的根源。我得过癌症,手术切除了癌细胞之后,总觉的小腹凉凉的,有个东西拉扯着我。一九九三年,我开始炼法轮功,刚炼第二套功法时,感到有两股热流从双手下来,通入身体。十天左右,小腹变热了,拉扯的东西消失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过。我知道,这是一劳永逸的彻底根除了癌症!法轮功对于身体的影响远远超过祛病健身。刚炼法轮功的那几天,每次打坐,都听到有节奏的响声,就象有把小锤子敲击我的颈部。随后,我感到身体非常轻松,走起路来好象在草皮上飘,非常美妙。如今,我已七十多岁了,走路还是很快,很轻松,腰还是那么直。我现在扳手腕都不会输给年轻人。体检量身高时,我还是年轻时的高度。量身高的人说:“这么大岁数,就你一个没变矮。”医生可以切除癌细胞,可是不能让你身轻如燕,不能让你保持强壮;锻炼身体也不能让你达到影响生理進程的程度。我身边很多炼法轮功的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呢。这连科学都解释不了,也许将来的科学会揭示这个原理。可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要是事实,我们人类的认识总会发现其中的道理。如果虚构,多么高明的认识也无法了解。我觉的现在主要问题不是事实不清楚,而是人们的观念在障碍着人们对于高层次上的认识。

采访者:除了身体上的变化,您修炼法轮功以后还有什么其它变化吗?
教 授:还有就是精神上的变化,主要有两点。一个是认定要走返本归真的路。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是无神论、唯物论的奴化教育,但是苦于无路可寻,只好浑浑噩噩混日子。法轮大法的传出使众生有了希望,“真、善、忍”的法理给生命指明了方向。我写过一首词,表达我得法的喜悦。词牌是《满江红》:“如日中天,《转法轮》,指点迷津。悟到了,怎样行事,何以为人。消去世代业力债,同化宇宙“真、善、忍”。感师恩迷途引归路,入师门。争朝夕,修心性,迎寒暑,抱法轮。有缘闻佛法,着实幸甚。通读宝书得大法,苦炼本体获宝身。待他日功成圆满时,即归真。”

另一个是向内找,淡泊名利。知识份子最大的执着就是名,当然有名就有利。这集中体现在评职称上,为了提职,你争我夺,苦苦相斗。有甚者不惜伪造材料,剽窃他人成果,恨不能踩着别人往上爬。修炼大法前,我也曾去争,没争上,心里不平衡。修炼大法后,知道修炼人要去掉名利之心,也就不去想它了,因为该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我也不要,结果反倒顺利评上了。前几天,院里来电话说:“要申报资深翻译家,咱们院就你行,你来报吧。”我说:“我都七十多岁了,退了休了,还要那个名干什么,让别人报吧。”对方说:“真是高风亮节,淡泊名利。”

采访者:您是研究文学的,我觉的文学研究很有意思,有的人从文学出发,对于宇宙人生有了很好的理解,对于自己的精神和身体也有调养作用。那么,搞文学研究和您修炼法轮功有关系吗?
教 授:你说的文学对精神和身体有调养作用好象还不是文学的主流,只是一种文学生活的特殊状态。文学有关于语言文字方面的,也有关于文学创作方面的。就文学创作方面来说,文学往往给予我们一种想象的东西,即使是接触现实,也不都是自由的。

尤其在时下的中国,文学创作并不自由,也有不少文学家经历了痛苦的磨难,被整死的,自杀的也有一些。如今中国作协的作家已经是一种官办的职业了,写点不疼不痒的东西,拿着官方的俸禄,衣食无忧,还有社会荣誉,可能会觉的活的不错!当然作家有作家的难处,记者有记者的难处,律师有律师的难处,这怪不的他们,但凡有点成就的人,都得面对这个难处,都得作出选择。要么说真话放弃这点生活中的方便,要么就得有言论自律的这种意识,每个人都有无奈的地方,如果这种无奈不是来源于国家普遍的制度压制就好了。

真正的文学家往往都是有很高人生的境界的,否则不会有千古不朽的作品传世。既深刻而又长寿的作家可谓凤毛麟角。悲天悯人,有思想,有见地的作家,他们的写作也不一定对养生有多少帮助。在现代的中国,你要当作家肯定很为难,既要有感动人的题材,又要考虑不要触动中共的敏感神经,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依据想象。想象的东西不能对生活有实质的帮助,真实的东西也不一定能行的通。

所以,即使是搞文学也还是有不少人生的苦闷和无奈,并不是说你搞文学就会让身体和精神变好。真正的问题文学解决不了。拿我来说,我得过癌症,这个癌症不说是文学家,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的祖母和母亲都是对于神佛非常虔敬的人,她们给予我的经验比文学给予的还要多的多!文学呢,很大程度上还是源于生活,生活能够给予我们的东西实际上比文学能够给予的要多的多。我觉的,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尊重真实,这样的生活状态才能让文学的意义发挥出来。如果把文学当作人生的老师那就不对劲了。有些在专业上很有造就的人,往往满足于从文学研究中的所得,其实人的生命真的不是文学可以有实质把握的。

采访者:您对文学的这种看法我自然而然就能认同,您一说,就更清晰了。那么,生活、研究、修炼能够兼顾?
教 授:完全能够,我这些年出版过八百多万字的各类论文和书籍,其中大部份是在修炼法轮功以后完成的。因为法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保持了良好的身体和旺盛的精力,保证我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前提下,从事学术研究,出了一些成果。最忙的时候,一天仅睡两、三个小时,却不觉的困,也不觉的累。这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是根本做不到的。

采访者:既然法轮功对人生活、学习和研究好处这么大,您能说一说,为什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
教 授:中共从对法轮功的调查到准备部署,最后真正实施,差不多有四年左右的时间。可是他没有找到任何迫害的口实,一切根据都是造谣,都是舆论控制的办法,都是欲加之罪。他们完全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不相信法轮功高尚、神圣的内涵是真的。他们不相信在极端严酷的迫害面前还有人能够坚持修炼法轮功。如果他们相信这样的事实,他们真就不敢迫害。江泽民对法轮功很清楚,不是一般的知道,可是他就是不相信。他认为世界上不会有只会教人向善而毫无所图的人,世界上也不会有为了信仰宁可丧失生命的人。他亲口说:“我就不相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这些你可以通过翻墙软件看看《江泽民其人》一书就知道了。后来听说有人替他在香港媒体放风,说一生干了两大“蠢事”,其中之一就是迫害法轮功。他自己都承认干了“蠢事”,不知道他死了以后,中共会怎么评价他。中共和江泽民互相勾结利用,迫害法轮功,结果只能是一败涂地,十几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采访者:大概也只有在中国大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您能说一说,为什么修炼法轮功的人会这么坚定呢?
教 授:这个怎么说呢,我觉的不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是因为我们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的无比珍贵。好比说,你家有一大块金子,贼来了你的第一念是什么?就是保护金子。当然法轮大法是无价之宝,比金子还珍贵,还难得,带给人的益处太多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所以失败,就是这样,面对无理迫害、非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第一念就是没有什么也不能没有法轮大法,这部大法就这么珍贵。知道了大法的珍贵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谁得了法轮大法都会这样!

采访者:最后,你对读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教 授:我写过一首歌词“回归”,送给渴望了解真相的人们吧。我一直在寻觅,我总是问自己:人从何处来,要到哪里去?读了《转法轮》,这才解了迷:人从天上来,应回天上去。是这部宝书啊,架起了天梯,“真、善、忍”的法理,铭刻在心底。从此我不再迷茫,沉醉那灯红酒绿;从此我义无反顾,笑迎那狂风骤雨。我听到了远方的呼唤,那是久别的家园,在呼唤着我,归去,归去,归去。

采访者:谢谢您说了这么多,也让我受益匪浅。希望没有打扰您,也祝您修炼成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