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亮光照在大法书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我由一个不幸的人变成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我成为了师尊的弟子,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法轮大法弟子。

修炼前,丈夫脾气不好,我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我俩打了二十多年的架,成天不是打就是骂,还摔东西,由于长期生气,两人都造下了一身病,后又加上更年期综合症,整天心烦意乱,觉得一天都活不下去了,多少次想轻生,可是想到两个孩子都没成家,就度日如年的维持着。

九八年七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法轮大法,整个人一下子从阴暗走向了光明,那种心情无法形容,一句话那就是更年期变成了青春期,心烦意乱变成了心花怒放,翻天覆地的变化,丈夫看在眼里,也入道得法。我俩一路磕磕绊绊走到现在,就说说我这些年在修炼中的一些神奇的事。

(一) 师尊给我修好讲法带

九八年十月我请了一套师尊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带,第六盘有三分之一听不清,全是杂音,刚得法的丈夫说快拿去换一套,我说拿回去换了,谁请回去不都是听不清,借一个重录一下不就好了吗?原声带借来了,心想从坏处开始录吧,就开始边听边找,直到听完,完整的一个带子一点杂音也没有了,完好无损,第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 乘警被定住,只说一句话

零一年刚从黑窝出来,坐火车回老家看小孙子,在上铺上给对面的人讲真相,被乘务员听见并告诉乘警。过来两个乘警问,哪个是你的包,我就指了指行李架上的包,当时我手里还拿着《转法轮》,就在乘警拿包时,我乘机就把书放到被子里,到了乘务室,一个乘警开始翻包,另一个站那看,一样一样的往外翻,我心想,别翻了,什么也没有,此时翻出了一包煎饼拿在手里问这是什么,我说煎饼,他就一直在说,啊,煎饼,啊,煎饼——,说了好大一会,另一个站那一动不动的看着,当时我莫名其妙,这是啥意思,因为那时不知道发正念,其实就是一想别翻了,他就不翻了,就定那了,还弯着腰手里拿着煎饼,一动不动的看着煎饼一个劲的说:“啊,煎饼,啊,煎饼——”,直到我问:好了没?他一愣说:“好了”,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又把东西给放回包里,说你回去吧,我拿起包就走了。后来想起这件事就笑,好多事当时都没悟到。

(三) 一团亮光照在大法书上

2000年的大年三十的头一天,警察从北京拉回一客车大法弟子,拘留所的每个小屋的面积只有五平方米,1米7乘1米8的地板铺上关押九名大法弟子。大年三十晚上十点多钟,恶警把我和我们当地的站长,和另一个(已邪悟)的人叫出来,用毛巾把眼蒙起来,再用衣服蒙在头上,把手绑到后边,把我们推上车拉到异地关押。到地方后,就听见鞭炮齐鸣,知道是十二点了,我们就开始炼功。此处环境非常恶劣,原是仓库改的,四面没有窗户,一米高的小铁门,只有三十多公分的小窗口,屋里没有灯,前面一排是看守和消防队的屋,还拉着窗帘,中间是走廊也没有灯,屋里的地面和便桶都是白尿碱,呛得睁不开眼,喘不过气来不说,到下午四五点钟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阴暗的很,每给我们放风时都很刺眼。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看书是何等的难呀,而且我平时看书还要戴二百多度的花镜,可是每当我看《转法轮》时,就有一团直径一寸大小的浅粉色的亮光照在书上,看到哪照到哪。

在此关了三个多月,每天只给三、四个馒头和一点水,没有别的,每天还要我们十五元生活费。拘留所的所长说,真佩服法轮功,在这样的地方关了好几个月,还满面红光,要是别人早就完了,连消防队的队长都佩服师尊和大法弟子。

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神奇的事情太多了,只在此表述一二,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