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私交好的人相处时要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今天晚上一位同修来找我,跟我聊了她的一些话题,因为我跟她的私人关系比较好,我就没话找话的使劲说,但是说了一会儿,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她说她要回家了,我挽留她说,再呆一会儿吧,咱们再聊聊。然后我又开始没话找话的说,虽然说的是与修炼有关的事,但都是在议论同修,某某又有什么执著了,某某又做了什么洪法的事了,某某又在婚礼上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了等等,点着同修的名来说。之后这位同修走了,我却觉的心不静了,明显感觉到心性掉了下来。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没有修心性。

我发现自己有一个弱点,就是与自己私人关系好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容易动心,忘记了修心性。当我与关系普通的常人和关系一般的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我能够稳住自己的心,明确自己应该修心性。与自己的最好的朋友,关系最好的亲戚,还有自己的父亲,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以及一些对我非常信任的常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容易忘记自己修炼人的身份,或者在法中找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执著。

比如说我知道应该修口,但是与我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讨他高兴,我会说很多玩笑话和不负责任的贬低别人的话,来逗他高兴。我爸爸倒是哈哈笑了,可我自己的心性没有守住。

我有一个同事,因为离婚了处境比较艰难,我对她表示了同情,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她因此而认为我非常知心,经常来找我聊一些常人的话题,比如什么找个好对象呀,怎么能赚钱呀,怎么才能让自己过的更好呀等等话题。我已经给她三退了。我出于一种人情的执著,就是如果别人对我很信任的话,我也会用非常信任的人情来回报。因此跟她谈了大量的常人话题,教她如何选好男朋友,如何创业,还帮她找了一份工作,结果她干了一个星期就不干了。由于没有生活费,还从我这里借了钱。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我执著于自我与人情,认为别人对我如此的信任,我也应该回报别人。这种思想其实完全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看的,用法来衡量一下就明白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作为一个修炼人,常人对我好与不好,说我好与不好,我根本就不应该动心的,不管人间的闲事,对谁都是善意的对待,这才是高于常人标准的善。而那种常人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也对你不好,并不是真正的善。

之后又联想到与关系好的同修在一起,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不修口。因为关系好,友情的成份重。因此而忘记了师父的要求了,而把不应该扩大的事情,弄的谁都知道,好象不说就是对对方的不信任。用自己的观念来考虑问题,而没有用法来衡量一下对错。或者是用人的对错来看待同修遇到的矛盾,或者是被同修的人心所带动,去管同修的闲事。当我明白之后,才发现,这其实都是执著于自我造成的。想与同修保持一种良好的私人关系,总是出于私心考虑。说来说去也没有跳出情。

在常人社会中,因为有不同的缘份,所以会与某些人接触比较多些,比如亲朋好友,但是作为大法弟子却不应该陷入这种人的关系中,应该谁都好,对谁都一样,不陷入人中的爱恨情仇,用自己的理智与责任来善意对待周围的人。

修去这种顽固的私心,才能让自己的正念更强大,从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真正的在法上精進起来。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