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癌症消失 坚持信仰多次被中共迫害

寇创金妻子李瑞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法轮功学员李瑞华的家,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被庆阳市西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十几名恶警包围,恶警用电钻钻坏防盗门及里层的铁门门锁后,首先问李瑞华哪里去了,李瑞华不在家,恶警就绑架了她丈夫寇创金——原庆阳商务局干部。如今五十九岁的李瑞华被迫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几十年的病、癌症奇迹般消失

李瑞华家住庆阳市西峰区水泥厂家属院,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她全身是病,有偏头痛、心脏病、风湿病、胃病、气管炎、痔疮,动不动就小便下不来,疼痛难忍,还经常感冒,没好过一天。一九九二年,李瑞华由于卵巢囊肿做过手术,那滋味真是太痛苦了。一九九五年,李瑞华到西安市第四军医大学检查身体,专家确诊为乳腺癌。当听到这个消息,李瑞华都不想活了,她曾经尝到过手术的痛苦,她宁可等死。

后来听别人说练气功能练好,她就去练了,钱花了不少,全身的病不仅不见好转,还越来越严重,她对生命已不抱任何希望。一九九六年三月,曾经一起练气功的几个同事对她说,法轮功很好,还借给她一本《转法轮》让她看。她丈夫寇创金嫌她看书太慢,他先看,看完后说这个功真的好,叫她赶快去炼。同事对李瑞华说法轮功是修炼不是气功,她一听是修炼,就说那太好了。

当李瑞华第一次学法轮功动功叠扣小腹时,就感到小腹部位在旋转。一个星期后感到走路一身轻,两个月不到两个乳腺的硬块都消失不见了,而且全身几十年所有的病奇迹般都消失了,她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全家人和她的亲戚朋友见她身体好了,都由衷的为她高兴。

坚持修炼,多次遭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西峰区南街派出所警察王真经常带人上她家骚扰。有一天两个片警到她家告诉她:“这些天哪都别去”,并无意中说道,在澳门回归之前,北京部份法轮功学员(包括王治文)要被非法判刑。李瑞华听到这个消息后,很着急,就准备上北京找法庭讨个公道。到北京后找不到法庭,只好回家。回家后听她丈夫寇创金说,她走后不久,派出所的王真等就来了,找不到她,就把她丈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晚上,还说王真让她回家后就到派出所去报到。李瑞华到派出所后就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出来后第七天,她和同修们准备开个交流会,结果又被非法关押十天后放出。放出后不久,又被王真等第三次非法关押在西峰区看守所达三十八天。

第四次,她又被南街派出所警察王真、金晓霞等从农村老家绑架,关押在西峰区戒毒所十五天,期间西峰区国安科付玉魁亲自指挥,非法召开了两次所谓的“公判大会”。第一次是在西峰区招待所,西峰区国安科付玉魁当众宣判并且让现场录像,当时还有法轮功学员刘志荣(已被迫害离世)、徐正泽、姚启奎、焦丽丽。第二次是在西峰区肖金镇剧院,付玉魁非法当众宣判后又迫使法轮功学员在肖金镇街道游街,当时被游街侮辱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人,然后非法宣布李瑞华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均劳教一年。

遭受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李瑞华被戒毒所姓杨的等非法送往甘肃省平安台女子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的一年中,李瑞华被劳教所警察强制超时间、超速度、超强度劳动,完不成任务就罚站,倒挂,后来身体被迫害得皮包骨,人瘦得不成样子,连走路都困难。

在李瑞华刚被非法送入劳教所时,一中队队长谷艳玲经常找她谈话,每次谈话都到深夜。由于李瑞华拒绝所谓的“转化”,平安台女子劳教所教导员敬雪峰和警察王亚丽就从兰州专门到庆阳,找李瑞华丈夫寇创金和她的亲人让帮助所谓的“转化”,并且说:“不转化就延期”。李瑞华的丈夫寇创金狠狠的训斥她们一顿,严厉的告诉她们:“延期是非法的”。她们被指责的无话可说,最后只好按期放人。谷艳玲为了报复李瑞华家人,在李瑞华被非法劳教期满时不通知她家人,也不按时放人,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办完“解教”手续,让兰州亲戚接她出劳教所。

李瑞华被非法劳教回家后,西峰区南街派出所的三天两头来找她。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西峰区合水县公安局上李瑞华家找她,因据说有同修(张秀梅)被绑架牵连到她,她被迫流离失所。

有一天,西峰区公安分局国安科科长付玉奎对李瑞华弟弟说:“让李瑞华回家,不会有事”。当时李瑞华女儿寇娟娟病情严重,她就回到了家。二零零二年八月二日,付玉奎给李瑞华弟弟打电话,叫李瑞华到公安局就张秀梅的事情说清楚,李瑞华没听他们的。当天晚上,庆阳市西峰区国安科的郑翔和合水县公安局姓黄的打电话联系,合水县公安局的到西峰区公安分局后,看到李瑞华没写任何东西,就准备把人带走。国安科的付玉奎为了掩盖曾经对李瑞华弟弟欺骗的承诺,没让合水县公安局直接把她带走,让回家。第二天,合水县公安局姓黄姓张的两人到李瑞华家中,让她承认张秀梅说的都是事实,并且说承认以后就可以呆在家里,否则还要带走她。他们欺骗李瑞华弟弟说:“只要李瑞华承认给过张秀梅两张真相资料,这个事情就可以了结”。李瑞华听信了他们的谎言。在李瑞华在家呆的两个月中,合水县公安局姓黄的和西峰市国安科的郑翔轮流到她家中查看李瑞华是否在家。

遭受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合水县公安局姓黄的打电话给李瑞华弟弟,让他把李瑞华带到合水县公安局办个手续。当时李瑞华弟弟还问姓黄的:“把人带过来是否会被关押”。姓黄的说:“保证不会,办完手续你就把人带回去”。结果李瑞华和她弟弟到合水县公安局后,姓黄的把早就准备好的逮捕证拿出来,对她弟弟说:“对不起,我把你欺骗了,人现在逮捕了”。李瑞华弟弟当时就傻眼了,几十岁的大男人坐那就哭了,后悔自己把心爱的姐姐害了。李瑞华随后被非法关进了庆阳市庆城县看守所。

李瑞华在庆阳市庆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又被转入合水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第一次非法开庭,因律师辩护,证据不足,法院撤诉。合水县公安局的不死心,又跑到兰州监狱找张秀梅。第二次非法开庭,李瑞华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李瑞华被合水县看守所非法送往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在入监队,恶警队长华星强迫李瑞华看诽谤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录像,强迫让背监规,强制让参加超负荷的劳动。有一次,一个贩毒的回民女子,在刚被送入监队时,被恶警华星查出她在看守所时抄写了法轮功师父写的几首诗,华星就用电棍将她电得在地上打滚,差点被电死。后来恶警华星调走,又调来了恶警张美兰当队长。张美兰为了炫耀她的本事,扬言一定要“转化”了李瑞华。恶警张美兰和李瑞华多次谈话后,达不到目的,就肆意找茬迫害她。恶警张美兰背后指使包夹严加看管她,还说不“转化”就不让给亲人打电话。

有一天,张美兰允许李瑞华给家人打个电话。可电话刚一接通,张美兰就一把抢过电话,质问李瑞华丈夫寇创金是不是也炼法轮功。寇创金斥责了她一顿:“你管了大墙里面,你还想管大墙外面,你有什么权力?把电话放下,给李瑞华。”张美兰听了气急败坏,大发脾气,没让李瑞华再接电话。张美兰管服刑人员的帐,乱的不行,谁看了都头痛,她让李瑞华帮她重新整理。李瑞华做完帐务,因目录中漏了一个人的名字,她就要李瑞华倒挂(一种惩罚手段)。

李瑞华在入监队呆了四个月后,被分配到最苦的三监区。不管刮风下雨,不管是下大雪还是最热天,太阳暴晒的日子,一年四季都得在监狱大院子编织特大的安全网(主要火车上拉货用)。早上六点就得起床,七点就得准时到大院子,晚上到天黑的看不见了才收工,中午不休息,很少有星期天。一个人一天得编织六、七个网子,后面又增加到七、八个。不管有病或任何原因,任务不减,干不完就被警察用电棍电(监狱的犯人最怕电棍)。晚上回来还得绕线供第二天用,有时还得义务干其它的活,如剥大豆、糊纸袋、糊纸盒等,休息时间最早也是晚上十一、二点,一般都在半夜一、两点。衣服都得晚上抽空洗。超负荷的劳动,李瑞华的身体被一天天累垮了。她全身骨节肿大变形,双手肿的象馒头,所有指头软的向外翻,连饭碗都端不起来,洗脸时手伸不到脸上,手上皮肤痛的人都不敢摸,谁要碰一下都钻心的疼,衣服也穿不上,脱不下。晚上经常痛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常常又被疼醒。就这样的身体,还得干活,如糊纸盒,用剪刀裁布料等零活。

骚扰不断

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李瑞华被非法判刑期满。按规定监狱必须在早上八点前放人,然而邪恶的监狱早和甘肃省610串通,一直到晚上十点多,甘肃省610的让庆阳市驻兰办事处的签字后才将她释放,还说第二天再到省610办手续。这种做法连监狱的警察都在骂这些人太坏了。

李瑞华回家后,西峰区610多次找她签字,省610两次到她家以“回访”的名义进行骚扰。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庆阳市西峰区公安分局十几名恶警把李瑞华家包围,用电钻钻坏防盗门及里层的铁门门锁,进门就问:“李瑞华在不?”随后翻箱倒柜,抄走了李瑞华家很多贵重物品,并且非法将李瑞华丈夫寇创金绑架。当时李瑞华正巧回老家帮助收割麦子去了。寇创金在西峰区国保大队被非法关押两天后,被关入西峰区八里庙陇东学校附近的看守所。

如今李瑞华九十多岁的婆婆无人照料,患有“抑郁症”的女儿因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发病明显增多,抽风时显得异常痛苦,又居无定所,李瑞华被迫流落在外,庆阳市公安局恶警还在到处追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