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心性在整体协调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经过了一年的魔炼,在摔摔打打中又成熟了很多。也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和殊胜,提高后的祥和与清净。

溶入整体 走出私

零九年刚被迫害后回到家里,一直处于一种比较消沉的状态,既担心家里人出去讲真相,自己也人心重重走不出来,自己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但就是摆脱不了那种低落的干扰。正在这个时候,有同修找到我希望我能再一次走出来为资料点的同修提供技术上的帮助。听到这一消息后,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要走的路。虽然以前在这条路上由于自己的人心摔了大跟头,那么现在就是在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了。下定决心后,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低落”的真实原因,就是怕自己再受迫害,怕再次失去安逸的环境,怕做不好又带来损失。全是为私为我的心。找到了根本原因,去掉了让我消沉的私心,我又轻装上阵,溶入到了整体中去。

初当协调人

因为我要接触到很多资料点的同修,所以深知自己责任重大,所以加强了学法、背法、发正念。在教同修的过程中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大包大揽,每天疲于教技术,什么事都全做好,让同修照着做。而是把重心放在和同修的交流上,出现什么问题共同从心性上提高。这样一来,各个资料点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

资料点虽然慢慢形成了遍地开花的形式,但本地由于同修与同修之间的间隔比较大,一直未能形成整体,做什么事都是各自为政。大家都知道要形成整体,都在说要形成整体,但是就在为找一个合适的协调人问题上搁了浅。在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出来以后,我和几位同修交流,觉得不能再这样等那个“合适的”协调人的出现了,我们几个同修一致达成共识,愿意承担起这个协调人的责任。当时有位同修和我说,要当这个协调人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还和我分析了很多本地的复杂情况,我听了心中只有一念:多学法,以法为师;“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也是我修炼的一种形式而已,没有什么难的,只要事事用法来对照我就一定能做好这件事。

在人心的碰撞中向内找

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形成整体呢?我们几个同修又一次想到了一起——恢复学法小组,就在我们慢慢开始恢复学法小组的过程中,邪恶的干扰也接踵而至,本地多名同修被绑架至洗脑班。我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破坏,不想让我们形成整体。我想我们应该把坏事变好事,利用这次机会让大家形成整体。我想到应该揭露邪恶,让邪恶的洗脑班曝光,于是在一次集体学法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当时同修们都觉得可行。

可是到了第二天,这个学法小组里的一位同修很急的找到我,说无论如何要见我一面,我一听她急成那样,以为出了什么事,就抽出时间来和她见面。结果一见面她对揭露邪恶一事的态度跟前一天完全相反,一个劲的反对这样做,并说这样做常人不接受,引起反效果,还会引起邪恶的加重迫害。我一听她的话全不在法上,也急了,开始和她争论起来,教训人的口气也出来了,把师父的法一段一段的拿出来试图将对方压下去。结果这位同修一急,给我甩下一句话就走了:你别这样做,谁做谁去负责,我们不会配合你的。望着同修远去的背影,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没守住心性,象个常人一样就事论事的争论不休,恰恰中了邪恶的圈套。但是这件事真的是不刺激到心灵深处不算数,我将此事告知了另一协调人同修,心里想这位同修法学的好,听到我讲的情况肯定会支持我的想法的,哪知这位同修这时也站到了那位同修的一边,叫我暂时别做这事,又说我做事太急躁、幼稚,我一听这话那颗本来觉得自己向内找找得挺坦然的心一下又翻腾起来,回家后带着愤愤不平的心又将此事和家人同修说了,结果家人同修更厉害,直接和我说不参与贴不干胶的事了(本来说好我和家人同修配合去贴揭露邪恶的不干胶)。这一下委屈、不平、想撂挑子的想法全出来了,甚至还想,这么多同修来阻止我做这件事,是不是这件事真的不应该做啊。

但我知道一切都要向内找,肯定是我自己哪里出问题了,才会出来这么多矛盾,冷静下来后,我开始审视自己这期间的一思一念,为什么别人对我的意见不赞同时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为什么别人对我提出意见的时候,我就要为自己辩解一大堆;“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学员配合的不好。当然也有些地区互相之间出现他要租这个剧场、他要租那个剧场,互相争论不休,忘了是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是啊,这不正是证实自己的表现吗,难道我的修炼就是为了证实自己那些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吗,即使把师父的法拿出来,也是为了用师父的法给自己的人心当保护伞。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这篇经文也学了好几遍,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用正念看待问题了啊,找到了自己的根本问题所在,心里那些不平和委屈一下烟消云散,我开始认真思考同修给我提出的意见,还真的是找到了自己做事急躁和莽撞的现象,这要是被钻空子真的是会给整体带来很大损失啊。我悟到,这件事本身是没有错的,只要是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事都是没有错的,只是做事时的心态没摆正,师父借同修的口来点醒我,不是让我不做这件事,是为了让我更好,更纯净的做好这件事。一开始的满腹牢骚变成了对同修的感谢和对师父的感恩,我真诚的向同修交流了自己想法,坦承了自己不在法上的思想,这时同修也开始向内找了,最后我们很顺利的将此事做成。

踏踏实实走正修炼路

在协调同修的过程当中,感觉和家人同修老是配合不好,又老是被责备。虽然表面上忍着不出声,但心里已经辩解开了,有时连学着法都在向外找:这段法多么适合她啊,她为什么就看不到呢。其实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对着我来的,听不得不同意见,一听到第一反应是辩解,证明自己如何正确。即使当时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要求对方用平和的语气说出来,认为对方把自己当成了亲人就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指责批评。但反过来一想我对家人同修的要求何尝不是被同样的亲情牵绊着呢。看到了家人同修表现给我的一切,再来对照一下自身,我一下从中惊醒:教技术过程中的怕麻烦的心和不耐烦的心。不修口,责怪同修修得不足的一面,虽然知道这些与自身修炼无关的事不应该与别的同修讨论,但有时就管不住自己,非要一吐为快,现在想来贬低别人其实就是为了抬高自己,在显示心的驱使下做着邪恶最喜欢的事。不但没有起到一个协调人应该有的作用,反而还起到了造成同修间间隔的作用。

想到这里真是汗颜。我把家人同修对我的责备不是当成正面的提高自己的机会,表面不说,心里不服。看到同修的不足不是正面、善意的提醒,而是背后指责批评。在整体配合中提出什么建议,思想深处就会有一念:可不能出什么问题,如果出了问题我就是罪人,那些不赞成此事的同修肯定会针对我。用这种在人中形成的圆滑、讨巧将自己的根本执著包装起来,做事情弯弯拐拐,还颇为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而自豪了一番。

师父一再将我的执著暴露出来,我不从正面吸取教训,提高自己,反而是从反面的教训中把自己变得狡猾。意识到自己这些不正的因素,我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我一定要做那个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修炼人。

以苦为乐 其乐无穷

我开始将自己摆到同修中,多看同修的优点。把遇到的每一件事都用来对照一下自身。慢慢的我体会到了不带有人心和人情去做事的轻松和做事时的事半功倍。向内找在冲破各种有理、无理的矛盾中会让人觉得剜心透骨,但这就象是破茧成蝶的过程,当我冲破那个由后天观念形成的厚厚的壳的时候,看到的是广阔无垠的天宇。同时我也更加深了对“心性多高功多高”这句法理的认识,当我心态纯净,将自己溶于法中时,发正念时发出的强大能量真的就象一座山一样可以把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镇住。但有时也会放松自己、受人情所动,这时做三件事真有举步维艰的感觉。

写稿的过程也让我更静下心来省察自己的内心,同时自己也暗下决心,在以后的修炼路上,一定要更加精進,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