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竟真的坐了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修炼中一次次的神奇故事,更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即使面对邪恶的迫害,也毫不动摇,信师信法,永远不变。

爸爸竟真的坐了起来

初闻大法是在一九九五年。当时我在一所学校工作,虽然才四十岁,但身体却很不好。那时连我父亲病重,家人都没敢告诉我,怕我承受不了。学校放假的时候,正好赶上我公公婆婆第一次来南方,本来我已决定假期不回北方的家,但一天晚上我梦见爸爸住的草房倒了,早上我跟家人讲了我的梦,婆婆知道我爸爸病重的情况,也感受到这个梦的预兆,就叫我快回家看爸爸。

下车时,哥哥嫂嫂到车站来接我,回到家中,看到爸爸已经二十多天没吃饭了,整个人瘦的象个骷髅一样,我难过得使劲的哭。因为我本身身体也不好,哥哥嫂嫂都很担心我。那时,嫂嫂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两年了。她告诉了我她修炼的一些体会。当时我哭着说,你说法轮功这么神奇,你叫爸爸坐起来啊,如果爸爸能坐起来,那我也炼。刚说完,满屋子就充满了香味,嫂嫂突然双手合十,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嫂嫂说,师父来了。这时爸爸说,快把我扶起来,这样爸爸竟真的坐了起来。真是太神奇了!

后来,我开始学嫂嫂给我借来的《中国法轮功》,我看后觉的书里写的真好,于是就开始抄书。那段日子,我每天看书,连睡觉时都想着书的内容,醒来后就继续看,爸爸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盘腿

从儿时起,我就觉的在我的两眉之间有个像小风扇一样的东西,每当我困的时候,我就想小风扇怎么不转呢?一想它就会转了,然后我就很快睡着了。看书后,我才明白,原来我的天目一直是开着的,只是当时我以为人人都是这样的。

后来,嫂嫂又给我借来了《转法轮》,我一看《转法轮》,脑袋就咔咔响,象要被撬开似的。嫂嫂盘着腿坐着像菩萨似的,我说试试,但我盘的腿像高射炮,脚是朝前的,盘三分钟不到,就象裂开似的,又痛又麻,连躺在床上都痛得忍不住哭起来,一下地,还摔倒了。我一边哭一边想,这个功虽然好,可是与我无缘啊。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到好象有人進了我的房间,在我身边转,然后就感到腿疼。第二天,腿还是疼,怎么办啊?后天我就要回南方了。嫂嫂说,不要紧的,是师父在给你消业。

一次看电视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你会双盘了。我往地上一坐,真的能双盘了。我兴奋的无法形容,从盘腿痛得死去活来,到能盘的很好,前后就是短短的五天时间,更神奇的是这五天因为腿疼,我并没有炼过盘腿。我马上打长途电话告诉嫂嫂我能双盘的事。那时我就想,现在能双盘了,再没有理由不修炼了,就算全世界没人修我也要修,一修到底。

小偷看不见我家

一九九六年的一个周六,我和孩子正在家里看电视。房门开着(我家是临时住房,房门直对走廊),当时是晚上七八点钟,看见有人从我门前走过,不一会儿就听到邻居家有打烂东西的声音,接着那人又从我门前走过,过一会儿又听到另外一个邻居家发出很大声响,好可怕的。但稍微平静后,我出门一打听才知道是有小偷破门抢东西,那天,这个走廊的住户都被抢了,就我们家没事,当时我家的门还是开着的。我觉的有点奇怪,回到屋里看到师父的法像,顿时明白了是师父保护了我的家(那天我先生出差不在家)。

第二天我看到家里满屋都是大大小小的亮晶晶的法轮和卍字符。我明白了是师父把我家保护起来,使小偷经过我家却看不见。

那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先生到湖南出差回来后,给我讲述了一件神奇的事:一天,他和长沙的一位同事被安排到湖南株洲的一家宾馆住宿。入睡前,同事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房门的锁,并将脱下的衣服叠好放在两人床铺之间的椅子上。因为喝了很多酒,两人都睡得很沉。早上醒来,同事发现自己的衣物不见了,一检查发现被盗走三千多元现金和重要证件。巧的是这一晚,我先生却象是早有准备似的,把裤子叠好平整地放在枕头下,而钱包放在裤袋里,只损失了一件西装。下午,他们返回到酒店时,办案人员说在另外的房间里发现了我先生的西装,口袋里的几十块钱和法轮章及其它东西都没有动。

此时同事百思不得其解,问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先生便将衣服上的小法轮章给他看,说我是有法轮功的师父保护的,在如此神奇的事实面前他的同事也不得不信服了。

早在一九九六年七月,我先生去陕西法门寺的时候,在法门寺里专门研究佛学的学者,发现了他胸前佩戴小法轮章后就赞不绝口,连声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