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三年冤狱后 尹思荣仍被洗脑班劫持

妻子呼吁营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尹思荣在遭三年冤狱后,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被恶警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尹思荣的家人多次要求当局释放尹思荣,至今。尹思荣的妻子呼吁外界营救其丈夫。

我丈夫名叫尹思荣,原成都五一二厂职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无条件释放的日子,可直到今日,他依然没能和我们团聚。

尹思荣
尹思荣

他无辜的被关在洗脑班受罪,我们多次到洗脑班要求放人,并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然而,相关部门至今未能给我们答复,我们屡次受到威胁、恐吓。

此事的作俑者──成华区政法委六一零(所谓“防办”,实为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副主任张晓初,公然藐视法律、唆使西山坪劳教所和重庆当地“六一零”、府青路派出所合谋,用欺骗的手段将尹思荣从劳教所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即对外宣称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并粗暴对待家属。

一、劳教所无视法律,随意加期

尹思荣信仰法轮功,被无端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遭受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冤狱。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本应是尹思荣重获自由的日子,我们一家人从成都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去接他,可劳教所告诉我们,尹思荣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延期到五月十日回家。同时还说,只有家属来他们不会放人,必须要当地派出所、街道相关人员来才放人。

我们只好于五月九日再赴重庆。五月十日下午府青路街道武装部部长宿西、综治办负责人郝帅,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察谭铮也来到劳教所。

我丈夫尹思荣出来后,我们正要把他接上车。不料街道办与派出所的人立即连哄带骗的将他拉抢到他们车上,我要与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却被强行推开,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尹思荣被警察抢走。

二、“六一零”凌驾法律之上,蛮横无理

回到成都后,我们到府青路派出所去接人,他们却说已送到新津洗脑班。之后再找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要人,他就推说是街道办在管此事。

我们只有去找街道办,但是每天去街道办都找不到六一零人员,终于在五月十九日找到郝帅。我们质问他:为什么要把人送到新津洗脑班,你们讲不讲法律?同时我们强烈要求放人。郝帅说:这是区上要求的,对不放弃信仰的要送到新津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学习。区上防邪办在管此事,他们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接着他打电话叫来了成华区政法委防邪办副主任张晓初与另外两个人。

张晓初一到场首先申明,此事与街道办无关,他负全面责任,并说:“这是上面的文件,凡是没有转化的,都要送到新津强行转化学习。你们家属有事可直接找我。”我们要求他拿出文件来看,他却说:你们无权看,上面传达的,没有文件。

《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人民警察不得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可我们看到的是:警察根本无视法律,反而俯首听命于政法委“六一零”的一份不能让人看的文件的规定,非法剥夺我丈夫的人身自由。

三、我们受到的威胁和恐吓

为了救丈夫,我们数次到洗脑班要求放人,并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然而,相关部门至今未能给我们答复,也没有按照法律程序还我们公道,我们却屡次受到威胁、恐吓。

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 至今未得任何回复

六月二十日,我们到新津洗脑班看望尹思荣后,向洗脑班递交了由律师代为起草的《关于敦促“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尹思荣的请求》,并于当日下午到成华区政府法制办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法制办陈女士接下复议材料,并告知我们几天后给予回复。在行政复议的法定受理期限远远超过之后,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期间成华区“六一零”头目张晓初带人到家骚扰、威胁。

递交上访材料遭拒绝和恐吓

六月二十一日,家人到成都市政府信访办递交请求责令“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释放尹思荣的材料,市信访办却要我们到区信访办办理。六月二十二日上午,我们赶到成华区信访办,拿出材料要递交,但信访人员明确告知家属“不受理”,并毫无遮掩的说“只要跟法轮功沾边的东西都由‘防邪办’来管”,“炼法轮功就该没有人身自由”,并准备叫区“六一零”的人过来。由于我曾长期受到成华区“六一零”迫害,曾被迫长期流离失所,迫于无奈,家人只得离开了。

张晓初等威胁家人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成华区“六一零”副主任张晓初,带着府青路街道办郝帅、府青路派出所户籍警徐树清等四人到尹思荣岳父家,威胁家属。张晓初对家人说:“我们来是想要告诉你四点,1、尹思荣现在在哪里你们家属已经知道了;2、尹思荣为什么在那里,是重庆西山坪打电话给成华区“六一零”、府青路街道办“六一零”要求对尹思荣强制转化,因尹思荣坚定信仰在劳教所被认作是所谓“顽固分子”;3: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4:你们上访我们全知道了,明确告诉你,你们上哪告也没用,中央有文件凡是法轮功案件都不接,对律师上面也有规则”。最后此人威胁说,“作为家属应该配合他们转化尹思荣”,“你们不但不配合还上访、还有你女儿、你妈(尹思荣的母亲)。还信仰法轮功把你也关进去转化”我告诉他,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他没有权力(绑架、关押),希望他不要犯罪。张晓初还打听我女儿的下落,还试图威胁我女儿。

洗脑班门外,女儿呼喊父亲

八月三日,女儿在律师的陪同下,到新津洗脑班要求探视父亲并接父亲回家。洗脑班以其无介绍信等为由,不许父女相见,无论怎样叫门都不回应。女儿无奈,只好在洗脑班外,朝关押父亲的房屋呼喊父亲名字,尹思荣听到后在里面回应。洗脑班见状只好开门允许她进去见父亲。女儿不承认这种所谓的非法接见,她要接父亲回家,但未能如愿。

过程中,女儿要求洗脑班给出非法关押尹思荣的有效法律文书。洗脑班头子殷舜尧称,“有些东西是不能给你们看的”、“不可能给你”,并还含沙射影地威胁,要将我和女儿关进洗脑班。

四、尹思荣的现状令人担忧

六月二十日上午,我们到新津洗脑班看望尹思荣时得知,尹思荣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日常活动被限制在非法拘禁的房间里,初步估计房间约十平米(包括厕所在内),没有隐私,没有人身自由。监视尹思荣的男子姓贾,千方百计阻挠亲友询问洗脑班情况,甚至呵斥和恐吓亲友,他还当即表示要打电话通知谁谁谁,两位亲友被迫中途离开。

简短的会见被百般阻挠;好人丧失人身自由,被一群恶人监管,洗脑班的邪恶可见一斑。尹思荣已被关押在这个黑窝三个多月了,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

五、修炼法轮功一直是合法的

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修养与思想境界,而且祛病健身,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都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赞扬的。我们想知道:尹思荣犯了什么罪?为何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剥夺自由?为何我们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中国的法律还存在吗?在哪里?!

我丈夫是好人,修炼法轮功没有罪。我要求新津洗脑班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丈夫尹思荣!也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持续关注我丈夫近况,帮助我营救丈夫。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尹思荣妻子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

相关报道:

《尹思荣遭冤狱后又被关洗脑班 女儿要求放人》
《尹思荣家属寻求法律援助 遭“六一零”威胁》
《尹思荣妻子呼吁:救救我丈夫》
《遭劳教迫害两年 尹思荣被劫入洗脑班(图)》
相关涉案人员:
成华区政法委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东三段148号  邮编:610051
成华区政法委六一零副主任:张晓初(对此绑架案件供认不讳,还表示负全部责任)
成华区政法委副书记:代成亮(六一零)办028-84312800
成华区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徐强(原府青路街道办武装部部长,积极迫害法轮功)
府青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成都市府青路三段府青巷4号  邮编:610051
原府青路街道六一零主任宿西(已调走)
现府青路街道办事处武装部部长(六一零主任):李吉纯(新上任)
府青路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头目:郝帅(其父是原成华区政法委副书记郝武元,现已退休手机:13608068236 宅:84106083)
府青路派出所  地址:成都市府青巷5号  邮编:610051
府青路派出所副所长:刁林波(警号010294),办公室电话:83242155
府青路派出所民警谭铮:(警号011026),手机:13808191784 ,028-88842766 ,家庭住址:前锋小区9栋2单元、5楼23号。其父亲:谭光新是前锋公司的退休职工。
府青路派出所八里庄社区警务室警察:徐树清(直接参与迫害尹思荣的责任人,手机:13808178940,八里庄社区警务室电话:83245724)
新津洗脑班责任人: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成都市综治办主任)、王秀琴、包小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