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向内找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我在去年贷款购置了一套二手房,位置在市中心。進入新居后,我在家建立了学法小组。这个学法组能锻炼人,对我在各方面的帮助都非常大。

到我家来学法的同修越来越多,不修炼的丈夫给我提意见,说来的人太多了,有时他刚坐下就又有同修来敲门,开门都开累了。除了小组学法时间,其它时间也有同修来找我,约我一起长时间发正念等。这样一来,一个星期可能只有一、两个晚上家里没客人。因白天还要上班,我就想把这个组再分成几个小一点的学法小组。由于我的执著心没去干净,在分组过程中动了人心,并带动了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

几天后,原来和我一起学法的同修看见我丈夫和我都不理睬了,我的心一下起来了,愤愤不平,见到其他同修就委屈的向他们诉苦,就这样还带动了几个同修。明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在法上,但就是放不下,非常苦恼。

这时慈悲的师父两次点化我。当晚我做了一个梦,看见自己在另外空间平睡在单人床上,师父的法身在床前,双手平放在离我小腹部三十公分的地方,我顿时觉得小腹部法轮急速旋转,巨大的能量笼罩着我。第二天我没悟明白,还很高兴的告诉同修,说我看见师父了。到了晚上,我又梦见自己坐在回老家的大巴车上,在离老家六十多公里的地方我突然下车了,大巴开走了,这时我以前单位的同事(不愿接受真相)来到我面前,叫我出六十元钱他用中巴送我回老家。可我不愿意,我说我有助力车呢!我骑车自己走。他们告诉我岔道太多,天快黑了,我会走错路的。可我非常固执的坚持说我可以问路。不一会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剩我一人,迷茫的站在那里,心里有点害怕了,就醒了。梦中的经历是那样清晰,象亲身经历。我马上起床,洗漱完毕跪在师尊法像前,虔诚的在法像前向内找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好好的理顺。接连两个晚上,师父既帮我调理身体,又点我固执坚持要自己走回家。在师尊慈悲加持下,我终于找到了证实自我的那颗心,它已经膨胀的非常大了,执著自我的感受,没有善心的帮助同修,不能理解同修的难处,强烈的向外找向外看。

找到这些人心后我马上发正念解体它。但它不死心,还不时的反映到我的大脑中,告诉我是同修错了,我对,我不理睬它,坚定的解体它,并找到我曾诉过苦的同修,诚心的向她们认错,这事是我没做好,以后做好,从今后不再背后议论同修,只看同修的优点,不给人心市场,不给邪恶市场。同修不理我没关系,我去找她好了。同修认为我善心不够,修口不很好,我把这不好修掉,以后做好。

第二天我们小组集体学法时,大家一起通读师尊的《曼哈顿讲法》,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

我们还学习了师父的《致欧洲法会》,当读到“同时针对那些不争气的学员说几句”时,大家都被触动了,都觉得是在说自己。大家一致认为要加紧讲真相救人,才能兑现自己来世誓愿。学完法,我们每一位学员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决心改掉向外看的毛病,实修自己。随即,大家就状态不好时,是停下来学几天法调整自己,还是在一边学好法一边讲真相救人中提高交流看法,最后一致认为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应该齐头并進。

这就是我们小组整体提高升华的过程。

讲真相

今年我在讲真相方面做的差,师尊就点化我。一次梦中我在菜市场讲真相,一位女士明白后要“三退”,她说她叫八折,我拿出小本子准备记,她拿过本子写下“网民8.55折声明退出党、团、队”。我知道是师尊提醒我在这方面不足。同修为我负责多次提醒于我。学习师尊近期讲法《再精進》,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

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早在三月我就买了语音电话,可没打多久,觉得忙就停了,自学法小组分组后,我又开始使用语音电话。今年十月一日晚上,我和同修把电话打到了我省遭迫害严重地区,那里的世人接到电话大多都能听完。还有一位与我在电话中开玩笑说他们听的人多着呢,希望我过去与他们当面讲。有一家男主人接电话,女主人问是哪里打来的,他说是法轮功的,说恶党活体移植法轮功学员器官,太残忍了!

除打给本省世人,还打到外省,效果非常好。在生活和工作中碰到有缘人就讲,大多都能退。我个人在主动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方面力度太小。以后改進。

我总结我这一年,在讲真相方面与精進同修相比较落下太多了。通过此次写法会投稿,找出我的差距迎头赶上。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