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樊永成、雷占香夫妇遭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樊永成、雷占香夫妇,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到金昌市中共恶人的迫害。

樊永成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辗转关押于兰州监狱、武威监狱、酒泉监狱,在酒泉监狱遭酷刑折磨,二零一零年五月回到家中。

雷占香于二零零五年底被绑架,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备受折磨,于二零一零年底走出监狱。

樊永成、雷占香夫妇被非法判刑前,就多次被中共恶人非法关押迫害。

下面是夫妇俩被迫害的经过。

樊永成遭受的迫害

金昌市三号区的樊永成,现年六十六岁,系金川集团公司生活服务公司职工。自幼喜爱看关于佛家、道家的书,也苦苦寻找过几十年,但都无望,四十岁时彻底放弃了修佛的念头。然而在五十一岁时,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六月,看到《转法轮》一书,彻底明白了这就是自己一生寻找的正法,决心修炼到底。

修炼前的樊永成,脾气不好,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动辄打骂女儿,出嫁的女儿有时都不想回娘家。然而修炼后,真是脱胎换骨象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打骂女儿,待人和气,家人觉的大法太好了,家庭和睦了,亲人亲近了,家有了家的感觉。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动用全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法轮功学员的樊永成坐不住了,为了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他进京上访。零零年元月,樊永成、魏安月、马跃芬、路凤兰等一同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随处可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但信访办已不存在,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便衣、特务、武警。他们一行几人被天地分局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天被转到金昌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扣留三天后由金川集团公司公安处接回直接送到金昌市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生活服务公司邪党书记祁兵采用欺骗手段把樊永成又非法关押二十几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金川公司公安处邢福强、米宝明等几个恶人到家中要樊下午两点到公安处谈话,樊本着讲真相的目的去了,然而等待樊的却是提前开好的非法搜查证。樊不答应,但是十几个恶人硬要拽着上车,被樊拒绝,等樊骑自行车到家时已有恶人守住家门,樊一打开门,恶人邢福强、米宝明猛扑到大法师父法像前去抢,(因他们上午去发现有大法师父法像和“静观”照片)樊和老伴雷占香护住法像不让抢,恶人们第二次反扑上来,樊和老伴一人拿一片玻璃正告恶人,谁抢法像我会用命来保护,公安处的恶人和兰州路派出所的恶人们一看无从下手,转身离去。只有邢福强、米宝明和另一恶人站在门口。两小时后,老伴雷占香撞墙,恶人才离开。当天晚上三点,樊连夜离开,从此流离失所。老伴也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一仍在上学的男孩,生活由已经成家的姐姐照顾,恶人还时常威胁上班的女儿要其说出父母的下落,否则就给她们下岗,男孩因失去父母的呵护,姐姐上班又忙,就把男孩送到一私立中学读书。即使这样恶人还不罢休,于九月停发樊永成退休金,并扣发至今。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号晚,永昌县法轮功学员一夜之间将真相标语、横幅、材料遍布永昌大街小巷、村镇,连公安局大门上也挂上了。天一亮,恶警疯了一般去抓法轮功学员,只要他们知道的一个也不放过,非法抓捕五十七人。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永昌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其中张延荣(已被迫害致死)、秦德新、樊永成、胡尚学十二年,王泽兴、岳培福、秦吉昌十年,褚大义,王泽芳(女)八年,王永芳(女)七年,严生杰三年,王泽兰(女)、儒相兰(女)、赵永秀(女)劳教。判刑十三名,劳教十八名。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樊永成和其他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入监队三个月,一直被奴役,干的是剥大蒜的活,每天六点起床,匆忙吃早饭就开始剥直到晚上,长达十多个小时。手皮被剥的僵硬,因蒜腐蚀性大,指甲和肉分离。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樊永成从兰州监狱又被转到武威监狱,一进去就给管教和犯人讲真相,环境相对宽松。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司法局的大轿车在全副武装下由武警押车把樊永成从武威监狱又转到酒泉监狱,同转的有二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路上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酒泉监狱黑窝里,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强制“转化”。迫害方法有:烟头烫、暴打、火棍烫、关禁闭、绷刑(这种酷刑是把人两手分别铐上一副手铐,再用铁丝左右分开把手铐拉紧,拧在两边的暖气片上,这样人的两条胳膊往左右两个方向拉扯,绷得紧紧的,象是要把人的胳膊从身体上扯掉,非常疼,时间越长越疼。)、野兔塞裤裆、坐狗头小凳。

酷刑演示:烟头烫
酷刑演示:烟头烫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恶警王东风的指使下,樊永成被四个没人性的杀人犯包夹,被强迫坐小凳子,每天二十四小时只有吃饭时臀部离开凳子,其余时间不能离开,眼睛不能闭上,稍有迷糊就是暴打。恶警王东风还在纸上写上胡言乱语,让樊永成两手举起二十四小时不停并要樊永成背。在生活方面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上厕所一天两次,不让脱鞋,不让换鞋,吃饭只许五分钟,到后来脚底板的皮肤呈乳化状,厚厚一层。就这样樊永成被迫害十三天。坐狗头小凳这种酷刑又叫“熬鹰”,特点是时间长了臀部生硬茧和溃烂,根本不能坐,一坐钻心的疼。自此过后,樊永成在监狱内再也无法坐下来,坐时只能用双膝跪在小马扎凳上,要么蹲在地上。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四年半,直到樊永成离开黑窝。

在邪恶的黑窝里,恶人每过一段时间就开诽谤大法的会,参加的人有两千多,由酒泉市政法委书记张克勤直接操控,每次开会对法轮功学员是一种迫害,对在押的犯人是一种洗脑,目的是毒害世人,让世人憎恨大法。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樊永成终于离开了这个没有人性的人间地狱回到家中。

雷占香遭受的迫害

雷占香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前,身体一直不好,受多种病痛折磨,类风湿、胆结石、肩周炎、半身不遂等疾病。生活苦不堪言,以泪洗面,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给她净化身体,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炼功15天,一直流血疙瘩,16天后吐出5个拇指大小的石头,胆结石消失了。终于丢弃了十几年的药罐子。人从此以后特别精神,到处洪法,将大法的美好告诉有缘人,并从一个文盲到能通读师父的《转法轮》,这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雷占香决心修炼到底,跟师父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法轮功学员李桂英、王秀英、李德香、路凤兰多人被非法抓捕,雷占香和同修一同去要人未果。第二天,雷占香也被非法扣留二十四小时。

九九年十二月十日,雷占香与朱兰秀、马英军踏着漫天的大雪历尽千难万险闯过了道道难关来到北京,步行到天安门已是晚上六点,降血旗时,雷占香几人站出来坚定的维护大法,被恶人们劫持到前门派出所关在一间大屋,被关押的有全国的法轮功学员,后被金昌市驻京办接回,非法关押两天,勒索住宿费三百六十元,又被金川集团生活服务公司一女人接回,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并承担这女人接人时所有费用,生活服务公司一共向雷占香和樊永成勒索上京所需费用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雷占香又被兰州路派出所所长徐福有与一姓陶的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天,同时被关押的有宋爱玲、朱兰秀、杨成梅、王淑华、何斌英、侯有香、赵凤莲(已被迫害致死)。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罚款二千元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恶人采用骗子手段把雷占香骗到分局,强行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一月九日恶警在不通知家人秘密开了非法审判会后,把雷占香劫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同被劫持去的有李桂英、王淑华、王爱玲、杨成梅、赵凤莲、白淑芳、刘桂花、侯有香、何斌英、宋爱玲、郝军、王树声、郭群英。因雷占香血压极高、心律不齐、腿疼而被拒收。又转到金昌市戒毒所关押一个月多,勒索伙食费七百多元。在后来的半年时间里,雷占香不断被骚扰,参与迫害的恶人有孟家贤、刘成业,李迁婷、李新华、陆林等恶人。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老伴樊永成被公安处强行搜家,樊和雷坚决抵制,雷占香并在当晚离家出走,从此被迫流离失所,与丈夫儿女天各一方,这真是邪党作恶,弄的一家人妻离子散。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雷占香在散发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永昌看守所,恶人们还当着雷占香的面给恶告她的张文润发奖金二千元,其余协助举报的人各得五百元以示奖励。在永昌县看守所雷占香被李姓所长迫害。恶人们把雷占香放到光床板上,手脚用铁链固定,身上用绳子捆上,全身无法动弹,迫害两天两夜。雷占香被放下后绝食十天,被迫害的无法走路,血压偏高。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雷占香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去时恶警带一大夫(姓张)并带一万元现金,走到各处先送钱贿赂,让收下雷占香,就这样在金钱的驱使下,雷占香在身体不合格的情况下,被强行关押到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科室,这个邪恶的科室是黑窝中的黑窝,是女监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聚集地,这里的恶警与恶人包夹均是监狱最坏最恶最没人性的邪恶之徒。她们的迫害手段有剥夺睡眠、暴力殴打、贴身监控、强迫洗脑,雷占香从一进去首先被施加的就是剥夺睡眠,强行背监规,背不会就暴力殴打扇嘴巴,三天后被恶警李亚琴(教导员)叫到办公室殴打,恶警打累了又叫包夹黄雅琴(贩毒,死缓)反复打,牙齿被打掉好几个,且满嘴的牙齿全松动,无法进食。恶人黄雅琴连续殴打雷占香几个月,吃饭打,睡觉打,只因雷占香睡觉打呼噜,一睡觉就打,打头部,打耳朵,全身伤痕累累,这一恶行均是在恶警科长朱虹的唆使下干的,恶警还阻止雷占香接见亲友,后来接见回来也要发动恶人们“群打”。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雷占香被分到三监区,干的是编网子的活,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一直在露天干活。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又被转到四监区,此时的雷占香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80,时好时坏,好时出工干活,任务繁重。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雷占香又被隔离,天天被迫写思想汇报,因写不上被教导员董某某和主管队长郝玉洁于九月三十号强行送到邪恶科室迫害,由四监区恶人张桂林(死缓)和恶人咸德英(死缓)抬起来摔下去,用手打后背衣服被撕破,直到趴在地上为止,就这样被打四十天,朱虹还强迫雷占香吃药。四十天后又被送回四监区,恶人包夹张桂林,此人骗吃骗喝,不给就打,吃饭喝水都在她的允许下才行。张桂林的这一恶行不但没人制止,反而教导员董某某每月奖励两分,分队长郝玉洁也给奖励两分,一个犯人正常情况下一月拼命干活才挣七到八分,九个月共奖励四十多分,减刑四个月。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雷占香又被四监区监区长王缚鲲迫害,强迫住院,强迫写保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雷占香终于离开了迫害了她五年的邪恶黑窝回到家中。也就是这一天,樊永成、雷占香夫妇在分别八年后终于可以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