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结莲开师恩重 寸草难报三春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我有幸得法十四年了,面对迅猛推進的正法洪势和“满载而归众神迎”的美好明天,回想自己得法的奇缘、修炼的殊胜,师尊的一路呵护和太多的给予,感动的热泪总是止不住,我知道我有今天,真是缘结莲开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

我很早就想把自己的这种感受写出来,但是觉的自己文化低(只上过一日扫盲班),修炼中做的平淡无奇,与师与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所以才拖延到今天。在与同修的切磋中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是神圣的,修的是心,是内在的升华,不是表面的轰轰烈烈,大法无边,大道无形,师尊要的是弟子对师对法的坚信与坚修,作为一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应该向师尊交一份汇报答卷了,否则就有愧于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会永远遗憾。下面我就从一九九六年的二月说起。

一、缘到得法

一九九六年,我仍在严重的胃病、贲门炎、十二指肠上部溃疡、结肠炎、颈椎病、神经衰弱、心脏病、坐骨神经痛、严重的妇科病等百病折磨中苦熬。由于我本人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儿女们一个个下岗待业,维持生活都很难,再加上长期求医问药,真是雪上加霜。想想以后治病无钱,求医无望,生活无靠,度日如年,不由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这时大女儿安慰我并告诉我:“妈,你也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什么,到哪儿去找,当时我一概不知。正月十三下午,我突然产生出去走走、寻找点什么的想法,于是我吃力的蹬上三轮车,边走边想,工人文化宫好长时间没去了,今个去看看有什么新鲜的。刚進大门,面前三条入内的路,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北边的一条。向前不远,一眼看见炼功点上大法师父的照片和两边的“真善忍、转法轮”几个大字,我一阵惊喜,快步走到“法轮功简介”展板前,我虽然不识字,可望着师尊的像片(法像),感到可亲可敬,忙问一位炼功的大姐:“这功治不治病?”她笑着说:“这功不治病。”另一位大姐忙补充说:“这功不单纯为人治病,但你要真炼,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我当时就决定,不治病我也要炼。不知为啥,我激动的无法形容,心想,今天没有白来,这就是我来要找的。当即就让人教我炼功,直到把动功基本学会才高兴的离开。回家后,我感到天高地阔,有盼头了,心里别说多幸福了。

晚上辗转难眠,在苦、辣、酸、甜的痛苦回忆中,突然想起九四年和九五年两次清晰的梦境:一次是九四年的一个秋夜,一位白胖而又慈善的医生领着一位护士到我家来,進门就问:“你有什么病,这次全部给你清理。”我激动的还没让座就哭诉着自己的病情,突然丈夫回来干扰,后来医生就领着护士走了。醒后我好痛心。

另一次是九五年的一个夏夜,梦中我去邻居家办事,突然两只大狗一齐窜来,其中一只扑在我身上嗅来嗅去,好象无处下嘴,在我惊慌之际,一位高大的男士突然出现,一把抓起扑在我身上的恶狗一扔好远。两次梦境,都是难中遇救,危中脱险,治病的医生、救人的善者,想着想着,我终于恍然大悟,是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早就点化我了,师父来世是救人、度人的,是我的缘份到了。

第二天一早,我直奔儿媳家,一進门就象发誓一样高声说:“我炼了法轮功了,以后谁也干涉不了我!”媳妇听了,莫名其妙,笑着说:“你就炼吧,俺都支持你。”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回想得法的前后经过,我由衷的感到:茫茫天地,红尘苦海人生疑无路,久结圣缘,师尊一直牵着我的手。

二、学法实修

能得到宇宙大法,不脱离世俗修炼,真是千载难逢,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决心学好法,炼好功,不管多苦多难,我都要坚持。因为自小家庭贫穷,没進过学校门,一字不识,如何才能学好法呢?我想,既然有缘得法,就一定有办法学法好,只要心诚。于是,我就到处找炼功点,聆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不管白天、夜晚,日复一日,持之以恒,越学越感到大法美好,师父伟大,也慢慢明白了人活着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明白了人生为什么总是有苦有难,有灾有病,如何消业等许多原来想不到也无法弄明白的道理,因此越学越想学,也越有信心。

一次去一个较远的地方看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刚到半个钟头,心脏部位突然不舒服,呼吸困难,头晕目眩,我想跑这么远就是为了听法,咋会这样呢?结果不一会症状消失,头脑清醒,看着师父慈祥的面孔,听着师父对法理深入浅出的讲解,感到无比的幸福。回家路上,神清气爽,我立刻明白了,刚才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师父管我了。我禁不住热泪直流。

从此以后,我百病全消,身轻体健,走路生风,心境如一片蓝天,满脸的笑容驱散了往日阴云般的愁容。儿女们从我身上见证了修炼大法的奇效,非常高兴,都支持我。大女儿立即用省吃俭用的钱给我买了一部录音机,让我听法、炼功使用,这部录音机同时也为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提供了方便。

我把修炼大法作为自己生命的全部,别无他求。在炼功点上,我当好“小和尚”,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每天提着录音机,提前到达,打扫卫生,布置好一切当用的。同时,还负责大法资料的保管和转送。(因为当时新学员不断增加,大法书籍供不应求),不管刮风下雨,白天、黑夜,从不觉苦、不觉累,从没有因个人失误而影响集体学法、洪法和炼功。这其中,我也发生着脱胎换骨的巨变。为了修炼,我不能光听法,还要自己学会读。不识字,也没畏难情绪,我知道,大法无所不能,我以前一身病,有名的、无名的,因为我有了一颗修炼的心,师父全给我净化了,同样师父也会为我开启智慧,我一定能学会读法。我把学认字、刻苦学也当作修炼的事来对待。当别的同修读法时,我偎在身边,听着读音,对照着书上的字,认真的读,一点一点的记,四个多月后,我就能自己拜读《转法轮(卷二)》,心里比吃蜜还要甜。从此,我更加如饥似渴的学法。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除坚持集体学法、炼功外,还坚持每天自学。由一字不识到会读、通读和熟读《转法轮》及师父的所有经文,这奇迹,只有在修炼中才会发生,这殊胜,只有在修炼中才会展现。我知道,是师父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每每想起,我总是跪拜在师父像前,禁不住热泪满面:“师父啊,弟子无以回报您,但是我会记住:我的生命是属于大法的,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永远!永远!”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慢慢懂得了修炼是严肃的,走神的路,只有在人中苦修、实修,修去人心,才能走出人。所以,我把修炼后遇到的一苦、一乐、一关、一难都当作师父给自己出的考题,站在修炼的基点上,以法为师,保持修炼人的心态与状态,一次一次的突破,一点一点的提高。以下是我过“病业”关的两个例子。

刚炼功不久,一次屋里客人走后剩点肉,我把它吃了,夜间肚子疼的厉害,浑身冒冷汗,孩子们都不在家,我一点也不怕,心想,我是炼功人,就信大法,根本就没想到“病”字,结果半夜以后,一切正常。我马上悟到,师父在吃肉问题上讲到:“因为我们这个功法是法炼人的功法。法炼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状态都会从功中、从法中体现出来。”(《转法轮》)这是师父在帮我去掉对肉的执着。

还有一次,在一九九七年的冬季,我胯部出现疼痛,但丝毫没影响我炼功、学法。十多天后,全身出现了大红疙瘩,疼痛加剧,再后来,疙瘩上面又出现水泡,疼的就象开水烫一样,只好躺在床上。别人看到都说,这叫蜘蛛疮,不好治,劝孩子们赶紧送医院。我想,不管是什么疮,这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在另外空间就是业力,我是炼功人,疼就是在消业,我想到师父的教诲:“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就告诉儿女们:放心吧,我有师父管着,没事。孩子们心里也明白,并理解我,一直陪伴在身边。二十天后痊愈。亲戚、邻居都感到惊奇,相互转告:这样的病在医院花多少钱也难治好,人家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粒药,竟然好了,法轮功真神奇。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心里清楚:大法修炼是超常的,修炼直指人心,只有修炼者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做到实修,大法的博大、美妙和神奇就能体悟和展现。

三、助师正法

师父慈悲度人,“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唤醒了多少迷失的生命,归正着日益下滑的世风败俗,给社会造福,也给多少家庭带来了福音。

可是中共出于“假、恶、暴”的本性和独裁者的小人妒嫉,在一九九九年的七月对法轮功和千百亿的法轮功学员疯狂的发动了血腥的迫害。一言堂的媒体造谣、诽谤铺天盖地,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关押、酷刑折磨肆无忌惮,一时间“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洪吟二》〈心自明〉)面对这个突然,我感到痛心和不解,因为法正、法大和他的神奇、美好是每个修炼者在实修过程中的亲身体验。我作为一个受益于大法的见证人,一个修炼者,岂能对邪恶的无耻诽谤而坐视旁观?我坚信,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我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不达彼岸不罢休。逆境中,我更加珍惜得法修炼的圣缘,每天学法、炼功依旧,同时面对世人的不解,家人的担心,用自己的亲身感悟和身体的美好变化讲清真相,揭露谎言,维护着师尊的清白和大法的威严。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正念正行,历经魔炼,一直走到今天。下面仅举几例作为对师尊的汇报。

向警察讲真相 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为在“名誉上搞臭”,连续不断的造谣、宣传,“揭批”法轮功。一方面用谎言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搞“人人过关”、“人人签字”,妄图把世人都推向法轮功的对立面;另一方面对大法学员加大打压力度,入室抢劫,把许多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录像带和光盘抢走,并付之一炬;办洗脑班,对大法学员强行洗脑,强迫转化,真是阴风凄凄,令人痛心。

我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也不让,天理将永存,离开大法,我也活不好,活不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要维护大法。

二零零零年,派出所的警察三次闯入我家,威胁我不准炼功,强行让交出大法书等。我记住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心不动,你们谁也动不了我。我告诉他们:有理慢慢说,先听我说后再叫我做什么也不迟。我向他们讲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讲自己修炼后身体健康,心情好,心底宽,并揭穿中共的“有病不吃药”、一千四百例死亡等谎言,又讲了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基本原则,如果人人都这样,你们也不用为破命案、抓凶手、抓贼防盗而奔波了。他们听着,气焰消失了,最后他们说,俺也知道法轮功好,你们都是好人,可上边不依。以后你们在屋里炼吧。就这样,一次次的讲清真相,不断的维护着大法的声誉,也维护着自己修炼的环境和权利。

用修炼人超凡姿态和良好形像证实大法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出现,修炼者只有时时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使自己成为一份良好的真相联系资料展现在世人面前。

二零零五年的深秋,一次我骑着三轮车出去办事,路上被一辆飞速疾驶的摩托车撞倒在地,发出的响声惊呆了许多行人,车主又窜出十多米来远重重的摔倒在地,“妈呀,妈呀”的叫喊,但不能动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当时我倒在地上象做梦一样,听到围观的人指责他:“你把人撞成这样还不快道歉,人家儿女来了也不放过你。”后来我被人慢慢扶起,车主迟迟的说:“姨,咋样?”我忙安慰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不会难为你,你走吧。”车主推着摩托车一拐一拐的离去。这时场面一下静下来,人们都用奇异而钦佩的目光看着我。在这肃静的瞬间,我能感受到,在大法弟子的善举面前,世人真正的自己会渐渐苏醒,他们的良知会慢慢唤回,最终明白,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镇压是错误的。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家。躺在床上后,半边身子骨头都是疼的。可我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心里坦然,想着:心中有师有法,啥苦啥难,对大法弟子只能起魔炼、提高的作用,别的啥都不是。结果,半夜以后,疼痛自消;第二天一切正常,又继续做着我应该做的事。

邻居们听说后简直不敢相信。六、七十岁的人被撞的那么重,竟没有一点事,要是一般人胳膊不摔断也得睡床半月二十天,就因为人家炼了法轮功。人们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同时也见证了坚守“真、善、忍”原则的大法弟子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在反迫害中讲真相,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江氏集团以残暴和流氓的手段对大法弟子实施着精神上的折磨和肉体的摧残,而大法弟子始终以慈悲的善念,祥和的姿态,顽强的精神和极大的付出与承受,讲清着真相,呼唤着良知,救度着众生,维护着宇宙大法。然而邪党的迫害却逐步升级。它们用权力施压,用利益引诱,极尽流氓手段逼良为娼,其结果,使一些原本想为社会除暴安良的警察,其良知底线被彻底摧毁,在罪恶的唆使下,把迫害坚持“真、善、忍”原则的好人作为升官、发财的途径,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肆意的敲诈,我本人也经常受到恶警的骚扰和劫持。特别是二零零四年,一次我正在屋里看师父讲法录像,“六一零”四个人突然闯進来,十分嚣张,一手举着搜捕证,一手拿着手铐,厉声威胁,逼交大法书和资料,我向他们讲真相,非但不听,反而把我推倒,欲上手铐,我当时只有一念,修炼“真、善、忍”没错,我是正的,决不配合邪恶,我义正辞严告诉他们:那是给犯人带的,我炼法轮功是好人,不是我带的。于是他们在屋里乱翻,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师父讲法录音、录像光盘、录音机、电视机、VCD等一抢而空,并把孩子们打工挣的三千元现金,连女儿床上一条特色的床单、屋里一对铜蜡座也顺手牵羊占为己有,随后又把我绑架到市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在那里我被刑讯逼供,连续几天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辱骂、上刑,昼夜戴手铐虽然他们酷刑折磨不断,但我正念不移。我默默背着师父讲的法,《论语》、《洪吟》想着自己得法前,贫穷,多病、没有文化、没有职业,处在人世,挺不起身,抬不起头。修炼后,明白了许多常人不明白的道理和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幸遇师尊的慈悲救度,使我挣脱了红尘中的苦海情仇,登上了天梯。走進了法轮功这片净土,我的生命是大法成就的,是最高贵的,我眼含热泪,心里在向师父诉说:“师父啊,不管邪恶怎样迫害,弟子永远坚信师父,坚修大法,闯出黑窝后,如果儿女们有怕心或不支持我,我也要背着大法书,出家云游,流浪天涯,一修到底。”

结果,恶警对我上酷刑──穿心杠,我心里并不怕,可嘴里立即冒出血沫,恶人们怕担责任,也胆怯了,我知道,师父在呵护着我,就这样我闯出邪窝。到家后才得知,我在看守所受迫害,儿女们在外边也同样受着另一种迫害,被敲诈勒索三万多元。“六一零”人员利用儿女的亲情,变着花样榨取钱财,让请他们洗脚按摩、跳舞、吃饭,还让交押金八千元。就这样三万多元被他们轻而易举的强取占有。三万多元对于一个靠打零工维持生活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全是孩子们东求西借,贷款凑来的。我让孩子们明辨是非,认清正邪,恶警的恶行,使我的儿女们清醒了,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真正的恶,他们心中自有一杆秤。我还告诉儿女:钱有价,而“真、善、忍”无价,善恶必报这也是天理,今后更要坚修大法,保护好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大法书。儿女、儿媳妇都深明大义,丢掉怕心,表示支持,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我文化不高,平时不爱说话,不善言辞,但我就会说实话,讲真话,我把自己得法后的人生美好、自己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和所看到及了解到的迫害真相,还有邪党对大法和师父的抹黑、诬陷,“天安门自焚”等登峰造极的造假宣传,向亲朋好友讲,向左邻右舍讲,向为生活奔忙的路人讲,向所有遇到的世人讲,并抓紧时机劝“三退”。同时为使世人彻底明白,我还把真相资料送到楼道、信箱里,有的亲自递到手上。这中间,有不少人明白真相后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但也有一些人因邪恶的毒害,面对大法弟子的良言苦口,在被迫中冷漠,在被骗中拒绝。中共邪党迫害着大法弟子,也在毁害着无知的众生,让人痛心和遗憾,更让我感到救人难和救人急,咱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

四、师恩浩荡

中共邪党妄图“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天理不可违。十多年来,大法弟子面对这惨绝人寰的迫害,坚守着自己的崇高信仰,用生命捍卫着宇宙的真理,用慈悲和善念唤醒世人,多少众生明白了真相,赞成并接受“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圣道路,沐浴着浩荡的师恩。我的家庭就是一例。

从我得法修炼至今,儿女们始终见证着大法的美好与坚不可摧,经过对大法的了解、认识到接受,最终都和我一样捧起了《转法轮》,走入了修炼。大法的神奇也在他们身上一次次的展现。

如,大女儿和外孙女过去都是病不离身,药不离口。后来她们经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终于摆脱了病魔的缠扰,特别是外孙女的腰痛、背痛和妇科炎症等都悄然消失,从此大法也溶入了她们的心,她们经常坚持看真相资料,学法不停并把师父的法像请回家里敬仰。

小女儿更不例外,她不仅经常看《明慧周刊》,还坚持读《转法轮》和师父其他经文,并能遇事以法为师,做到实修。如有一次她发高烧,骨头都是疼的,脸烧的象红布,可她坚信:我学法修炼,有师父管着,在帮我消业,净化身体。结果很快就退烧了。还有一次,牙疼的厉害,脸肿的象个小馒头,可她能当作好事、消业、提高来对待。果然,两天后,牙不疼了,脸不肿了。平时一有机会还帮我发真相资料,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得度、得救。

还有我的儿媳妇,也相继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主动的清理掉家里以前供奉的低灵败物,诚心的拜读《转法轮》,心不离师父和大法。如,有一次出远门,回家时,电动车没电了,她就求师父:“请师父帮我,让我快点回家。”她嘴里喊着师父,一手去拧开关,奇迹出现了,电动车快速行驶一直顺利到家。她激动万分,不禁喊道:“师父好,大法好!”并把这一奇迹作为一份真相告诉亲朋好友。随着她不断的学法,悟性也在提高。有一次她胳膊疼的厉害,并持续好长时间,娘家人一见就问还疼不?她随口答道:“疼。”后来一想:我学大法了,得站在炼功人的角度对待,再说疼,就是在求它。于是再有人问,她忙说:“不疼了。”结果真的不疼了。她马上明白了,修炼是严肃的,一思一念都得正。

师恩浩荡,师恩难报。我深知自己所做的与师与法的要求和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相差甚远,有愧于师尊的慈悲苦度,但是,我和自己的家人能够在世风日下,物欲横流中,淡薄名、利,不求常人之所求,安于清贫;能够在神人同世、道魔同传、珠目相混的世态中,识正邪,得真经;能够在善、恶不分的乱象中认清善、恶;能够在这稍纵即逝、得失一念间,得正法,走宇宙主佛大法师父指的路,感到无上荣耀。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法:“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法轮大法是度人的法,是宇宙的法,是天地同向、永恒不变的宇宙真理。

修炼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家庭的命运。我们在不断的学法、实修中,思想在不断的升华,容量在扩大,在家庭的日常生活中,都能管好自己(向内修),圆容着大法。婆媳和睦,姑嫂和气,老少和谐。能够身在红尘,心不为名缰,不为利索所缠扰,不为情山欲海所赘累,也不被恶风败俗所污染,真是走在神的路上自在乐逍遥。最后,还需说明的是,最近我们全家又共同过了一次心性关。

那是今年九月初的一个晚上,八点多钟,天持续下着大雨,我身穿雨衣骑着三轮车往家走,突然从后面疾驶过来一辆轿车,从我面前急转弯,一下子把我和车子一起撞翻,司机下车把我的三轮扶起,就赶紧钻進驾驶室,胆怯的说:“我刹车失灵,你赶快回吧。”说完就走了。我当时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一切有师父管着。我慢慢从泥水中爬起,骑上车子一路不停,当走回到院里储藏室时,感到眩晕,站不稳,心里求师父,加持我把车子推進去,我要上楼。刚到一楼,头晕的厉害,开始呕吐,稍停片刻,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到了家门口,一开门,就先到卫生间洗头,这时才发现后脑勺流血不止,洗了几盆子血水,才到卧室,这中间我意识一直很清醒,十点钟后,眩晕厉害,不能动,这才告诉女儿。女儿的第一句话就是:“妈,放心,咱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女儿用一把香灰敷上,才慢慢止着血,她还告诉我:“摔这么狠,流血这么多,还能骑车到家,是师父把你送回来的。”后来才发现车子前叉给撞变形了,咋骑着回来的,真是奇迹。儿媳妇知道后,赶来看我,立刻悟到:“这是过关哩!”就这样,孩子们的心都不离大法,并把奇迹告诉亲人、朋友,并且一直守在我身边,帮助我发正念,读师父经文。两周后我就能坐着学法,坚持炼第一套和第三套功法。二十天后,基本恢复。一位退了休的医生(同修的丈夫)听说后,简直不敢相信,七十岁的人,晚上撞那么狠,出血那么多,不是脑震荡才怪哩!一个常人怎能理解修炼的殊胜和超常呢?

这难发生在我身上,却给全家修炼人出了一道能不能以法为师,守好心性的共同题目,大家都各自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我之所以写出以上这些,目地是:一、向师父表明弟子的感恩之心和“修炼如初”,更加精進的决心;二、证实大法的美好和超常;三、呼唤被谎言蒙骗、被暴力胁迫、被红尘假相所迷所困而随波逐流的世人,请理解大法弟子为了崇高的信仰,不为利益所动,历经十二年的生死魔炼,面对酷刑,不改初衷的这份坚持;请接受大法弟子在“经济上截断”的高压下,用维持自己生计的血汗钱,为您精心制作,渗透着慈悲与辛苦的真相资料,那是得救的希望;请静心看看红朝末日的败象和天象,快快“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一条希望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