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残疾人的迫害真残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一个国家对残疾人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从道义上讲,一个残疾人,应得到社会的关照。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对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也从来没有丝毫的顾忌。明慧网八月十六日有几篇文章涉及到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的迫害,读来令人不齿。

《黑龙江鹤岗市何丛峰遭中共迫害经历》,记述了残疾人何丛峰遭到的摧残。何丛峰是鹤岗市兴山区人,自小患小儿麻痹,一条腿残疾。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号,兴山分局岭南派出所将他绑架到岭南派出所。一帮子恶警对他拳打脚踢,一直刑讯逼供到凌晨三点。

他被劫持到看守所期间,兴山分局恶警杨庆民等在看守所提审室,给何丛峰实施酷刑,将他双脚铐在铁椅子上;手扭过去在背后铐上;背铐上拴吊绳,用力上掰;嘴用毛巾堵上。从早八点一直折磨到午后一点。施刑的恶警有四人,俩人一伙,轮番折磨。

后来他又被非法判刑,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狱警王国志曾指使两个犯人将他吊到大门横杆上,又将他打得鼻孔流血。而后王国志又指使犯人在水沟里拎一桶带冰碴的污水,从头浇到脚,棉衣都透了,连浇两桶污水,冷风一吹,何丛峰被冻的直哆嗦。

恶警对普通的残疾人如此摧残,对那些因公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会好一点呢?

《黑龙江巴彦县残疾军人孙学被迫害流离失所》讲,黑龙江省巴彦县残疾人孙学,是一名因公伤将胃切除了三分之二的二等乙级残废军人。他遗有饭后倾倒症,吃什么吐什么,瘦的皮包骨头。因为是公伤,他的医药费是开多少政府给报多少。十多年前,每年大约三、四万还不够用。逢年过节,他还得拄着拐棍到县长那里要钱。巴彦县历任县长都怕他,一见到他来了马上给钱打发他走。那时孙学什么活都不能干,基本就是废人。可是孙学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主动提出自己因炼功身体好了,不需政府再报医药费了。

法轮功好不好,在孙学身上的体现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安局恶警们竟将他这种高尚行为称为精神病。

八月十一日上午,五、六个便衣前来绑架孙学,孙学的妻子和丈母娘出面阻止,和几个恶警陷入拉扯。孙学借机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中共何止是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有些还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残后,仍然加重迫害。

《河北邯郸市丛台分局牛胜民、王永祥犯罪事实》一文中讲到这样一个案例。邯郸市锦航绒布厂职工杨宝春,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零年冬天,中共恶徒们以杨宝春坚持炼功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并让杨宝春光着脚在雪地罚站。回屋后恶人又用热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冻伤加上烫伤,严重溃烂。在北方有一个生活常识,那就是人在冻伤之后是不能马上用热水烫的,那样很容易使人致残。这次烫脚使杨宝春终因伤口溃烂、蔓延而危及生命,被迫截去右腿,造成终身残疾。

可是截肢不到半月,伤口还没拆线,中共恶徒又将他绑架到邯郸市安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杨宝春食用后,口水常流,说话口齿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恶医们怕他逃跑,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二零零四年,杨宝春终于从安康医院回家,但他仍然被厂里保卫科的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二零零五年,恶人再次将杨宝春送进永康精神病院。这一关又是两年多。

杨宝春的遭遇真凄惨。好好的一个人被迫害致残后,还要将他两次投入精神病院。这是什么世道啊?还有好人的活路吗?可是在对杨宝春的迫害中,我们分明看到,中共恶徒是怎样暗中配合着迫害他的。从劳教所到精神病院,到邯郸市锦航绒布厂的领导,再到参与绑架他的警察,中共的迫害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网络。

中共的迫害异常残酷,迫害的消息也被严密封锁。有许多迫害致残及残疾人受到迫害的案例还没有揭露出来。在这一天的另一篇报道《深圳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纪实(二)》中,提到了一个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喜峰。文中说他被长期打吊针、戴脚镣,时间长了之后身体极度虚弱,走路能力丧失殆尽。即便摘下脚镣,他走起路来也如蹒跚学步的婴儿或是“罗圈腿”残疾人,其状惨不忍睹。至于造成他残疾以及相关的迫害,却因为消息的封锁,我们不得而知。

上述迫害案例,是明慧网一天内的报道中所涉及到的。当然还有许多被迫害成残疾或残疾人遭迫害的案例我们还没有提及。象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赵昕,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非法劫持到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于二十二日被打成颈椎四、五、六节粉碎性骨折,造成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后被迫害致死。

再例如,浙江省缙云县法轮功学员樊中庄,曾遭受连续五天五夜的非法提审,五天五夜不让睡眠。恶党不法人员强制他戴上了手铐脚镣,进行野蛮折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被缙云国安殴打致颈椎三、四节粉碎性骨折,造成一级残废。

最让人痛心的是中共对那些先天残疾的人进行的迫害。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的杨苏红,是一个身高仅有一点二米、体重二十三公斤的肢体残疾人。患有“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骨癌”等病症,学了法轮功后好了。可是中共竟然将这样的残疾人也投进了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体力劳动,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就含冤去世了。

中共对残疾人的迫害该有多少啊?迫害又该有多残酷啊?中共迫害残疾人那可是对整个民族道德公义的践踏。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哪怕是在残酷的战争时期,这一类事情恐怕都不会出现。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这悲惨的一幕幕却血淋淋地摆在世人面前。中共对残疾人都这样残忍,对一般的法轮功学员的暴虐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