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中国大陆农村的选举问题和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农村的选举听说有好多同修参加,作为修炼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这件事情,我想和同修切磋一下。

中共邪党的选举根本就不是正常国家的选举,已经被党文化变异了,贪污腐败,欺压良善,卖官买官在当今中国社会普遍存在。为了能当上村官,拉关系,走后门,用钱买票,一张票出多少钱。甚至有些不想参加投票的村民还受到威胁,你不去选我,我就把你如何如何,威逼利诱,所用手段卑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竟然还有这样的选举。本来农村在没有选村官之前,村民们互相之间相处的都挺好的,就是因为选举才起了矛盾。你以前整过我,我当了官之后我就整你,你斗我,我斗你,搞帮派势力斗争,当官的愿望是为了整人,为了个人利益,不是为了民众的福祉,其实邪党搞的换届选举从高层到地方都是这样的。挑起矛盾,煽动仇恨是邪党的一贯伎俩,根本不配用“选举”这两个字。

有的同修想,这个人对大法有好感,支持大法,能保护大法弟子,我去选他。表面上看是站在法上,其实内心是在维护自己,怕自己遭到迫害,找一个能替自己说话的,能给自己带来安全的。有的同修也去选了,本来不想去,觉的人家来找了,碍于情面不好推辞,还是去吧,反正去了我写谁你也不知道,没有忘记把自己当成是个修炼人,我在投票时谁也不写。找找自己是不是有要面子的心应该修去了,如果给他讲清真相,让他能得救该有多好。有的看到别的同修去了自己也跟着去了,不知道用法衡量着去做。有的同修觉的人家给了票钱,应该去,平时想挣钱还挣不到呢,送上门的好事上哪儿去找?这样做的同修啊,你有没有从法上去悟一悟,你失去的是什么?这种做法是不是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从得法到现在,我没有参加过邪党的任何选举。在今年的村官选举中,我的一名堂弟来找我,让我去投他一票。我说我学大法,并且村里的人都知道。邪党说法轮功搞政治,我们从来都不参与政治,谁当官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法轮功教人学真、善、忍,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现在大法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各国政府都很支持,只有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不让学。以前和他讲真相,由于受党文化的灌输他有点抵触大法,也不退,现在机会来了,正好再给他讲讲,最后他退了。当我们的心真正放下的时候,真心去为别人好的时候,别人会感受的到。虽然我没有去选他 ,但是他对我一点看法也没有,并表示对我不去选他很理解。

师父在解答弟子提问时有过两次这方面的讲法。“但是大法弟子通过在中国大陆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都看到了一个问题,所以有的就在想‘谁跟迫害我们的邪恶走的近我就不选他’,(鼓掌)作为我这个师父来讲也无可非议,(众笑,鼓掌)那是学员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当师父的没有告诉你去选谁,更没有、也不允许有集体行动。(众笑)”“因为你们是带有能量、能力的,你们所做的事情会带动很大的因素,在社会上起的作用就会相当的巨大,所以不能够随着常人去做。”(《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大法弟子不参与常人社会的政治,我还不能完全这样说,我是说我们大法不参与政治,而我们大法弟子很多人就是搞政治工作的,那是他的工作。那么你说政府要选举,你参不参与选举?你参与,你投票,你就是参与了政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全人类都受党文化的毒害。我们是修炼人,更应该认清它的邪恶本质,不能被常人带动去推波助流,去维护它,助长邪恶的气焰。不管这个常人如何支持大法,对大法弟子如何好,可他毕竟是个常人,是我们要救的人,我们不能去选他,因为他是在给邪党当官,(当然大法弟子中也有当官的,那就不同了)在维护邪党的统治,是邪党的一份子,也是在给它补充能量。就象恶党一样,如果加入过邪党组织的人都退了,邪党自然也就解体了。

一点浅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