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太张军被六一零逼迫离家出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今年六十五岁的老太太张军,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有一个好身体,无任何病痛。由于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次遭到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的迫害,小儿子被毒打致精神失常。二零一一年七月,恶警梁世滨带着四男二女便衣警察闯入张军家,张军被迫离家出走,家人也受骚扰。

“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下面是张军老人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经过:

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邪党两会期间,我被重庆江北区“六一零”文书非法通缉,流离他乡。“六一零”恶警抓不到我时,去问小儿子妈妈在什么地方,小儿子说不知道,被恶警暴打成神经错乱,住江北寸滩精神病医院治疗。

十月十九日上午九点钟沙坪坝区工商银行取养老金时,被江北区“六一零”非法绑架(当时我不知公安所有银行联了网)、非法关押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

望乡台洗脑班是重庆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房子老板是位张姓公安退休人员。我因不写三书,睡的床每晚十二点至早上五点通电,电击使我心、肝、肾遭到严重破坏,出现心慌、心跳快、全身无力、小便次数多、肝区痛,天天吐血;而且饭中掺有玻璃。

我坚持每晚炼功,仍不写三书。“六一零”恶警梁世滨(五十多岁,长期迫害、绑架大法弟子)将我押往重庆紫山精神病院进行住院迫害。我跑出精神病院,路线不熟悉,被“六一零”恶警抓回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我坚持不写三书,恶警梁世滨非法劳教我两年,在黑窝被邪恶欺骗写了不该写的“三书”(已经写了严正声明作废)。

从劳教所出来那天,大石坝街道“六一零”主任李峰带着江铃厂精神病医院医生和护士企图绑架我去江铃厂精神病医院,我和我哥哥(八十多岁)坚决反对抵制,才回家。第二天大石坝街道“六一零”主任李峰遭报应,病重在江铃医院输液。

社区人员和派出所便衣经常上门骚扰。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上午,重庆江北大石坝派出所五个恶警突然上门用谎言骗我开门到派出所去,我坚决不开门,抵制恶警,不去派出所。下午五点半江北“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着六个恶警到我家敲门,要求开门,我的小儿子三十二岁拒绝开门,我被迫走出家门,流离在外。我小儿子问恶警梁世滨:“我妈犯了啥子法?你要抓她”梁世滨无耻的说:“你妈没犯法,我们找她谈一下”。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着六个恶警、两辆车来绑架我,直接闯入我家,不见我本人,就派便衣和协勤监视蹲坑我住宅至今。由于抓不到我,八月十一日我大儿子(常人,四十岁)照以往领小儿子低保钱,社区不发给。江北“六一零”设陷阱,通知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和社区,我小儿子的低保只准我本人去领才发给,其他亲人一律不准代领,以此企图绑架我。

社区又派人到我小儿子住院所在地江北寸滩精神病医院,通知医院主管,我小儿子只准我本人接出,其他亲人不准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