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叛逆青年的改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零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回想起来,第一次炼功时的汗流浃背;第一次打坐时的归宿感;第一次看神韵晚会录像时的流泪;第一次蹑手蹑脚的放真相传单,第一次给人做三退,第一次跟陌生人讲真相……,所有的这一切,让我感觉,这是有生以来,乃至生生世世,灵魂深处,生命一直在等待着的——约定。

小的时候体弱多病,县医院里打点滴的人都认识我。我不爱说话,怕黑,上学时仍不敢关灯睡觉,有一次晚上做了一个梦,告诉我第二天要发生一件事,第二天果真应验了。之后的几年里强迫自己相信那是在那事发生后才梦到的。由于家庭原因,我曾对宗教信仰很抵触,只觉得课本上说的对,那是人们想象的一种心理上的寄托。

父亲在县城算个不大不小的官,每到节日的时候,来家送礼的人能排成队。父母经常说要会来事,尖一点,在外要闯实等等,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价值观才正确,对他们说的自己很抵触,只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讨厌上学,经常希望马上结束学业,获得自由。上学后,由于自己的性格有很懒散的一面,家里条件很好,父母忙于工作也不怎么管我,成绩一直是班里倒数。上学时候很厌世,经常跟一些坏学生一起,游戏厅、台球室是常去的,高中几乎没怎么上过课,但由于自己性格也很内向,没有跟着一起堕落下去,当时想为什么自己这么文静,如果长的强壮一些,就不会挨欺负,别人也会怕自己,现在想一想当时真的很无知,不过那些也都不是偶然的。正因为这种性格才使得自己不至于变坏。

后来流行上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真相资料,回去跟家里人说,家里人象很害怕似的告诉我,再别看那些东西,当时自己只知道法轮功是被陷害的。

直到零九年,还记的那是五一长假期间,由于种种原因,父亲认识了一位大法弟子,他说要到家里来做客,我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一定要在他来的时候见见他,听一听。还记的当他讲到释迦牟尼当年传法的时候,我的心为之一震,一直以来认为宗教的事只是人们想象出来的,却有人相信那是真的,而且说的合情合理。

当后来他送给我的那本金色书皮的《转法轮》,拿到手里的时候,那种感觉无法形容,看过《转法轮》后,我什么都明白了,真有种“朝闻道夕可死”的感觉,马上和烟酒说了再见,坚定了一定要修到底的念头。

修炼后常常梦见又回到了上学时代,有次忽然悟到这是师父帮我找出了那些不好的心,好让我修去它们呀,我便想,如果再让我回到那个时候,我定会做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想完后马上觉的心里面开阔多了。

一直到现在,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尽管期间有过放松,有过怀疑,有过不成熟,都被自己坚定修炼的决心清除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