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济南女狱警打人惹众怒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中共的监狱是以执法为名,滥施暴力摧残、奴工劳役、药物残害的黑窝,在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充当了可耻的打手。当我们看到明慧网上揭露出的惨绝人寰的迫害事实,我们不禁要问,那里的狱警都是多么歹毒的蛇蝎心肠,能这么随心所欲的残暴折磨无辜的人?八月十七日傍晚时分山东济南发生的一起狱警打人事件从侧面印证了那些中共恶警的暴虐。

修车老夫妇与山东省女子监狱的一个女狱警林某素来无冤无仇,但林某因为老人没给她优先修车就对老夫妇大打出手,并强令老人给她下跪,还用高跟鞋把老太的头踢破了。林某还嫌不过瘾,把其在司法局工作的丈夫也叫来对老人拳打脚踢。面对两个穿警服的男女的街头施暴,一向以敦厚老实著称的济南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数千百姓怒吼着命令林某下车给老太赔礼道歉,否则不准她离开。经过数小时的较量,林某不得不下车给老太下跪道歉。

据网友报料,林某名叫林娜,山大威海分校法律专业2000级本科毕业生,现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当狱警。按说受过高等教育,又学的法律专业,起码的社会公德应该有吧,但行为却如此暴虐,估计把修车老太当成了监狱中那些老弱病残的犯人,可见山东省女子监狱把狱警培训的多么“称职”,随时可以溶入工作中去,以折磨、摧残人为乐。

在光天化日下都敢逞凶,可想而知,在高墙内她们如何随意折磨被剥夺了自由的人。

以下是笔者在明慧网上摘取的几个迫害案例,这仅仅是中共利用暴力机关残酷迫害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无数惨案的冰山之一角,但其残暴程度已令人毛骨悚然: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女子监狱对关押的近千名法轮功的修炼者从肉体到精神疯狂的迫害。不放弃信仰就不让睡觉、不让吃饱饭、不让上厕所,罚蹲、罚站、关小号,毒打、用电棍电、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成了家常便饭。从二零零四年针对法轮功学员又设立“狱中狱”、“集训队”(实际是强制洗脑班),进一步对坚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进行集中加强迫害。进了“集训队”,只要不“转化”,就不再允许睡觉,短则七、八天,长则两个月,并且长时间罚站。冬天恶警们把地上泼满了水,以防止法轮功学员深夜坐在地上歇息。

◇以前恶警们自己对炼功人拳打脚踢,用电棍电,现在他们指使着那些牢头狱霸去打人。在班、组长会上,恶警竟然对那些犯人说:该打打,该骂骂,有队长呢。牢头狱霸们成了恶警们的打手。打人事件时而发生。狱警直接教唆犯人行凶作恶,使他们罪上加罪,也因此,很多犯人越改造越坏,完全失去了人性和良知。在恶警队长恶警的教唆下,恶人们任意训斥、侮辱法轮功修炼者。她们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甚至在大便和来例假时都不准许使用卫生纸,更有甚者剥光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后命其站在走廊里进行羞辱。

◇山东省女子监狱医院,以秦世梅(院长 女五十岁左右)为首的六名女狱警,深受中共邪党蒙骗,常对狱内法轮功学员迫害,特别是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野蛮灌食,秦指派数名犯医联合行动,一齐下手:揪头发、捏鼻子、拧胳膊、压双腿、掐扭皮肤、用力向鼻内插鼻饲管等,致使法轮功学员呼吸困难、恶心呕吐、流鼻涕、眼泪,甚至鼻出血、胃出血等,体力消耗、身心痛苦不堪。医院还偷偷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药物中加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济南法轮功学员路玉英被绑架到山东省女子监狱。恶警指使十几个犯人踩着她的头发,拧着她的胳膊,压着她的双腿,强制脱掉路玉英的衣服,换上囚服,她的胳膊反背在后面用胶带粘住,抬进禁闭室,坐在用刑的铁骑子上双手又从新用手铐铐在铁椅子的横梁上,四十摄氏度高温的夏天在禁闭室铐了一宿不让睡觉,监狱有一条规定不穿囚服就扒光衣服在监狱大院内溜圈,再不穿囚服,照裸照在家附近到处张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路玉英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到野蛮灌食,十几个恶人踩着头发,摁着双肩抬着下巴,拧着双肩,压着双腿,插胃管灌食,一日三餐,一餐三快餐杯(一个快餐杯高九厘米,直径十三厘米)灌食的同时往里面加不明药物,他们一直在这样摧残路玉英的胃。在监管队二十多天后分到二监区,绝食抗议四十多天时,恶警高莹和另一名恶警在二监区办公室用两根电棍同时电路玉英的脖子、胳膊和两条大腿的内侧,不许睡觉、不许洗刷,由原来的一百四十多斤瘦到八十八斤,在皮包骨脱像的情况下,每天早上七点出工,晚上十点收工,有时还要让路玉英单独的加班加点,有时犯人参加其他活动,她和包夹还要继续干活。

李秀珍和孩子们的合影
李秀珍和孩子们的合影

◇安丘法轮功学员、幼儿教师李秀珍曾遭受连续二十八天基本上不让睡觉的折磨,人性全无的恶人们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上下上拉扯,有时还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酷刑演示:不准睡觉,恶人们就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上下上拉扯
酷刑演示:不准睡觉,恶人们就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上下上拉扯

监狱长李淑英专找打人最狠的犯人折磨李秀珍。恶人们喊着一、二、三,有时把她抬起来“坐飞机”——把头往墙上撞,有时摁着头往墙上撞,有时在地上拖来拖去,每天群殴五、六次,白天被铐在铁椅子上,晚上被绑在床上。一直被关在禁闭室,喊大法好就用胶带封嘴,在烈日下暴晒。

酷刑演示:“坐飞机”——把人抬起来撞墙
酷刑演示:“坐飞机”——把人抬起来,把头往墙上撞

当李秀珍绝食抗议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时,她们就用液化气上用的红塑胶管灌食。用五、六个犯人把她摁在床上强行灌食,灌完后休克,呼吸困难,接着输氧。一日三次这样迫害,有时候灌一次插五、六次管,插不进去就用开口钳。有时把管子从嘴里插进去之后不灌,来回抽几次拔出来,再从鼻子灌,怎么痛苦他们就怎样干,人性全无。灌完后,鼻子流血,卫生纸擦红一大堆。有数次插到气管里,再拔出来重插。呕吐出来的都是脓血,抽血化验血液都是黑的。狱医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酷刑演示:用塑胶管灌食
酷刑演示:用塑胶管灌食

李秀珍在山东省女子监狱曾遭受三次电刑。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下午三点左右,她们对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施暴,为鼓励同修李秀珍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胡科长、李淑芹,还有一个区长,手持电棍同时电李秀珍的脸、手、耳朵、脖子、后背,边电边骂。李秀珍被山东省女子监狱折磨的皮包骨,体重不足五十斤,路都走不了。当十三岁的女儿到监狱里见到她时,竟吓得晕死了过去……李秀珍于二零零九年十月被迫害致死,尸体被恶警强行火化。

毕建红,烟台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长期酷刑折磨,包括被恶徒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罚站挨冻。毕建红两次绝食抗议迫害,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第一次被强行灌食三个多月,灌的食物中不知加的什么药,使毕建红肚子痛得死去活来。第二次绝食,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被七八个恶徒暴打了三个晚上,恶徒堵着毕建红的嘴拖到储藏室,打了半个多小时,毕建红被打得奄奄一息。一个月后,本来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毕建红腿被打瘸了,眼睛也被打得看东西模糊,令人惨不忍睹。被注射不明药物,浑身难受,整个人已脱相,不能行走。二零一一年三月,毕建红已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狱警林某的残暴行径激怒了济南市民,也激起了人们对狱警之所以如此暴虐的思考。林某的行为不能只归罪于她个人,更深层的原因是:其背后有一个强权加残暴而又无耻的邪党在撑腰,才能使掌握特权的她养成了如此无法无天的品性。所以说,仅仅满足于对林某本人的处罚是不够的,如果这个祸国殃民的邪党不垮台,如果它仍旧掌握着国家资源欺压良善,还会不断的有李某、张某、王某跳出来欺压老百姓。

如果说,以前世人对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的冷漠是因为不相信有如此残忍的事实,那好,当越来越多的真相被逐渐揭示出来,当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成为这个强权欺压的对象的案例不断涌现时,你的良知和道义的种子将最终在心底里生根发芽,发出反对中共残害善良、荼毒生灵恶行的怒吼。就象我们在“八一七”狱警打人事件中看到围观的群众伸向天空的无数只臂膀,就象我们在面对强权和奴役时终于选择了维护正义时,中国的希望复苏了,华夏儿女终于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