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对救人该有多么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修好自己该有多么重要啊!我们修炼好自己,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讲真相救人过程中,还是在和同修做事配合中,我们发出的为他的正念,一言一行中体透出的祥和,平稳,不计较、宽容的高姿态等等符合大法的不同层次的状态,就是我们做好证实法项目的保证,救人的前提。

我曾经在一个单位打工,那里有许多同修,他们大多经过多年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我感觉这里虽然环境很好,大家可以在一起交流、学法,但是有很多常人员工(可以说多数)却都对大法没有好感。有一个常人对我说:“大法不错,可是你们这些人怎么学的这么差?女的都那么刁,有的男法轮功给人感觉不正常。”还有人说:“什么人,脾气这么大!还学大法?我不学大法也没那样。”我除了和他们解释并查找自身因素外,真的感觉人家说的一点都不假,这里的一部份学员真的那样:讲真相不考虑常人接受能力、神神叨叨,甚至有的还和常人打架骂人……,真的让人痛心;同修们和那一部份人交流,有的根本不听。他们做事很积极,但是就是不注重实修。

我也在各地接触过很多这样的同修,他们没有认识到修好自己该有多么关键,而修不好自己又怎么能做好该做的救人的事呢?

师父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万不能够放松、不能掉以轻心。”(《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大法弟子修不好,真的是会使世人对大法的认识变差,他们是会从大法弟子的表现上来看的。如果一个常人看到大法学员不正的表现从而对大法产生恶感,那是不是因为那个表现很差的大法弟子造成的?如果此大法弟子长期不改,将有多少人因为他不正的表现而被淘汰呀!就算其他大法弟子能挽回损失,但是那也是很难的了。所以我们怎能不重视平时与人交往中的一举一动呢?甚至一句不礼貌的话语在常人听来都会象打雷,一个放荡的举止都会让常人震惊,因为常人都知道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应该越变越好哎!人家会用他们心目中对真善忍的理解来衡量你啊!

修炼人代表大法的形像啊,我们首先要能溶入到人群中,我们热情,慈悲祥和,有礼貌,乐于助人,肯吃亏,不计较,有时也会和常人拉拉家常,拉近彼此的关系,我们要让人觉得我们真好,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也能倾听理解他们的心声,只是我们更好,心性比他们高,这时,常人都会服气,都会尊重我们了。

我觉得不要整天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叫人感觉难接近,我们有时也可以适度的和常人开个小玩笑,讲段故事。因为我们不是过去的修炼,我们一切不都是为了能救人吗?所以和人拉近距离才能彻底把他们救了。

我曾经在一个工厂当过保安。我上班几天后,有个年岁大的同行对我说:“我看你大法学的挺好,挺能吃亏,不计较。”我听完一愣:原来他们在暗中观察我呢!我上班向来是多干活,早来晚走,基本做到无所怨恨。平时我也很注重和他们交往、谈心。我同班的同事和我处的很好,他经常带水果给我吃。有时工作中难免在上级指示下做一些和心性矛盾的事情,我的同事对我说:“你们学法人这事不能干,你别去我去。”我的同事很理解我。有一次,厂子有几个常人说我啥也不拿,太一根筋,我的另一个同事当时在场,他说:“你们别瞎说,我看某某(我名字)真好,人家每天做的是好事,宣扬的是正理,告诉我们仁义道德,比咱们强多了。”还有一个同事,我跟大家讲真相时,他听明白了,主动上前说:“我入过队,你给我退了。”在我工作那里的保安同事全都明白了真相,都对大法有正念,全部做了三退。

这些记忆告诉我,不能做不好,在哪里都要是个好人,修好自己,要有超越一切当今常人的心性标准,才能以超人的慈悲和恩德把人圆满的救下。我也有时没能守住心性,和常人发生矛盾,我都是主动向常人认错,求得他们原谅来弥补损失,总之不能因为我的表现给大法抹黑。因为我态度诚恳,往往化戾气为祥和。

我还有一个表姨,她得法很早,修炼坚定,曾经被非法关押劳教,因为她不放弃大法,被非法单独提审。教养院邪恶头子问她:“你师父是谁,你这么顽固不转化?”表姨说:“我师父是谁你不知道吗?”“不知道。”她坚定而很正气的面对邪首,一字一顿说:“我师父是李——洪——志。”那个邪恶头子听完后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蔫了,从此再也没敢动过表姨一个手指头。直到表姨正念走出去,也没人迫害她。

这里说的不是表姨如何坚定,她在救人中带有的实修状态才是我要诉说的。表姨从劳教所出来后,知道救人紧迫,为了能更多救人,她来到大商场做保洁,她面带祥和,语气和缓如吐静莲,往往几句就让人三退。她工作很认真,为人好,从老板到员工都喜欢她,回到家后往往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她总是先问问老伴吃没吃饭,如果没吃,就下厨做几个好菜,然后再把房间收拾一遍,之后再学法,就到了发正念的时间了,睡三个多小时的觉就起来炼功,然后一早发完正念,再做饭、做家务。

有时冬天下雪,她都是先起床,率先把小区里面的道路都扫出来,有时几个年轻小伙看见了说:“阿姨,你让我们年轻人干吧。”表姨说:“阿姨是学大法的,大法告诉阿姨要处处替他人着想。”几个小伙子敬佩:“大法真好。”表姨小区内的人大多明白真相,做了三退。

表姨的女儿念大学,她女儿不学大法,但是在她影响下,也知道劝三退,她竟然把她们大学同学全都劝退了。这都是大法徒善德所化,真是由此及彼。表姨为了处理好和家人的关系,虽然时间很紧,但还是能抽出一定时间陪老伴和孩子们。

表姨和我讲,由于她白天没时间学法,只能靠晚上那一个小时都不到的时间看一点书,但是每每都能看到新的法理和师父点悟。有时看不到,就找一找白天的事,是不是有没做好的,往往都能找到。每天虽然睡觉很少,工作很繁忙,但是却一点不累。

在单位里,表姨兢兢业业的干活,不怕脏、累。和她一起干活的还有一名学员整天插着耳机听法,把自己该干的活都推给表姨,也不讲真相,只是在工作时间学法。表姨当然不计较,任劳任怨的把那个人应该干的活都接过来,但表姨也告诉她,这样做不对,那个人不但不听,反而很生气。时间长了,经理看在眼里,对那人说:“你是来上班的,还是来听什么的?同样是学大法的,你看某某(表姨)多好,你看你一点也不象大法弟子,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

由于表姨急迫讲真相,触动了单位的保卫科长,他要去公安局举报,刚一出门就从二楼楼梯上滚了下来,造成胳膊骨折。他也是知道真相的,吓坏了,知道遭报了,以后再也没有动过邪念。

表姨家乡有几个党员很顽固,同修多次劝都不退。表姨回家后,找到他们,毫无阻碍的把他们全都劝退了。

写到这里我心中很感慨,我们大法弟子都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我们所做的正的一切,是多么值得珍惜!师父说“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们自己是不是证实了这句师父讲出来的法?

修到今天,大家都知道学法重要,但为什么学法提高很小,那不就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没能向内找吗?那不就是挂着大法弟子的名,却没能达到大法的基本要求吗?整天板着个脸,动辄来气,讲真相讲太高,这要在单位里总这样,不就是破坏大法吗?那不就是干着邪恶都干不了的事吗?都喊着救人,自身不正,有过不改,没有法的力量,能救人吗?师父告诉我们:“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们师父没有架子,那么的无比祥和,那么的无比慈悲,给我们做了榜样,一篇篇讲法告诉我们修炼的严肃和修好自己的重要。我们别再让师父操心了,在现实社会中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展现真修弟子的风范吧!

我们从点滴做起,多做好事,善待身边的每个人。正的一切,付出的一切,必显盛德隆隆,将是救度世人的深厚基础,我们要真正成为世人得救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