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安排 生命在延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某同修,今年七十九岁。六月二十日左右到女儿同修家。今年六月二十九日,这几天全身疼痛难忍,她女儿打电话给另外同修并由她们转告我这位同修的情况,希望我能一同前往。我当时在干活,心中在想:若方便我首先给师父上一炷香,求师父帮助这位同修度过难关,前段时间另一位人们认为比较精進的大法弟子以病业的方式离世,祈求师父帮助本地的大法弟子增强信心,我们不希望这位同修在正法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以这种方式去世,恳请师父慈悲加持救救她。

当天下午临近村庄的两位同修前往她女儿的住处。我在中午发正念时,天目中看到穿相同服饰的这位同修有好几位在另外空间,发正念后看到她从那边过来了。

第二天早上炼站桩功时,这位同修昏死过去了,摸她身体已经冰冷,叫她喊师父救她,她后来说自己想喊就是喊不出声,第三次发出意念喊,才有一点声音,之后才渐渐的恢复正常身体。事后这位同修与二儿子在电话中说:这次没有师父救她,她就不在人世了。为此我们以为这位同修已度过难关了。

七月二十日,这几天这位同修,全身疼痛比上一次还严重,饭也吃不下。她的女婿同修跟我说。我当天去她们那里,陪她一起学法发正念。我们在深夜零点炼功时,这位同修躺在床上由于疼痛而不断的呻吟着,炼站桩功头顶抱轮时,听到这位同修不响了,心想不会有事吧?看到她盘坐在房间门上面的另外空间,我当时对她说:你不能走,你走就是破坏大法,她下来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好象不愿回到身体上去,我又对她说:你要走,先去问师父,师父同意了你就去,之后她又呻吟开了。

第二天上午一起学法时,看她还是疼痛。师父我们也求了,陪她学法,帮她正念也发了,应该有效果,为什么还是这样呢?我们在共同帮她向内找当中,在单独问她时,身体这样疼痛难受,“有没有想算了由它的想法!”她说有过这样的想法,又去问她女儿,她女儿说有说过这样的话;在学法中发现她《转法轮》有很多字还不认得;在料理小儿媳妇生病和去世其间的家务中,放松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小儿媳妇在世时对她讲真相不听,死后梦见她躺在身边;还说过两位儿媳妇这么年轻去世了,自己年纪这么大了(可理解成应该我先去死,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的特殊身份)。“身体疼痛难受了,就算了由它。”凭谁呀?凭旧势力吗?还是凭师父呢?师父讲:“包括有些学员身体不舒服,甚至于搞的好象病挺重,有的甚至于先过世了。这其中有旧势力安排的因素,也有自己真的不能够做的那么正。真要做的那么正,什么都不敢动。(鼓掌)说起来容易,作为修炼人来讲,修炼起来是很难的,师父也看到了。可是有一点啊,不管怎么样,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是真的很危险而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时也不能没有正念哪,无论什么情况下你也不能动摇对大法的根本信念,因为这时你即使想不通或者哪件事情没做好、没过去大关,甚至会失去人体离世,也会照样圆满,(鼓掌)因为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是这场迫害给你造成的,所以千万要注意。你那个时候要突然间转向、一下变不好了,那你所有的一切可能就完了。大家正念一定要足,虽然没过好一关,但是最根本的问题不能动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在最根本的问题上动摇了,问题终于找到,她的有些想法我们怎么帮她?

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想到我是炼功人;请求师父帮助;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修到正法结束时走,要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也帮她端正了一些不正确的想法。晚上在电话中又补充说了“长期不实修最后带着遗憾走”(《明慧周刊》第四九二期)文章中所说的事,自己没修成,自己的空间场面临解体,和自己有关系的生命面临解体,它们要求善解、讨债,就会出现身体疼痛,还业债的状态。要怀着我们必须要修成的决心,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执著找到了,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大法的神奇威力体现了。第二天早上这位同修恢复了正常炼功,饭也吃的下了。

表面上我们同修共同努力,帮助在过关中的同修向内找。我体会到,我们有帮同修的心,同修有提高上去的愿望,是师父帮我们完成了心愿。“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几天后,我去看这位同修,我把自己天目中看到的跟她说了,她自己也说,自己的生命是延长来的,去年在过关中,她在心里说:“帮自己再延长一点生命吧!”在梦中看到有人要抓她,早几天梦中有人要掐死她,我想是阴差来索命的,我天目中看到她不同空间的生命已经到寿了在等着。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转法轮》)我们的人生道路是由师父安排。求师父吗?怎么能说再帮自己延长一点生命呢?并且已经给你延长了你珍惜了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师父怎么帮呢?

这位同修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在大法中归正了自己的心念,身体恢复了健康。

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