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 黑龙江塔河法轮功学员沙兆金遭迫害经历

  • 甘肃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 济南法轮功学员卞德英范奎芳等遭受的迫害

  • 在内蒙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 刘秀琴自述被迫害的遭遇

  • 广东饶平县林凯遭迫害去世经过

  • 黑龙江塔河法轮功学员沙兆金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铁路机务段职工沙兆金,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并被单位非法开除。

    一九九九年底,沙兆金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塔河公安局警察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期间遭武警、犯人、恶警折磨,在野蛮灌食中,他的牙被撬掉。不久他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单位塔河铁路机务段非法开除。

    二零零一年八月七日晚十一点,新林公安局、塔河县公安局约十恶警闯到沙兆金家,非法查抄,恶警抢走走电脑、光盘、一千五百元人民币,连订书器也抢走,还有自制的“真、善、忍”字画一幅及大法书籍等。恶警一度还想把自行车也抢走,因车装不下才做罢。

    恶警将沙兆金绑架到新林区塔尔根派出所刑讯逼供,将他双手背到身后用手铐铐上,用绳子吊着手铐到高处,使人成九十度弯腰吊起,只有脚尖着地。告诉沙兆金说:“你想吧,为什么抓你来,想不起来就吊着”。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又用塑料袋将沙兆金头套上。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看沙兆金出汗了,又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浇。

    沙兆金再次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黑龙江富裕劳教所迫害。在富裕劳教所沙兆金受尽残酷折磨。如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上午,狱警汪泉无故对法轮功学员富川破口大骂,这时有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不要骂人”,汪泉不但不停止,反而动手打人。牢房内其他法轮功学员同声制止,所有狱警这时都动起手来,强行把沙兆金等五名法轮功学员拉到走廊毒打二十余分钟,恶警们将他们打倒后,又用脚向他们的胸部、肋部、头部等处猛踢,沙兆金当场休克,额头一条血口约二十毫米,流血满地。其他四人眼眶青肿,耳部大量充血,腰、腿、胸等处青肿,行动不能自如。

    打人的恶警有:韩绍坤、汪泉、黄殿林、扬雪峰、陆井峰、佟忠华;恶警打人时象发疯了一样,最为狠毒的是四大队副大队长韩绍坤,其曾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

    恶警们行凶时,劳教所政治处主任以及管理科等几名干部有到场,却没有任何人制止。而沙兆金、孔祥峰被打昏死在地长达三十分钟没人过问。

    事后恶警还令刑教人员扬晓东、胡振龙将沙兆金、孔祥峰拉到劳教所禁闭室,关入铁笼子,双手反背铐在铁椅背上,脚绑在铁椅子腿上,固定不能动长达七小时之久。

    众多法轮功学员要求将被打伤的五位法轮功学员送去检查、治疗,劳教所根本不理睬。这些恶警们常说的一句话:“整你们就是个玩。”尤其是恶警黄殿林、汪泉,常叫嚣:“打死你们也没人管”“国家就这政策”“告也告不赢”。


    甘肃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兰州市国保大队警察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强闯民宅,秘密绑架全市各区法轮功辅导员。其实这是中共邪党,甘肃省委配合江氏流氓集团有计划、有预谋的系统镇压法轮功的一部份。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袁江(已被迫害致死)、葛俊英(女)、华金川、于进芳(已迫害致死)、李文明(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柴艳蓉(女)、彭建,他们被秘密非法关押在兰州市人民饭店,一层楼只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由兰州市防暴大队负责看押。省、市“六一零”软硬兼施,胁迫七人交待所谓法轮功活动内幕。并操控省电视台编制所谓采访袁江等甘肃省法轮功负责人的新闻宣传片在全省播放,企图达到蒙骗民众,迷惑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为其打压法轮功制造理论依据。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兰州市约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到甘肃省政府信访办和平上访,当时省政府门前秩序井然。时任政法委书记的洛桑•灵智多杰(藏族)在请示完上级后,动用荷枪实弹的武警强行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调来的大客车内,拉至七里河区体育馆。随后又分批分区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到各区的一所小学院内,指使法轮功学员所在辖区的派出所、居委会或单位保卫科将学员强行拉回。

    洛桑•灵智多杰虽为藏民族,但却完全背弃了本民族的宗教信仰,为了权欲,极力追随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充当打压法轮功的帮凶。并从各地、州、市大量提拔亲信,用来迫害法轮功。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中,是洛桑从甘南州提拔起来的;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局长王忠民兼监狱管理局邪党组书记,就是洛桑从临夏州公安局长提拔上来的,王忠民为达到高效“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从北京某劳教所请来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高手”,到省内各大监狱传授所谓的“熬鹰”经验,这种手段极其恶毒阴险。二零零六年与二零零九年,监狱管理局先后胁迫利诱所谓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到全省各大监狱巡回做反面报告,强迫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蒙骗众多的服刑人员。甘肃省兰州监狱监狱长杨万成(藏族)也是洛桑从天祝监狱提拔上来的。他不折不扣的执行王忠民的邪恶手段。对在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党甘肃省幕后策划,成立了所谓“防范办公室”(即“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为张兴中。此协会极力伙同省宣传部、省科技协会等部门推出所谓“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大型邪恶图片展,打着科学的幌子诬蔑、抹黑法轮功。向各地机关部门、企事业单位施压并诱骗各大、中、小学校师生统一参观,蒙骗世人。更为恶毒的是,他们还胁迫不懂世事的中、小学生在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横幅上签名。并编制污蔑抹黑法轮功的小册子通过省、市教育局下发到全省中、小学校,人手一册,毒害世人,毁灭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为了堵截大量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甘肃省省市两级政府又采用了邪党历次政治运动中惯用的流氓手段:株连政策。凡各单位、辖区如有三次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单位辖区主要负责人将受到邪党党纪、政纪处分及经济处罚,甚至会降级罢官,致使各单位辖区想尽一切办法拦截上访法轮功学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经济上罚款,或没收财物,让你没钱出门;一次上访行政拘留,二次上访判劳教。肉体上暴力摧残,精神上高压恐吓。对待有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省市邪党的政策是:一人炼功,全家株连,子女不能当兵,不许报考军、警、政法学校,不准报考国家公务员。不能劝阻家属进京上访的:企事业单位的下岗,政府部门的辞退。

    二零零一年底租用原兰州市百货公司龚家湾仓库开设全省“转化”法轮功学员“洗脑基地”,对外挂牌为“兰州市城关区法制教育中心”和“兰州市七里河区法制教育中心”, 由兰州市司法局局长赵子英兼任校长,副局长韵玉成任副校长,兰州市“六一零”主任王双全任主要负责人。随后,在省市政法委、“六一零”直接操控下,耗费巨资将原来破败的百货仓库改建为大型办公楼,外设花园,一度曾挂牌为“兰州市委党校”,以掩盖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行径。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间又耗巨资扩大编制,由兰州市市长张津梁带领政法委等相关部门人员亲自挂牌增建了所谓的兰州市劳教所、兰州市康复矫治中心,韵玉成任所长兼校长,祁瑞军任学校书记。二零一零年底,韵玉成离职,由黄××任所长兼校长,剡永生为副校长。

    二零零一年至今,先后约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龚家湾“洗脑基地”遭受迫害,这就是目前西北最大的、迫害手段极为凶狠毒辣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黑窝——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中共邪党甘肃省利用两年时间,耗费数亿巨资,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扩建、新建全省各大监管场所,用于关押大量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移址扩建: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原西果园看守所)、甘肃省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新建:兰州市第二看守所、省女子劳教所(榆中县柳沟河女子劳教所)。扩建: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酒泉监狱、武威监狱、定西监狱、天水监狱、临夏监狱、兰州监狱。

    如果非法判刑是中共邪党省市流氓机构借用法律的幌子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么劳教、关洗脑班更是赤裸裸,见不得人的野蛮、凶残迫害。恶警往往唆使吸毒人员等地痞流氓包夹法轮功学员,并许以减刑为诱饵,致使迫害手段异常毒辣,种类繁多,法轮功学员在一、两年的劳教中身心会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上遭受的痛苦往往用语言难以言表。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甘肃省女子劳教所、龚家湾洗脑班就是这样的流氓黑窝。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全省已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拘留、洗脑、劳教、判刑。由于邪恶的迫害与间隔不能详尽统计,中共邪党省政法委、“六一零”操纵各地公检法对制作法轮功真相传单和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十至二十年重刑的有二十多人,截至目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上百人。

    其中兰州地区有:袁江(兰州)、姚宝荣(女,兰州)、耿翠芳(女,兰州)、赵旭东(兰州)、刘植芳(女,兰州)、钱世光(兰州)于进芳(兰州)、郑凤茹(女,兰州)、张明海(女,兰州)、赵颖哲(女、兰州)、张凤云(女,兰州)朱富贵()、欧阳伟(兰州)、胡清兰(女,兰州)、闫秀林(女,兰州)、郑凤茹(女,兰州)、曹丹桂(女,兰州)、张华(女,兰州)、毛亚萍(女,兰州)、龙连秋(女,兰州)、万贵福(兰州)、刘兰英(女,兰州)、梁光清(兰州)、尹永江(兰州)、徐文玲(女,兰州)等。

    陇西地区有:李发明(陇西)、毕文明(陇西)、黄志义(陇西)、何春梅(女,陇西)、魏旭(陇西)、张有清(陇西)、刘俊明(陇西)等。
    庆阳地区有:刘佰元(庆阳)、刘志荣(庆阳)、杨国良(庆阳)等。
    金昌地区有:张延荣(永昌)、赵凤莲(女,金昌)、候有芳(女,金昌)等。
    临夏地区有:何学华(女,临夏)、李自强(临夏)、宋占秀(女,临夏)等。
    武威地区有:宋彦昭(武威)、董金兰(女,武威)、魏新华(武威)、黄星瑾(武威)任延芳(女,古浪)、张小鹤(女,古浪)、刘兰香(女,民勤)等。
    天水地区有:程桂兰(女,天水)、苗玉兰(女,天水)、刘文瑜(女,天水)、王生贵(天水)王桂英(女,甘谷)、黄立志(甘谷)等。
    白银地区有:杨立创(会宁)、张小东(会宁)等。

    在狱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常被邪恶强行火化,家属是根本无法接触到遗体的,而丧葬费却强迫由家属全部承担。

    医院本应是医疗场所,在迫害中也变成了邪恶的帮凶。兰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兰州市精神病院)、省劳改医院(外称康泰医院)、天水市精神病医院、兰州军区陆军总医院、甘肃省武警五一五医院、兰州军区空军医院,兰州电机厂职工医院都伙同邪恶参与了这场迫害。

    区号:0931
    甘肃省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邮编:730030
    省委办公厅总机:8416011(人工)  8415316(自动)
    总值班室:8117  8417153(传真)
    7100(专线)
    省委书记:1999年在任:孙英     2002年在任:苏荣  电话:8886000
    现任:陆浩              电话:4609666或8408188或8851226
    书记秘书:马志强           电话:4609620    手机:13609332567
    省委副书记:马西林          电话:8736398或8582125
    秘书:陶明              电话:8736368    手机:13909318528
    省委副书记:韩忠信          电话:8878600或8272688
    秘书:杨晓峰             电话:8720366    手机:13609386523
    省委副书记:王宪魁          电话:8725530或8825506
    秘书:荆玉成             电话:8880798    手机:13993192805
    省委副书记:洪毅           电话:8877528或8582095
    秘书:王忠先             电话:8735722或8453666 手机: 13919358511
    省委副书记:蒋文兰          电话:8862195或8673698
    秘书:张斌              手机:13893289818
    省委副书记:励小捷          电话:8842101或8265888
    秘书:孟小瓒             手机:13893125909
    甘肃省政府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央广场1号  邮编:730030  总机:4609000
    总值班室:4609013或8462630     传真:8465489
    秘书处:4609602或4609604      政法处:4609605
    省长:宋照肃   刘伟平
    徐守盛             电话:4609688或8466060或8580748
    省长秘书:王华平           电话:4609621   手机:13909313877
    副省长:杨志明            电话:4609668或8462813或8586222
    秘书:王志强             电话:4609641或8880345或13909311099
    副省长:冯健身            电话:4609636或8402027
    副省长:孙小系            电话:4609618或8462817或8272876
    秘书:焦石              电话:4609611或8705148  手机:13993146594
    秘书:刘斯杰             手机:13919005859
    副省长:杜颖            电话:8812790或8582036
    秘书:易湘             手机:13993193234
    副省长:吴碧莲           电话:8883139或8580927
    秘书:徐海滨            手机:13993152245
    副省长:郝远            电话:4609699或8466958或2758069   手机:13993110068
    副省长:咸辉            电话:8872540或8513966        手机:13993156716
    副省长:刘立军           电话:8880566或8822586        手机:13893383366
    省政法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邮编:730030  总机:8416011
    省政法委书记:1999年在任:洛桑•灵智多杰  电话:8814733或8582360
    秘书:薛峰             电话:8831698             手机:13993193516
    2002年在任:陈学亨        电话:8736358或8582093
    秘书:苟海龙            电话:8735722或8453666        手机:13919358511
    现任:罗笑虎           电话:4609606或8438865或8823399
    秘书:王国先           电话:4609601或8874807         手机:13609382826
    省政法委副书记:张晓兰(女)  侯效岐
    张兴中      电话:8889923或8412681         手机:13609385676
    张百胜              电话:8825209或8708655          手机:13893292171
    李玉清              电话:8835786               手机:13919263658
    赵怀银              电话:8411633或8857600          手机:13993193985
    维稳办:            电话:8825121或8825129
    传真:             电话:8417256或8411633
    省政法委秘书长:牛纪南     电话:8706018               手机:13609380266
    省“六一零”主任:王明翔
    省防范办公室地址(610办公室):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718号          邮编:730030
    拓守强             电话:8726591或8435576          手机:13399319666
    姬平              电话:8725860或8501925          手机:13119311704
    一处:8726592
    二处:8726593
    值班室:8728610
    省高级法院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大雁滩460号   邮编:730010  总机:8532114
    院长:郝洪涛          电话:8501148 或8461388           手机:13893633177
    秘书:王烨           电话:85325070                手机:1389318379
    李永昌             电话:8502290或8514785           手机:13609386822
    阎凤翔             电话:8501012或8502368            手机:13893619838
    午明强             电话:8501013或8482531           手机:13609386819
    王俊              电话:8532088                手机:13909315966
    李琪林             电话:8532089                手机:13893126056
    宋永厚             电话:8501015
    申怀吉             电话:8532077或8853276            手机:13369315256
    秘书科:           电话:8532070、8532071、8532072
    行装处:           电话:8505333
    政治部:           电话:8501164或8501019
    值班室:           电话:8532220
    传真:            电话:8501000
    省高级检察院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728号                邮编:730030
    蔡宁              电话:8918002或8889241           手机:13609300173
    南明法             电话:8919005或8819053           手机:13609332173
    杨景海             电话:8919008或8735666           手机:13993141111
    张清              电话:8919003                手机:13919396329
    高继明            电话:8919006或8819060           手机:13369318234
    徐维忠            电话:8919100或8506678           手机:13909461024
    秘书科:          电话:8919013或8919024或8919026
    侦查监督处:        电话:8919083
    公诉处:          电话:8919093
    总值班室:         电话:8919000                传真:8919602
    省委宣传部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邮编:730030
    总机电话:8416011         
    宣传部长:贠小苏      陈宝生
    励小捷      电话:8416011~2422或8842101
    张家昌           电话:8817465或8264801            手机:13609325026
    张生桢           电话:8817495或8888997            手机:13993199320
    张瑞民           电话:8410308或8516955            手机:13993150685
    郭锦诗           电话:8418041或8511022            手机:13993193073
    办公室:         电话:8416011~2430或~2428
    值班室:         电话:8416011~24333             传真:8414715
    省公安厅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38号                   邮编:730030
    总机电话:8536114
    省公安厅厅长:何挺  罗笑虎(兼任)
      赵聚忠    电话:8536114~6001或8470158         手机:13221339768
    张浪亭           电话:8536114~6002或8402865         手机:13609333188
    王禄维           电话:8536114~6003或8479338         手机:13609331596
    张兰英           电话:8536114~6004或8822615         手机:13993192866
    姚远            电话:8536114~6005或8403118         手机:13221333456
    王幸            电话:8536114~6006或8479118         手机:13909381048
    王久辰           电话:8536114~5601或8480370         手机:13993175281
    赵克玺           电话:8536114~5801或8858739         手机:13993195556
    刘琪基           电话:8536114~5802              手机:13993193138
    杨晓梅           电话:8536114~5803或8472627         手机:13609382456
    李世春           电话:8536114~5804或8511787         手机:13893306610
    办公室:         电话:8536130或8536132
    指挥中心          电话:8822202                 传真:8415359
    省国家安全厅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小雁滩166号                邮编:730030
    石允蒲           电话:8916198或8410266            手机:13993193996
    李怡磊           电话:8916158或8822618            手机:13993193968
    刘吉银           电话:8916268或8916588            手机:13993193666
    孙策            电话:8916188或8916620            手机:13993193979
    杨光明           电话:8916266或8916256            手机:13993195003
    齐孟江           电话:8916010或2310635            手机:13993193998
    孙鹏            电话:8946029或8916568            手机:13993193958
    李远龙           电话:8830311或8582038            手机:13893611991
    冯自立           电话:8916035或8881716            手机:13893613663
    贾万江           电话:8916039或8916690            手机:13993195582
    段军平           电话:8916050或8916878            手机:13993195585
    方建飞           电话:8916045或8916606            手机:13993193816
    办公室           电话:8916038或8916039或8916052
    值班室           电话:8916045(传真)
    省司法厅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广场南路51号统办一号楼12层          邮编:730000
    庞波           电话:8960300或8885898            手机:13909468323
    万生梓          电话:8960485或8481468            手机:13609331569
    张克年          电话:8830322或8639622            手机:13919158555
    白文晖          电话:8830260或8450928            手机:13919163999
    吕三信          电话:8418340或4660958            手机:13909462345
    陆肃林          电话:8960272或8709001            手机:13893611602
    李明           电话:8830259或8412141            手机:13919162999
    孙有效          电话:8797188                 手机:13919369618
    懂良德          电话:8960724或8512656            手机:13893299926
    谢丹           电话:8844062或8848110            手机:13909310692
    李嘉树          电话:8960320或8414051            手机:13609369088
    秘书:         电话:8960469
    值班室          电话:8825685                 传真:8825910
    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14号               邮编:730030
    王忠民
    梁仪坚         电话:8418225或4662996            手机:13609368660
    刘琰          电话:8418335                 手机:13993166922
    魏兴刚         电话:8418531                 手机:13993166923
    柳军昌         电话:8872125或8802569            手机:13993166985
    李荫国         电话:8872179或8803961            手机:13119436515
    郝觉民         电话:8879235                 手机:13309495526
    值班室         电话:8881081                 传真:8418287
    兰州市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               邮编:730030
    市委书记:陆浩 王军  张志银   陈宝生  陆武成
    左灿湘         电话:8468678或8582200 手机:13909311966
    张余胜         电话:8772310或8407363 手机:13893621699
    陈琳          电话:8435105或8407381 手机:13993126216
    哈全玉         电话:8756635或8725568 手机:13893196666
    王晶中         电话:8433889或8124566 手机:13909403741
    周兴福         电话:8451210或8460918 手机:13993145925
    牟少军         电话:8434083或8582566 手机:13993129588
    张建昌         电话:8479541或8841179 手机:13609392881
    王祯祥        电话:8977405或8977406 手机:13909402369
    宋昌义         电话:8468000或8981623 手机:13909498880
    金祥明         电话:8475566或8438521 手机:13993146669
    刘福全         电话:8473888或8583336 手机:13609348396
    朱国祥         电话:8439319或8582090 手机:13209322698
    魏周弟         电话:8436039或8435737 手机:13609382149
    王林          电话:8468844或8581582 手机:13609361983
    刘怀君         电话:8475006或8581415 手机:13609300050
    淡汉荣         电话:8468480或8582252 手机:13893216666
    值班室         电话:8463406      传真:8456424
    兰州市政府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滨河东路509号   邮编:730030
    市长:王军   张玉凤    袁占亭
    张津梁     电话:8772301         手机:13993109885
    马琪明         电话:8772311或8582076 手机:13609300546
    陈冬芝         电话:8772321或8460973 手机:13609352598
    张世珍         电话:8772424或8459568 手机:13609395459
    吴继德        电话:8772504或8836362 手机:13909319968
    潘卫平        电话:8772515或8582368 手机:13993116288
    牛向东        电话:8772312      手机:13893660166
    梁春满        电话:8772406      手机:13893660168
    陶军锋        电话:8772325      手机:13893660169
    董有山        电话:8772410或8853777 手机:13993138169
    李曙光        电话:8772204或8488133 手机:13993138166
    肖伟         电话:8772401或8437581 手机:13919403656
    颜承鲁        电话:8772327或8422246 手机:13909485965
    刘刚         电话:8772518或8485860 手机:13609325229
    余海云        电话:8772209      手机:13909493673
    黄继全        电话:8772214或8589756 手机:13321336211
    王俊东        电话:8772309或8581311 手机:13893282526
    贺有利        电话:8772415      手机:13609360539
    石生禄        电话:8772210或8217485 手机:13809313999
    陈茂林        电话:8772412或8581279 手机:13993119528
    王慰祖        电话:8772511或8484077 手机:13993131985
    秘书处        电话:8848393或8772329
    值班室        电话:8833501      传真:8848333
    市政法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   邮编:730030
    书记:李森洙     电话:8476681      手机:13919283118
    副书记:焦伟     电话:8476612      手机:13399318518
    副书记兼市防范办(610办公室)主任:张明泉(女) 电话:8476021    手机:13993141199
    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张禄永            电话:8477551    手机:13399319266
    市“六一零”主任:王双全
    市委宣传部长;牟小军 王冰
    610办公室      电话:8487623
    市公安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2号     邮编:730030
    副书记:黄大功   电话:8718007       手机:13399316001
    副局长:李武平   电话:8718005       手机:13399319616
    副局长:王毓弟   电话:8718009       手机:13399310205
    副局长:周宏    电话:8718008       手机:13399311777
    城关区公安分局局长:张江武  电话:8716203  手机:13399313906
    市司法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861号   邮编:730030
    局长:曾效勇    电话:8463380        手机:13893613730
    副局长:赵丽    电话:8466109        手机:13609392525
    副局长:李瑛    电话:8467020        手机:13919413055
    劳动教养工作处电话:8472500


    济南法轮功学员卞德英范奎芳等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法轮功学员卞德英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卞德英多次上访去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多次非法罚款、关押,备受折磨。她曾于二零零四年底被非法劳教,遭到奴役折磨。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卞德英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由济钢派出所接回扣押,被非法勒索了三千元,紧接着又被绑架至济南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后又被济钢派出所勒索了三千元。

    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绑架到了会仙山庄洗脑班被强制洗脑了一个月,后家人又被洗脑班伙同当地公安处勒索了三千元交当地办事处。

    二零零四年底,卞德英在一次散发真相资料中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被绑架到刘长山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了25天,被勒索了三千元。家属被勒索了以上四次,共计一万二千元钱,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收据,都是家人在胁迫下交的。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九日,又被直接绑架至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济南市浆水泉路),在劳教所的黑窝里,卞德英从身体到精神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每月卞德英被逼迫着写所谓的“月小结”,不配合写的晚上就不许睡觉、罚站或者被关“小号”;第二天还照常被逼迫着出工。在车间里,女恶警天天下指标,逼迫学员完成恶警定的生产定额,完不成就逼着带回宿舍继续干,天天逼着干到晚上10点、11点。有时候都干到午夜12点才收工,在车间干活的时候,上厕所、喝水时定点定时的,不允许随便去,一天到晚不许说话,“干活、干活!完成工效!”这是恶警常常挂在嘴上的话,回到宿舍坐在小塑料板凳上,两手放在膝盖上不准动,上厕所、洗漱每个班组轮流,每组只给5分钟时间,恶警一直在监视着,不允许超时间,如果哪一组超过了时间,就被罚取消下次上厕所洗漱。

    在女子劳教所里最熬眼的就是半月一次的贴标签(阿莫西林药盒),只要上千箱的贴标活一到就是个急的,恶警就要求所有人放下手上所有其它的活,集中力量贴标,按数量平均每人分配任务,有时间和数量的限制,常常贴到半夜12点,贴完后每箱要写上自己的名字,如果不合格要再重新往上贴,这只是劳教所的冰山一角。

    济南法轮功学员范奎芳,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两次被绑架到了济钢派出所,家人被勒索了一千四百元钱,二零零零年又被当地公安机关绑架到了洗脑班,家人被勒索一万一千五百元钱,二零零四年,范奎芳又被绑架到了洗脑班,家人被勒索了四千五百元。

    济南法轮功学员周盛荣、毕瑞英,九九年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学法交流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被绑架到济钢派出所,被恶警勒索了一千元,去北京上访时被强行非法扣押回当地派出所,被勒索了二千元。二零零零年又在当地洗脑班被勒索了六千五百元,二零零三年有被强行绑架至洗脑班被勒索六千元。


    在内蒙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是中共邪党恶徒们灭绝人性、集体行恶的黑窝,位于内蒙古东北部的兴安盟境内。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这个黑窝里开始非法关押内蒙东部各盟市的法轮功学员,赤峰法轮功学员人数居多。黑窝所处地理位置,交通不便、物资贫乏、人烟稀少、气候环境等自然条件恶劣。这里俗称“北大荒”。

    在那邪恶的迫害中,严寒酷暑等恶劣天气,也被恶徒们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寒冷的冬天,狂风呼号,大雪弥漫。法轮功学员在冰天雪地里,有时被迫长期罚站,挨冻受饿;大多是被驱赶到雪地里,拔棒子(苞米)、捆运树秸、平整土地,手脚冻得发麻。地里的积雪很深,鞋子里灌进好多雪,脚冰凉冰凉的。回到住处,鞋子里的雪就化了,鞋子还未等晾干,又开始出工了,鞋子里又灌进好多雪,如此往复,很难熬。

    夏天,烈日当头、酷暑难耐,法轮功学员顶着烈日,没有一丝阴凉来遮荫避暑,在地里长时间劳作,铲草锄地不得休息。渴了没水喝,饿了没吃的。饥渴劳累下,体力几乎透支,时常有人晕倒在地。面对这种情况,恶徒们是无动于衷,恶语谩骂声不断,硬是喊醒拽起来继续干活,如同使唤牛马干活一样,没有怜悯和同情。晚上回到监舍,稍不留神就遭到恶警的毒打谩骂、罚站、让蚊虫叮咬等。

    在这里,法轮功学员除了承受天气环境等条件带来的艰难外,更多的是遭受恶徒们的比自然条件更为恶劣的残暴折磨,在这黑窝里根本就毫无对生命的关爱和珍视,到处所见的是,恶警们对鲜活生命的任意摧残和践踏。一位在这里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 “1999年7月20日,罪恶的江氏集团非法迫害大法后,我们众多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关押在那‘北大荒’。我们的痛苦悲伤,外人很少知道;我们的呼吁呐喊,外人基本听不见。恶徒们也因此而更加随心所欲无所顾忌的行恶。”

    2008年奥运前,北京等地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这里非法关押。中共邪党中央直接下令,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强制转化这些法轮功学员,恶警们的狠毒残忍因而更加无限制的膨胀加剧,野蛮程度达到极点,专门设立了所谓“专家门诊”,这些极其邪恶的转化机构,在特别设置的黑屋里,男恶警女恶警们轮番施暴,昼夜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尤其深夜十二点以后,男恶警酒后行凶,野蛮残暴疯狂至极,连续几个小时毒打叫嚣,被毒打的法轮功学员大小便失禁,昏厥过去,醒后继续折磨,恶警叫嚣着:看某某骨头是硬吧?也被我给屈服了,看你们谁能挺得住!

    亲身经历的法轮功学员这样说:“那里真是人间炼狱,暗无天日中,分分秒秒都是在漫长的煎熬中,真的是度日如年,痛苦无比。“

    直到今天,还有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下面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在那里所遭受的迫害经历。

    1999年末,第一批被绑架到图牧吉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罗永丽、辛玉芹、高雅杰、李淑娅;第二批有贾海英、李伟超、王凤兰、吴秀花、江风英。2000年又陆续绑架到图牧吉劳教所的有赵淑芬、符桂英、李春霞、谭丽云、范晓丽、马秀琴、王淑华、胡素华(在呼市已被恶警活活迫害致死)、刘淑兰等,赤峰市各旗县的还有很多,名字记不住了。

    李淑娅到图牧吉后,恶警们对她进行灌食迫害,用筷子撬开牙齿,把嘴撬的鲜血直流。图牧吉的夜间非常冷,辛玉芹、刘丽华夜间起来炼功,被恶警罚在走廊站着,走廊滴水成冰,让她们只穿一条内裤,冻了好几个小时。后来法轮功学员都起来炼功,都被强迫赶到操场,从水泥缝里的雪里面把玉米粒拣出来。夜间被罚站的被戴铐子,一次贾海英被铐得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被铐了很长时间。

    2000年3月份,恶警搜走我们的手抄经文和大法书,当时几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李淑娅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要求管教科和女队的恶警归还大法书,恶警王桂荣问我们干什么来了,并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骂。上午我们被恶警叫到操场罚站,我们集体炼功。恶警们给管教科打了电话,管教科来了很多人。其中教夫友、尹桂娟的姐姐动手打人,嘴里不停地骂着。尹桂娟把在她们中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叫到当院罚站。当着管教科的面对我们是一边毒打,一边叫骂。法轮功学员江风英被恶警叫到前院,问大法书是谁的,江风英说是她的。恶警周玉英狠狠的打江风英的头部、脸,后来江风英说,当时她被打的双眼直冒金星,几乎晕倒。

    在绝食反迫害时,恶警照样强迫我们干粗活重活,补麻袋,干完活就被强迫到操场上站着,一站几个小时。绝食第三天开始,恶警强迫我们扛化肥袋装车,一直到第五天,每天早上装两车化肥。第五天贾海英被化肥袋子砸倒在地,吴秀花绝食好几天了,还被罚在操场上跑一百圈。

    2000年5月份,管教科的头子进京去开会,回来后开始更加疯狂的迫害。一次,管教科的恶警到地里,问胡素华是否有大法书,并要看一看。胡素华把书拿出来给他们看,当时把书还给了她。晚上把胡素华叫到前院去了。我们都在操场上站着等她回来,10点多钟胡素华被放回。事后的一天,恶警们突然搜书,女队全部不许出工,对我们搜身,把大法书抢走,并且扭着我们的胳膊拽到操场上暴晒,有的被扭着胳膊带到前院。当时谭丽云的上衣扣子被扯掉,乳罩被撕掉,管教科调来许多男恶警,都在屋里看着裸着上身的谭丽云,法轮功学员贾海英责令恶警们把脸转过去,帮谭丽云把衣服穿好。

    在抢书的过程中,恶警们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场面,用几个字概括:“惨无人道、邪恶无比”。当时把劳教队的犯人们吓得六神无主,有人说到了晚上心还突突呢。有位善良女子认可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她悄悄到房后哭起来了,被恶警发现,挨了一顿训,恶警训斥说:“哭个啥,也没打你。”

    被抢书当天中午,我们开始绝食反迫害,劳教队调来很多警察。绝食的第二天早晨,我们集体炼功。恶警周玉英来到屋里,看见高雅杰、王淑华正在打坐,狠恶的一把揪住高雅杰的头发,把她的头往铁床头上撞了好几下,又猛烈的打王淑华的耳光。然后强令她们到房后跑步。这时,被关在前院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带到院里来了,仍然把她们单关在屋里。刘淑兰、李淑娅的脸都被打青了,男恶警把贾海英的脸、眼睛用脚踢的又青又紫,肿的老高。

    一天早晨,我们都被叫到操场上行走,恶警周国玲把辛玉芹拉出去打了两次,说她走的不对。绝食的第五天,管教科姓邱的恶警值班,他说不吃饭就让她们走路,强令我们到操场上转圈走,从晚上六点左右,一直不停的走到深夜十二点,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袜底都磨破走烂了。

    绝食的第六天,管教科的恶警把医生找来,开始给我们体检,刘丽华的心脏不太好,其他人都没问题,恶警们开始暴打我们,四个人一起施暴,对范晓丽是连打带电,让她签字,强令马上吃饭。对王淑华、李淑娅插管灌食迫害,男恶警用拖鞋往马秀琴的脸上打,让其他人在旁边看着。武红霞一进屋,就踢赵淑芬,说“好好看着”。然后又打符桂英。吴秀花、赵淑芬的脸都被打青了。

    从那时候开始,图牧吉劳教所加紧了对我们的各种迫害,出工干粗活,夜间不许炼功。武红霞拿着电棍子,值夜班的恶警也拿着电棍子,来回巡逻,模样是凶狠歹毒,表情是冷酷无情,准备随时毒打电击。

    以上是图牧吉劳教所的恶警们行恶的仅仅几个片段,愿更多的人都站出来揭露他们的罪行。


    刘秀琴自述被迫害的遭遇

    我叫刘秀琴,大连市人。1996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身心受益。我以前疾病缠身,如冠心病、颈椎增生、腰椎突出、胃窦炎、浅表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子宫肌瘤、神经衰弱等等,为治病以前也练过多种气功,效果不大。1996年,我的邻居大姐向我介绍法轮功,她炼功后多种疾病痊愈,与以前判若两人。于是我也试着炼功,结果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3个月不到,几乎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们当地很多辅导员被抓,我怀着很朴素的想法,认为我们锻炼身体做好人没有错,就和其他学员一起,连续两天到市政府,希望政府倾听我们的申诉,放出无故被抓的同修。当时公安检察和武警等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对我们大打出手,第二天见我们又去,更是对我们拳脚相加。我看到一个警察打一个老年人,很同情,就说:“别打了,谁家里没有老人哪,他不就是炼炼功吗。”结果警察就来打我,两个警察一个两手狠命地掐我的脖子,一个狠狠地拽我的头发,别的学员见状过来拉,却被更多的警察围住,也遭到毒打。我被打得鼻子出血,头发被拔下一大片,脖子也被掐的一块青一块紫。当天,我与其他一些学员被关在一个僻静的学校,轮番被盘问,录下口供,直到晚上9点多才被放回。

    99年9月,我认识到应该去北京证实法,于是和几个同修相约去了北京。当时的北京到处是便衣和警察,我们坐出租车才避开层层盘查到了前门,我们看到有学员在那里炼功,也过去参加,警察过来冲散了我们。我被抓到大客车上,被送到一个很大的运动场,当时那里还有数千大法弟子,我们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又受到警察的暴力镇压。

    当天晚上我被送到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与其他几个弟子开始绝食,一个星期后,我们被灌食,灌的是加了大量食盐的奶粉。将我们的手和脚都捆绑住,使得我们不能反抗,警察粗暴地将管子插入学员的鼻子,往往弄得学员鲜血直流,用过的管子也不清洗就插进另一个学员的鼻子。灌食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灌完之后胃疼的如裂开似的烧心。

    10多天后,我被家属和大连的警察接到大连,被非法拘留15天,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自此以后,我天天受到监视和跟踪,家里的电话也被监听。我丈夫到北京接我,两个警察的机票和生活开支都要我丈夫承担。

    2001年10月底一天,街道的一位书记来到我家,开了门请她进来坐,结果隐藏在后面的警察一拥而入,非法抄我的家,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书和他们看中的个人用品,将我绑架到兴华派出所,又把我送到大连戒毒所的洗脑班,关了一个月,每天被逼着听10几个小时诋毁大法的东西。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这一个月里没有洗过一次澡,换过一次衣服。还被逼着交了2000多元钱,非法抄走的我的手表和我女儿给我买的索尼随身听,不仅不还给我,反而不承认他们拿了。

    2002年4月,我在公交车上贴真相不干胶,被便衣发现,将我劫持到中山区转山屯派出所,一夜不给我吃饭,不让我上厕所,700多元现金全部被抢走。第二天,警察又窜到我家抄家,抢走大法资料和许多个人物品,非法把我在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关押了44天后,我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转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分到三大队五分队,分管警察名叫张燕。

    在马三家劳教所,我不分昼夜的受到洗脑和强制转化,直到违心地签字转化为止,白天洗脑,晚上11点开始审问受刑,经常一夜不让睡觉,我被折磨得两眼充血,脑袋胀痛不已。因为不签字,被扇无数个耳光,耳朵被打聋,鼻子和嘴巴被打出血,脸肿的变形。还被强制用腿腕夹很粗的木棍。

    后来又被强制劳动,做的是出口的订单,全部是手工劳动。早上5点10分起床,洗漱5分钟,上厕所1分钟,早饭10来分钟,然后就开始干活。中午11点30分吃饭,午饭10来分钟,上厕所1分钟,接着再干;晚饭5点30分开始,吃饭10来分钟,上厕所1分钟,再接着干直到晚上9点30分。干活时,大家不能交谈,不能上厕所。完不成定额就要加班,直到干完为止。我动作慢,干到凌晨2时、天亮才完成定额都有过,稍微迷糊一会还得和大伙一起起来,继续干第二天的活。沈阳夏天特别热,长时间在塑料小凳子上坐着,内裤卡进肉里,磨破了皮,疼痛难忍;手也是,剥蒜皮,把指甲和手指皮都剥脱了。长时间坐着,干完活,腿都站不起来了,等能站起来,还得好一会才能走路。马三家劳教所提供给我们吃的是发黑的玉米面等极差的食物。

    我被折磨的非常衰弱,老胃病复发,疼得不能吃东西;极度疲劳,疲劳到多次在那上厕所的宝贵的一分钟里睡着;经常头发昏眼前一片黑,头重脚轻摔倒在地。没有手工活就得去拔草,在夏日的骄阳下蹲着,暴晒几个小时,我几次被晒昏过去。警察用井水把我激醒,醒来还得继续干活。

    一天,恶警安排我们洗澡,每个人洗澡的时间只有5分钟,用的是冰凉的井水, 我一身汗刚收工,又被冻得牙齿打架。我刚涂完肥皂,还没来得及冲洗,警察就在催促时间到了,我动作慢,着急想跑步出去,结果脚下一滑,后仰着跌倒在地,当时就不省人事。我被送到马三家教养所医院,又转到沈阳市内医院,诊断为严重脑震荡引起休克。劳教所见后果严重,就通知我的家人给我办保外就医,还要求我的家人为此支付25000元。

    我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体重减轻了30多斤。原来105斤,后来就瘦到70多斤,我女儿来接我时,都认不出我是谁了。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亲人给我汇的钱和物品也都被无理扣押。保外就医期间,还要每个月给劳教所寄诊断书和所谓的思想汇报。

    2005年初,我利用送父亲到医院看病的机会,在医院大门上贴真相资料,不知给谁发现,警察将整个医院封锁,挨个审问,查明是我贴的。我被抓到人民广场派出所,又转送到姚家看守所关押40天左右,被劳教2年。在即将被送往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之前,我的家人又花了25000元办了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期间,每天都有人跟踪监视,电话也受到监听,2007年劳动教养期满后也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随时有可能被再次绑架,于是产生了逃出中国向外国政府申请庇护的想法,于是我请在日本的女儿帮我办理探亲签证来到日本。

    虽然在内心深处,我从未背离大法、背离师父,但令我内疚、悔恨的是,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环境中,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下,我渐渐失去正信与正念,违心地配合了邪恶,在“不炼功保证书”上签了名,保外就医出来后,在亲情和人心的带动下,在矛盾与痛苦中,每月由家人以我的名义给劳教所写思想汇报。在国内时,我已经请能够上网的同修为我在明慧网作了严正声明,在这里,我要亲手、亲口再一次郑重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坚定的走下去,完成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广东饶平县林凯遭迫害去世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饶平县青年林凯,由于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遭劳教迫害,骨瘦如柴,于2007年5月9日含冤离世,年仅31岁。当时他的女儿刚刚三岁,为了不给孩子的心理蒙上阴影,林凯临走前没有能看他心爱的女儿一眼。现在孩子慢慢大了,知道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她总是抱着爸爸生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只公仔小狗,说这是爸爸送给我的。这只小狗成了爸爸留给孩子的全部记忆了。

    林凯
    林凯

    林凯1976年1月15日出生于广东省饶平县黄冈镇。潮汕人很重视男丁,林凯排行最小,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全家人为他的出生庆贺。父亲对他更是倍加宠爱,经常给零花钱给他,林凯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抽烟喝酒。1995年至1998年林凯就读于广州中山大学地环学院大气科学系信息处理与计算机软件专业。在读大学期间因为生活没有规律、吸烟喝酒,对胃造成很大伤害。1997年12月,林凯还在读大学时,由于胃穿孔,做了胃局部切除手术。手术后,医生要求以后吃饭要少食多餐,要戒烟、酒、咖啡、浓茶、碳酸性饮品(汽水)、酸辣等刺激性食物。林凯躺在病床上,饱受疾病的折磨。母亲也从家乡赶来照顾他。林凯看到原来浑身是病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健康,精神焕发,饱受疾病之苦的他才真切体会到健康的可贵,他萌发了想要修炼法轮功,使自己重获健康的想法。于是他母亲就带着他到了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的炼功场。

    当时在炼功点上第一次看到的林凯穿着很多衣服,戴着帽子,脸色有点发黑。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他可以吃一个多的盒饭,人也胖了,脸色白里透红。在生活中他也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处处做一个好人,对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非常孝顺。爸爸给的零花钱他再也不买烟买酒,而是用来洪法,让更多的人受益。家里人看到他的变化,无不感到大法对人的身心改变的神奇。同学朋友也为他的短时间的巨大变化感到诧异。在大学毕业时,老师和同学对他一致好评。到了工作单位,他除做好自己的工作外,更积极投身于弘法,让更多的人从学法轮功中受益。

    然而让法轮功学员想不到的是,1999年7月22,中共非法取缔法轮功,并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林凯象所有修炼大法的人一样,从大法中亲身受益,知道大法是好的。本着对政府的信任,7月23日林凯到广州白云机场买飞机票准备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自己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结果他被扣留在机场,根本不允许去北京。同年9月7日林凯又因为去北京反映情况,被拘留15天。1999年11月21日林凯再次到北京上访,又被非法拘留15天。

    1999年12月19日,林凯和同修在中山市沙溪海港大酒楼吃饭,期间有警察打电话给一个同修问他在哪,同修觉得大家光明正大的吃餐饭而已,就将吃饭的地点告诉了警察,结果所有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拘留后劳教。

    林凯被劫持回原籍饶平,开始被关在饶平拘留所,被饶平公安林俊明用两指对着肝部用力点穴位并毒打,之后肝部一直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被强行送往劳教所劳教三年。一开始被关在潮州市铁铺万山红劳教所,后因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潮州的法轮功学员绝食,被全部转到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林凯同所有不放弃自己的信仰的同修一样,遭受了精神和身体的巨大折磨。在潮州市铁铺万山红劳教所,在三水劳教所,林凯被关黑房、被电击、被强迫到劳教所化工厂用手捧有毒化学产品、被恶警用手指插肝部、被捆起来吊在篮球架上“包粽子”等等。

    在劳教所恶劣的环境下,在邪恶的强制和高压下,林凯被迫放弃自己的信仰。从劳教所出来时,他身体虚弱,瘦的皮包骨,脸色不好。

    从劳教所出来之后,林凯还经常遭到骚扰,家里的电话被监听,当地派出所、居委时常上门查问。同时中共的迫害也使得林凯家里经济状况很差,他只得寄居在亲戚家里。为了养家糊口,林凯早出晚归地工作。即使身体感觉不适他也不休息,渐渐地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骨瘦如柴,于2007年5月9日含冤离开了人间,年仅31岁,留下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

    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肝肠寸断,每每上街看到商场里挂着好看的衣服,父母就会想,这套衣服穿在帅气的林凯身上该多好啊,想到此禁不住潸然泪下。林凯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对电脑非常精通,每当家里的电脑出了问题束手无策时,家人就想,要是林凯在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