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师尊的慈悲,大法的超常、玄妙,亲身受益和家人受益的事很多,我写出来一部份与大家分享。同时希望有缘的善良人都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幸福、平安。也劝告象我一样不精進的同修,一定要坚信师父就在身边,时时都在看着我们,管着我们。

(一)大个子手上裂了几条口子

零三年,因为我贴不干胶时的“干事心”被邪恶钻空子抓到派出所。当时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大个子,还比较壮,俩人一人扭着我的一只胳膊要给我照相。我当时想:“师父,不能让他们得逞,让他们照不成。”心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只是反复的想让他们照不成,并请师父加持。

他们扭着我的胳膊,我把头歪着,持续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我给他们讲:“你们这样对待好人会遭报应的。”他们不听,两个人一起扭着也没有扭动。结果一米八左右的那个大个子突然说:“你怎么抓我?”我说:“是你们俩抓着我的手腕,我怎么会抓你?”

他嘴里嚷嚷着:“你这老太婆这么大劲,不信拧不动你。”又用力往后拧,结果大个子突然“哎哟”一声松手了,一看手上裂了几条口子,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溜出屋子走了,说:“算了,不照了。”

(二) 儿子笑了,丈夫服了

有一次我在回老家看望父亲回来的途中,坐长途汽车时间较长,车到站下车的时候往起一站,不知怎么的腰突然疼的不敢动(炼功之前有腰椎盘突出)站不直,好象车都下不来。由于当时自己的念不正,哎哟一声说:我的腰咋扭着了。结果真的被邪恶钻了空子,连稍微弯一点腰去提放在地上的提带都拿不到,真的走不成的样子。我一想不对,我怎么能承认它呢?绝不允许邪恶钻空子破坏大法弟子的形像,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慢慢的下了车,上公交回了家。因为没有从内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铲除黑手烂鬼的迫害,结果疼的更厉害。丈夫托着我的两膀往前拉脚都离不开地,两腿不会站不会弯,一点不能动,疼的大小便都不敢解,躺在床上一点不敢动,两手握着在腰下面顶着。丈夫说:“送你去医院吧,这样咋办呢?”儿子说:“你都疼成这样了,还说不去医院,等家里没人了你咋办?”我说:“没事,你们该干啥干啥。”我又对丈夫说:“你把录音机给我拿来,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拿来放在我床上手边能够着的地方,把第一盘带子放進去,你就别管了。”他说:“你疼的这么厉害,光听这就能听好,那就真的神了。”我说:“保证没事,我有师父有法,你放心,该睡你放心去睡吧。”一夜听着讲法,虽然疼的不能入睡,可也没有疼的受不了。

第二天我想让他帮着起来,一动疼的心也发慌,还倒吸气。丈夫说:“你这样还不去医院,真能听好我就服了。”我心里想:师父,请您加持弟子,绝不允许黑手烂鬼钻空子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弟子证实法。

既然不承认它,我就得起来。我让孙女把挂衣服用的一根木棍放在床头,趁他们都不在家时试着起几次,最后一次我说:就不承认你邪恶的黑手烂鬼。一条腿勾着床边,手撑着棍,猛一下翻身,虽然疼的差点趴在地上,但我慢慢的站了起来,两条腿靠床站着,手比划着炼功。腰疼的厉害,两腿发抖,就这样练完了四套功法。

下午我能支撑着自己上厕所。第三天上午可以在屋里走动,下午就可以随意的干点家务。儿子笑了,丈夫嘴上不说心里也服了。两个人从此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并且都退出了邪党、团、队。

(三)烫伤一个星期就好了

零九年八月在北京带孙子时,一天,我把一壶刚烧开的水放在茶几上准备冲奶,没想到一岁两个月的孙子从背后过来一把抓着就扔,刚好扔到我的腿上,开水洒到我的大腿上。当时我还怕孙子踩到开水烫着,等把他抱开我脱下裤子看的时候,腿上已经开始起泡,大泡小泡都起来了。丈夫担心的问:“你不抹药到啥时候会好?晚上咋办?”(儿子媳妇不在家,晚上还得我带孩子)我说:“你放心,大法是超常的,三天,最多一个星期就好。”

我该干啥干啥,也没有理会。因为泡太大,我用针穿破放了两次水。三天后泡下去了,第四天我抱着孙子,他穿着鞋又把我的腿外面的一层皮给蹭下来了,露出鲜红的肉,当时在场的人都不由的“咦”了一声,挌常人肯定很痛,可我一点没痛,而且从开始烫伤到最后都没有感到痛。我知道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伤痛。结果真的一个星期就好了,一点疤也没有,平平的。除了烫伤的地方皮肤有点褐色外,无任何区别。

在这一个星期内有个退休的工作人员,也是来看孙子的。因两天没看到我带孩子出去玩就来找我,因为水泡太大,我没有穿长裤。她看到这样又是给我拿烧伤药又是劝,说她儿子也烧伤过,还没有我的厉害,住了二十多天医院腿上还落个疤,怕我感染。我说:“没事,我们炼功人不一样,大法是超常的。”她说:“你看你这点肉好象烫熟了。”我安慰她说:“不要紧的,都会好。”

第二次她来,正好看到我的孙子把嫩皮蹭掉。当时她吧嗒吧嗒嘴说:“痛死了。”我说:“没事,一点不痛。”她又问:“这会不痛?”我说:“真的,不痛。”

她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加上平时也给她讲真相,她终于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并且也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专家诊断的“手足口病”当晚就好了

今年八月的一天,孙子有点发烧,我没介意,晚上高烧,第二天时高时低的烧,喝药也不管用,折腾了一天,晚上烧的连药也喂不進去,只好到医院去看,还是一个权威专家,说是手足口病,要求做好心里准备,可能会持续发烧七天,至少五天。

回家后我想:不对,我们炼功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有漏也不许黑手烂鬼钻空子以任何借口干扰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决不承认制造的任何假相,(折腾的我确实一天没学法炼功)请师父加持。连续发着,结果当天晚上孙子的烧就退了,也完全好了。

对师尊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千言万语汇一句:师尊你辛苦了,弟子以后努力做好三件事情,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