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学员:从不善言辞到流利的打真相电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记得二零零八年刚得法几个月后,做了一个很不寻常的梦。醒来时想了很久,终于悟到是师父要我打电话到中国,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讲真相。虽然悟到是师父的点化,自己仍然很久没有信心打电话。主要原因是我是个不善言词的人,因为表达能力差,有时宁愿做几个小时的苦力也不想出去和人交往。尤其是在美国住了三十几年后,因很少有机会讲中文,台湾口音再加上美国口音重,在我上次回台湾探亲时,有些台湾同胞问我是哪一国来的华侨,有时连姐姐都说听不懂我在讲什么。如果不是修炼大法,不是师父的慈悲和同修的帮助,我很难想象今天会在电话平台作主持打电话。

一,踏出第一步拿起电话讲真相

第一个电话是我忍着全身发抖打通的,有人接但没声音。我用牙齿咬住舌头不使它因摩擦而发出声音后,开始象机器人一样念一张自己写的简单话稿。第二通电话一个男警察接了后就开始破口大骂。第二天拨通了一个女警察,她骂我说,“你在找死啊!你是吃饱饭没事干是不是”就挂了。当我再打过去时,她骗我说她不是警察,我还跟她道歉呢。最后一通电话是一个老年人接的,说他是个乡下农民不是警察。当时我也不会讲真相,就跟他说,“对不起打错电话了,如果您见到法轮功学员,请您跟他们说,法轮大法好!”过后觉得又幼稚又好笑。过了好久,自己还是没有坚持下来,直到有次和同修在网上学法时,她问我有没兴趣参与电话平台上打电话劝三退。同修给了我上平台的信息后,我就想,像我这样中文程度低而且表达能力那么差的人能参与打电话讲真相吗?实在一点信心都没有。

在经过一番考虑后,感到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而且自己确实有着一颗想救人的心,于是上到电话平台听来自不同国家同修打电话讲真相。主持同修邀请我打电话,我说让我先听听吧。一个多礼拜后,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始电话讲真相劝三退。

刚开始在平台上打电话,我是照着平台协调人给的讲稿念,慢慢的我把讲稿改到适合我自己的需要。在平台上打电话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拒绝听真相、有的人说一些不敬的话,有些人一听我的口音以为我是台湾国民党打去的就会说,我不是共产党,我是国民党。但最大的障碍还是我的中文表达能力不好,对方常会说听不懂后就挂断了。

起初我尽量做到不受此影响,而且尽可能地把真相以最简单的方式,然后把话讲得慢一些让人能听懂,并保持面带微笑、祥和与慈悲的心态拨打。虽然不象其他同修那么顺利地一个接一个的做三退,但每天和同修在电话平台轮流着打也能够讲退几个人,最多一次退了八个人。我想这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把那些有缘人带过来让我帮助三退的。

但随着电话被挂多了后,思想业力加上求安逸心的干扰,心里开始感到沮丧起来,久而久之,很多没修好的人心和观念统统出笼了,拿起电话觉的很沉重。我安慰自己说,反正我也参与神韵的项目而且也在为报纸写文章,就不想再打电话了。

慈悲伟大的师尊时刻都在呵护着,鼓励与点化我。有天在炼静功时,看到两个“精進”大字显现在眼前,看了后心里觉得很难受。我在想,那么多海内外同修都那么忙而且尽他们最大的力量在参与讲真相救度众生,而我又让师父操心了。

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看了师父这段法,我决定坚持在平台打电话讲真相。

二,不用人心,用慈悲心对待众生

为了提高自己讲真相的水平,我专门请了一位台湾同修与我一起打了几通真相电话,目地是让我听听与我有同样台湾口音的同修是怎么应付语言的障碍。打完后,我马上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正念正行,不要被个人观念障碍住。在调整了状态后,就又从新拿起电话讲真相了。

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后,我渐渐的也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讲真相方式。随着电话越打越多,感觉讲真相时的正念场也越来越强大,话语中带着的正的能量也能打入众生的心灵深处。我发自内心感谢慈悲的师父与平台同修的帮助,其中修去了许多执著心,怕心、急躁心、求安逸心等。

三,放下对三退数量的执著,讲清真相最重要

在打电话过程中,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虽然大部份人不退,但他们多多少少也听了些真相,以后其他同修再打去时,说不定他们就会退,不要执著于退的人数。例如,有次我问一个人听过三退没有,他说听过好几次了但没做三退,后来不到一分钟内我就帮他退了。

还有一次跟一位象是干部的人讲三退,他一直说中共是好的,而且问我说:“你不怕我叫警察去抓你吗?”我跟他说:“我也没做坏事干嘛要怕呢?”本想放弃他了,就给了QQ号叫他自己上国外动态网看看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东西。结果他问说:“退了党,那我这个局长还能当吗?”我耐心的告诉他职位不受影响的,最后他态度大转弯,接受了三退。

四,比学比修,不要人念要神念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虽然有时也会羡慕那些会讲话而声音又好听的同修,心想如果我的中文表达能力强点,声音也那么轻声细语的话,那我一定会做得更好。但无论是出现过多少次的心性关考验,我尽量试着不知难而退、不灰心、不气馁,在安逸心来临时,尽量调整心态。

参与电话平台最大的收获是,大家比学比修,而且同修在一起就好象一家人一样,互相关怀与鼓励。尤其我刚参与时,值班同修给我的指导与鼓励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而且平台协调人对我的鼓励和她对电话平台所付出的时间与心血,让我非常的感动。

另一个收获是与同修在平台上学法。起初觉得这些同修读法速度怎么那么慢,有点儿不习惯。但几次后发现所学的法句句入心,不象以前学法虽然速度快,但总象在走形式一样不怎么入心。而且每天打完电话后还会有个半小时的打电话心得和法理交流,实在让我受益无穷。

总的来说,参与电话平台打电话并不是那么难。就象婴儿迈出第一步时有点难,但当迈出第二步和第三步时,你会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过一阵子您就会感到有种得心应手与救度众生的光荣感。

虽然这四个月来只帮助退了一百多人,不象一个人单打时劝退的人多。但整体的参与是那么的重要,因为电话平台就象一处正邪交量的战场,同修多能量场就大,就能解体邪恶的干扰。

结语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而还有那么多可贵的中国人仍然迷失在红尘中,忘却了生命的本源。打电话劝三退可能是我们直接对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讲清真相的最好方式之一。救人急,如果能有更多的海外大法弟子参与打电话救人,一个弟子每日多打一通电话,就会有更多的众生得救,而他们背后,更是牵扯到数不尽的无量众生。

我经常在平台上对新上来的同修说,我是天底下最不善于说话的人,如果象我这么嘴笨的人都敢参与在平台值班和打电话,我想每个同修都能做得比我更好。其实只要大家有救人的心,师尊就会加持。

真诚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加入到电话平台讲真相行列中,抓紧这瞬间即逝的万古机缘,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且现在电话平台的一对一辅导对帮助与指导新加入同修打电话的可以说是最佳的帮助,同修还在犹豫什么呢?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