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广东惠州发生的迫害法轮功事件所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一年,广东惠州市法轮功学员赖兰被劫持至三水洗脑班;柳木兰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在惠阳区淡水拘留所;李桂英被非法劳教;刘友莲被非法判刑;晏平被非法关押在博罗县第二看守所……这些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了世人的同情,因为这些被非法关押判刑的人都是好人。

以刘友莲为例,她的丈夫早年去世,她与儿子相依为命。修炼法轮功后她以“真善忍”为指导修心向善,接触过她的人都知道她乐观和豁达、心地善良。在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曾被劫持至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在三水劳教所,刘友莲向管教和干警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连那些管教和干警都认为迫害法轮功的恶党人员太过份了。

刘友莲的儿子自从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生活在红色恐怖中。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眼睁睁看着善良的母亲一次次遭受迫害,那将是怎样的心情?以至于母亲每次被迫害后,他都不敢去看望身陷牢笼中的母亲,无奈的对母亲的遭遇保持沉默,他内心的苦楚,有谁会知道?

在惠州,法轮功学员的手机长期被监听;家庭住址被当地居委会定期查询;特别到了邪党的所谓“敏感日”,更是唆使小区保安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是否外出;一些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被锁定为“重点检查”;惠州的网络警察挂在《明慧网》上,密切关注所谓的“法轮功在惠州的消息”;报纸上也做文章,说要“加大力度打击法轮功”,并威胁律师不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否则吊销律师证;惠州的宣传部门还专门印制诋毁法轮功的小册子,强迫居民社区宣传栏粘贴所谓反对×教的宣传画,那些宣传画上甚至有小孩子的画,内容全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和诋毁——教唆和利用无知的孩子去仇视他所不了解的人和事,也只有共产邪党这种视生命如草芥的东西才干的出来。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因为这个由德国人发明的共产邪党根本不属于中国……

这一系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之初的确迷惑了世人,很多人因此对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充满误解和敌视。然而,十二年过去了,十二年后的今天,世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已完全不同当初。人世间发生的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真象一场正邪较量的历史大戏,所有的世人都是观众。在这场历时十二年正邪较量的“大戏”中,世人看到了什么呢?

他们看到的是,惠州市迫害法轮功的恶党人员总是大批出动(并且不穿警服),将法轮功学员住所包围,抢到钥匙后强行开门,把法轮功学员的家翻的乱七八糟,如同洗劫;非法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和各类大法音像资料以及私人物品。

世人看到的是,自己平时所熟知的、那个善良宽容的好邻居、好同事就这样被绑架走,之后长时间下落不明。之后,他们会听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好人被非法劳教或判刑的消息,而且已经过了上诉期,而且难以请到正义的律师。

他们还看到,这些迫害法轮功的恶党人员和恶警会对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進行骚扰,甚至迫害其未修炼的家人和同事——柳木兰的丈夫的工厂被停工以及该厂员工被抄家、被迫写下“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影响极其恶劣的例子(甚至有世人怀疑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家属使用过某种“迷药”,致使其家人糊里糊涂的协同邪党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资料上“签字画押”,由于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过于流氓无理,才使得世人有此想法)。

世人看到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活在他们中间的人,只因为信仰了“真善忍”,就被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只因站出来对种种非法行径与迫害说“不”,就同样遭受了迫害。

世人看到,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分崩离析,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即便面临这样的不公,法轮功学员却无怨无恨,为没能使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们明白真相而痛惜……

迫害使世人清醒和思考。人们对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刮目相看,并开始对这场邪恶迫害充满谴责。在善与恶的对比中,法轮功学员即使没有过多的讲什么,世人也看清了法轮功与共产邪党孰善孰恶,看清了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如此阴暗、残酷、荒谬、可笑、可悲;而法轮功学员坚守信仰和良知所表现出的大善大忍的胸怀,令他们充满敬佩。

正因如此,一些被迫协同邪党特务机构参与迫害的人,才对恶党人员的做法充满反感,并对法轮功学员说:“其实他们(恶党人员)一直让我监视你,但是无论如何,我不想再干涉你。”

那些曾经对家人修炼法轮功充满忧虑的常人,也开始反对共产邪党的无理迫害。他们将恶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劳教告知书”、“判决书”、“拘留通知书”、抄没物品清单等作为证据小心的保留好,说是“总有一天要去告他们”,要把被非法抄走的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等追回来,并索取经济和精神赔偿;他们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迫害结束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参与了迫害的人(如果不能改悔),迟早要为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承担一切后果。

在惠州,一些老干部、老党员、老军官、警察、律师、白领、商人、大学生以及其它各阶层人士在浩浩荡荡的三退大潮中退出了共产邪党,并对法轮功有了新的认识,有的人非常敬佩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有的人在网上读了大法的书,认为非常好;有的对法轮功学员很钦佩;有的明真相、三退后身心向好的方面转化,因此对大法充满感激;由于惠州离香港近,很多人到香港旅游看到大法洪传和三退保平安的盛大局面,非常震撼,并把这些消息带回惠州;特别那些在党内军内工作多年的老干部们,他们非常清楚共产邪党的底细,他们周围也有朋友修炼法轮功,对法轮功真相十分了解,因而对法轮功充满敬重和同情;有些身居某机构领导层的人用他们朴素的观点分析:江泽民之所以迫害法轮功,是因为它要以血腥手段稳定自己的统治而又不敢迫害其它宗教信仰团体,怕引起暴动;而法轮功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是“最好欺负的”,不会发生暴乱,于是这个邪恶的家伙终于失去了理智,向法轮功学员举起了屠刀,法轮功学员完全是无辜的被迫害、是中共自四九年建政后制造的最大冤案的受害者;出国旅游的人,更是把江泽民被全球起诉的消息带回惠州。

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实质已经处于没落之中,就象共产邪党在中国已经越来越遭到唾弃一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必然越来越遭到世人的唾弃,中共最后将在被唾弃中走向灭亡。而造成这一切的,恰恰是共产邪党自己。

在惠州,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直至二零零四年底,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似乎都处于极度孤立之中,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指令中,法轮功学员们艰难而坚定的坚持着自己的信仰。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真正越来越孤立的,是那些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恶党人员。甚至连一些世人都知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追查原则是:“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相关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在惠州市公检法部门和“六一零”恶党特务机构里,有些善良之士完全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有的人迫于“上面”的压力违心参与迫害;有的是被共产邪党的理论蒙蔽欺骗,被动的参与迫害;也有的完全被共产邪党理论迷昏了理智,认为共产邪党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所做的一切为维护自己政权而迫害民众的邪恶运动“都是正确的”,扬言自己要是掌了权也会那么干。他们中有的人在被非法抄没的各类法轮功真相资料中听了法轮功学员做的音乐,看了法轮功学员的美术作品,认为“很祥和”;有的人觉的法轮功学员发出的功能使自己身体难受——可是,他们却从没真正认识到这些“祥和的”或者“难受的”感受,其实都是神对他们的慈悲——上天在竭尽一切所能唤醒他们心灵深处沉睡的善性和良知。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他们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生命来在世上的真正意义,在世间,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是炎黄儿女,不是马列子孙。”在把生命献给共产邪党的毒誓中,他们忘记了自己只是共产邪党手中利用来镇压人民的工具,就如同文革结束后被共产邪党押去做替罪羊枪毙的文革急先锋、小党员干部一样,是利用完了就处理掉的一群可悲生命。他们不知道江泽民曾迫于压力,妄图以“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杀多少警察给法轮功平反”以换取全球法轮功学员对其撤诉的邪恶承诺,这个邪恶承诺在法轮功学员的抵制下没能得逞。他们不知道,在承受痛苦中依然珍惜他们的生命的,只有大法和法轮功学员。

珍惜他人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他人的生存权、人身权利和信仰自由,就是对自己这一切的珍惜。任何一个强权镇压的手段,都不能将一个生命遵循真善忍向善的决心泯灭。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十二年的迫害依然坚定的在这条修心向善的路上走下去的真正原因,是他们心中有着对生命真义真正的理解与慈悲。对于修炼的人,世间的一切名利权势如同浮云,把法轮功真相资料传递给他人,不仅符合世间信仰自由的法律,也是对生命的珍重与爱惜。如果一个正的信仰和一群正信的人无论用何种手段都打压不灭,请你相信,那是因为这一切的背后,有伟大的神的力量。

在惠州,还在利用手中权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你想过吗?皇权帝位、总统主席尚且不能万万年长久,而你自己还能在那个位子上做多久?江泽民死讯的传出,已经预示着这场迫害即将结束。云烟过眼的浮华一过,你面临的将是什么?

共产邪党九九年之前曾报道炼法轮功的中国人有一亿之众。迫害发生后,共产邪党煽动另外的十几亿人去斗争、仇恨、敌视、排斥、杀戮这一亿人,那么这被树立为政府对立面的一亿人难道是孤立的吗?他们与另外的十几亿人是什么关系?——是父母、兄弟、妻子、丈夫、儿女、朋友、邻里、同事、师生……根本上,这是一场比文革更荒谬可悲的煽动中国人自相残杀的邪恶运动。走过了文革浩劫,你却在参与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巨难中再一次迷失了自己。还在共产邪党的煽动与欺骗下迫害同胞的中国人哪,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清醒,能用自己的思想去思考,能兼听则明呢?特别是迫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参与迫害的,这个“上面”到底是什么呢?是天理人伦?是社会公义?是普世的正义良知?还是那个利用手中权力迫害平民、双手沾满修炼法轮功的中国人的鲜血的江氏集团?在这段即将逝去的历史上,难道你真的要把那个反面的角色扮演到底,最后以身偿还迫害善良所犯下的一切罪恶吗?

文革时期,全国上下那么多的“各级领导”,没有谁真正敢对毛泽东发动的残酷运动说“不”,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了自己的身名利益考虑,对整个民族面临的浩劫或助纣为虐、或保持沉默。有两个弱女子,被称为“北大才女”的林昭和一个叫张志新的,敢于指出文革之过,林昭告诫毛泽东“社稷本应安黎庶”,张志新反对文革,最后她们被残酷迫害致死。

今天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迫害史无前例,甚至有些地区的残酷程度令人发指。然而,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敢于站出来对这场迫害说“不”,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被共产邪党糟蹋的千疮百孔的民族、为了可贵的中国人不至于因迫害正信而落入更悲惨的苦难、为了来在世上的生命都能够走过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浩劫!

惠州是中国的文明城市之一。但是,世人真会这么看吗?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一个城市的居民素质,一个城市的幸福指数,绝不仅仅体现在表面上——不随地吐痰,不讲粗口,上公车排队,道路干净整洁,路边没有小商小贩,人们早晚聚集在公园里跳跳健身操,在公共场合不大声喧哗……所谓“崇文厚德,包容四海”,也绝不仅仅是一句“本地人,外地人,都是惠州人”的口号。当那样残酷的践踏他人的信仰、践踏他人的生存权和人身权利、视信仰“真善忍”的同胞为仇敌的迫害十二年持续不断的在这个美丽的南国小城发生的时候,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明白——脱离了善良、正义、良知的内核,外在的所谓“文明”,不过是一层自欺欺人的浮皮。

生在惠州,希望她更美好。这种美好,应该源于这个城市深厚的历史渊源、文化底蕴,更应该源于这里有着对生命真正的理解、尊重与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