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彷徨跨越坎坷 走上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历来就对一些神秘现象感兴趣,如飞碟等,后来接触了气功,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气功书,还练了某假气功。当时身体并无疾病,只是为了追求新奇和寻找精神寄托。后来记的好象是九五年在公园里偶然听到有法轮功学员说他看到家里挂的法轮图里的法轮在转,当时听到后也觉得很新奇,但当时也没有走近他们進一步了解,错过了一次得法的机会。后来在书店里又看到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当时看了感觉和所有看过的气功书说的都不一样,但是又觉得里面讲的听起来有些玄,另外当时因为还在上学,觉的书费对我来讲有点贵,于是又一次与大法擦肩而过。但是正如师尊所说的“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之后又遇到了洪法的大法弟子,给我耐心的解答了我当时对大法的一些不解的问题。终于,在师尊的慈悲指引下,在九六年夏天我决心放弃当时练的假气功,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但是回想起来,当时是抱着一颗不纯的心走進来的,其中隐藏着在大法中寻找避风港湾的想法。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很内向,胆小怕事的人,上初中时还被同学欺负取笑,同时又觉的在智力上不如别人,总感觉头脑是被什么东西禁锢着似的,但内心还要想办法去维护这个名,高中却考入了县重点,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来自学业的压力,与其他同学的学习水平上的落差使自己处在一种度日如年的状态中,时常想找个环境逃避这些痛苦。想来这是旧势力有意在这么多年里在我的性格特点中强加并有意加强的,目地就是要给我制造修炼的难度。这里隐藏着我的根本的执着在里面。

坎坷修炼路

進入九九年的上半年,我们渐渐的体会到了来自邪党的压力,直到天津的《青少年科技博览》事件发生。当时很多学员到天津教育学院去向杂志社说明真相,大家开始由单纯的学法,向放下自我,走出来维护法迈出了第一步。我是在四月二十三日傍晚赶到了教育学院。当时教育学院院内已有很多的同修在那里了,人虽多,但大家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都很注意维护大法的形像,尽量不占院内的道路,还有人负责收拾垃圾,尽量保持现场的整洁。此时通往教育学院的路边停满了警车,内心真切的感受到了一种压力。大约九点钟,突然冲進来一大群头戴钢盔,手持警棍的防暴队员,开始暴力驱散法轮功学员,一个老年女同修被他们四个人抬着扔到外面。由于怕心,我没有抵制这种迫害行为。走出了教育学院,这时看到通往教育学院的路口有很多路人在向里张望。我走近他们,向他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和邪党的暴力迫害,当时看到有路人流露出同情和愤慨的表情。

在这之后的一段日子里,越来越感受到环境的紧张,由于怕心不放,求安逸之心乘虚而入,我不是象过去那样每天都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师尊在《走出死关》中讲到了:“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前后,自己虽然从法理上也认清了应该站出来维护法,也去了北京上访,但是由于对过常人平静安逸生活、保护自己的根本执着在实修阶段中并没有真正放下,由此而滋养出的各种怕心时时的在干扰着自己的正念,使自己表现的时好时坏,有时甚至是表面做着大法的事,而实际上还是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又抓着人不放,如九九年十月底去北京上访时,先是临时住在了当地同修准备的一个住处,很多从各地赶来的同修暂住在那里交流自己的修炼体会,切磋为何走出来维护法和如何做,自己当时知道这确实是一个好环境,但是内心却感到空落落的,因为面临人间的名利情实实在在的割舍,而又不舍得。被劫持回当地看守所迫害时,由于我当时是当地较早進京的学员,因此被他们当成重点。一天,我被警察突然带到一个屋子里,前面一台摄影机对着我,一个人在旁边问:你还炼不炼?这种场面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我内心深处当时真是正邪激烈交锋,但看到他们要将我作为一个反面典型上电视進行宣传,毒害世人的邪恶图谋,最后还是正念占了上风,坚定的说,炼!那个人又问了一句:为什么?我说:我得对得起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马上我又被带回了监室。这件事虽然现在用法衡量起来还是在邪恶的迫害中修,但是我觉得这是我做过的最对得起自己良心,最踏实的一件事。

然而,由于自己的实修不够扎实,过了几天,监室里来了一个主动配合邪恶“转化”其他学员的邪悟者,由于自己的根本执着不去,从而顺水推舟的也有意接受了邪悟,写下了不炼功的所谓“保证”。师尊在《走向圆满》中严肃指出:“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检验大法与弟子,如果你们真正能在修炼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执著,最后的这场魔难就不会这么邪恶。”自己真的要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实实在在的修自己,而不是在大法弟子中混日子而招致邪恶的迫害并对法带来负面影响。正是这个根本执着不放,又给自己招来了来自警察和单位的不断干扰。而后在表面起因是由于自己帮学员打印师父法像而没注意安全,而被学员出卖后再次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看守所虽未配合邪恶“转化”,但出来后却已正念动摇,后来有意的接受了邪悟学员的歪理而离开大法三年之久。

在这段时间里,虽然逃避了作为大法弟子应承担的责任和压力,但从内心深处知道这种做法是错的,这种在人中偷生的日子决不是自己应该要的,有时真是感觉象是丢了魂似的,生不如死。

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尚存的一丝正念,在那段时间里,经常会让我在自己的邮箱里发现真相邮件,在聊天软件里还遇到同修,他严肃的提醒我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还发给我一段经文。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震动,但是没有下定决心战胜自我,从新走回修炼的正路。然而师父仍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有同修给我送来了新经文,并和我交流,终于,我从新树立起了正念,从新走入了大法。然而由于自己只注重做事,贴真相粘贴,发传单等,却没有重视起学法和发正念,没有在常人现实生活中摆正修炼与常人生活的关系,在谈恋爱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致使邪恶再次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在一次贴真相不干胶时遭恶人构陷,而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使自己又损失了一年半救度世人的宝贵时光。

在劳教所,时常反思自己招致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从根本上挖出并舍去自己的根本执着。重获自由后,没有急于做事,来弥补损失,自己静心在家把师尊的所有讲法从新学习了一遍,让自己在法上尽快认识上来。在多个整点发正念,清除自己长时间积存在自身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由于在劳教所能看到师父的经文,同修们时常找时机凑在一起轮流背法和交流,给劳教人员讲真相,这个集体环境也使得自己在那样一个邪恶的环境中没有迷失,使从新汇入正法洪流的时间缩短了一些。另外,从安全方面接受了以前的教训,按照明慧上对于安全原则的要求来做。如传递资料与同修保持单线联系,不与同修提起做资料同修的名字,出去做正事拿掉电池或不带在身上,不用自己的电话与同修联系等等。在常人安全的层面上符合法的要求。

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進入三十岁以后,婚姻问题在自己心里被看重起来。朋友给介绍了女朋友。她是常人,但人不错,给她讲真相她也能接受,给她办三退也都较顺利,于是就想找个这样的也行啊,最起码不反对啊。后来我们便结了婚。而此时,问题就越来越显现出来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要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但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同时也会顶着邪恶所强加的压力走出来。而这一切作为一个只希望过平静舒适常人生活的人来讲是很难理解和承受的。因此,邪恶便经常利用她来干扰,如一看到我的包里带着真相资料,就会大闹一场,有时甚至闹着提出分手。我就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给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操控他的黑手烂鬼,然后尽量平和的和她沟通。但是我心里感觉很苦,真正的认识到了修炼是多么的严肃,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把法放在第一位,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对自己负责,婚姻,是人一辈子的大事,常人就是想过常人的日子,如果她不能理解我们,不肯为大法付出而去反对,那她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而这样一个可悲的角色不正是自己当初的不理智给她造成的么?她作出这样干扰大法弟子的事情会给她自己带来什么?如不能改变,她的将来会怎样?旧势力不就是要让她对大法犯罪,从而淘汰她吗?我如果不能否定这一切,不就是被旧势力捆住手脚,在它的安排的险恶魔难之中在修吗,这还是对自己负责吗?这一切不都是自己的草率,没有按师尊的要求,去对法负责,对人负责,对自己负责。而如果顺从了她,过舒舒服服的常人生活,那岂不是把我们两个都毁了?选择和她离婚,同样不符合法的要求,那又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

于是我在法中坚定了正念,尽量不被她带动,把她当作一个众生,找合适的机会,顺着她的执着讲真相,就这样,她的态度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再发火表现的也不那么恶了。一天,邪党为灾区搞哀悼日,所有电视节目都在放同样的节目,我借这个机会给她放了《我们告诉未来》,没想到她目不转睛的一气从头看到尾,看完后说我很同情你们,你们李老师真好!我抓住这个契机又给她放了《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她看的也很投入,看完了说很佩服你们老师,还想看。我说那就只有看他亲自讲法的录像了,她也欣然答应了,这样我们又一起看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如今她几乎每天都要看《转法轮》或其他讲法,对于大法和我做三件事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很多方面由反对到现在起正面作用了。如,有时我到整点发正念时想偷懒,她反而问我:怎么不发正念?过去她总会把真相资料给我藏起来,现在主动给我找出来。我从内心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帮我破除旧势力对我家庭环境的邪恶安排,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帮我开创出了宽松的家庭修炼环境,使我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做三件事,同时也挽救了一个与大法有这么大缘份的可贵的中国人。

在资料点的建立和维护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直到目前,本地区懂技术的同修都比较少,这对我们达到资料点“遍地开花”造成了较大的困难。也许是自己当初发过这样的愿吧,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接触电脑,对于电脑技术比较熟悉。后来随着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不断深入,对于真相资料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而这个供需矛盾就日益突出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责无旁贷的承担起了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责任。

首先我下载了明慧网上的技术资料,细致的学习了建立资料点的技术,从中我悟到,在资料点技术中,安全因素是第一要考虑的,因为这是在技术层面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的重要一环,对于资料点的长期稳定运转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中,所有的软件资源全部来自于明慧网及天地行技术论坛,并针对同修的不同家庭和个人情况建立单系统或双系统,为同修做好电脑使用中的各方面的安全技术保障,并教会同修对电脑及打印机等设备的操作及基本维护。

如同很多同修在修炼体会中所说的,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的过程,正是自己的修炼过程,对于系统的安全自己是否尽心尽力;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是否首先找自己心性上的原因;在教学的慢的同修技术时,是否有足够的善心,不论对方学的多慢,也不起急,不埋怨?尤其是教亲人同修时,更容易将情掺杂進去,而不是把他当成是一般同修,人心就在这过程中被师尊点给自己,自己也对照大法去不断归正自己。

另外我也悟到,本地虽然搞技术的同修少,但也不能因为这个自己就大包大揽,这样对同修,对自己都没有好处,同修会生起依赖心,也剥夺了同修在这方面修炼的机会,而自己也会忙于这些技术上的工作而影响学法和发正念,形成大漏,却会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干事心,求名求利的心,从而给旧势力制造迫害的借口。我们就是要按照师尊要求的去做,遍地开花,尽量的将技术教会同修,让他们尽量独立运作起来。在这同时,我很注意物色合适的做技术人选,帮助其在技术上成熟,撑起他周围的那一片天。

如今我接触的同修中已开始出现这样的同修,并已渐渐成熟起来了,开始撑起了他那里的一片天。

回顾自己这些年的修炼道路,找到了很多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更加明确将来该怎么做了。师尊在殷切期盼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成熟,尽快的解救出每一个有缘者。我会再精進,不负师尊慈悲苦度之恩,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不足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