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从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已走过十四个年头,从一个糊糊涂涂带修不修的九岁小弟子成长为今天能够理性认识大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从一个从小就以自我为中心,注重名利情的常人到今天主动同化真善忍,救度世人的修炼人,其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也有很多切身的体会。现在仅就近来修炼中比较突出的几点感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看同修的优点 找自己的不足

从小我的性格就很要强,常常以自我为中心,修炼后虽然一直努力在去,但却一直去得不干净。表现在修炼中就是在同修中求认可求名的心很强,喜欢把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强加给别人。

有段时间和一个同龄的同修走得很近,当时觉得那位同修很多行为不在法上,所以每次见面都会将对方指责一通,而对方就是一直沉默。当时我还觉得是帮她提高为她着急,但却一直没看到她改变,于是失望了,最后甚至是厌烦她了。有一天骑车在路上,我又想起要把她找来,好好交流一下时,突然想到,我见了她的面要和她交流什么呢?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个词:指责。我开始向内找,原来我一直在指责别人,那位同修是个新学员,有很多做得不错的地方,而我却总是盯着她的不足看,想起师父曾提到要给从新走回来的同修温暖,那我这样的行为不正在把难中的同修往外推吗?纵使她做得再不好,只要她在修炼,就比常人中最好的人都要好,怎么可以用那样不善的语气和心理对待同修呢?找到最后,愤愤不平的心没有了,反而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当再次面对对方时,我坦诚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请求她原谅。她对我说:“你知道吗?本来我对你和某某(另一位同修,也常常指责她)的心门已经关了起来了。”我心里一惊,如果不是师父点化我及时向内找,那我岂不是在往外推同修,做旧势力高兴的事吗?

前阵子,看到另一个同修忙于做事时,我为他的状态担心,觉得他个人修炼做得很差,很少与人交流心性提高方面的问题,只谈做事,甚至觉得他是在用人的热情来对待大法工作。后来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你总说我不会交流心性方面的问题,可是其实在做事的过程中,我怎样去摆正其中的关系,本身就是修心的过程。”他告诉我,他至亲去世时,他都没有停止过做大法的事。一瞬间,我又发现了自己那颗把观念强加给别人的心。是啊,每个人的修炼的路都不同,自己的认识只是自己这一个层次的体悟,怎么能要求别人的做法一定符合自己的要求呢?很多时候我都会不自觉的用很多借口不去主动做大法的事,甚至是缺乏这种负责的意识,可是该同修却一直在努力利用自己的所长证实大法。相比之下,我做得岂不更差?当同修在过关中,当同修有不足时,真的应该换位思考一下,慈悲的宽容同修的错误,为他的平和的指出不足,重在共同提高,更重要的是要学会默默圆容,有一颗把事情共同做好的心,因为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

学法去怕心

因为几次被绑架,使我的怕心一度很重,也给家庭带来了很大伤害。家人虽是同修,但我一出去做事,他们就很紧张的给我打电话,放心不下,甚至会在我做事前说一些他们不祥的预感。其实是因为我的空间场有这种物质,我的场不够正,才会让他们如此担心,而旧势力也是想利用我们之间的情,让我们彼此干扰。

一直都知道怕心一定要去,但听到点风吹草动,心里还是会抖一抖,最严重时还会算一算敏感日的时间,脑子里尽翻些被迫害的念头,也知道不对,但却感觉很被动。直到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有这样一段讲法:

“弟子:我父亲是个老学员而且在国外,却不敢走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办好。

师:不争气呀。(笑)一个是他自己能够明白了最好,修炼嘛。一个是外因条件起作用,帮帮他。邪恶不会哪天告诉他我不迫害你了,你愿修就修吧。其实就是怕心。‘放下生死’都会说,只是压力大点就不行了,不要当下士闻道啊。”

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我问自己:怕,那我还修不修?既然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难道等着哪天邪恶告诉我不迫害我了,我才修吗?我是为谁而修?修炼没有侥幸,更不可能带着怕心躲躲闪闪的“混”到圆满。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新宇宙的神怎么会害怕旧宇宙中即将淘汰的败物呢?同时我悟到,真我是同化大法的,是大法造就的法粒子,而不符合法的一切思想都是假我,“怕”的物质和感觉是旧势力想毁掉我而强加给我的物质,那么我就把这种“怕”的败物打回给它,因为真正害怕的是那些已经没有了未来的黑手烂鬼。慢慢的感觉到虽然怕心还是会有一些,但我已能化被动为主动的去掉它了。

前几天到客运站坐车过安检站,安检人员让我打开旅行袋,说我包里有刀状物,我打开了包,里面放的是几部真相手机,大方的告诉他们这是我進的货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返家。我向内找发现,“相由心生”,仍旧是怕心作怪,因为之前有不少人告诉我最近不要去那个城市,很多人出事等,由于我自己没加强正念对待,才出现了车站的那一幕,由此也看出旧势力多害怕大法弟子要做的事。在此提醒自己也提醒同修,做事的心态一定要稳,一定要加强学法发正念。

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与责任

从大法小弟子成长为青年大法弟子,一方面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幸运,在没受到更多污染的时候,大法就在我心里扎下根,另一方面也深深认识到,修炼的标准是一样的,无论是小弟子还是成年弟子,最终都要上升到对大法的理性认识,才能在修炼的路上走下去。很多当年随父母修炼得很精進的小弟子之所以在接触更多的社会后懈怠或放弃修炼,就是因为思想上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大法的珍贵,意识到修炼的重要。一旦离开了父母的督促,对社会的污染就很难有抵御。

青年大法弟子不象老年大法弟子一样面对病业关难,却同样不能放松,因为我们面对更多的来自名利情的诱惑,工作情感生活,方方面面怎样按照大法的标准去要求,一思一念上怎样去归正,都是我们要严肃对待的。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精進要旨二》〈路〉)老年弟子的吃苦能力很强,但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也重,所以有时对法的理解会受阻碍;青年大法弟子观念少,记忆强,理性认识大法要容易些,却吃不了苦,求安逸的心很重,有时过不了关时会给自己找借口,觉得自己年纪轻,承受力和吃苦能力不强是可以原谅的。也常听到身边的一些老年同修对青年弟子说,象你们这个年纪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晨炼不能坚持是因为年轻人所需睡眠更多云云。其实这些想法都带有人情,并没有在法上思考。修炼所要达到的标准是一样的,决不会因为我们年轻而降低圆满的标准。虽然修炼的路不同,但去起执著心来却一样是剜心透骨。

每当看到神韵中的青年弟子、小弟子们精彩的表演,想到他们幕后的付出,心里充满了钦佩,同时也感觉到自身的责任重大,虽然我们没有和他们同样站在神韵的舞台上,但是我们却同样站在助师正法的舞台上。多大的缘份才让我们幸运的出生在大法开传的中原,出生在大法洪传的时代并在童年就走進大法,我们不是应该做得更好吗?一次我的电脑请同修重装双系统,我发现那个技术同修竟然是个四、五十岁的女同修并且曾经对电脑一窍不通。我真的很惭愧。当老年弟子拿起电脑做大法事时,如果我们能承担起这本来该是我们承担的部份,救度众生的事会做得更好,如果我们把看小说玩游戏的时间用来学法背法,就能认识到真修弟子所肩负的责任。

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所做的离师父的要求差得太远太远,当别人问我你修了多少年时,我总不好意思说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因为孩提时代一直都是带修不修,总觉得自己不配说自己是老弟子,但是现在我发现,这也是一颗不想承担责任的心。面对世俗中的种种诱惑,名利情的干扰,加上安逸心、惰性,很多时候因为把握不好,错过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耽误了救人的项目,但我已不再沮丧消极,而是要做到不再“明知故犯”。

师父说:“在难中、在解不开的事情当中,总是在想有什么办法。其实就是本着大法去实修,没有捷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已经把上天的梯子留给了弟子,只要我们努力学法,在法中升华,就一定能走好修炼的路,完成自己的誓约。

每每想到师父的巨大承受与付出,总会为自己做得不好让师父操心而难过。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努力珍惜师父给予的一切,好好修炼,在修炼的路上做好三件事,走稳走好,更多地救度世人,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弟子叩谢恩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