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长春同修杨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吉林省长春大法弟子杨光被中共迫害致死,距今已三年了。

杨光
杨光(摄于一九九零年十二月 )

杨光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中共绑架,并被长时间施以酷刑,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突然判以十五年重刑,又经历了六年多地狱般的牢狱摧残后,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在迫害中离世。

生于乱世 挣扎求生

杨光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杨宗章,曾任吉林省交通科学研究所所长、吉林省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是国内著名的公路桥梁专家。杨光少年时就善良孝顺,聪慧稳重。

杨光的生日为一九五零年七月十八日,属虎。网上多传杨光是一九五二年生,这确实是身份证和户口上的年龄,但那是在文革下乡时改的。改年龄,在当时下乡知青中是个普遍现象,所谓知青,就是那些因文革动乱学校停课,没学可上的初高中学生;所谓下乡,就是中共为了缓解当时的社会矛盾和就业压力,将这些不上学的无所事事的学生像囚犯一样发配到偏远农村劳动改造;在这些青年落户到农村时,当局诱骗他们改年龄(改小),这样无形中就减少了就业人口。这直接导致了当时的户籍管理的混乱,很多人的年龄被改了。改年龄,是中共残暴统治的一个反映,正常社会下哪有政府建议弄虚作假啊。

杨光家在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算是富裕的。但在中共的祸乱下,哪容人们平静生活。文革一来,父亲杨宗章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举家在大年初一那天被迫下乡,就是被驱赶到偏僻农村。初中毕业的杨光,被迫于六八年十月下乡到吉林省松原红光农场,从事繁重的农业劳作。那年月,一家六口人,有时竟分散在六个地方。

杨光在白城工作时结识了妻子张静媛。在后来的知青大返城中,他们没能返城回到长春,多年后,杨光通过工作调动回到了长春市。几年后,杨光辞去工作,下海经商。杨光受聘于一家中美合资的塑料制品企业,深得外资老板的信任,被委以重任。 这时的杨光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而且没了被歧视的黑五类的出身,社会环境相对宽松了许多,似乎一切如意。可是,严重的失眠症却日甚一日的侵袭了上来。杨光跟人谈起自己的失眠时是用“痛不欲生”来形容的。为摆脱失眠的折磨,杨光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法,可是,连美国最先进的治疗失眠的药也不起作用。

喜得大法 身心巨变

杨光在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之前不久看到《转法轮》,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杨光是一个思想独立、很有主见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什么。杨光对修炼的认识也是由感性到理性再到坚定的。当然,开始让杨光感到震撼的还是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上的奇效。那样严重的久治不愈的失眠症,在杨光看过《转法轮》后的几天就不存在了。同时,在按着法轮大法实修自己、归正自己的过程中,杨光的行为和思想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杨光很快就戒酒了,并改变了多年来在官场、商场上养成的陋习和所谓个性。这时的杨光感到精力充沛,好象回到了年轻时代,远离了个人的烦恼与私欲,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轻松和快乐。

这是一段充满祥和的日子,是一段佛光普照之下的平静而美好的时光。当时,那些专注于自身如何更快的同化“真善忍”的人们,谁能料到这段时光是那样的短暂。

助师正法 不辱誓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面对铺天盖地的诽谤与迫害,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开始进京上访。杨光虽修炼不久,也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是宇宙间的真理,是不应该遭受迫害的。那时,杨光就经常浏览明慧网,这是大法弟子的交流认识与消息的更广大的平台。那时美国外资老板正要在烟台投资创建一个新的塑料制品企业,聘杨光为负责人。

大概是二零零零年春天,杨光回到长春,很快联系上了长春的同修,并开始与长春同修们在法理上交流。通过这样的交流,很多同修认识到了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主动的承担起协调工作,联系各自熟悉的大法同修。

杨光在与同修们的交流中,曾发自肺腑的真诚的说:作为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我们最先得闻大法,共有七期学习班的学员听过师尊亲自传法,师父亲自给学员选定炼功点、清场、纠正动作,师父特地给长春辅导员讲法,长春大法弟子得天独厚,这是万古不遇的佛恩浩荡啊,我们应该做好,必须做好,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惨遭折磨 坚强不屈

被绑架后的杨光,遭受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在审讯时,梁春利(音)、李兴涛等十几个恶警,轮番刑讯逼供,每次都不间断地对杨光进行酷刑折磨,期间各种变态的肉体与精神上折磨手段轮番上阵,那邪恶恐怖的气氛和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只能称其为人间魔窟。

经受过这一年多的折磨后的杨光是什么样子?有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见到了这时的杨光,这位同修写道:“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杨光。时隔仅一年多,一个衣着讲究、身体健壮、腰板笔直、走路稳健、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居然变成了弱不禁风、走路直晃、驼背、衰老的老头……”(参见明慧网文章《悼长春大法弟子杨光》)。可是,被迫害的身残体衰的杨光,依然用他那不变的洪亮的嗓音,在给周围的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那些在看守所里的缺仁少义的流氓、惯犯、凶狠匪气的牢头狱霸,也都对杨光尊敬有加。

那些参与迫害的恶徒们为什么折磨杨光?一是恐惧于上层对它们的压力,一个是它们变态邪恶的心理,再一个就是它们要伪造一个所谓大案,向上司邀赏。经过了一年多的反复胡编伪造,杨光等十三名大法弟子的所谓案件的卷宗已多达四十多本。但迫害者们是心虚的,迟迟不开庭,杨光等大法弟子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里。到了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大法弟子成功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人们播放了讲法轮大法真相的影片。三月六日,中共对杨光等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地方上的官员出于害怕上层追究其迫害不力的责任,不顾良知,给这十三名大法弟子判以重刑。杨光被非法判十五年重刑。

杨光一直被关押在吉林监狱,期间还在长春公安医院被关押半年多。在吉林监狱期间,吉林省“六一零”和狱方为了所谓的转化杨光、击溃他的精神,费尽了心机,对杨光的肉体和精神上持续施以惨无人道的虐待和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入狱时杨光已经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狱方将他关在“裸体区”。所谓“裸体区”,就是不给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尤其是屎尿不能自理的人穿裤子,让他们不论冬夏,常年赤裸下身,以“方便”排便,而杨光的生活根本没有人去护理,致使杨光终年生活在屎尿之中。对于杨光这样的残疾人,狱警还常常对他使尽各种酷刑折磨手段,妄图逼迫他放弃信仰。在都没有得逞后,吉林省“六一零”,恶毒的胁迫妻子张静媛与杨光离婚。杨光坦然面对,他说:“我的选择没有错,我的心永远给大法。”虽已离婚,张静媛后来也常来探视杨光。见此计不成,恶人们又生一毒计。当时的吉林监狱教育科科长谭富华,带领一班人马拿着摄像机,来到杨光母亲家,诱骗年近九十的杨母和其他家人,给他们录像,让家人在镜头前劝杨光“转化”。看到多年未见的老母,孝子杨光心如刀割。但中共邪党人员这些骗人的伎俩,根本就不可能改变一个大法修炼者对真理的坚定追求。

在面对邪恶的洗脑攻势时,杨光会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在吉林监狱期间,不管犯人和狱警如何打骂,杨光有机会就炼功。

在参与护理或包夹杨光的犯人中,有被杨光感动的人表示,有机会一定也修炼大法。有的犯人甚至在狱中就跟着杨光开始学炼大法了。

见到过狱中杨光的人都说,杨光说话时,话题很快就会转到谈大法的真相上来。他常讲,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错;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只有中国迫害好人。杨光常跟别人讲,对于迫害我的人,我不恨他们。在那样的境遇下,杨光常常反省自己的善心不够,慈悲不够,因此不能救度更多那些与他有缘的人。杨光还非常惦念同修,没说几句话就问,那些兄弟姐妹都好吧,关切关心溢于言表。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杨光在吉林铁路医院离世。恶人为了掩盖其犯罪事实,在没有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杨光的遗体火化。

邪党是愚蠢的,它犯下的罪恶行迹是火烧不掉的。那些都是早晚要被曝光于天下的,是要偿还的。邪党的迫害注定并已经失败了。大法弟子杨光的一生遭际,终究会广为世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