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警察坚持信仰 两次被抬入监狱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干警金成山,现年五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因车祸胸椎粉碎性骨折致高位截瘫,属一级伤残,先后就医于哈尔滨市第五医院,哈尔滨二一一医院,北京三零一医院和协和医院治疗。在现代科学医学毫无办法,无法医治的情况下,为了寻求治病,经人介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法轮大法,使金成山身心受益。看到金成山的可喜变化,妻子焦晓华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法轮大法遭到非法迫害后,金成山坚持信仰大法,多次遭受迫害,两次被抬入监狱迫害。中共当局的荒唐借口是无法行走的金成山“破坏法律实施”、“扰乱社会治安”,这是何等荒谬的欲加之罪。

一、遭非法抄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国保大队长陈兆林指使二十多名警察利用技术开锁非法野蛮闯入金成山家中,四、五个身强体壮的警察将金成山按倒在椅子上,反铐双手,把焦晓华反铐双手按倒在卫生间里。其余警察开始撬锁翻箱倒柜抢劫。

由于金成山被反铐按住不动时间过长,几乎背过气去。公园路派出所所长杨建国看见后,才与按住不撒手的警察说:“金成山的身体不行,别再按了。”才给金成山解了围。

不法警察们抢走金成山家现金人民币一万三千元,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复印机一台、扫描仪一台、塑封机二台、切纸刀一台、光盘一千余张、电子书三个、传呼机二个、移动电话一个、U盘一个、三点五寸软盘二百五十多个、相纸二十多包、塑封皮二千余张、A4高档多个品牌打印纸二十多箱、各种大法书籍五百余册,讲法光盘十余套等,共计价值五万余元的物品,连金成山接尿用的塑料袋二十余包都被抢走,抢劫后在金成山家中留下十余名警察守候了三天。

遭抢后金成山一直在找公安分局的主管局长姜继民和国保大队长陈兆林等人追要被抢财物,并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姜、陈一直回避不予答复。

二、再次遭抢、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去法轮功学员于怀才(现已被迫害致死)家送随礼钱,被蹲守在于怀才家的警察强行抢去了家门钥匙,十余名警察再一次闯入金成山家中,这一次抢走了家中笔记本电脑一台、无线上网卡一套、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一台、光盘二千余张、移动电话一部等价值五千多元的财物,抢劫后又一次留下七八名警察守候了两天多。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金成山与妻子焦晓华到呼兰区公安分局追要被抢的财物,并与接待的国保大队长陈兆林等公安分局一些同事讲真相。由于姜继民、陈兆林等人利用迫害法轮功之机贪赃罚款和抢劫法轮功学员私人财物,在呼兰区公安分局和社会上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好心的同事劝金成山说:回去别找了,迫害法轮功哪有什么理、什么法可讲啊,罚别人的钱和物都分了,唯独你这一份没敢动,都存上了,因为你总找,他们正在研究怎么治你呢。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钟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陈兆林通过公园路派出所长杨建国转告金成山说给退钱,陈又怕金成山不信,直接给金成山打电话称:已与姜继民局长研究同意把你家的钱先退回给你,其它物品需请示市局,一会让王可达和徐光武给你送去。金成山信以为真。王可达和徐光武到金成山家之后支支吾吾只说退钱却不往出拿钱,不一会跑上来二十多名警察把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按在地上反铐双手强行拖走。七八个警察把金成山反铐双手按在褥子上,连裤子都没穿,光腚用褥子把金成山抬到楼下已准备好的救护车内。并用四名警察按住,把金成山拉到呼兰看守所,又从呼兰看守所拉到哈尔滨市看守所,从哈尔滨市看守所拉到哈尔滨市第四看守所(即哈尔滨市公交医院)。第四看守所长李铭看到金成山的身体情况(检查)后拒绝关押,呼兰区公安分局局长于涛、姜继民、范贵祥等反复找哈尔滨市公安局交涉,在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的命令下才把金成山临时关押在第四看守所。

在此期间,金成山一直被反铐双手按在救护车内等待五,六个小时之久,由于双手被铐无法处理用于接尿的尿袋,致使被褥全部尿湿。金成山一直在尿湿的被褥中泡着七八个小时之多,直到后半夜的一点多钟才把金成山抬到床上。第四看守所给的被褥被同监号的犯人抢走,金成山只好在尿湿的被褥中躺着,十多天过去了才用身体焐干。由于金成山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小便靠用塑料袋接尿,大便过去一直靠妻子用手指抠出才能维持排泄生存。在看守所这里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招致同监里的犯人反感和谩骂。由于在尿湿的被褥里浸泡时间太久,又无人护理,被绑架后的第二天,金成山身上没有知觉的两胯、两臀部和后腰多处被压坏,开始流血、流脓、淌水。哈尔滨市第四看守所看到这种情况后,给呼兰区公安分局打电话,要求呼兰把人接回去,呼兰不同意,继续在第四看守所关押。

屡遭迫害后的金成山
屡遭迫害后的金成山

呼兰公安分局一直推诿,一直拖延到第七天,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兆林、徐光武、颜延辉等人到第四看守所所谓的要“提审”金成山,被第四看守所拒绝。要求呼兰公安分局把金成山带走,如不带走先解决护理问题。这样第九天,呼兰区公安分局把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从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拉到第四看守所给金成山抠屎,由于九天多没有排便,抠出的屎如羊粪一样坚硬,肛门内部都已咯坏。第四看守所向呼兰区提出不符合关押条例,要呼兰区把金成山整走,呼兰区公安分局为了继续关押金成山,花钱每天七十多元买床住,把金成山妻子焦晓华从哈市第二看守所转押到第四看守所给金成山抠屎(因为在哈市第四看守所关押的残疾犯人要每天交七十多元的床费钱)。

二零零七年二月份呼兰区法院宫世丽等人先后两次到哈市第四看守所的监号内所谓的“开庭”,金成山要求公开开庭。家属参加,均被宫世丽拒绝。金成山问宫世丽,他到底犯了什么罪违什么法了?宫荒唐声称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呼兰区公安分局姜继民、陈兆林等人两次去金成山家,把价值五万多元的私人合法财产和一万三千余元现金抢劫一空。金成山向公安局追要,他们贪赃不成,事隔一年零九个月十二天,金成山被绑架就成了犯罪了。金成山问宫世丽利用什么邪教?破坏哪一条法律实施了?金成山讲: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金成山让宫拿出国家定的法律条文和依据,宫拿不出,只好说:“我们也说了不算,我们只是按照上边的命令行事”。就这样草草的走过场,宣读了几份伪造的证言,诬判金成山五年徒刑,诬判焦晓华三年徒刑。

三、二次强行抬入监狱迫害

由于金成山身上的疮溃烂严重,哈市第四看守所在数次催找呼兰区分局拒绝关押金成山,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哈市第四看守所所长李铭和梁副所长等人开车把金成山拉到呼兰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由于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范贵祥和看守所长王才不同意接收,李铭告诉梁副所长把金成山抬到呼兰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的走廊内然后把车开回哈市,留下他自己与他们交涉。呼兰区公安分局范贵祥、王才等人看到哈市车已开走,打电话找哈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告状,要求哈市第四看守所把金成山拉回去,一直没有达成协议,由于第四看守所一直坚持拒绝,只好把金成山暂时关押在呼兰区看守所。

第二天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范贵祥和呼兰区看守所长王才等人又把金成山拉回第四看守所,并找到哈市公安局监管支队要求把金成山继续关押在第四看守所。由于哈市第四看守所坚决不同意,只好再一次把金成山拉回呼兰区看守所关押。为了给金成山抠屎,王才等人开车先后到中医院给金成山抠屎,又开车拉金成山到哈市第二看守所找到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给抠屎(此时焦晓华已从第四看守所转到第二看守所关押),而且隔两三天便开车从哈市第二看守所接焦晓华到呼兰看守所给金成山抠屎。呼兰区看守所长王才为了减少给金成山抠屎的麻烦,在开会中告诉看守所的干警和打饭的犯人,不要给金成山饭吃,每顿只给半碗稀粥,饿不死就行了。同时他们又担心金成山死在这里,王才等人几乎天天去呼兰区法院去要判决书。担心判决书下达后呼兰监狱拒收,王才等人事先到呼兰监狱“做工作”,想尽了办法要把金成山投入监狱。

在呼兰区法院下过判决书的第九天,王才强行把金成山抬到呼兰监狱。呼兰监狱把门的狱警看到这种情况后说:人都这样了,过去还是警察,不就是个信仰问题吗?往这抬这不是要命吗?抬家算了。王才等人面红耳赤,一言不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金成山被抬到呼兰监狱集训队的当天,由于金成山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随即被抬到呼兰监狱医院。二零零七年六月份金成山在呼兰监狱医院再一次遭到了监狱医院恶警南明等人的抢劫,将金成山从床上抬到地上强行抢走金成山女儿给他的二百元钱。由于金成山拒绝写什么“四书”,金成山的女儿和亲朋多次到呼兰监狱探视遭拒绝,最长达到四个多月之久不让接见。

由于金成山的身体状况,在监狱一直在监狱医院关押着,二年多时间里先后换了二十多个犯人护理。由于犯人不会护理,致使金成山身体溃烂严重,两年多几乎是天天趴着一个姿势过来的,双膝和小腿趴烂不知道多少次了。所有的被褥都是脓血,垫子换了一茬又一茬,每天还得面对护理人和狱警的刁难,在极度的痛苦中生存过来,简直不可想象。

二零零九年六月份,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刑满释放后,到呼兰监狱多次要人,才把金成山保释出来。回家后由于金成山被非法判刑停发了工资,妻子早已失业多年,只好靠女儿打工微薄收入艰难的生活。中共邪党披着法律的外衣残害人,耍尽了流氓手段剥夺最基本的人权。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金成山办理取保手续时,原野派出所所长赵庆军等人,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表现党性,以此人不予监管为由,伙同呼兰监狱与监狱副狱长带领十多名警察毫无理由的把金成山再一次从家中强行抬入监狱关押。金成山的妻子焦晓华和女儿据理力争,无数次找到监狱及省监狱管理局,要求依法办事,立即放人。在经过四个多月的强烈要求下,二零一零年九月份被折磨的满身是伤的金成山再一次被保释出来。

四、结语

在金成山被迫害期间,有很多狱警和犯人很不理解的反问金成山,为什么过去一起工作过的老同事这么没有人性?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坑人、害人、杀人史,中共各次运动坑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详见《九评共产党》),上至国家主席,下至黎民百姓。在共产党的害人的体制里,谁能把他爹妈送进监狱谁就是党性最强最革命的。在对法轮功非法迫害中,中共邪党耍尽流氓手段,用谎言欺骗中国民众,打着法律的旗号迫害法轮功。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动教养,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呼兰区就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动教养,九名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张学文、孙玉华、于怀财、李敏、杨伟华、郑金波、倪淑芝、薛敬业等)被迫害致死,数十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罚款和抢劫财产约达数百万元之多,被姜继民、陈兆林,常江海等人公开贪赃占为己有。

由于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灭绝人性的对宇宙大法“真、善、忍”的迫害打压,使整个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彻底崩溃,使中国人善恶、正邪、正见与谬论不分,在暴政和谎言下,唯利是图、唯权是拜、唯须是蹓,整个社会失去诚信,贪官腐败已成为时尚,黄赌毒盛行,天灾人祸(报应)甚多,社会问题乱而不治,使众多不明真相被中共谎言欺骗的中国人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中共邪党给中华民族带来了灭顶之灾。在这场民族浩劫中,受迫害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

让我们惊喜的是,很多工作人员明白了真相,觉醒了,有的不再参与迫害了,有的在暗中帮助大法弟子。在金成山被迫害期间,呼兰区公安分局过去与金成山一起工作过的部份同事、领导都采取不同的方式表示同情和关怀,并从精神和物质上给金成山帮助,表示对迫害的反感和无奈。有的老领导在没有绑架金成山之前就转告金成山,姜继民和陈兆林他们因为你向公安局公开要被抢的财物,还公开揭发他们的贪赃法轮功学员的罚款非常的恼火,已把你作为重点向上面报上去了,他们不但要判你刑,把你的公职整没,他们想把你整到监狱祸害死,你出去躲一躲吧。

金成山被非法判刑投入呼兰监狱,在呼兰区公安分局和社会上引起极大的反响。许多老同事和明白真相的公安干警对姜继民、陈兆林等人利用迫害法轮功之机捞取政绩和贪赃枉法行为十分反感,纷纷发表不同意见,在公安分局内对这种缺德作孽的行为都忿忿不平。为了压制舆论、压制争议的呼声,呼兰区公安分局的个别领导多次在干警会上声称法轮功是政治问题,金成山是共产党给他开支养活他,他还反对共产党,我们干警不要感情用事,要划清界限,坚持党性原则。突显中共几十年来玩弄政治,不顾良知与法律的利用政治迫害老百姓的丑恶嘴脸。

善恶必报。中共中央电视台的主播罗京在中共镇压法轮功时诽谤法轮功,全天二十四小时滚动播出中诬陷大法,虽年轻,年获二十多万元,可报应来时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死时年仅四十八岁,名利地位瞬间化为乌有。原中共电视台社会专题部副主任陈虻(原名陈小兵)是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之一,于二零零八年死于胃癌,时年仅四十七岁。原呼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常江海,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猖狂至极,狂妄的叫嚣他不怕报应,结果暴死于麻将桌上。自从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各地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公、检、法、司以及各级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遭恶报的案例数以万计,奉劝仍执迷不悟、充当邪党害人工具的那些人赶快停止作恶,弃恶从善,给自己留一条退路,给家人留一条退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