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戕害身心的罚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近日,大陆媒体广泛报道了山东女狱警殴打修车老人引发众怒,不得不下跪道歉的消息。说的是八月十七日,在山东大学校门外,山东省女子监狱狱警林娜在修车时,因修车老太未能及时给她修车,她就威逼老太下跪认错。老太太无奈之下只好下跪磕头喊错,但此狱警仍不罢休,用高跟鞋踹老太太头部,踢出了血。女警随后叫来身为警察的丈夫。当二人还要进一步殴打修车老汉时,激起了围观群众的公愤。群众大喊口号要求女警下跪道歉,警察夫妻躲进警车不敢出来。但最后群众将肇事女警拖出,并要求其向老太太磕头认错。当时声讨的群众多达近千人,女狱警在众人的怒吼声中,不得不跪下道歉。

事情被爆出以后,引发网友口诛笔伐:这样的警察素质如此之差,张口就让老人下跪,是不是他们的工作习惯造成的?是不是有职业病了?看谁都象犯人似的,所有的人都得顺着她,不然的话就让人下跪。

这话不无道理。在中共的监牢里,或者在警察横行的地方,让人下跪是警察运用最多的迫害手段之一。

中国人都知道,下跪是一种极其庄重的礼节,只有在隆重的场合,在人们对天、地、神佛,或者是祖宗、长辈行礼的时候才行下跪之礼。而警察让老百姓给他下跪,显然是在对老百姓进行侮辱。可是那可不只是侮辱人的一种手段,中共恶警更是将这样一种侮辱人的方式演变成一种残酷的酷刑。

我们先来看一个恶警是怎样趾高气扬地逼迫人下跪的案例:

二零零五年底,江苏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支部书记王飞,策划并亲自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路通的残酷迫害。每天从早六点逼他站墙角面壁,直至深夜。两腿站的严重变形。当路通快受不了时,王飞就用风油精点他眼睛、颈椎、太阳穴等地方,一边点一边说:“我现在要你跪下来求我,你跪呀,跪下来求我救救你的家庭。”

比较常见的一种跪刑就是长时间罚跪。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田惠英,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三水劳教所。恶警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竟强迫她跪在地上达四十四天。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跪刑的方法有许多,例如,在福建女子监狱入监队,恶警刘晓辉指使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左秀云跪下后,再用绳子把她的大腿和小腿都绑在一起,从背后将反绑的手和腿再捆在一起。然后把双手用手铐铐住,提到教室。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中共恶徒逼迫法轮功学员下跪,有很多都是使用暴力的。河北省定兴县杨村乡西里村现年四十四岁的农家妇女钟东梅,因到北京上访,被当地乡政府不法人员劫回。到乡政府后,硬把她拖下车,一群恶人逼她跪下。东梅认为自己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没有下跪。十几个恶人就凶狠的用脚踹她的脚和小腿,就听“喀嚓”一声,她的踝骨处被踹断,骨头都扎了出来,清晰可见。

钟东梅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还亲眼见到这样一种跪刑:恶人逼定兴县百楼乡大法弟子马淑慧跪在玻璃碴上,再有两个大男人踩在她身上压;脚背上还被恶人用铁片烫,身上被烧伤的泡一片一片的,使她坐不得,躺不得,站不得,全身痛的直打哆嗦。

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跪的东西可真是五花八门。成都温江区现年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骆玉英,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绑架到温江城西派出所。当时的气温高达四十度,恶警还强迫她跪在烧过的温度很高的炭花上面。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的邵承洛,在山东第一监狱遭迫害时,恶人们曾把他按跪在圆腊木上面,又拿一根圆木压在他的腿弯处,恶人们再用力下压。一个恶人还拿着一块木板,在他的肋骨上压住旋扭。最后又将他架着坐在床边,用电烙铁在他两腿的膝关节与踝关节上来回烙。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法轮功学员邵承洛

在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有一种叫“钉墙”的跪刑,就是逼使法轮功学员双膝跪着,脚跟抬起,身体贴在墙上。河北山海关机场的军官韦丹权,在这里曾受到过这种酷刑。

这样的酷刑在湖南益阳是和其它的酷刑连在一起使用的。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张春秋被绑架到益阳市第一看守所。一进看守所,恶警王铁军就对牢头说:“这是个顽固的法轮功,你们可以往死里整。”犯人们就将张春秋双腿按跪在地,双手伸直与前身靠墙。而后打手从后面起跑,用右腿膝盖直击他的后心,一下,二下,三下,……一直到鲜血从口腔满口喷在濇上,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跪刑这种侮辱人人格又能使人非常痛苦的酷刑,在中共的监牢中是非常普遍存在着的,它突出反映了中共警察侮辱百姓人格的狂妄变异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