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集会庆贺三退人数过亿(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来自社会各界的约二百名人士在墨尔本城市广场举行集会,庆贺超过一亿的中国民众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即“三退”)。集会中,吸引了许多路人驻足观看,不少人拿出手机拍摄下这些历史的场面。

墨尔本庆贺超过一亿中国人“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墨尔本庆贺超过一亿中国人“三退”
路人纷纷签名声援“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路人纷纷签名声援“三退”

路人驻足观看中共迫害民众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揭露中共迫害民众的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中共迫害民众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揭露中共迫害民众的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中共迫害民众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揭露中共迫害民众的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中共迫害民众展板
路人驻足观看揭露中共迫害民众的展板

“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是怎么统计出来的?

当天,来自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时报、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等团体的代表纷纷在集会上发言。

这上亿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声明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呢?在集会中,墨尔本退党服务中心代表樊先生在发言中说,“中国民众通过互联网、传真、电子邮件、拨打退党热线等方式把退党声明发给退党网站或服务中心;有的还把声明直接张贴到电线杆和公告栏上;还有的写在人民币上等。”

他说,更多的还是通过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多年来坚持不懈地讲真相、劝三退。这些义工主要是大陆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在工作单位、住家社区、旅游景点、唐人街、中领馆等各种环境,或透过电话、网路聊天室等工具,讲真相、劝三退。

墨尔本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彭晓梅女士说,“唐人街是墨尔本华人比较集中的地方,有时我一周七天都去,至少每周也要去四、五天。多的时候我一天能劝退四十多人,一般来说,能劝退二十多人。”

另一位义工朱玉芳女士说:“现在三退的人数比过去是成倍的增加,在中领馆前面每次都劝退三十到四十人。”

“我在中领馆前碰到这样一个人,他找到我说,上次我退了,回去后跟妹妹一说,她也要退,她没有时间,我特地今天来,帮她退掉了。”朱玉芳女士说:“以前在领馆前很难退的,他们就连报纸都不敢拿,害怕领馆前的摄像头把他拍下来,害怕不给他签证,现在根本就不怕了。”

三退保平安

朱女士还说,“三退保平安”不是随口说说的话,“有一个人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大老远专门到领馆跟我说,‘那天你帮我三退了以后,这几天我做什么事都顺顺当当的。谢谢了。’我说,你不用谢我,这都是老天在保护你。”

中国人的觉醒

在集会现场,一位来自中国山东的男士,他手里拿着《马克思的成魔之路》这份小册子,认真地看着真相展板。他指着手里的小册子说,“马克思最坏了,如果没有他就没有共产邪恶主义,不会有俄共和中共,也不会有千千万万被杀害的人民。毛××是中国的万恶之源,他的罪恶用一句成语来讲就是“罄竹难书”,希望中共早日解体。”

还有一位高先生,他在中国时曾经是公务员。他说,“共产党是一个恶党、黑党,没有人性的党。这个党早晚要灭掉的。共产党在国内就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搜刮老百姓的钱财,为他们自己的安逸享乐服务。”

高先生说:“中共的解体是早晚的事情。我早就想退党。我在中国写了三次退党申请书,退一次党,他们整我一次,扣我的钱,不给我发工资,差点把我整死。到现在还有几万元钱没给我发。”

三退对澳洲人的意义

在集会上有不少澳洲当地人专注的聆听嘉宾的发言。一位叫路易(Louie)的老师,她儿子的女朋友是中国人,因此她对中国很感兴趣,路过集会现场时便停下脚步向义工询问详情。通过义工的讲解,她明白了三退不仅是中国人的事,跟澳洲也有关系。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澳洲政府和公司首先应该了解一下自己在和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打交道、该如何跟它打交道。中国人民通过三退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澳洲政府该怎样表态。她非常认同上亿的中国人站出来的勇气,她希望中国人能让传统的道德回归,找回失落的传统的文明和文化,让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重回中华大地。

出生在前南斯拉夫的斯坦(Stan)说,我就出生在共产主义国家,共产党不好,政府把老百姓的财富都抢了,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更贫穷,也没有自由。最好把共产党都解体掉,这是最好的事。它现在不解体过一两年也一定会解体,曾发生在东欧的剧变给中国人做了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