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六一零”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福建“六一零”非法组织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各地先后办了很多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友造成很大的伤害。“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十二年来罪恶累累。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洗脑班的部份酷刑

据法轮功学员回忆,在福建省内的最早洗脑班是一九九九年十月是铁路系统“六一零”人员在永安办的。从二零零一年三月开始,“六一零”在全省各地办多个洗脑班,所用手段极其相似。监狱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更加频繁和暴力。

二零零零年九月,福建女子劳教所所长俞鸿秋,将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洗脑。他还弄出一套所谓“攻心术”,在洗脑班中实施高压精神摧残手段。他到处讲演,散布其犯罪手段,促使洗脑班在福建肆虐。

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说白了就是非法拘禁、强制洗脑迫害,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一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而参与的“六一零”、公安局、单位和街道居委会等人员,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时,能骗则骗,骗不了的时候,那就采取明目张胆的绑架。下面举例说明。

省直机关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省“六一零”将省直单位的十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福建女子劳教所里办洗脑班。

有些单位借口要外出办事(如看急诊,取样等),将法轮功学员塞到车上,直接拉到洗脑班。一位女学员正请假照顾病重卧床的老母亲,她单位人事处副处长打电话将她从父母家骗出来。该学员到自己家取东西时,单位党委副书记指使保卫科长用脚踢其房间大门,门铁锁变形脱离,房间门被撞开,四个人破门而入,强行将这位女学员带走。当官的蛮横地说:你今天不走也得走。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她们就被囚禁在洗脑班。

这十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大多有儿有女,有的孩子才一岁半,到处哭着找妈妈;有的是单亲家庭,孩子从小是母亲一人带大,眼见要失去母亲,感觉天塌下来一样;有的家里孩子身患重症,正需要妈妈照顾,却被强逼母子分离。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押,无故被剥夺了做母亲最起码的权利,内心很痛苦。不法之徒却还问:“你们想不想孩子?”“你们不为孩子着想。”这完全是强盗逻辑和精神折磨。

在洗脑班里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间隔离,不准看法轮功的资料、不准炼功、不准学员交谈。洗脑班里的大小头目及“帮教”,随心所欲地指使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电视,每天无休止地灌输诽谤法轮功的言论、看诽谤法轮功的所谓揭批材料。只要不放弃信仰,恶人们就不停止这种迫害、就不许睡觉。如果在规定期限内不按邪党官员的意图、要求写出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揭批文章,就直接劳教1-3年。

中共使用了“群众斗群众”的手法。每个单位必须出资一万元、两个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这给各单位带来很大的麻烦。因是所谓政治任务,各单位敢怒不敢言,各个科室的工作都无法正常开展,大家苦不堪言,又把这一切压力和愤怒全部转加到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如:林业干校的一女包夹,到了预定的婚期,洗脑班都不让她请婚假。她气的大哭,用很恶毒的语言攻击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

某保卫科科长叫道:你去杀人放火抢劫我不管,你修法轮功就抓你。

某单位财务科长因拒绝去洗脑班监控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就借机构改革之机,让她待岗,折腾了好久,才安排她到另一处室作为临时人员。

省直机关洗脑班主要迫害责任人是蔡传祥(省直机关党工委书记)、纪在盛、朱音月、俞鸿秋(省女子劳教所所长)。

漳州市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上午八时,漳州市“六一零”、公安、办事处、居委会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的邪党人员一起出动,绑架二十个法轮功学员(分两批)到郊区的妇女教养所,办洗脑班。

那天,法轮功学员林丽萍怀里抱着未满两周岁的女儿宇真,一邪党人员忽然向前一步把孩子抢走,几个人硬将林丽萍拉走。小宇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极度惊吓,失声惊哭不止。一个旁观者看到此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从那以后,看到家里来了人,小宇真都吓的连连后退,无助的哭叫着:“不要!不要!”让人心痛不已。

法轮功学员卢梅兰被绑架时,丈夫卧病在床极需照料,大女儿上初中,小女儿上小学,姐妹俩放学回家要做家务、照顾病重的父亲,没有时间完成作业。洗脑班未结束,丈夫便含冤去世。

原市政委书记曹盛文是幕后总指挥,主任为市“六一零”头子吴两同,副主任为公安局副局长林骏、康鸿泉,书记是“六一零”的赖金荣,班长是“六一零”的赵德民,他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对洗脑班精心安排。市国安的李卫忠、“六一零”的蔡映珊(女)、公安一处的马小平、张志权作为看守,几个刚从警校毕业的男女青年做保安。

善恶有报。康鸿泉是洗脑班里最卖力、最邪恶者之一,其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期间,其母离世,儿子、儿媳开车外出遭车祸,儿媳受重伤人事不省被送医院急救。

福州市洗脑班

从二零零三年初开始,福州市“六一零”在福州市郊北峰的晋安区高炮训练基地办洗脑班,持续到二零零五年底。迫害责任人是福州邪党市委秘书长高某(任洗脑班班长)和福州市“六一零”的徐凯,福州市邪党市委、工会、妇联、科协、司法各派一人作“帮教”,市、区国保派来的警察作为看守,市精神病院派来医生和护士各一名,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或社区派两人日夜监视。每办一期洗脑班就换一批“帮教”。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傍晚,福州洋中派出所、仓山橡胶厂、洋中街道、金斗社区二十多人,闯到文化宫造炉弄五号,绑架法轮功学员叶丽金到洗脑班。这伙恶人以仓山橡胶厂邪党委书记陈师新、邪党办主任、保卫科干部标东为首,他们团团围住丽金家,把守几条出口街弄,由洋中派出所段警和民兵爬窗入房,强行把叶丽金拖出,连衣服都搞破了。叶丽金用脚抵住墙角,他们拖不动,又过来两人一人抬一脚抬上汽车。叶丽金一路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轰动一整条街,旁观的邻里都说:丽金只是在家炼功,也把人家抓去,这下苦了她家八十高龄的老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仓山区对湖社区干部通知王秀琴去参加人大选举。王秀琴到了社区,却被邪党政法委的官敏和邪党书记林娜抓到洗脑班去。

同年十二月十日,工商系统职工陈卫华也是在上班时被台江区帮洲工商分局局长林春弟、台江区工商局书记陈权,伙同几个人员,以前往陈卫华辖区检查工作为由,将陈卫华骗至车上,然后直接开到位于郊区北峰的洗脑班内。

福州市“六一零”还逼法轮功学员的怀孕的妻子,挺着大肚子到北峰劝说丈夫妥协,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单位的大会上念那些在高压下写的洗脑资料,目的是使学员不好意思再从新修炼。

十八岁的翁群,还在福州电子职业高中读书,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约三个月。

洗脑班恶徒赌博、敲诈、色情交易,五毒俱全,并明目张胆地索贿以及“六一零”与洗脑班敲诈法轮功学员的单位。

部份县市洗脑班近期迫害行径

二零一零年十月以来,明慧网陆续报道了福建省部份县市又开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仙游县“六一零”正在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莆田市“六一零”正在预谋全市范围的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徐羽林、杨紫菊等被绑架到浦城县洗脑班迫害。

漳平“六一零”企图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在市人武部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福建省女子监狱、福州监狱将法轮功学员转移到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强制洗脑转化,五个人一批轮流送去洗脑,是省里统一安排的。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又报导了福建省“六一零”正在福州光明桥和闽侯办两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上午,长汀县“六一零”办两恶警到法轮功学员饶火哩家里强行把饶火哩(五十多岁)及五岁的外孙带到洗脑班。恶警刘腾水、赖新泉、王军等恐吓饶火哩,甚至以两个女儿的工作会被影响为由,加以威逼。饶火哩曾经于二零零三年被绑架至福建女子监狱,去年又遭到绑架并非法关押,因被迫害导致严重高血压、心脏病,保外就医。此时,几名恶警不顾饶火哩的身体情况,还有家中一个五岁的外孙和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伴需要照顾,还想继续迫害,甚至威胁说不听话就要关押。

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残酷迫害

当邪党的伪善与谎言无效时,暴力强制洗脑就成为中共邪党首选的手段,尤其是在监狱和劳教所办的洗脑班。福建省“六一零”在监狱和劳教所办的洗脑班都由省“六一零”男恶警和女监恶警杨艳、郑旭莲等人负责。为了达到逼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所用的迫害手段残忍而毫无人性,肉体上的摧残有:电棒电、吊铐、熬鹰(一种长期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的酷刑)、拳打脚踢、不让洗漱洗澡、不让上厕所、野蛮灌食等迫害手段;精神上迫害有:恐吓威胁、昼夜不停的放佛教的经、编造谎言欺骗、诬陷法轮功、不让和家人通信、不让接见、放恐怖镜头等多种迫害手段。

洗脑班上,恶警还利用所谓的“佛教”及邪党歪理邪说强制实施洗脑,一边利用被强制洗脑而邪悟的人,逼他们再去强迫他人接受佛教,伪善的逼他人修佛教,以此来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边叫邪悟者昧着良心听从恶警指挥,受其控制,叫他们诽谤大法、讲假话、恐吓威胁、参与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成了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被洗脑后邪悟的人心理发生变异,被附体控制着,没有了正信,也就没有了正常人的理念,分不清善恶,有的回到社会上还满嘴胡言乱语。这种除了长期、大量灌输中共对法轮功的诽谤、诬蔑言论外,还用心理学的研究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给他们的精神造成永久的伤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