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营救同修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我想把最近一次配合整体营救同修的经过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那是今年的八月二十一日,我正在家照顾一名被旧势力干扰所谓“食物中毒”而又拉又吐的同修。忽有消息传来昨晚我地有两名同修在火车上讲真相时被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到外地看守所,其中一名是我们学法点的。我一听特别紧张,马上和这个爬起来都费劲的同修赶到我们学法点的同修家,为她收拾东西。她家对面门口坐着几个人,我心里有些迟疑,同修马上说:“发正念让她们什么也看不见,让她们消除记忆。”我想同修说的对,马上边发正念边迅速用褥单将大法资料和师尊的法像包起转移,来来回回四趟才收完。

我们刚离开没一会,外地的警车就赶到了。他们想進屋却打不开锁,就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要能取到钥匙的人的电话号码。这位同修就把我雇主的电话号码给了他们。随后他们打电话给我,说是孩子的妈妈(被抓同修)告诉他们她家里有一个残疾孩子。他们想见见孩子,好向上面汇报。其实他们是想通过孩子拿到钥匙進屋抄家。我们识破他们的诡计后拒绝了他们。

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是弱智加癫痫,她父亲早在几年前去世,母女俩相依为命,几乎无人不知。他们是在当地公安局的协同下找到同修的家的,怎会不知这一切,还得亲自看呢?一计不成,他们就叫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亲自打电话给我们。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我开始有点害怕,怨同修怎么一点也不顾及别人的安全,在那种情况下还给我们打电话。其实孩子在我们转移资料的时候就已经被安置到另外一个同修家了。晚上我和看孩子的同修碰面时,决定第二天将孩子送给公安局看,不然他们伙同当地公安局、居委会反复骚扰我们。就算他们進屋也无所谓,反正什么也没有了。

第二天当孩子被送到他们面前时,果然没有人对孩子感兴趣,他们只是急急的闯入屋中一顿拍照、录像、乱翻。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得到,只在小棚子里拿走了几张纸。

孩子没有妈妈照顾也不行呀,第二天看孩子的同修领着孩子去国保大队要人,警察一看她们来了,都纷纷关门回避。同修无奈又把孩子带回了家。该同修的女儿想,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呀,就出了个主意:把孩子送到民政局,让民政局要人。该同修的姑娘带孩子到民政局时,刚好民政局长在办公室,她把孩子往那一扔,简单说明了几句,转身就走,民政局长还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个残疾的孩子在屋里了。我是过后知道这件事情的,心里觉得特别不得劲,这不是大法弟子所为,这样做会在常人中起负面作用的,得赶紧把孩子接回来。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民政局。孩子不在,已被送到社区,我们赶到社区,社区的人非常生气,冲着我们一顿发泄。随去的同修向她们表示开始我们不知道此事,知道了就赶紧来接孩子,非常抱歉孩子给她们带来了麻烦。她们一听是这么回事,又高兴了。我发正念,同修给他们讲真相,感觉到她们对大法非常有好感。回到家里,我们一商量,认为非法关押同修的那个黑窝也得有人带孩子去讲真相。谁去呢?协调人建议的几个同修都非常不愿意去,我想去,条件又不太具备。后来终于有个同修同意去了,应该说也是硬着头皮去的。因为我们答应她到那什么也不用说,有外地同修协同去做,她只要带好孩子就行。

等了几天去黑窝的同修带着孩子返回,在那里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再去呢,同修们都有家要照顾,时间不充份,我们就找到被非法关押同修的亲属,希望他们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无论我们怎么讲,她们都避之唯恐不及。我和同修放弃了依赖常人的想法,开始天天去民政局、社区、政法委、派出所,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要人的过程中我的状态也在不断改变,越来越觉的他们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需要被救度。

慈悲师父看到了这一切。当我们第二次来到政法委时,政法委的头头变的非常喜欢听真相。没有邪恶因素操控的生命十分的和善。他主动拿起电话向国保大队询问情况并要求他们帮我们要人。对面屋里民政局局长也被这正的场感染,我们就借机来到他的屋里开始给他讲真相。他听完了也主动给派出所所长打电话,要求对方帮我们要人。第二天,我们需要再去公安局。我第一次去公安局时是非常打怵的,因为我在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时,被他们劫持了回来,身上的钱被一恶警的头子抢劫用于他个人开销。后来曝光邪恶时,我们将其写成小册子发出去,他看后非常生气,在我去索要身份证时,一把把我推了出去,并指着我骂,引得其他屋的警察都出来围观,我心里气恨,大声告诫他,花善良人的钱是要遭报的。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接触过。他恨我,我也不喜欢他,所以往他那走时腿是很沉的。师尊看到了我的顾虑,快走到大门口时,一句“一路正念神在世”(《感慨》)的法打入我的脑海,我立刻浑身充满能量,脚步也轻快起来,师尊在注视着我、鼓励着我,我怕什么呢?应该是邪恶害怕。所以这一次到公安局我什么怕心也没有了。再加上政法委书记打过电话,一進屋场就挺祥和,同修讲真相,我发着正念,他认真的听着真相并表示会向对方要人。突然他象想起什么指着我问:“你是不是还在恨我,盼我早点死掉。”我微微一笑,内心充满慈悲:“怎么会呢?我们都希望你好,永远都好。”他变的很高兴,善,化解了我们过去的恩怨。事后他在我们的救度过程中表现的很配合,也等于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他从新摆放了自己的位置。

离开公安局,我们又来到了派出所,头几日我们已来过好几趟了,这个所长是个比较顽固的家伙,一直都挺凶。我们就本着一念,再凶也要救你,给你机会。因为民政局局长打过电话,他的态度稍有好转,他望着我们只说他说的不算,帮不了我们的忙,跟抓人方也联系不上。我们说:“我们有号,只要你联系。”他就说:“联系上也没用,他们不会放人。”我们马上又说:“只要你打,他们就会放,你一定行。”他真的打了,对方就象在等着,马上就接了,最后答应十天后放人。他很开心,象个孩子。我们走时他还把我们送到门口。

我们并不承认他们说的多少天,一天不见到同修,我们就会一天不停的去各个职能部门讲真相、要人。其实当天我们就得到信,非法抓人方让我们带上三千元钱去接人。不过他们的阴谋未得逞,这面的政法委书记说,一分也不拿,他们怎么把人带走,就怎么送回。你们明早去车站接人吧。第二天,两位绝食的同修相继回到家中。

大家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这两年六位同修被非法抓捕,这是唯一一次的成功营救。在这过程中我突破怕心、依赖心,善解了过去恩怨,配合整体救度众生中我又前進了一点点。我离师尊对我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会继续努力,抓紧时间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的大力协助!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