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十次被绑架 栾秀媛面临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栾秀媛女士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佳木斯国保大队恶警罗织罪名,企图对她非法判刑。栾秀媛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屡遭迫害,曾十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

第十次被绑架,一同被绑架的矫龄鋆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早七点二十分,栾秀媛和代丽霞二名法轮功学员正在集贤县建新中学食堂打工,被恶人构陷,被集贤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吴华及副局长耿振东带领七、八名警察将栾秀媛、代丽霞强行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食堂管理员矫龄鋆。矫龄鋆被非法关押在集贤县看守所,二十九天被迫害致死。栾秀媛和代丽霞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遭受迫害。

佳木斯国保大队恶警张宏宇和王玉君亲自提审,直接参与迫害,捏造罪名,勾结相关部门将栾秀媛、代丽霞上报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后,又将所谓“案件”的卷宗移交到向阳法院,欲非法判刑迫害。

栾秀媛和代丽霞目前已在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之多。她们目前都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家属多次找相关部门和看守所,要求探视,都被拒绝。因栾秀媛目前被关押,更多迫害详情都被掩盖着。

栾秀媛,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今年五十八岁。因为坚守“真善忍”理念,不放弃信仰,在中共邪党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这场浩劫中,栾秀媛遭受的迫害非常惨重。栾秀媛原在佳木斯工商行营业部出纳科任职,因进京上访被单位开除公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二年,栾秀媛十次被中共绑架,数次被劳教,数次被抄家。期间受到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非常严重。因本人目前被非法关押,更多迫害详情都被掩盖着。

此前九次被绑架迫害遭遇

第一次被绑架,遭非法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十月,栾秀媛进京上访,被绑架后送驻京办事处,后被佳木斯永红分局接回。回来后,被佳木斯工商行开除公职。

第二次被绑架,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栾秀媛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好,遭绑架后,又被佳木斯永红分局接回并被非法劳教,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遭受了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是农历新年,何强刚刚上任,劳教所一楼东侧被严管迫害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向所长要求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遭到以刘洪光为首的多名恶警的迫害。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刘贵华(鸡西人,现已被哈尔滨监狱迫害致死)、王淑君(现已被迫害致死)和张连英用胶带封住嘴,从一楼西门偷偷转到卫生所二楼。下午两点多副所长侯瑞岫来女队同恶警刘洪光、何强研究如何对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被他们列在名单中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俊华、赵亚贤、高贵玲、栾秀媛、杨玉波、邓春霞、付美琳、马晓华、金利红、王贵梅、武艳萍、刘让芳。刘洪光、何强指使男队十多名恶警将其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诱骗到南二楼,由刘洪光问话提要求,法轮功学员不予配合,恶人们就大打出手。恶警胡云森把王俊华的头发一把一把的扯掉,把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赵亚贤的手脚都绑在床上迫害。恶警彭海生大骂,并把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全都铐在床上或绑在椅子上共八天,其间不让洗漱。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参与迫害的还有:郭振伟、于龙江、徐金利、徐恒基(管理科科长)

第三次被绑架,身受重伤

二零零一年冬天,栾秀媛在郊区法院门前电线杆上贴了一个小胶贴,被一警察看见,将栾秀媛绑架,送妇婴医院体检后,要送看守所实施迫害。栾秀媛为摆脱迫害,从妇婴医院三楼窗户跳下。当时栾秀媛全身震裂,骨盆被摔碎,全身不能动。国保大队陈万友亲自到现场参与指挥,让把栾秀媛姐姐找来,逼其写公安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的保证,将栾秀媛推出去,什么都不管。栾秀媛回到家中,卧床不能自理。佳木斯劳教所又来骚扰,天天砸门。逼的栾秀媛不能在家呆,拖着摔坏的身体,被朋友接走。

第四次被绑架,遭暴力逼供

二零零三年五月,栾秀媛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到前进区去看望功友门晓华(已被迫害离世),被蹲坑的四、五个警察强行绑架,遭受严重迫害。省厅亲自下人督办,提外审时栾秀媛被打嘴巴子,恶警用矿泉水瓶子击头部,省厅一姓刘的队长打得特别狠,经一整夜的暴力逼供,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将人拉回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投劳教,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退回。

第五次被绑架,险些被再次劳教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栾秀媛到其他法轮功学员租的房子去,一开门就被屋里蹲坑的警察给拽进去,原来是市国保大队蹲坑跟踪法轮功学员,知道学员家门后,私配钥匙,已将该学员绑架,还在继续蹲坑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栾秀媛不知道,去该法轮功学员家也一同被绑架。直接参与迫害的警察有高东旭,陈永福,原永红刑警队的队长马景云等。栾秀媛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送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拒收。

第六次被绑架,被劳教所迫害命危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栾秀媛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恶警劫持, 四十二天后栾秀媛被非法劳教,送进佳木斯劳教所遭受迫害。栾秀媛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佳木斯市公安局陈万友与劳教所恶警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视生命如草芥,拒不放人,还难为其家人,勒卡数千元钱。

第七次被绑架,被恶警抄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栾秀媛和另二名法轮功学员在煤机厂公园挂竖幅,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松林派出所的巡警110的四名警察将其绑架,送到建设派出所,于当晚家被抄。

第八次被绑架,遭恶警勒索

二零零八年夏季,栾秀媛在沿江讲真相,被人构陷,被沿江派出所绑架,送向阳国保大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陈万友直接参与迫害,还勒卡栾秀媛三千元钱。

第九次被绑架,遭酷刑逼供

邪党对佳木斯法轮功学员用小喇叭讲真相十分恐惧,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开始,对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起严重的迫害。北京公安部来到佳木斯“督阵”,黑龙江省公安厅派出的所谓“专案组”指挥,佳木斯“六一零”、公安局、安全局协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配合,开始对很多法轮功学员实施蹲坑、砸门骚扰、破锁入门绑架,他们动用了通信监控设备,对所有的用户的通话内容进行电子跟踪监控,利用手机监控车采取定位监控。仅二周时间就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次疯狂的迫害中,栾秀媛是迫害最为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下午,栾秀媛到法轮功学员刘秀芳家里去,被正在刘秀芳家里蹲坑的所谓“专案小组”的七、八名警察强行绑架。在其家还有一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刘秀芳和其丈夫(不修炼的常人)、张淑英、张培清、张桂珍。随即恶警就抄了栾秀媛的家。此次抄家极为恶劣,室内狼藉一片,衣物散落满地,连栾秀媛家早年储存的纪念币都给非法拿走。恶警在家中蹲坑,于十四日下午绑架了去栾秀媛家的宋玉芝,同时抄了家。 此次参与迫害栾秀媛的有邪党北京公安部的,省公安厅的,佳木斯“610”及反××支队的高宏伟等人也一同参与了直接迫害。

他们把栾秀媛单独关押,数次提外审,将其带入一个阴森恐怖的环境,实施各种恐怖手段,精神高压威胁,轮番提审,酷刑折磨,并扬言要重判栾秀媛。

被迫流亡两年,老母悲痛离世,孩子无法照顾

栾秀媛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个月后,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相关部门让栾秀媛家拿钱看病。因栾秀媛家多年遭受迫害,工作早被开除,经济十分拮据,还有八十多岁老母需要照顾,根本拿不出钱来。邪党相关部门怕承担责任,把栾秀媛拉回家,长虹派出所派出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班监护在栾秀媛家中。栾秀媛抵制迫害,于回家第二天半夜走脱,随后被迫流离失所二年多。

此期间八十多岁老母亲悲愤离世,栾秀媛未能回去看一眼。未成年的孩子也无法照顾,只好自己去艰辛打工。栾秀媛离家后,还有警察、社区等人到栾秀媛姐姐那里去骚扰,打听栾秀媛下落,还在想方设法抓捕栾秀媛。


参与迫害的部门:
佳木斯看守所电话:0454-8519599
副所长室:8517766
监管科电话0454-8518599
佳木斯市公安局反×教支队(注: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是害人的邪教)人员及电话:
支队长 张宏宇 13904549088
政委 王玉君 13704545588
赵明武 6519930
办公室 8298120
向阳检察院办公室电话:0454 —860830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