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气壮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六年前,我是一个被疾病缠身、卧床不起的人,活的筋疲力尽,感到生命走到了尽头。这时,我得到了法轮大法这高德大法,从此身体净化了,那真是:“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我就是师父讲的这个状态。我高兴激动,走路象孩子一样想蹦想跳,情不自禁的想唱。我从心里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予我新的生命。决心不辱使命,坚修大法。

一、理直气壮

九九年迫害开始了,面对歪曲事实的宣传,我和几个同修决定去北京当面反映真实情况,但公车汽车都被警察控制,由于畏难思想半路就回来了。回来后紧接着我们被叫到街道派出所,单位公安处把我和另一同修接到单位招待所,不想放我回家,还不好明说出来,就转弯抹角的说:“这屋子挺好还有电视。”我马上明白了不想放我回家了,让我在这儿住。我立刻严肃起来,理直气壮的质问他们:“怎的,留我在这住啊?凭什么?我犯哪条了,凭啥留我在这住,我不是没有家。”我又说:“六月十四号中央电视台播了炼什么功不管,信仰自由。这才一个月,说变就变,说抓人就抓人,说话不算数,自己打自己嘴巴。”其中一个警察说:“你上北京了?”我想:我不能主动送上门,再说我也没到北京。我说:“我没去到,你高抬我了。”他们说不出来啥,没词了,支支吾吾的说:“把你对象找来。”我说:“找他干啥,别说我没干坏事,就是干坏事了还一人做事一人当呢。”警察说:“那让他(指另一人)送你回家。”我说:“送我干啥,我又不是不知道家。”他还是执意要送,送就送吧,到家见到我丈夫,他对我丈夫说:“看着她别让她去北京。”我丈夫也随声附和的答应着。我对着我丈夫更是对着他说:“你知道啥,跟着扯尾巴,眯着!”他听了一愣,眼睛睁了好大,没啥说的了,走了,他以后再也没来找过我。

街道主任带人到我家,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说:“不会写。”她们就拿出来别人写的“保证书”让我抄一份,我一字一顿的告诉她:“我老师就没教过我写这样的保证书。”她们不甘心,一个劲的让我写,说我不写她们没法交差。我看就说:“那好我写吧。”我拿起笔写道:“我是大法受益者,我还炼。”主任一看急了:“这不行,这不行,没法交差,明儿个还得找你。”我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就这么交,有事他找我,不找你嘛!”她们看我理直气壮,只得无可奈何的走了,他们再也没来找过我,后来这个主任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们成了朋友。

单位工会主席和一个女的来劝我,说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呗。我说:“现在刀搁脖子上我也得炼,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一个大夫给你治好了病,你还得感谢呢,何况这是高德大法。那时我重病在身,无钱医治谁管过我?卧床不起谁理过我?现在我自己找到了起死回生的妙方,不给任何人及单位添麻烦,你们却千方百计阻挡,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现在你们即使能给我钱看病,我还遭不起那罪呢。我劝你们都来了解大法,你就知道这个法轮功有多么好了。”那女的问《转法轮》书中的一些问题,我说:“欢迎你提问题,只要我知道的我就告诉你”。他们要走了,我说:“希望你们下次多来几个人。”他俩笑了说:“好洪法。”我说:“对。”看来他们都懂。他们没再找过我,正好前几天到单位办事,碰到他,给他讲了当前退党大潮,他也三退了,成为真正得救的生命。

二、正念出,坏人逃

师父讲:“大法弟子的智慧来源于正念──神念”(《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记的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全世界大法弟子开始四个整点发正念用神通解体操控坏人的邪恶因素,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知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多么荣耀,有多么伟大的使命和责任。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师父赐予大法弟子正法口诀,我们已经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了。

二零零一年,邪恶很猖獗,老百姓生活在谎言中,为救众生,我们去散发真相资料。一天晚上,我从楼上发下来,走到二楼碰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我没正眼瞅她,她瞅我一眼,跑上楼,到四楼她家门口看到门上贴的小本,马上带她丈夫一块下楼追我。直觉告诉我她不是好人,我心里生一念“铲除他俩背后的邪恶”,并不慌张的拐一个弯到另一栋楼,俩人还在找我说:“哪去了?”我心里说“师父帮我”,这时他俩已到我眼前,面对面站在马路边上。男的说:“你干啥了?”我说:“没干啥。”他声音不高,我声音也不高,我想:“他都认识我了,我也得认识他。”当我刚一瞅他时,他马上拽着那女的就跑,跑的那个快啊,眨眼间没影了,自始至终那个泼妇式的女人没吭一声,在黑暗中不知跑哪去了,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我发出一念“抹去他们的记忆”,我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

邪恶的旧势力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每个修炼者的一思一念,寻找漏洞,妄图迫害。想起就在这件事儿发生的前几天的一个中午,我趴在桌子上似睡非睡,一个声音从脑子中出现“没有那么大的业力也有那么大的难”,嘿,我马上警醒,这不对,这不是师父说的话,师父讲:“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要清醒的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正因前段时间自己对这段法理解不了,邪恶就安排了刚才那一幕,也因为自己在意识上和行为上全盘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就为弟子做主,使邪恶的安排没有得逞。一切旧的法理,任何人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不承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三、心纯念正,锁自开

二零零一年初冬,我和同修去小区发真相资料,走到一个楼区是带电子门的,大门锁着,从门里出来一男的,随手把门带上了,声音很大。同修说“门锁上了”。当时我就象没听见一样,照样用手去拉门 ,心想“开”,门开了,当时同修激动。刚才那人确实把门一甩锁上了,声音很大,我们都听到了,大法弟子正念出锁自开。

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神路上,大法弟子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有许多神迹显现,点点滴滴汇成光辉的篇章,激励我们勇猛精進。

写不太好,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