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无闻中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大法有十五年了,在师父的看护下,走到了今天。

我今年六十岁了,家住在农村。农村人爱串门,一九九六年的一天,邻居来我家玩,神秘的告诉我:有好事,大好事,听说“佛”来度人了,学了就没有病了,还有录像带,我们去看看?我一听佛来度人,那当然去啊,况且我身体被附体折磨的一点劲也没有。抱着这样的目地晚上去看了一盘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那晚兴奋的了不得,怎么也睡不着觉,心里想怎么这么好啊,师父好,师父讲的也好,我得学下去。奇怪的是才看了三盘录像身体突然有劲了,能锄地、担水,折磨我多年的附体没有了,这更加坚定了我学下去的决心,师父咋说我就咋信,几天后我把家里供过的破牌子全烧了。亲友们看到我的变化,相继走進大法的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恶毒的迫害大法,给大法造谣。丈夫蹦的老高,不让我学了,儿女们也极力反对,那时的压力象天塌了似的。可我清楚大法是最好的,从我的身体到家庭,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都是大法造就的。我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去。

我和其他同修交流,大家都有此想法,我们便约定去北京。那时各自的家人看的紧,只能各走各的,和同修们说好到市车站上车。那天早上三点,我趁丈夫熟睡时出发了。为了避开县里警察的视线,我选择了走小路,走着走着,前面不远处一束灯光向我照来,一看是同修,我们高兴的象小孩子似的拥抱在一起,一起感谢师父,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正念更足了。我们很顺利的买上了车票,刚想上车,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不是同修龚大姐吗?龚大姐不识字,也不知车去哪里,又见不到同修,正想下车了,就遇到了我们。

我们一行人早六点到了天安门,天还蒙蒙亮,我们刚下车,想喊“法轮大法好”时,被几个人围上凶神恶煞的要带我们走,原来碰上了不穿警服的便衣,他们强行把我们推上了车,一路上我们喊着“法轮大法好”。几小时后,我们本地的警察强行把我们带到了县拘留所,还骂骂咧咧的,我们逐个给他们讲了真相,从我们的身体,到家庭的和睦,他们不吱声了。

拘留所非法拘留了我们二十天,又将我们转到乡派出所迫害。派出所所长找来我二弟转化我,二弟在乡里小有名气,认识的人也多,他怕我给他找麻烦,对我拳脚相加,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坚定的告诉他炼,结果又一阵雨点似的拳头冲我而来。丈夫也听二弟的,认为要好好教育我,谁让我这么倔,加上乡里也迫害我,我顶不住了,顺从了邪恶按了手印,被勒索了万元后放回。

回来后我非常后悔,向内找自己,我既然抱定一念不管怎么打大法我是学定了,可为什么还按了手印,还是怕心,学法不扎实,不懂得实修,给自己的修炼路留下了污点,给救度众生带来了难度,我决定静心学法,改变这一切,不要让世人对大法有误解。

在学法中我明白了什么是旧势力,怎样当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于是我先从亲友们开始,首先想到的是二弟,他受邪党毒害最深了,对大法很抵触。我买上了他爱吃的东西来到他家,他先是一惊,然后给我冷脸,我笑脸迎着他,对他讲了很多,从大法的美好到自己学大法后的变化,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听后他态度缓和了,最后我说:二弟,你是团员吧,你是我的亲弟弟,有好事姐得先告诉你,邪党干尽了坏事,这你比我还清楚,到哪一天要灭中共时,它们碰你一个耳朵我都不愿意,姐帮你退了吧,别跟着遭殃。出乎意外的是二弟爽快的答应了。

接下来是大姐,她看我被邪恶勒索了钱后,对我不理不睬,还说了些对大法不好的话,几次劝说都不听。一次大姐不舒服,我买上贵重的东西去看她,对她问寒问暖,并告诉她,我学了大法后几年都不吃药,身体没病吃什么药啊,学大法真能祛病健身,你看我身体多棒。在我的劝说下她也做了三退。

跟其他人讲真相时,讲不通时我会念小册子给他们听,因我小学没读完,念起来不通顺,有的人还笑我扛锄头的老太太还会读书啊,但他们看我那样真诚,就自己要去看了,大多也做了三退。

丈夫从前反对,看到我现在的变化,也转变了态度,因为我以前蛮横,现在很贤惠,他在外面上班,家里的五、六亩庄稼我都种的很好,还帮儿女们看孩子,现在他每次打电话来都笑着问我:是不是在学习啊,没管你的,尽管学。

儿女们也美滋滋的,看到母亲这么大年龄了还这么健壮,给他们减少了负担,说是他们的福份,还是学大法好,他们很容易的就三退了。邻居们见我六十岁了还推个小车,象个小伙子,送我一外号:铁老太太。

我母亲有病在床,需要我们姊妹几个轮流照料,因母亲家离我家远,这样轮到我时得在娘家住上七、八天,每月如此。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家乡的同修很多,轮到我照料母亲时,这儿就成了学法小组,我们学法,发正念、交流。刚开始同修对发正念、讲真相不太重视,通过大量学法,同修们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后来每当我去时,能拿回很多三退名单,这都源于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环境。

可喜的是母亲也有变化。以前她很反对我修炼,整天不给我好脸色,通过我细心的照料她,她看出了我对她的孝心。每当集体学法时,她默默的看着我们,最后认同了我们:你们这一群人只是学真、善、忍做好人,待在一起也不东家长、西家短,只是读书,找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怎样为别人着想,我觉的和你们在一起很舒服。每当集体学法时,她都静静的听,有时还能背上几句,哪儿做的不好都能给我指出来。现在她天天背诵“法轮大法好”,身体逐渐健康起来。

我们无不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和家乡的同修们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

修炼到了今天,我还有许多执着心没去,我一定修去这些执着心,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勇猛精進,做师父的一名合格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