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

  • 揭露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长刘彩军的一封公开信

  • 给河北定州市留早镇政府派出所的一封信

  • 给哈尔滨市宾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公开信

  • 你不为自己惋惜,我却为你惋惜

  • 给《焦作日报》社及焦作市各级妇联的信

  • 揭露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长刘彩军的一封公开信

    刘彩军在乌丹随意地抓捕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刘彩军一心想升官发财,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以请功,又可以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一举两得。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家属去要人,刘彩军会以任何理由搪塞,有时候把责任推到正副局长身上,有时找各种理由敷衍,有的家属知道是要钱,赶紧送去,送够钱的就放人,不送的就劳教、判刑,有的甚至把钱也送了但还是没免去判刑、劳教之灾。不明白的家属就听信了他的谎言,任由刘彩军作恶。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期间,刘彩军使出了全身的招数,动用各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搧耳光、不让睡觉、揪着头发往铁椅子上撞。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在公安局的走廊里久久地回荡。同事们也在背地里唾弃刘彩军,人前象人、背后是鬼,真没想到刘彩军会这么心狠手辣。

    刘彩军从上任以来为了巴结上级领导,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孰不知自己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

    在严酷的迫害面前,法轮功学员依然坚韧不屈,始终如一地坚信他们的信仰。有好多警察被法轮功学员的精神所屈服,暗暗地伸出大拇指,也有的警察暗暗地落泪。现在老百姓也都渐渐地明白了真相,对刘彩军这样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是骂不绝口。也正是刘彩军的这种行为使得人民警察的形象在老百姓的眼中是臭不可闻。

    最近乌丹被抓捕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送往外地迫害,有的被关押在乌丹看守所迫害。有一名叫赵桂存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绝食,刘彩军就以公安局的名义指使医生野蛮灌食,赵桂存已是昏迷不醒,但是刘彩军还是不肯罢休,继续迫害。在医院的工作人员都在议论:“那个刘彩军,都把人整成这样了还不给人家放了,太没人性了。就是个人信仰呗,要是我可不干这事,给人家又插管子又灌食的,一旦出了人命……,我可不干这缺德事。”

    刘彩军,不知道你看了这封信能不能醒悟,希望你好好反思一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刘彩军你有妻子也有儿子,如果你的儿子知道你这么心狠手辣,做了这么多坏事,你的儿子会怎么看你?如果你儿子的同学朋友知道你这么心狠手辣,你儿子还能在他们面前抬头吗?你家人花你的黑钱能不跟着遭殃吗?为你儿子的前途想想吧!

    如果你还对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赶快明辨是非,立即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扭转了以前的观念,有的还在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

    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未来就在你自己手中,请珍重吧!


    给河北定州市留早镇政府派出所的一封信

    就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想给你们说说心里话。

    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上午十二点左右,定州市留早镇派出所副所长王雄辉和留早镇白家庄村干部伙同定州市公安局的一伙人,闯进白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向慈荣家,将正独自在家歇息身穿背心、裤衩的向慈荣连拽带拖强行绑架到警车上,扬长而去。后来在向慈荣家门外路上发现了她丢下的一只拖鞋。

    向慈荣,四十四岁左右,家庭妇女,家里的俩孩子在外地上学,八十多岁的婆婆生活不能自理,自儿媳妇被绑架后婆婆急得病情加重卧床不起。

    去年九月十日,留早镇派出所所长孙振中等人曾经非法闯进向慈荣家,抢劫家中电脑、电视机、自行车、影碟机、打印机和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向慈荣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孙瑞玺走脱,至今流离失所。白家庄村书记刘记田等人,受中共对法轮功污蔑宣传毒害,为监视法轮功学员,在村里和向慈荣家附近安装了摄像头。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向慈荣年迈的公公去留早镇派出所找所长打听向慈荣的下落,派出所的人推说所长有事不在,老人只好去定州市看守所打听要人,看守所的人拒不让见。

    向慈荣上有公婆下有儿女,丈夫又不在家,她为了做个好人,维持着那个家容易吗?你们把她绑架,她犯了哪条法律?就因为她按真善忍做人吗?你们良心何在?况且迫害法轮功的主凶江泽民已在七月六日由海外媒体报道死亡或脑死亡。许多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找退路或挽回损失善待法轮功学员。而你们还在这样干!你们真的是不明白吗?你们所犯下的罪谁替你们扛!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成功过,善恶有报是天理,哪怕是在无知的情况下,迫害了善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远的不说咱就说留早镇发生的事情吧。安勇军,原留早镇派出所职员,在九九年暴打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就告诉他:“你不要迫害修炼人,会遭报应的。”他却说:“什么报应不报应,我现治你。”结果第二年得癌症死了,才三十多岁呀;宋国沿,东南合村人,原留早镇“610办公室”成员(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紧跟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为了表现积极,在洗脑大班上大骂我们师父与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也得了癌症命归阴曹;“610办公室”主任贾运虎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的留早镇的,你们更清楚,他也许是认识到是报应,临走前销毁了部份法轮功学员的档案资料;第二任“610办公室”(也叫防范办,也叫维稳办)主任侯玉坡,他以为捞钱的机会来了,又整理了法轮功学员的个人资料,多次奉命迫害本镇法轮功学员:关禁闭(男女同室,大小便不让出屋),送洗脑班迫害,勒索钱财等等,结果呢?去市里开会,出了车祸,差点没命。由于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他认识到是遭报应了,便调离了那个死亡的岗位,还退回了部份罚款。还有很多村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的例子,不一一列举了。我们不想你们有这样的结局。

    你们也许会说这是上面的命令。可这个命令是谁发的呢?最初发出者是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酷似文革时期文革领导小组。可文革结束后为了平民愤中共杀了大批的直接迫害老干部的责任人及军管干部,当了中共的替罪羊。

    炼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的权利。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你们明明白白违背宪法和法律,私闯民宅,绑架抢劫、拘禁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执法犯法!将来这些罪会落在谁头上呢?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命令时,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你们应该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靠行政指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完全违法的。那么各级行政者特别是直接执行者一定要承担各自的法律责任。

    法轮功传播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国大陆不让炼,而中共所宣传的自焚之类的事情在国外为什么没有?那不完全是造假吗!前几任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你们也许说他不知道真相遭了报应,现在你们哪个人能说不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希望你们不要再为了一时之利毁了自己及家人的未来。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为救人,是为了让你们知道法轮功是什么,让人们明白真相,不要再被中共谎言蒙蔽参与迫害而遭受恶报,他们用嘴说不过来,就印在纸上送给民众,让民众了解他们的冤情,这就是传单,说的都是事实,你能说这是违法吗?

    真心希望你们能找回良知,保护善良,还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将功补过,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不要再一意孤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给哈尔滨市宾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的公开信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云古、刘淑梅二人在宾州镇大街永美化妆品商店门前兑换真相币时,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他们的家也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私自开锁(房门被砸坏)非法闯入,在家中没人的情况下,从其家中抢走现金约十八万元(三个孩子的学费和全家的生活费用)、两部笔记本电脑、一部台式电脑,以及打印机和其他私人财物(因老俩口都被绑架,具体物品不详)。

    也在同时,法轮功学员陈丽云正在家中忙家务,多名警察包围了她的家,利用云梯爬到她家阳台,砸碎她家玻璃,非法闯入家中,可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当着家人的面警察从其家中抢走两个存折(十七万元)和现金近四万元,一部台式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光敏刻章机、光敏章近千个、光敏油二十余桶(价值万元)。尤其令人愤慨的是,陈丽云家里的两条金项链和一副金耳坠也被警察抢走,且不给家人出任何手续。同时陈丽云遭警察绑架,她的母亲和一个姐姐也遭绑架(下午被放回)。后来得知行恶者是哈市公安局、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刘建华为首的恶警和西城派出所以其所长为首警察。

    这种非法强入民宅、不出示任何证件、强抢财物,是什么行为?你们应该清楚。你们是执法人员,你们非常清楚,炼法轮功没有违反中国现行任何法律,相反,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而你们这些执法人员的行为却是违反法律的,就包括十多年来你们参与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迫害,都是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

    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找的借口是;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上指下派。“上指下派”可不是法律。《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在执行上级命令时,违反了法律也得对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而且江泽民和被它控制的政法委是通过“610”这个非法组织,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且下达指示时不让录音、不让记录,这意味着什么?将来对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清算时,它能替你承担责任吗?中共邪党“卸磨杀驴”的做法你们也知道。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参与迫害老干部的793名警察和17名军人被拉到西南某处秘密枪毙,只给了他们的家人一纸“因公死亡通知书”了事。

    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所以一直在给你们写信、打电话让你们明白真相,不要再做江泽民和中共邪党的工具,违法参与迫害法轮功。这是一方面。从另一方面讲,法轮大法是佛法,法轮功学员都是修佛的,都是修炼人。对佛法犯罪、迫害修炼人那罪业就更大了。不但将来自己下地狱,你的子子孙孙甚至老祖宗都会跟着遭殃的。这也是法轮功学员甘冒风险给你们和广大民众讲真相救人的真实原因。和你们讲这些也是希望你们停止违法犯罪,不要再做江泽民和中共邪党的替罪羊,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如果你们还要一意孤行,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释放法轮功学员,不归还被你们抢去的钱物,不怕承担法律责任,那我们就把你们(宾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西城派出所)作为被告把你们的违法事实,报告给你们的上级——市政府、省政府、中央、国际社会以及你们的亲戚朋友。到那时你的上级可能不会替你承担责任。如果条件成熟我们还要按《行政诉讼法》对你们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和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要求赔偿。

    十多年来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桩桩件件我们都记录在案。一旦清算开始谁来替你的违法行为承担责任?你能保证指使你们的人不卸磨杀驴、推卸责任吗?这可是中共邪党的惯用伎俩。

    十多年来我们为了破除江泽民和中共邪党谎言,冒着风险向世人(包括你们)讲真相,是为了什么?

    我们有个学员讲真相时碰到一个便衣警察,便衣问学员:你知道我是谁吗?学员说“不知道”,便衣说我是警察。学员说;警察也应该明白真相得救啊。警察说;你不怕我抓你吗?她说;如果用我的被抓、被迫害换得你能明白真相,能得到救度从而不下地狱,那也值得。这年头有骗吃、骗喝、骗钱的,也有冒险抢劫的,请问有冒险骗你平安、为你好的吗?也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使你们明真相得救度,使你和你的家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个便衣听后无言以对。

    一个民族,不会因为出了一个恶魔而影响他的伟大;一个人却会因为追随恶魔而带来生命的毁灭和家族的灾难;一个国家不会因为经历了曲折而丧失光明的未来;一个政党却会因为与人民为敌而终将败亡和被历史抛弃。

    江泽民因为迫害法轮功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仅因香港亚洲电视台7月6日报道了江泽民死亡的消息,就引起全国人民大放鞭炮,甚至个别地区鞭炮脱销。而且从7月中旬到现在鞭炮声不断。中共邪党因破坏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众神判了死罪。又加上邪党在历次(土改、肃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六千万)的总和。上天必定要惩罚它!“天灭中共”已成定局。那么“天灭中共”灭谁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中共邪党现在就象一列开往万丈深渊的死亡列车(因天要灭它),所有入过党、团、队的人,因为在你入党团队对着血旗发誓要为它奋斗终身,你就是中共这死亡列车上的乘客。你要想不被它带入万丈深渊,你得从死亡列车上下来才能脱离危险。“天灭中共”时一个不留,这就是你被骗,对着血旗发毒誓的结果。你只要退出党团队就能得救。这就是法轮功学员劝你退党、团、队的真正原因。这不是搞政治,是救你的命。你可能不信,但是它不会因为你不信就不发生。

    江泽民和中共邪党都将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被天灭。而作为一个小小的人,你选择什么?这不值得深思吗?你想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下赌注吗?我想谁也不愿意这么做。

    希望这封信能使你明白真相,远离邪恶、退出邪党。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再重复一遍,救度众生(包括你)就是法轮功学员十多年来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无怨无悔地给你和广大民众讲真相的根本目的。你还能帮助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去迫害那些舍命救你的法轮功学员、做这样助纣为虐害己害人的傻事吗?

    为了你生命的未来更加美好;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宾县法轮功学员


    你不为自己惋惜,我却为你惋惜

    ——给重庆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

    光阴荏苒,这场由江氏一手策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过十二个春秋了。十二年,在宇宙的长河中只是不足道的一瞬间,但九九年以来的这十二年却显得是那样的漫长。宛如一切时空都守候、凝聚于这一刻;好象老天一再将时光延续,刻意要留给今天的你我沉甸甸的记忆与沉思。记忆中反省,沉思中觉醒。

    在重庆,二零一一年六月以来的短短两个月里,“六一零”非法机构再次绑架了一百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中有的被绑架进洗脑班,有的被关押于看守所,有的被劫持至重庆劳教所迫害。同时,看到了十多年前在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高定、王成、李勇等人,至今依然顽固的追随邪党,从重庆男子劳教所到女子劳教所,再到现在的重庆各地洗脑班,都留下了他们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记录。

    哀莫大于生命的沉沦和心死!在大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都没有人相信中共邪党的今天,在民间谁提到这个邪党都嗤之以鼻的今天,在滚滚“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席卷大陆,超过一亿人退党、团、队的今天,重庆的警察中依然有人愿将自己宝贵的人生作为赌注押给中共邪党,要与这个人类史上最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捆绑一块。你自己不为自己惋惜,我却为你惋惜!

    我久久不能平静。当心中的涟漪翻开沉甸甸的记忆,却蓦然发现还有那弥足珍贵的一刻。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七月,干事老王(王朝晖)向被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的开县法轮功学员颜新培做所谓的“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时,六十五岁的颜新培凝重地道出了自己是怎样走入法轮功的修炼。

    那是一九九七年万物回春的三月,一个很寻常的日子,但对开县赵家镇的六十一岁农民颜新培却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颜和老伴作出了无奈的商量决定,自己到县城买老鼠药结束自己生不如死的残生。因为,老人已经有七、八种疾病缠身数年,更要命的是最后得了肺癌,眼看着自己和老伴辛勤积攒下来的几万元钱全都换成了中药、西药,但终究不能治好一身的顽疾,而且肺癌还步入了晚期无法治疗,病痛的折磨时刻在煎熬着他。真的是生不如死。于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有了和老伴商量买老鼠药结束自己生命的那一幕。

    但幸运的是,这一天他遇上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也许是机缘所致,也许是老天悲悯之意,也许是这群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所展示出来的高洁、纯正改变了他赴黄泉之心(自杀在法轮功的著作中被视为有罪)。他没有买老鼠药,他走入了法轮功(法轮大法)的修炼。一个星期之后,颜所有的病痛消失,医院检查完全康复。奇迹在边远小镇迅速传开与传颂……

    说到动情处,老人热泪盈眶:“这真的就是恩同再造,恩同再造啊!现在,你们却要逼我出卖自己的良心去诋毁恩同再生父母的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呀!我宁死也绝不做对不起良心的事!……”

    面对眼前这位颤巍巍的(因被劳教所迫害所致身体虚弱抖动)历经传奇人生的老人的娓娓道来与良心述说,这一刻,老王干事转身,拭泪;这一刻,西山坪凉风习习,酷暑不再。

    如今,十个春秋过去了,老王干事你还记得吗?当年那些见证这一刻的劳教人员和其他警察你们还记得吗?转身,拭泪,一瞬间。但却印证那年那月那天老王干事毕竟是有良知的,也印证善是普世的,是每个人都与生俱来所拥有的。只不过是,迷于红尘的喧嚣尘封了最初的自己。

    因为,历史的今天,谁都必须在法轮功问题上做出选择!包括你、我、他。

    于是,多年后的今天,我将这段记忆从新拾起,掸尘,呈于纸上,向你们呼唤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待大法!包括所有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将那份心灵深处最珍贵的善念萌发与延续!这是超越俗世的正法修炼人的慈悲之声,在向你真诚地呼唤!还因为,无论你信还是不信,真相就在那里!无论你愿还是不愿意,果报就在那里!

    也许你说,这是我的工作,但你可以选择善待大法;也许你说,这是上边的指使,但你可以选择不参与迫害;也许你说……,但你可以选择你善良本性的做法。

    最后,真心希望你能暂离心灵的喧嚣,还自己一刻宁静的天空,用你的善念做出一个对得起自己和家人的选择!拥有一个没有遗憾的未来!也许,这是你久远的嘱托!也许,这是你明白一面的期盼!


    给《焦作日报》社及焦作市各级妇联的信

    我们和你们不曾相识、相见,但我们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们有一个好的未来!

    中国有句成语叫“盲人瞎马”,又叫:“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它的寓意,是指人或物处于极其危险的状态下而不自知。在当今就有这样一个翻版:

    《焦作日报》于8月10日第二版政务要闻中发表了两篇新闻:一是由记者杨帆拍摄的高清图片,记述了8月8日沁阳市妇联举行的征签活动;二是由署名为吴瑞军写的文章,记述吴瑞军去社区办事遇到一社区干部,说社区干部在遇交通红灯时有一位老太太给社区干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社区干部说:“不要发这些资料,今天是碰到我,如果碰到公安民警,会有麻烦的。”当时吴瑞军感到非常惊讶并当场指出应该举报这位老人,云云。《焦作日报》的总编是杨法育,第二版的编辑是郭剑,校对是张晓青,组版牛成文。《焦作日报》的网址是http://www.jzrb.com;第二版官方微博是weibo.com/jzrb; 新闻热线是0391-3681234。

    看到这篇短文,我们真为沁阳市妇联及搞这次征签活动的组织者、参与者、记者的未来担心;真为撰写、发表上述文章的作者、《焦作日报》的总编、编辑、校对、组版以及该报的印刷厂的印刷工人、该报发行者的未来而担心!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你们帮助邪恶的中共颠倒黑白,迫害善良,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你还对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的话,请往下看:

    香港《前哨》杂志二零一一年二月刊大陆报导栏目中的头条文章,题目是《江泽民终生后悔的两大事件》。说江泽民自知死期不远,二零一零年起至少两次对身边的人谈到,这一辈子做过两件愚蠢之事:之一是美国轰炸南斯拉夫时,下令中国大使馆不能撤退;之二则是迫害法轮功,把几千万群众推向对立面,为自己平添了上亿“敌人”。

    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至今,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帮凶,在全球30多个国家被控告,声名狼藉。资料显示,因对法轮功学员施以群体灭绝、酷刑,和其它反人类犯罪,迄今为止,在美洲、欧洲、澳洲、亚洲等多个国家,中共官员受到起诉的案件达五十多起。在美国,除了中共党魁江泽民被起诉外,前北京市长刘淇,原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中国科学院“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郭传杰,原武汉广播电视局局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原吉林省委副书记、甘肃省委书记苏荣,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赵志飞等均被起诉,其中刘淇、夏德仁、郭传杰和赵志飞在缺席审判中被法官认定罪名成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据明慧网来自民间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3434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遭迫害致死,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惨遭酷刑折磨。更有甚者,中共军队、公安、司法、医疗系统相互勾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犯下人类历史上最惨烈、最邪恶的罪行。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中共搞的一场迫害好人的运动。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私心,与中共互相利用发动的这么一场丧失人性的残酷迫害。不明真相者被中共欺骗,仇视法轮功、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种下恶果。

    下面请看一些实例:

    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出生于李市镇黄桷乡,年四十余岁,因患皮肤癌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医院病床上。据当事医生讲,周临死时哀叫:“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二零零九年年初,辽宁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组织体检,一百多名警察参加了体检,结果检出各种癌症病患十几人,有人检出癌症,当场就吓瘫了。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里就有十几个得癌症的?真是奇怪。

    其实并不奇怪。全国各地,象大连南关岭监狱这样集中患绝症或出事故的情况并不少见。

    天津市武清区河西务镇白庄村邪党书记石玉成,自二零零七年担任村支书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利用法轮功学员家人有怕心威逼恐吓,指使法轮功学员家属骚扰其家人炼法轮功,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鼓动法轮功学员家人到法轮功集体读书点骂街、冲散炼功点,还扬言要把法轮功学员“一网打尽”。石玉成还经常撕毁法轮功学员用以救人的真相粘贴。二零一零年腊月三十晚,他指使村委员会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救人的真相粘贴全部撕毁。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之前,又一次撕毁全部真相粘贴。石玉成因坏事做的太多遭到了应有的报应。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邪党生日那天早晨,石玉成突发心脏病猝死,死于情妇家的洗澡间,成了邪党的陪葬品,终年五十九岁。

    话说回来,说江泽民虽自认迫害法轮功是“蠢事”,不管江泽民或中共出于什么目的散播出这种消息,这种自认“镇压法轮功是蠢事”的说法,对那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和那些上当误解、仇恨法轮功的人,不值得去深思和反省吗?!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案件只有口头指示,而没有下发任何文件了吧?

    其实中共在法轮功的问题上早就留下后路了。为什么呢?就是将来真相大白天下,正义彰显的时候,谁参与了迫害谁要承担责任,就定谁的罪。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根据《公务员法》,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而且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近几年来,各级“六一零”人员、公安、警察、各级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应的越来越多。仅在明慧网上公开曝光的已有一万多例。实际人数更多,因为中共在极力掩盖这个事实。我们指出这些是希望人能够警醒,引以为戒。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香港亚视率先播出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死讯,中共邪党媒体沉寂无声。一天之后,七月七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在英文版消息中否认江泽民死讯,但又立即删除。江泽民或许已死亡,或许靠呼吸机苟延残喘,然而风雨十二年后的今天,举世同庆却从这一刻开始!中土大地,或晨鸡初鸣,或日当正午,或华灯璀璨之际,千家爆竹声此起彼伏……人们庆祝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死,一来以燃放鞭炮驱江泽民邪气、荡涤阴霾;二来江泽民恶贯满盈、报应临头。(江死后,想必在无休止的地狱中偿罪业还只是开始)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自一九九二年传出后,其修心重德的要求及其健身奇效立即引起了广大民众的极大兴趣,并迅速传遍全国,吸引一亿人修炼;现在法轮功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仅港、澳、台就有几十万人修炼;印度就有八十多所学校的师生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荣获海外各国、各级政府及组织的褒奖和支持信函;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超越民族和国家的高德大法。

    法轮功学员心胸坦荡,在利益与正义面前,他们选择了正义,在良心与生死面前他们选择了良心。“信仰自由”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最基本的人权,谁剥夺公民的信仰,谁就是违反了宪法。现在,追查国际等组织已经收集到几万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罪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久的将来,相关罪人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们善意地劝告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江泽民都承认了迫害法轮功是大蠢事(不仅是蠢事,是犯罪),难道你还要继续干这蠢事?继续犯罪?希望你认真反思一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果你还对自己及家人的未来负责,赶快明辨是非,立即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包括公检法的人都已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扭转了以前的观念,有的还在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

    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未来就在你自己手中,愿君千万珍重!请记住:用真名或化名让法轮功学员给你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得福报,危难来时可自保。

    真诚的希望你能保有未来的
    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