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做事与修炼的关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受过高等教育且独身一人居住,相对具备很多方便条件,因此在几年前资料点刚刚遍地开花时,就在技术方面下了许多功夫。可是几年下来,总觉的自己事没少做,心性提高很慢,有时甚至想是不是大法修炼中不应该再有搞技术的同修了,是不是自己的所为已经跟不上正法進程了,是不是应该走出去上大街讲真相或做协调了……总之是有很多困惑,慈悲的师父通过几件事点悟,使我有了一点点浅见,就是如何摆正做事与修炼的关系,写出来和大家共同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几年前,同修们都悟到应该资料点遍地开花,因此我每天奔波于各个家庭资料点之间,当时的感觉是想做资料的同修越多自己越累,几乎是修完这家的电脑,又要赶到另一家修打印机,有时去外地同修那儿,还要坐火车或长途客车,每天疲惫不堪又觉的大家都是在救人,哪个都重要,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有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她的妹妹同修家条件很困难,最近攒了一些钱,准备买电脑上明慧网,但她们对买电脑一窍不通。我一听同修有这个想法,很好啊,主动领这位姐姐帮她妹妹买了合适的电脑,又做好双系统,完善了相关设置,然后我就有事去了外地。十多天后,我一回来,就听这位姐姐同修说电脑一拿回家,就什么都没有了,家里常人把电脑搬到电脑城,从新做了一套常人系统,同修用不了,希望我去她家再次做系统。我当时只是简单的用观念向外找了一下,同修初次用电脑准备上明慧网有干扰也不奇怪,慢慢心性跟上来、正念强了,干扰就没有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再去给做一下了。

那位妹妹同修只有周日有时间,她家离市区比较远,可我周日上午还要参加集体学法,于是我一大早就赶到她家。刚到门口,意外的是他大儿子叉着腰冲出来说:“我们家不做系统,再弄就要把电脑弄坏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就是直接下逐客令了,她的丈夫和小儿子也都与我怒目相对。我一惊,但马上想到无论任何时候自己都是个修炼人,笑呵呵的迎上去说:“呦,都在家呢,今天我来你家串个门,不行吗?”见我这种语气,她大儿子放下了叉着的腰,把门口闪开了说:“来串门欢迎,干别的可不行。”進了屋,房间里只有我和同修,我简单的了解一下,原来同修的丈夫和儿子都信基督教,房前屋后住着的亲戚,也有很多信基督教的,他们平日对同修修炼干扰很大,至于说装电脑上明慧网,他们根本就不同意,是同修想硬来。

我一看,这一方面是讲真相不到位,再一个应该多发正念清理操控她家人背后的乱神,这种情况让我碰到,就有我修的,我应该和同修配合好。这么一想,她大儿子就進屋坐下,不走了,他的意思是怕我跟他妈说继续做系统的事来看着我,其实是他明白的那面来听真相的。他刚一坐下就说:“不管怎么说,我家这电脑就是不能做系统,我一年不在家呆几天,最近刚回来。”我笑呵呵的说:“那咱俩可真有缘啊,我初次来你家,你又最近刚回来,见一面多不容易啊。”他马上说:“我可不跟你们这种人有缘。”我一看是他有抵触,告诉他我们都是按“真善忍”做事的好人,希望他打消顾虑,我们上明慧网的方式是非常安全的,你们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他听后又很有情绪的说:“我可跟你不是一家人,她(指那位妹妹同修)才是你们的人呢。”我知道是因为同修平日在家里没处理好修炼和生活的关系,加上同修曾被邪恶绑架过,家人因害怕邪党而对大法产生了误解。向内找一下自己是不是在这方面也有偏激的时候呢,但此时一定要和同修配合好,帮助同修开创修炼环境同时救度众生,于是同修说时我就发正念。过了一会同修的大儿子的态度缓和多了,我又去跟她丈夫搭话,他也不象刚才那么凶了,最后当我离开时同修的丈夫亲自把我送到门外,还笑呵呵地欢迎我下次再来。我乘车赶回市里参加集体学法一点也没晚,本来头一天晚上睡的很晚,今天又起了个大早,来回走了这么远的路程,可是一点疲劳的感觉也没有,反而很精神。

过后,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师父讲法一次次的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无可避免的要做许多事,那么我这几年多半是把大法项目当成常人的工作去做了,按部就班的修电脑、修打印机,因为没在其中实修自己所以渐渐变成了常人做大法事的状态而不自知,当然看不到更深层次的法理了。也许师父看到了我有想实修的心,又安排了一件事,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对自己的修炼状态也有了新的体悟。

一位老年同修的小儿子因修大法被枉判五年徒刑,今年年初那座监狱连续迫害死三名大法弟子,因此同修和老年同修交流应该堂堂正正的去要回儿子,借此机会向更多的世人尤其是公检法部门的人讲真相。我听说这件事后觉的同修们悟的对,但好象和自己关系不大,自己要做的证实大法的事也很多,只能配合发发正念了。老年同修在这个过程中提高很大,从一开始完全陷入对儿子生命安危担心的情中逐渐跳出来,明白应该以此事为契机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并有了上明慧网的愿望。老年同修的二儿子送来了笔记本电脑,我就听到别的同修辗转传来消息,说想找我装系统也找不到,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难找。我听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心想:你们周围配合的同修那么多,也有能装系统的,怎么什么都找我啊,我可忙不过来。后来,另一位同修给装了系统送到他家,常人那套系统有些地方不够完善,老年同修的大儿子一看,他玩游戏用起来不顺手就送到常人那里去做了一套系统。老年同修很着急,背着笔记本去找做系统的同修,那位同修弄了半天搞乱了就把电脑搬到我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觉的做系统的同修学了这么长时间还是糊糊涂涂,每次都弄的乱七八糟来找我收拾破烂摊子。

在这种心态下做好了电脑,同修又邀我一块给老年同修送去,我满心不乐意,心想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再说听别的同修说老年同修的大儿子不明真相,对前去他家的同修恶语相加甚至还动手撇塑料凳子打同修,在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时,老年同修的大儿子起到很大的干扰作用,最近老年同修刚有了电脑他大儿子和儿媳妇就跑来住下不走了,好象电脑是给他们的似的。我心里对这种人产生了反感情绪,觉得他不可理喻不想见他。转念一想自己满脑子都是人的想法,竟围着自己转,同修去老年同修家都被她大儿子撵出来了,我应该借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啊。到他家一敲开门,老年同修的大儿子就关门進自己的屋了,我们打开电脑教会老年同修简单操作,正好到了发正念的时间了,老年同修看大儿子着急用电脑(一天打了三次电话催做系统的同修要电脑)就送到他那屋去了,我们刚坐下发正念,老年同修的儿子就在屋里骂骂咧咧的冲出来准备数落我们,我们坚定的立掌发正念没被他干扰。等我们刚一放下手,他就迫不及待的从屋里冲出来:“你们这是装的什么破系统,干嘛把我的系统弄没了,不会弄就别瞎弄,知不知道我花了三十元钱刚弄好的。”我一看还真是个横行霸道的人,心里有点瞧不起他:那么没素质,我才不跟你这种人一般见识呢。老年同修着急的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她儿子还在不停的骂骂咧咧。

和我同去的同修正念很强,主动走到老年同修大儿子身边,告诉他别着急有什么不完善的地方我们明天再来给弄好,老年同修的大儿子大吵大嚷,边说着边冲出楼下找电脑部的人去了。我看到同修能放下自我,在常人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高尚风范,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没有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在常人面前表现的高高在上,瞧不起人,过程中有争斗心、显示心、怕别人说自己电脑水平不好的心、保护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我调整了心态,主动走到电脑旁,一看原来老年同修的大儿子电脑水平很差,所以稍微变一点就弄不好了,我帮忙下载了简单的输入法和最新的聊天软件,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不明白大法真相,背后有邪恶因素操控,因此对我们装双系统很反感。我边给他弄电脑,边调整心态,同时发正念,这时他回来了,不象刚才那么凶了,但还是嘟嘟囔囔的要送到电脑部去弄。我静下心来耐心的从人的层面跟他分析了他操作不当的地方,并帮他完善了最新软件,简单介绍了一些电脑基本知识。此刻我想到了,这个众生明白真相的底线非常低,其他同修想见他都费劲,师父慈悲安排我通过电脑和他接触上,我一定利用好这个机会救他。随着我不断调整心态,他的态度缓和了很多,可以和我们正常说话了。第二天,有同修再次主动上他家進门就很顺利了,我感受到了整体配合的重要,师父精心安排的巧妙。

通过这一次配合,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了很深的体会。做事和修炼是不可分割的,以前我错误的认为搞技术的同修因为钻研技术需要静,所以不愿和同修交流,做事喜欢单打独斗不会和同修配合,因为不符合法所以才会感到没有提高还很累。

现在我逐渐的学会了在做技术工作的同时,时刻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同时善意的跟同修交流,用自己比较成熟的方法引导更多同修学会自己动手,不再单纯的把自己当成技术同修,心的容量在逐渐加大,主动的承担一些协调工作参与更多的项目,逐渐走出自己修炼证实法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