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臣被非法关押月余 家人呼吁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通化县个体经营者王培臣和父亲王暖荣,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八月八日,通化县检察院非法提审王培臣。在此期间,家人据理力争,终于在八月十日在看守所通过监控室屏幕见到王暖荣父子。

王培臣的女儿、妻子、母亲呼吁相关人员本着良知释放自己的家人,下面是她们的公开呼吁信。

一、王培臣女儿的呼吁信

我是王培臣的女儿王欣慧,今年十四岁。有记忆开始,我的第一任老师就是我最爱的爷爷、爸爸。我爷爷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从记事到现在,我没看见爷爷、爸爸象别人那样在床上哼哼呀呀的。也从没象别人家吵吵闹闹的过日子;一家总是生活在祥和、快乐的气氛中。有好吃的,爷爷爸爸总是先让给奶奶、妈妈和我;好穿的也总是让给别人。有活父子俩总是抢着干。从小就教育我要以德为本;与人为善;多行善事;与同学和睦相处;宁可自己吃苦,也不要给别人带来痛苦。

谁来告诉我,就这样品质的人是不是好人?就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当坏人抓他们?是想让好人变成坏人吗?抓他们干什么?不是在害好人吗?世界上不是需要更多的好人吗?作为孩子究竟要学忠诚、善良、为别人着想的好人,还是学撒谎、不讲良心的坏人?!

我在家盼了一天又一天,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到今天,已经二十多天了,为什么还不放我爷爷爸爸回来?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也有爸爸妈妈,你们能想一想吗?作为一个女儿,我期盼,让我们一家团聚吧!不要给我和三岁的小弟幼小的心灵添加更多的创伤!

每当我看到妈妈偷偷落泪的时候,我的心有多难受,叔叔阿姨你们能想象得到吗?我相信你们都有善念和良心,警察破坏了一个善良、美好的家庭,于心何忍?

愚公能把大山移走,我就不信唤不回警察的良知!我能象愚公一样来感化你们的心。这是我写的第一封信,我会一直写到警察无条件把我爷爷爸爸放回家为止。

希望叔叔阿姨帮帮我,救我爷爷爸爸早点回家,欣慧谢谢你们了。

王培臣的女儿:王欣慧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

二、王培臣妻子的呼吁信

各位领导:

我是王培臣的妻子,王暖荣的儿媳,我叫王树华。我嫁到他们家已有十五个年头了,公公婆婆从来没有和我红过脸,我丈夫也从没和我吵过架,邻居和朋友们都很羡慕我嫁到这样好的一个人家来。

我丈夫以前有严重的胃病,B超、胃镜也都做过,中药、西药也都吃了不少,钱也没少花,可就是不好。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病好了,身体健康了,不用再吃一片药了,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一直本着做一个好人中更好的人行事。现在社会上吃喝嫖赌那些不好的习惯,在我丈夫身上一样都没有,无论他在外面做什么事我都一百个放心。

自从2000年我公公被非法绑架、迫害、虐待之后,我就害怕了,就不让我丈夫再炼了,可他却说:“我是炼法轮功身体才好的,我要是不告诉别人怎样做一个好人和大法的美好,等到大灾难来时,他们会很危险的,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也为了我自己的良心,我怎么能说不炼就不炼了呢。难道你想让我象以前一样一身病吗?那样将来我会于心有愧的,我会良心不安的。”

因为他能让我放心,所以我也就不再管他了。我们家开个小卖店,我丈夫在店里手机、钱包、经常能捡到,可他从来不会偷偷揣进自己的腰包,都会想办法还给失主。有的人拿回自己的东西,连声谢谢都不说,可我丈夫依然那样做着,从无怨言。有的时候买啤酒的拿空瓶子回来退时,我丈夫一看是一等奖、二等奖或者三等奖,都会告诉人家,可人家还不知道,都非常感谢他,都说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2011年7月17日晚饭时,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于济生等十多个便衣非法绑架。当天三岁天真无邪的孩子最喜欢玩的钥匙被警察恶意从手中抢走,孩子惊吓哇哇大叫,警察的行为把我也吓的腿一软坐在地上,警察看我坐在地上,还破口大骂。这些警察野蛮的把房间、柜子、床翻的乱七八糟;自家的东西也被警察搬走;还撕扯绑架公公。孩子惊恐的一直盯着警察,大哭不止。

作为一个女人,在自己的丈夫被他们非法绑架的情况下,我都没有骂他们一句,这都是受我丈夫的影响,如果是十几年前的我,我会每个人都骂的。他们把我3岁的儿子吓得大哭,晚上睡觉都在嚎叫,一连十几天都哭闹,直到现在看见人多就害怕躲藏。他们带走了我们家的顶梁柱,我的丈夫和公公,剩下我一个女人领着一对儿女和婆婆,还要看着经销店维持生活,邻居和经常来我家买东西的人看了都觉得可怜。以前送来货都是我丈夫搬搬挪挪,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那天送来一些大件很重的东西,因为我搬不动,把腰抻了,结果开始腰疼、肚子疼、走血,一连十几天都不好,又没有时间去医院,只好买点止血药吃,才算好点。

有良知的人呢!你们能不能发发善心?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知道我为了丈夫的安全多么担心,流了多少泪。十五年的相知相爱,警察一下子把他关起来,他又没做什么坏事,警察为什么不让我们见面。作为他的妻子,我的心都碎了。就连我3岁的小儿子,看到我流泪时,都搂着我的脖子问“妈妈怎么了?你又想爸爸了吗?宝宝听妈妈话,不惹妈妈生气。”看着我那小儿子的脸,我的心就跟刀剜的一样。

在公安局关押我丈夫超过40多个小时,才送到看守所,这是违法的。我担心这40多个小时的时间警察是不是对他进行刑讯逼供了?这在法律上都是违法的。你们就是知法犯法,非法抓这些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骚扰我们和睦安宁的家庭,你们良心何在?你们于心何忍?自从我丈夫被非法关押这二十几天,我没吃过一顿饱饭,没睡过一个好觉,人都瘦了一大圈,头发没时间洗、澡没时间洗,只有回家吃饭的时间里抽点时间给孩子洗一洗衣服。都是有父母有儿女的人,你们能不能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是你或你的家人,你会什么感受?会是什么心情?每日活在期盼、思念和担忧中,那真是度日如年呢!

还有我那六十多岁的婆婆同时被带走了她的老伴和儿子两个人,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几次去公安局要求见我丈夫,都被拒绝。他们说让我请律师就能见到丈夫,可是我们请了律师,却到哪里哪里就被拒绝接待,这不是骗人、违法的吗?这几天我看到大街上贴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刘仁阁被公安局打死的恶行,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我丈夫在家时可是健健康康的一个好人,被他们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不放,也不让见,我怎么知道他安不安全,是不是还好,是不是还健健康康?

希望我的一番话能唤回你们的良知,唤回你们的善念,赶快无条件放我公公和我丈夫,让我们一家人团聚。请记住一句古训:“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昧着良心作恶,为你及你的家人选择好的未来吧,也为你的子孙后代造福吧!!

王培臣的妻子:王树华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

三、王培臣母亲的呼吁信

各位领导:

我叫曾庆荣,是天福食品店王培臣的母亲,我要为我的儿子说句话。现在是“和谐社会”,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儿子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把我儿子抓起来,在公安局一楼逼供四十多个小时,直到今天还不放人,也不让见人,儿子遭受什么委屈?身体怎么样?能不能吃饱?母亲十分担心。

我儿子在店里做生意,经常有人把钱包和手机落在店里,每次都是儿子主动联系失主,或找失主的亲属朋友,让失主回来拿。有一次,果松的一个高中生,来店里买东西把钱包落店里了,自己却不知道丢哪去了。过了两个多小时才回来找。中学生说:“如果丢了这仅有的三百元钱,可怎么办,在快大没有一个亲戚。”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很多送货的来店里送货多给我们拿了货,我儿子从来不偷偷留下,主动告诉送货人来取。他们都说“现在你这样的好人太少了”。

我儿子在外面是难得的好人,说真话、办真事、宽容别人,他爱国家这片土地,不但对人好,对生态也一样善待;我儿子在家里孝顺老人,对媳妇也好,对孩子也好。从来没对任何人大呼小叫的发脾气。在社会上,年轻人身上吃喝嫖赌、打仗斗殴的恶习他一样都没有。

就这样的好人被无理抓走,七月十七日下午被抓到公安局,十九日下午才送看守所,在公安局关四十多个小时,这四十多个小时警察对我儿子在干什么?而且现在一关就是二十多天。开始国保大队告诉找律师就可以见儿子,我们找了两位律师还是不让见,到国保大队往刑警大队推、刑警大队又往外推。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把我儿子打坏了才不让见?尤其看到墙上的小报说刘仁阁被刑警大队和国保大队在公安局逼供时当场给打死了,你们能理解作为深爱自己儿子的母亲,深爱着身上一点坏毛病都没有的儿子的母亲是什么心情吗?你们也都是有母亲的人,也都是为人父母或即将做父母的人,将心比心,如果这好的儿子是你的,你能安心吗?你们全家人能安心吗?

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等十多个便衣警察,在七月十七日这天下午,不分青红皂白,闯入我家抄抢私人东西,吓坏我的小孙子、恐吓我的邻居不让给任何人打电话,把邻居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邻居说:“他们这伙人瞪着眼睛像电影演的强盗一样、像土匪似的,这样的场面还头回看到。”

来我店里买东西的人都知道这件事,都忿忿不平:“看见有人拿刀砍人,警察不敢上前去管,怕砍死他自己。对这么老实的不打人不骂人的好人,警察可有能耐了”。这件事对公安的影响很大,赶快放人吧,让人们看到你们还是有良知的警察,还是一个惩恶扬善的警察。

想一想,十几年迫害,他们为什么无怨无恨,依然想告诉别人做好人的道理。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真、善、忍”后确实身心受益了。

我儿子从小就懂事,上学时因为家穷,他在学校食堂吃饭总是省着吃,最后导致严重的胃病。十九岁的小伙子不能到地里干活,只能在家里帮我做点饭,什么B超、胃镜,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不好使。最后学了法轮功,所有的病都好了,什么重活都能干了,我们家的愁云全散了。请问各位领导,学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去病健身有什么错?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行?

我儿子被通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之前,身体是健康的,这谁都知道。如果他的身体出现异常,我们会追查到底。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晚六点三十分,国保大队非法把我儿子带到公安局。按法律规定提审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可通化县公安局却非法逼供我儿子两天两夜。知法犯法,又强行关押到今天。你们如果说我儿子不好,请告诉我,我儿子伤害谁了?伤害到什么程度?用什么伤害的?人证物证在那里?拿出来让百姓都看一看!说法轮功不好,你们把法轮功的书读给百姓都听一听,法轮功书中哪段让人做坏人、做伤天害理的事了?!

法律不只是管百姓的。就算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还有公安法、还有公务员法哪?你们执行明显错误命令,你们的退路哪?希望都生出善心,无条件放我儿子回家,给你们自己留个台阶,也给你们子女积点福。

王培臣的母亲:曾庆荣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