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资料十一年 做助师正法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现已近花甲之年。修炼法轮大法十四年来,我经历了许多坎坷魔难,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摔摔打打总算走了过来。最让我体悟深刻的是:只要时刻保持正念正行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再大的困难都能突破;只要信师信法不偏离大法,什么魔难都挡不住我们修炼人。

改变人生观 精進实修真善忍

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是专门推销中共邪党党文化毒害众生的地方,自然党文化在人们头脑里几乎是根深蒂固。平时,同事之间,上下级关系,表面看似一团和气,其实各怀鬼胎,唯利是图,尔虞我诈,权钱酒色交易,买官卖官、贪占玩混、吃喝嫖赌等腐败丑恶现象,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我非常厌倦这种邪恶污浊的环境,对道德变异、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很感无奈,加之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对人生非常绝望。

一九九六年六月,经老同学介绍,我有幸知道了法轮大法,看完《转法轮》,我被师父那深入浅出、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深深吸引、折服,活了半辈子终于找到了我多年苦苦追求的人生目标,明白了人从哪里来,应到哪里去,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么活着,我的人生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于是我摆脱了各种困扰,淡泊了名利情,毅然走進了法轮大法,开始了“真善忍”的修炼。

通过学法、炼功、洪法、切磋、去执著,心性不断提高。师父把我从一个原来的病秧子药罐子对生活绝望的人,变成了一个与医药绝缘身康体健的大法弟子,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切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奥妙,也体会到了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同时也是无比庄严殊胜的,大法的法光将永远普照苍穹寰宇!

认清中共邪党 编写大法真相资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集团和中共邪党开动国家机器,利用所有垄断媒体,以各种卑劣手段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惨无人道的镇压迫害,我凭着对师父和对大法的坚信,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把我自己全部交给师父,不管常人社会怎么说,中共邪党怎么说,我都不相信那些谎言,我要跟师父修炼到底,返本归真!我要放下自我,放下常人的思想,经受住考验,按照师父的要求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我看透了电视、广播、报刊上的那些宣传全都是假的,全都是造谣诽谤和诬陷,我觉的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对社会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遭到江氏集团和中共邪党如此残酷的打压,我不能袖手旁观,在这场重大考验中,我要维护大法,为师父鸣不平,为大法喊冤屈,发挥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于是我决定自觉的拿起笔揭露中共邪党的罪行。当时互联网还不太发达,信息很不通畅,资料来源极其稀缺有限,无从等、靠、要,不象现在这样可以现成便捷的及时上网下载大法资料。想到师父讲的“难行能行”(《转法轮》)的教诲,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做的是最正义的事,只要信师信法,无所不能,我一定行,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再难也要干下去。主意已定,马上行动。

针对中共邪党电视广播报刊等媒体造谣诽谤大法的邪恶内容,我运用散文、信函、诗歌、顺口溜、图片等形式,自编大法资料進行反驳,洪法、解惑,让民众了解真相。在那时打印、复印设备还没有象现在这样先進和普及,我也不会使用。起初我负责编写资料拟好草稿,由同修设法打印好稿样,再找可靠的地方去制版,用快速油印机油印出来。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编写的资料被印成传单发放时,内心激动不已,更加坚定了我做好大法资料的信心和恒心。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敏捷,编写大法资料越写越快越顺手,对一些事态现象能站在法上超前悟到并写出来交与同修打印散发。我编写的资料除在当地发放外,有的还流传到外地。二零零三年,我开始将自己认为把握精准的内容稿件,委托同修向明慧网投稿并在《明慧周刊》发表了。

退休建立家庭资料点

至今我已退休四年了,我很庆幸自己脱离了常人工作的拖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大法的事了,临近退休时,在友情和金钱利益面前,我谢绝了朋友高薪聘请的工作,放弃了熟人介绍的赚钱机会,选择了建立家庭资料点,继续做大法资料。

这个愿望一发出,师父就满足帮助我,给我安排了很好的家庭环境——自己独居一室,可以方便的做大法的事。当时购买设备钱款不够,同修们主动凑钱,在同修的资助下,我家很快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买了电脑、电脑桌、黑白激光打印机和各种耗材,自己在家上明慧网更为安全方便,印制大法资料也更为及时、便捷、整洁了,并且自己还学会了安装电脑系统及应用软件。遇到年节、或资料需求量大时或同修们有特殊需求时,我常常忙得废寝忘食,有时一干就是一个通宵,也不觉困饿,都能如期完成,满足同修需要。特别是近些年来,明慧网越办越好,各种体裁的大法资料应有尽有,资料精致规范统一,连格式排版都是现成的,除了本地资料还需要动手编写外,省却了广大同修再编写其它资料的麻烦,还避免了出现各种差错,可以腾出许多时间及精力再做其它的大法项目了。

随着明慧网各种期刊的增多和对彩色资料需求的加大,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机已满足不了印制大法资料的需要,又购置了一台彩色喷墨打印复印机。为了降低成本费用,请人改装了连续供墨系统,又添置了裁刀、塑封机等设备,我的家庭资料点不仅能做黑白文字的资料,也可以做各种彩色的图文图片资料了,基本满足了同修和世人对大法资料的需求。开始,做资料用的是台式电脑和宽带上网,下载速度较慢,特别是在奥运期间邪党强化干扰,经常遇到下载被中断或无法下载的情况,我便改为午夜后下载,有时还是不顺畅,电脑经常出问题,中毒、死机、黑屏,后来听知情人讲,所有上了恶警的名单的大法弟子的电脑,都被公安网警大队纳入了监控范围,恶警在电信、网通、广电等各大网站服务器上都强行安装了监控插件,从后门非法搜集大法弟子电脑信息实行分析监控,恶警还经常升级这些监控插件,一旦发现有上敏感网站或有所谓敏感词汇的,电脑系统就会受到恶警黑客攻击以至瘫痪,遇到这种情况就得重装电脑系统。二零零九年,为了避开恶警对宽带上网实施监控,我按照《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的介绍,买了一个二手進口笔记本和不记名的无线网卡,進口笔记本就是比国产的好用,没有那些中共邪党的流氓插件,基本不受干扰能顺利下载大法资料了,上网也更安全了,同时省下了很多摆弄瘫痪电脑的时间。

二零零八年,为了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救度更多世人,我将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机送给了一位同修,帮助他突破了怕心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又多开了一朵小花。二零零九年,我又帮助另一同修建起了家庭资料点,我与这两个资料点分别单线联系,及时提供技术服务和一部份资助,一旦遇到我实在解决不了的技术难题,就咨询其他同修或到专修店去修理。现在,这两个资料点的同修,基本都能够独立操作正常运行了。其实,我的这点技术也是在实践中自学的。我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学会掌握这些技术,不然这辈子也不会摆弄这些机器设备。我从对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设备一窍不通到能够独立上网办理三退、下载资料、为同修修改发送稿件、安装调试mp3,安装电脑操作系统和相关应用软件、拷贝复印材料、排版打印资料、对图片资料过塑刀裁、换硒鼓、换墨水、做真相币、刻录光盘等等,都是十几年来靠做大法资料平时摸索积累的。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处处体现了法的威力和超常,往往遇到难题解决不了时,总会在师父的关照下出现奇迹,师父会慈悲的点化给我,让我将鼠标轻轻点几下或按几下机器按钮,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就连清零这样的难题,师父也曾点化我得到顺利解决。而过后我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点按的,为什么这样点按。由此我体悟到:表面看似是我们在做,实际上是师父在做,师父为了把建立功德的机会留给弟子,每时每刻都在细心呵护指引着我们,我们在大法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体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的殊胜神奇!

我很早就想:如果能有一位技术同修为我指点帮助该有多好,但一直无缘,谁知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老资料点的一位技术同修接缘单线联系上了,从此我有人可请教了。我明白这是师父神奇指引的结果。我们四个家庭资料点和所有的大法家庭资料点一样,象那圣洁的莲花悄然开放,优势互补,协调一致,默默做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情。虽然平时办理采购,印制、装订、分发、运送、联络这些事情很忙,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很多,有时候甚至耽误了自己学法炼功,但为了无私无我的助师正法多救世人,是责无旁贷的。当然,耽误的学法炼功时间一定得从仅有的那点日常生活的时间中补回来。

蜕掉人壳 肃清自身党文化毒素

做大法资料十一年来,我深深体悟到,做资料本身虽然不是修炼,但我们的修炼却体现在做大法资料的过程之中。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感觉没有怕心,其实不然。起初在向城乡街道住户发放真相资料时,心里总是怦怦跳个不停,有时甚至紧张的全身出汗,特别惧怕被人发现。严肃的说,形式上是发放真相资料,实际上是不自觉的当作任务来完成了。特别是看到明慧网经常报道一些资料点被破坏的信息时,或听到当地有做资料的同修被恶警绑架迫害的消息时,心里隐约会有一丝“怕”的感觉,由此说明自己的正念并不是很强,法理也不是很清楚,还隐藏着很深的怕心。为去掉这个怕心,我曾反问自己:究竟怕什么呢?是怕被人发现检举吗,是怕被恶警抓捕吗?作为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有错吗?发放真相资料助师正法有错吗?如果一思一念都在法上,那些怕心还有吗?旧势力还敢干扰吗?邪恶恐怕早就被吓跑了,怕心就不会存在了。

究其这个“怕”的根源,都是共产邪党的党文化所造成的。在当常人的几十年中,我都是在邪党的恐吓和党文化的灌输下生存的,整个人都被浸泡在党文化的氛围中,特别是经过历次政治运动的洗脑,思想被邪党控制的越来越狭隘,从小记事起,只知道听从邪党的话、紧跟着邪党走,其它的什么也不曾多想,也不敢多想。作为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师父让我们纠正一切不正的,因此在思想上必须彻底肃清党文化的一切流毒,坚决不顺从邪党走,不做邪党的驯服工具,彻底蜕去常人的壳,走师父安排的路。向内找我发现,我对师父的法理虽然悟到了却没有完全做到,说的严重一点,是从根本上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大法弟子印制、发放真相资料救人,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在这件事上,我认为注意安全和修去怕心并不矛盾,能够智慧的保证在安全的前提下去掉怕心做好大法资料,才是最理智的。只有自己正念正行,才能否定邪恶干扰迫害。通过学法,看《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等有关资料,思想中党文化的影子越来越少,“怕”的物质也越来越少了,基点摆正了,否定了这个怕,惧怕心也就不存在了。

找到了执著,心性提高了,身心轻松了,思想境界也随之上升,整个空间场也变的祥和慈悲了。后来随着不断的发放资料,到哪儿去发资料都能够从容坦然了。一般白天出门都带点真相币和资料随机使用、发放,晚上发放四、五百份资料到半夜回家是常有的事,有时正发着资料,有人迎面过来,也能随机应变安全走脱了,资料越做越平安顺利。无论中共邪党的什么敏感日,我这朵小花都常开不败,我的家庭资料点都能正常运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做多少就做多少,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年年如此,无论三夏酷暑,还是数九寒冬,无论风沙雨雪,还是年节假日,各种各样的大法资料从下载、打印、装订、分发、再分别传送到同修手中,从不间断。自从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近十年来,每天夜里十二点半以前从来没有睡过觉,有时忙的一整天饿了只啃个干馒头,渴了喝口凉水。多年来无论再忙再累再苦,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坚持正确摆正大法的事与家事的关系,一直把大法的事情放在首位,保证自己所负责的这片同修都能正常的得到大法资料供应。

向内找做好“三件事”

我体悟到整个做资料的过程就是不断去掉各种执著心的过程,是一个艰苦付出的过程。我想修炼就是吃苦来了,大法弟子就是要以法为师,以苦为乐,师父为度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都不嫌苦,我吃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另外,做家庭资料点,除购买机器设备等耗材花费外,还要支付电费、交通费用等等,所以还得舍去利益之心,在资金问题上不执著钱,更不能随便浪费钱,同修自愿资助给资料点的钱都实行单独管理,这些钱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凑来的,因此对每一笔收支都及时记录,对每一笔购置花费都考察斟酌再三,从不乱花一分钱,非常珍惜这有限的大法资源,除自家的资料点花费外,还分别资助其它三个资料点,因为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做的是同一件事情,他们的事也就是我的事,都是在助师正法救人。

多年来,中共邪党恶警国安特务把寻找破坏大法资料点当作重点,所以我平时做资料都十分注意安全,时刻提高警惕,注意保密修口,和资料点同修采取单线联系,随时注意周围环境的变化,特别是购买耗材和携带运送资料及与同修接头更得小心谨慎,沉着冷静胆大细心,不能有任何显示心、惧怕心和不拘小节的行为,不能出现任何偏差和漏洞,以免给大法带来损失危害,自觉维护大法资料点的绝对安全。

我发现,因为经常熬夜做资料,为同修解决技术问题,来回忙着分送资料,还得挤时间和同修切磋,自己的学法炼功时间受到了影响,如果没有及时补上,就会被邪恶钻了空子。例如做资料顺利时心里高兴,这一高兴就是欢喜心,欢喜心一出来往往出现打印故障,不是卡纸,就是打错页面,不然就是带纸出现空白页,走纸不顺当,浪费了很多纸墨和时间,让人很心疼。还有自己身上有时出现“上火”的病业症状,口舌发干,眼睛疼痛,表面上看是缺少睡眠熬夜熬的,实际上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是自己有漏招来的,向内找是自己在学法炼功和面对面讲真相与发正念方面有很大漏洞,自己的干事心特别强,还有不易发现的安逸心还很严重,看书学法炼功少,面对面讲真相少,有时遇到顽固对象张不开嘴,讲不到位,不能全部坚持全球四个正点及时发正念,有时因为有事缠身被耽误过去了。为此也曾苦恼懊悔过,但需要做的事情多时间紧不够用,没有很好的安排时间,没把学法当作根本放在第一位。这点今后一定注意纠正,严格要求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在做资料过程中去掉各种不好的执著心,特别是干事心,安逸心,一方面学习掌握技术做好大法资料,一方面多抽时间做好师父交办的“三件事”,把自己溶入法中,跟上正法進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不管修炼的路上有多艰难,我一定按照师父给安排的道路坚定的走到底,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不断勇猛精進实修,真正蜕去常人的这层壳,随师回家。

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