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炼、提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刚对常人讲真相、劝“三退”时,我真犯怵了,怎么和人家讲呀?我觉得太难了。我就先从发真相材料做起,开始是放到人家经常散步的地方和健身场地等地方。后来我发现发出去的东西有时被人收走了,有两次我亲眼见到有一个女警察大中午的就把路旁停放的自行车筐里的所有纸张包括大法资料都拿走了。这些救人的真相材料不能叫邪恶破坏了。我改为到楼群里发。为了防止让清洁工收走,一楼一般不发放。从楼上往下发。第一次去时,我的怕心就出来了,我索性坐下来问自己:我们是救人的大法徒,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害怕的应该是邪恶生命。师父就在我身边。不怕!念一正。心态稳定后,就把自封袋封好的材料带上,一路发正念,一路发材料。遇到了问题就先学法,在法上提高了,心性上来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为了让人重视真相材料,更好的起到救人的目地,我还采取邮寄真相信件的办法。单位、个体户、家庭我都发,因为收信的人都会看的。这为救人又加了一层保障。我和周围的同修互相配合,发出的真相信件都是有针对性的。一天,同修高兴的对我说,你是不是给修车的某某去信了?前几天我到他那修车,他直冲我作揖,还直对我说“谢谢”。同修曾给他讲过真相。一次讲真相,一封真相的信,就让这个有缘人得救了。只要是大法的事,我们就要互相配合,默默的弥补,因为这是师父要的,我们要不折不扣的做好。

这些年,我遇到的很多常人都不了解真相,只听邪恶宣传。你跟他讲“三退”他就更不理解了。甚至反感,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救度世人做的那么好。“三退”不断增加人数。可经我这“三退”的没有多少,那将来我的世界怎么样哪?我感到失望。经过每天的学法,看《明慧周刊》,加上自己的悟,我认识到,让人“三退”是救人,是证实法。有的人当时不“三退”,也不能勉强。可能下一步由别的同修接着做。大法弟子的工作不会白做。再查查自己收效不大的原因是我没有站在大法弟子的基点上,而是用的常人心,一听同修说又“三退”了几个,我又着急了。我没在救度众生上下工夫,光盘算着人数,那不是证实自己吗?而且我也觉得自己缺少智慧。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对促“三退”这事发怵的思想根本不是我,旧势力想利用这个假我阻止我修炼。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在法理上的认识有了提高,情况就有了变化。

每月我有一两次打车的机会,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司机讲真相,促“三退”。一次遇到一个司机,四十岁左右,我上车时就发着正念,然后给他讲了一武警目睹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讲时,我的心情也是沉重的,这位司机两次用手擦着眼泪,边擦边说:听着真难过。通过讲真相,他背后的邪恶生命被解体了,他善良、明白的一面出来了。这样的众生能不得救吗?

每讲完一次真相,我都要想想,哪里没讲好,哪里应该注意一下,有时心态不稳急躁的心又出来了,恨不得一股脑的都讲给对方听,好让他早点得救,我意识到这是人的观念,认识到后马上归正;也不能讲的太高,否则适得其反。我感到救度众生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

有一次打车,我发现司机是个警察。我照样是先发正念清除他背后一切邪恶,让其明白的一面听我讲真相。清除解体车内一切所谓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设施等。让他们不起作用解体,并敬请师尊加持。几句话后,转到正题上。我称其为大兄弟,我问他知道最近发生了的两件事吗?他看了我一眼,不说话,我就把江××等首恶在海外被告、被国际通缉这两件事说给他听。见他不吱声,我又接着讲二零零五年邪党中央党校几十人“三退”的事,讲了某派出所全体党员退党的事。我边说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中途我缓和一下,对他说你的车开的很稳,驾龄不短吧。这时他脸上才有了点笑容,接着,我找了个话题又讲了恶警遭报,明白真相的警察得福的事。这时他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呀?”我说:“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百姓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别小看他们。你是司机,安全是最重要的,怎么才能安全哪?那就是顺天意。”我该下车了,我叮嘱他记住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我想,警察明白的一面已经知道真相了。但他背后的邪恶不甘心,想利用他找迫害我的漏洞,因找不到,所以才没好气的说了那句话。

还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司机。那天我还给自己加了一念:要理智的讲,不要着急。结果讲的效果还真不错。在我讲的过程中,他两次打断我的话说:“讲的好!”当我最后讲到江和邪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中共不等于中国时,他激动的说:“讲的真好!”接着又说了一句:“这就是救度世人!”而且态度变得严肃。我马上悟到了这是师父让他说给我听的。这是对我讲真相的肯定,也是对我以前不在救人上下功夫,而且盘算着人数的批评。我觉得他有一个问题还不明白,就找了个理由改变了路线,又往前行驶了一段,最后说到“三退”的事,他说已办过“三退”了。我说:那太好了,光你得救了不行,你还得救别人,积大德,行大善功德无量得福报。他非常高兴的答应了。我俩说再见的时候,他还说了一句:“咱们还会再见面!”

我修的层次有限,还有的心没去掉,如显示心,解释心,对亲戚不“三退”的埋怨心,亲情还没完全放下。修炼还没结束,我要紧跟大法的進程,继续用法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有问题向内找,用实际行动兑现史前的誓约──助师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