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油田退休药剂师马桂卿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华北油田退休药剂师马桂卿,坚持修炼法轮功,多年来遭到当地恶警、油田不法人员的迫害

马桂卿,今年六十八岁,退休前是华北油田总医院的主管药剂师。一九九八年初突患高血压,两次鼻子大出血,经多方治疗也不奏效。后经修炼了法轮功,不到一年,一身疾病痊愈。

正在全家其乐融融之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马桂卿去北京看望生病的姐夫时,被五处保卫科副科长付某带人连夜劫回华北油田,从此监视,要马桂卿出门儿和“退管站” 打招呼,否则他们要被扣奖金。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马桂卿被逼到五处保卫科洗脑班,强行看诬蔑法轮功的宣传,逼迫写“不修炼”保证。三月二日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勒索罚款一千元,还被勒索了一百五十元伙食费,其实每天只给五个窝窝头,一碗咸盐水。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马桂卿在北京打工的儿子回家举办婚礼,就在婚礼的前一天,五处保卫科的恶人又闯到马桂卿家,逼迫她写“五一”不去北京的保证,家中的亲友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

儿子婚礼过后,即五月十二日,马桂卿回山东看望九十高龄的老母亲,刚回去四天老人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为侍候老人,马桂卿一住两年半。就在这一段时间内,油田公安竟四次派人去骚扰马桂卿: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五处保卫科雷虹、吕宏伟及五处退管站的一人员以“房改牵扯经济事宜” 为借口,去山东找马桂卿,马桂卿妹妹质问他们:把钱打到银行就行了,还用这么远来吗?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中共开“人大会”,邪党加紧迫害法轮功。五处保卫科副科长付某、吕宏伟强迫的马桂卿老伴当“向导” ,再次闯到山东,马桂卿的妹妹告诉他们人走了,付某对其妹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妹妹反问 :“我姐是好人还是坏人?”付某回答:是好人,但这是执行上边的命令。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华北油田五处保卫科吕宏伟、冀中公安局王建再次去山东,又没找到马桂卿。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日,吕宏伟、王建第四次去骚扰,还是空手而归。

马桂卿老人在山东期间的这段日子,在北京打工的儿子也多次遭到骚扰。每天下班回来,要查看没有“情况”才敢进屋,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马桂卿九十三岁的老母亲去世后,她回到北京看几个月的小孙子 。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中共又要开“人大”会了,冀中公安局国保大队科长常国荣和五处保卫科刘洪涛等人又去马桂卿的儿子家找马桂卿,未果。

马桂卿出于慈悲心,不想让这些无辜的人跟着江××走向罪恶的深渊,给国保大队科长常国荣以及管理局某局长、处长、有关的科长写了劝善信。常国荣以此信为线索,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布置三路人马绑架马桂卿:一路是山东;一路是东北;再一路是北京。

那天下午五点多钟,马桂卿在儿子家刚吃完晚饭,正在厨房收拾碗筷时,儿媳开门一下涌进四、五个人,有刘洪涛、吕宏伟、司机张××、冀中公安局李××、王×。打头的刘洪涛一眼看见在厨房洗碗的老太太时,兴奋地说:“老马找了你好几年可找到了。”老人反问:“找我干什么?”“让你回任丘写个不修炼保证。” “不写,我得看孩子,没有时间。”他们在屋里留下了俩人,余下的在楼门口儿站上了岗。不停地打电话发信息直到半夜十二点从任丘来人带来了刑事拘留书。当宣读完,姓李的一反不吭声的常态,拿起铐子给老人铐上了双手,老人对儿子说;“记住今天来的这些人,炼法轮功的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会自杀,如果你妈有个好歹,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那个姓李的用力往上拽着铐子中间的铁链连拉带拖的把老人从五楼拽下来,用力一搡把人摔倒在汽车里。一边一个人将老人挟在后排座上连夜返回任丘。

马桂卿在五处保卫科给铐在椅子扶手上好几个小时,晚上被关进油田看守所。七月六日,一警察来看守所让马桂卿在“刑事判决书”上签字,遭到了马桂卿严厉拒绝。七月九日老人要求无罪释放,告诉他们:从古到今没有一个朝代说把身体锻炼好了是犯法,也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也算犯法,拘留所里的饭是给犯法的人吃的,我没犯法不吃这里的饭。

七月十三日,马桂卿绝食第四天,看守所副所长史春雨下令将马桂卿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郑宝华弄到院子里,找来油田某医院的一个男医生吴大夫某及一女护士进行灌食,两个彪形犯人将老人摁在铁椅子里,一边一个摁着胳膊,还有一个犯人摁着老人的头不让动弹,看守所的一个孙姓男警蹲在地上摁着老人的两条腿,吴某将胶皮管子从老人的鼻孔往胃里插,由于送的太急一下进入气管,老人大喊“憋死了”,吴某拔出来从新插,经过喉头时一阵恶心,老人眼泪都出来了,条件反射似的一阵呕吐,将管子又吐了出来,小护士在摁着头的那个犯人的配合下手脚麻利的把管子插到胃里,由于胃内的压力大从管子里喷射出一股绿色的液体。他(她)将事先准备好的咸面汤(咸得连品尝的警察都吐舌头)用五十毫升的大针管连灌八大管子。

七月十八日,老人绝食第九天又开始第二次灌食。被灌食的还有郑宝华。她每次被灌时鼻子都插破了,管子上都是血。老人被弄出去灌食时,监室里其他几个犯人都哭了。恶警史春雨厉声的说:“你喝就不灌,不喝就灌。”老人说:“这是非法拘留,我没犯罪没犯法,放我出去就吃,不放出去就不吃。”这次吴某把管子插进去了却又被呕吐来。又插了二次,灌进去十管咸面汤。

七月二十二日马桂卿绝食第十三天,老人虽然不吃不喝,但是精神状态很好。监室中的那些犯人都说:“法轮功太厉害了,我今天算是看到神了。”老人给她们纠正:“我不是神,大法是超常的。电视上所有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都是假的。”

七月二十三日早六点来钟,几个警察到看守所,宣布劳教马桂卿一年。警察让马桂卿在决定书上签字,马桂卿坚决不签。这几个人中,一个是女的是道西派出所的于某、再一个是五处保卫科的柴某,于某说:“给写上拒签,决定书不给她。”

马桂卿被拉到唐山第一劳教所。经查体发现血压心脏都有病,劳教所拒收。押送的警察四处打电话,托人到秦皇岛、石家庄、河北省公安厅,目的是把马桂卿留在劳教所,最后没达到目的,只好把马桂卿拉回来。

不久马桂卿吃不了饭,喝不了水,日渐消瘦,体重由进来时的一百五十六斤降至一百一十多斤。老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 但警察就不放人。直到八月二十一日,老人向副所长史某说:“与其让你们这样把我慢慢折磨死还不如干脆不吃了,死有什么可怕,还怕灌食吗?”老人再次绝食,第五天, 即八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半, 警察又谎称家里来人,把马桂卿塞进一辆汽车,运到采油一厂医院九号病室,外边是警察监视,强行给马桂卿输液,从早八点输到半夜十二点,有时头天的还没输完第二天的又接上了,累得老人精疲力尽,老人原来炼法轮功痊愈了的疾病,经过这一场折磨又复发了,肾脏疾患、胆结石、高血压心脏病的都来了。老人义正辞严的告诉迫害她的人:“我炼功五年没吃一片药没报销一分钱药费,红光满面的。你们不让我炼,把我弄这里,仅两个月就把我折腾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究竟谁好谁坏、谁正谁邪,自己判断。”

最后警察硬将马桂卿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期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至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止,一个半月后,劳教所因老人身体有病,将她退回华北油田。

华北油田无理扣发了老人一年的全部退休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华北油田退休药剂师马桂卿遭迫害事实-244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