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个讲真相电话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最近打了三个讲真相电话,总结了一下,对自己帮助很大,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第一个电话和一个年轻人谈了近四十分钟,这是一个很理智思考型的年轻人,对《九评共产党》有一定了解,对大法真相也有一定了解,但都是一知半解,认为中国不错,需要再给邪党一些时间,觉得中国需要稳定,最终没有三退,想到自己使尽浑身解数仍然没有劝退得了,难免有些沮丧,以致后面学法炼功时心都不能平静下来,对方的几个问题总是在脑中转来转去。

第二个电话碰到一个淳朴善良的男士,对方很快同意三退,讲了大法真相,自己很高兴。第二天突然想到电话中还有一位女士说话,自己没有帮她退,于是第二次给对方拨过去,没想到昨天三退的男士说,“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三退?”当时真象给自己当头一盆凉水,把“高兴”之情全浇没了。于是我又从新给对方讲了三退的意义和大法真相。

这两个电话打完后,引起了我的警觉,因为我觉的自己讲真相的心态不纯净,决定在打下一个电话前,静下心来学法,调整状态。学法后,自己一下认识到自己讲真相的缺陷,其实说出来也很简单:就是太注重三退的结果,忽略了讲真相的质量,为三退的结果而喜而忧。认识到这点后,我立即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和讲真相的心态,注重讲真相的质量,具体说就是把基本真相讲到位(例如三退的意义,大法基本真相),不再执着于三退的结果。

于是我打了第三个电话,对方是一个女大学生团员,没有听说过三退,对大法有很多误解,我先给对方讲了三退的意义(为什么要三退),劝退时,对方答应愿意考虑,然后又针对她对大法的误解一一作了解答,最后给了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对方愉快的接受,感觉她的思想变化很大,最后和她客气的告别,说下次再联络。要在以前,我一定会不自觉感到“沮丧”,但是我现在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电话,因为基本的真相我已经讲到位了,而且对方愿意考虑三退,对大法基本能够正面理解,为下一次得救打下良好基础。

当我改变了自己讲真相的心态,更加注重讲清基本真相后,惊讶的发现给自己接下来讲真相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我发现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重点(即基本真相)更加突出,我不会再被对方的问题所带动,也不会因为对方当时没有立即答应三退而焦躁,奇妙的是讲真相的总体时间反而在缩短,因为自己没有陷于问题之中。同时发现自己以前打电话的种种顾虑自然烟消云散,体会到师尊说的“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

自己每天打电话的记录也从以前单纯的三退数字变成了对众生讲真相的质量记录。当我再遇到受党文化毒害较深的人,在我讲完基本真相后,仍然“胡搅蛮缠”说我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时, 我会严肃的说,朋友,你错了,我自费给你打电话不是求你三退, 而是想把这些真实的消息告诉你,帮助你做一个正确的选择,并告诉你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这时对方反而能够冷静下来。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学法的问题,因为没有学好法,自然就会陷于做事的状态之中,自然就会执着和看重结果,常人不就是以成败论英雄吗?相反,法学得好,用修炼人的正念做事,讲真相中体现出法的威力,自然就能做到做而不求,因为那不是用一个常人的手段和技巧能达到的。法没有学好,自己就会陷于常人做事的状态,反之,法学得好,就是在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念在做事,相差千里。

以前一直说不清楚为什么学好法才能讲好真相,这几天突然有点明白,更重要的是,对师尊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有了更深一层的体悟。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