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突破封锁浏览明慧网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明慧网的稳定、这种不被干扰状态、及时的报道,中共邪党开始是恨之入骨,现在是怕的要命。”(《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明慧网作为大法弟子最重要的交流平台,从来就没有被中共邪党封锁住,这是我十年突破封锁浏览明慧网的一个最深刻体会。

师父讲:“不管怎么样,明慧网做到今天,真的是了不起。从作用上看,有力的揭露了邪恶的迫害,特别是在近几年,从迫害开始以后,也及时的反映了大法弟子修炼状态的真实情况,同时也起到了学员和学员之间的连通作用。不管是中国大陆也好,中国大陆以外也好,无论是哪个地区的,学员们都能够通过明慧网進行交流,使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能有这么一个窗口,互相之间能够及时的知道大法弟子整个修炼的情况,起到了间接的互相沟通作用。这很好。”(《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师父多次肯定了明慧网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就我个人的体会来说,阅读明慧网的好处真是太多了,尤其是能够第一时间拜读到师父的新经文。能够读到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可以针对自己的困惑与不足的地方,迅速搜寻到同修们写的专题体会,对照着向内找自己的执着,还可以帮助自己充份理解正法的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邪党开始封锁明慧网,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尽所能的想办法登陆明慧网,起初的两年很艰辛,但总能连上,后来出现了强大、易用、传播迅速的破网软件,电脑也走進了千家万户,登陆明慧网如举手之劳,如今浏览明慧网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既不感到额外的欣喜,也不感到有什么担忧,就象每天吃饭、睡觉一样理所当然、一样轻松。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些经验、感受与教训,现就个人认为重要的内容作个整理,与同修们交流。

破网软件尚未出现的阶段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九九年七二零后,气氛很紧张,同修们互相见一面都不容易,真相资料很少,能够看到一点也不全面,在传递真相资料与大法经文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差错,而使一些同修被邪恶劫持。因此,我就渴望能直接登陆明慧网,那时还没有破网软件,自己对电脑知识也知之甚少,就找来各种有关电脑与互联网的书籍自学,家里没有电脑,就到网吧里对照着学习、实践,深奥的、浅显的一古脑儿的啃。从一些真相资料的结尾处,有时能够看到使用三角男孩或海外代理网站间接登陆明慧网的简要介绍,根据提示,首先用三角男孩网站成功登陆了明慧网。

那时,在我们小县城的网吧,在记忆中好象还没有宽带接入,主机用电话线联网,分流到客户端后网速非常慢,还记得在经过长时间的等待后,第一次看到明慧网的那一瞬,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视觉,象做梦一样,又恍惚,又高兴。不久,三角男孩被封锁了。自己就在各种搜索引擎上用“proxy”、“https”等关键字搜寻海外代理网站,因为搜出来的绝大部份是英语页面,自己读不懂,为了不错过有重要线索的信息,就用翻译网站一页页的翻译,一般情况下每次能搜出几十至上百个,但总是仅有一、两个能用,没办法只好一个个的试,一个个的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用不了多久——有少数可用较长时间,就又不通了,只好再找,虽然磕磕踫踫,幸运的是间断不了多久总能找到,每一次在封锁之后再找到新的可用代理网站,先前的苦恼都会一扫而空,心情都会非常高兴。

破网软件出现、在网吧上网的阶段

大约是二零零一到零二年间,我的信箱收到一封带有附件的电子邮件,下载解压后看到文件形式是一束绿色的草,当时,自己正在网吧上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好奇的双击,竟然出现了明慧网的链接,再一击,不到一秒钟明慧网出现了,如此简单,如此迅速,那一刻,惊奇、幸福的感觉扑面而来,好几天都高兴得难以沉静下来——过后知道这就是神奇的花园!很快,海外技术同修陆续推出了自由门、无界、世界通、火凤凰等突破网络封锁的利器,我都及时收藏并轮流使用。

在自己购置电脑以前,都是在网吧上网。零六年,我购置了电脑,但开始的两年没有联网,只是用优盘装上自由门、无影无踪等软件,到网吧下载明慧网内容回家阅读。当然,存放在邮箱里的各种工具软件也会定期更新。

家里有电脑,虽然没有上网,但下载明慧网回家阅读,比原来只能在网吧浏览就方便多了。感谢同修整理、发表了《资料点技术手册》,自己在认真学习的同时,对照手册的介绍,下载了各种有用的工具软件回家了解、熟悉,在这期间学会了如何隐藏IP地址,向国内发送电子邮件或在一些论坛上发帖的方法(注:现在一般情况下国内的学员不必这样做,因为确实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因电脑上存储有各种突破封锁的工具软件,每次出现中共邪党网络封锁使常用方法暂时受阻时,就轮番使用各种不同版本和不同类型的工具软件或方法上网,从而很少出现不能登陆明慧网的情况,下载的工具软件、各种音频视频文件,一般都储放在TrueCrypt加密盘中,承载加密盘的文件,一般改成“驱动程序汇集”、“某某还原系统”等等,并加上相对应的字母后缀名,暂时还未修炼的家人使用电脑时,不会看到TrueCrypt加密盘文件。

在家里登陆明慧网

即使我所在的小县城,现在家用电脑基本上在城乡都普及了,CPU由单核变成了双核、四核,宽带接入到了千家万户,在家里上网也不再是显眼的事情。网络服务商有电信、移动、联通、网通、铁通与广电等等,在相互竞争中,服务态度总的来说不错,有个别部门要求上网时安装“星空极速”等类的流氓软件,可选择另外的服务商,我就是这样做的。因条件限制不方便另行选择时,可以参考明慧网技术介绍破除这种流氓行为。现在,我大部份时间就在家里登陆明慧网,比上网吧灵活、从容、自在得多——家里停电或因故出门在外时,也会用以前常用的方法在网吧上网。

零九年下半年,我下载了万能克隆安装系统,在家用电脑上安装了双系统。第一套系统安装了QQ、PPS影视等国内开发的、家人常用的软件——以符合常人的形式,自己也用QQ与远方的常人朋友联络;第二套系统只安装了海外同修推荐的系统及工具软件,设了系统密码,专供我登陆明慧网使用(家里只有一台电脑,要与暂未修炼的家人共用,注意好安全事项后,作为权宜之计,我个人认为可以这样做。资料点专用的,或者条件允许的,专机专线专用为好)。两套系统都安装了海外技术网站推荐的杀毒、防火墙软件。

要正念与正行

掌握必要的技术,没有疑心,没有怕心,没有作案的心,随时随地登陆明慧网是很容易的事情。十年前,网吧里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学生在上网,那时,我已三十多岁了,最初,感觉自己一定很显眼,好象人人都在注意自己,当然这种感觉很快就没有了;中共邪党举行奥运前夕,网吧里都安装了监视器,收银台与几乎每一台电脑都在摄像头的监视之下,我蓦然间看到后,不禁一阵惊慌,后来,监视器还是在那儿,我心中却视其为无物;也是在奥运前夕的一天,我正在网吧对着收银台的地方浏览动态网,几个人走進来说是文化稽查队的要搞检查,他们向网吧内四周扫视着,我心中一震,与其中一人的眼睛对视了一下,手迅速关闭了动态网,然后低头继续上网,他们与老板高谈阔论了一会就走了。正在中共邪党举办奥运会期间,我在外省省会城市打工,晚上到网吧上网,要求必须用身份证电子登记后才能上网,手头一时没有其他人身份证代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般情况下,在网吧上网的客人可以用他人的身份证登记上网,如果客人没有任何身份证,网吧还会用他们自备的证件为你登记),就直接用本人的登记上网了,只是没有象平时那样在线阅读,下载了明慧网文章,读完后悄然离开了(注:现在网络应用更广泛,使用破网软件的人更多,同时,邪党也搞了些新的干扰措施,上述经验只是讲述个人原来的一些经历,请勿简单效仿,在浏览大法网站时,应针对时间、环境与条件,尽可能的做好安全措施)。

回想自己在这方面的经历,个人认为:只要掌握好必要的技术要领,没有怕心、疑心与作案的心,什么摄像头、检查、登记等等,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大法弟子登陆明慧网,是堂堂正正的事,是应该做的事,是一定能够顺利做到的事。

长期生活在中共信息封闭的环境中,一下子打开网络看到那么多的内容,哇!很多时候就把握不住自己,好奇心、色欲心、显示心、仇恨心、欢喜心等等就会表现出来,不仅浪费了时间,还会放大执着,甚至严重影响自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多年前,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中到了非洲一个叫津巴布韦的国家,意思是提醒自己“進(网)吧(一些事情)不(能)为”。什么事情不该做呢?仔细向内找,在突破网络封锁的过程中,自己有许多教训。有时候,在好奇心与显示心的作用下,找一些中共内部权斗的文章阅读,下网后向常人呱呱说个不停,并表明这是通过什么什么方法看到的,这个时候着重点不是为了讲真相,而是显示自己有与众不同的本事,显示自己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政治内幕。听了我这些话的人,知道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时,往往会说我是反共分子。有一个高中的学生,自称是修净土宗的,经常找我说话,我在欢喜心、显示心的驱使下,向他展示了破除网络封锁登陆明慧网的过程,并自吹网络水平如何高超云云,还不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讲了很多神异的话题。虽然这个学生始终没有恶意,但是后来有一些证据表明,我上网的一些情况可能通过他再经别人之口传到恶警那去了,导致我被劫持到省法制班迫害近四十天。上明慧网没有错,也不会导致什么麻烦,但上明慧网时强烈的执着心,会让旧势力抓住把柄,招来魔难。

还有一段时间,法理不明,不知道大法弟子就是这世间的主角,花很多时间分析一些官员、律师的言行与影响,多多少少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杨佳杀警事件发生后,我明显很兴奋,大量看相关的文章,还发了一些短帖,向内找,认识到自己对中共与其警察有仇恨的心,把中共及中共的垮台看得很重,而没有清楚的认识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无条件救人。大纪元网站是大法弟子办的面向常人的网站,很多文章是顺着常人的执着,以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传递真相与正见,自己却常常流连其中,对不明飞行物、女明星的花絮等等甚感兴趣。

上面提到的这些执着心,自己还没有去干净,在这里曝光它们,在今后,我一定要努力做好。

自从能浏览明慧网以来,就基本上不需要从其他同修那拿大法真相资料了;经文、自己认为的重要资料与网络工具,一般都加密存放在电子媒介上。我曾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还两次被劫持到所谓法制班强制“洗脑”,是其它方面没有做好,与突破网络封锁浏览大法网站没有因果关系。暂时不修炼的家人因为害怕,抵制情绪与行为一度给我带来严重的干扰,就与她一起阅读明慧网,并让她知道一些安全措施的原理与效果,她现在完全放心了,干扰也很少了。

面对面讲真相很重要,也很有必要,但讲的再好,时间总有限,如果给他破网工具,让他们自己看,效果也不能低估。有人很关心股票与投资,有人关心文艺,有人喜欢看国内看不到政治新闻,等等,我就顺着他们的执着,向他们介绍破网软件。一般情况下,只要一突破网络封锁看到如此丰富的内容,很少有人不喜欢的。经过几次深刻的教训后,我体会到:一般可不以介绍明慧网为重点,多顺着对方的兴趣重点展示一下,介绍破网软件时,不必讲述封锁与反封锁的背景内容,只需象介绍某一个普通的软件一样做就行了,过犹不及,反而会让别人害怕。

我知道自己做的很差,但没有做好不能只是一味的悔恨,也不能作为自己不参加法会的理由,因此,借这次法会就写了这篇文章,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